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军列 . 疯子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视野在清晰和模糊间轮换,生命旅程走马观花般闪过,他想到一些拯救自己的方式,却被幻觉缠绕,找不到救赎。

    来者哞子闪过一丝残忍,没有打算立刻杀死他,而是用虐待的方式。

    在士兵微微的惊恐中,微弱的音爆,切割着脆弱的耳膜。

    极致的速度,泯灭一处光线。

    角度稳准,深度恰到好处。

    匕首在肺部插了几刀,数不清的血与沫从伤口涌出,木质的地板越发暗红,贪婪的吮吸低落下的大股嫣红,像开闸一样,吸收着成片成片血渍。

    嗡嗡。

    木牌已经黯淡好久了,最后的光连起微弱的光点,不断颤抖,黯淡连着线条,一些连丝以最后律动的线条挣扎,最终停止, 断下!

    木牌是奇物,最后的爆发因此挽救了他,即将昏睡的场景下,灵性尤为兴奋在其身边欢乐起舞,试图挽救濒死的生命。

    吱,吱,咔嚓。

    皮靴一点点碾在士兵的手指上,激起更强烈的痛楚,那皮靴在手的颤动下,猛的旋转,将手骨碾碎。

    “还想逃跑吗?或是进攻?”

    “伙计,是派你来的?”

    超凡者控制着身躯的巨力,偶尔还在士兵身上插上几刀:

    他饶有兴致的看着地上已经完全失去颜色的木牌,捡起来端详:

    并将散落在地的木托和集装弹,车厢管道处,他望着那巨大的空洞,露出戏虐的笑容。

    濒死的士兵像疯子一样,发出低语,或是怒吼,可他发不出清晰的声音。

    ……

    超凡者充耳不闻,他看向房间内弥漫,越来越浓郁的有毒蒸汽,淡淡伸出手,叮,点在窗户上。

    窗户上,那轻轻的一敲,裂隙如涟漪四处扩散,像蛛网一样,迅速蔓延到整片玻璃,爆裂,碎裂连绵,不绝于耳,整片玻璃完全碎掉。

    这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有毒蒸汽极快的向外奔涌,贪婪且灵动。

    尽管外界是奔驰的火车,强烈的气压。

    解决了车内的毒气问题,超凡者看向在地面缓缓爬动的士兵,兴奋的蹲下,将书中的匕首迅速插在他的手掌上

    他…笑了!

    他倏然松手,灵能金属制成的匕首自然重力下,匕首相剖开黄油一般,迅速的破开手掌,然后不可思议的重量,钉于地板中。

    他看向士兵痛苦下迅速扭曲的手,看他起不断颤抖与挣扎的身躯,嘴角的疯狂扩大,笑容不断扭曲,荡漾在成片脸庞。

    他就像一个疯子, 舌头舔了舔嘴唇,剧毒蒸汽对他反倒没有任何影响,他饶有兴致的注视着铭牌,注入灵性,呼。

    其手中的铭牌似乎在迅速恢复生命,刻痕不断蠕动着,并变换一点点根基,构成最基础的光!那光一点点,像星海一样亮起。

    士兵的身体就像是再度恢复对生的渴望,本该毁灭于世的身体一点点,艰难的吸取某种力量。

    但很快。

    这位超凡者收回注入其中的力量,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折磨士兵,还想让士兵开口,仅仅是简单想要知道他所属的势力。

    他将插在手掌上的匕首拔出,穿透其手掌的匕首提起,露出巨大的空洞,血肉模糊。

    …………

    他一点点蹲下来,“我是个,怕麻烦的人。”

    这里属于物资储存处,若不是超凡者的赶来,这物资遭受到更大的破坏,就像是在这车厢覆盖的毒雾,若是没有超凡者,足够困扰士兵。

    生命控制着量,缓慢流逝。

    士兵的眼眸已经毫无希望,刚才的几次折磨中,因为数次**,他瞎了一只眼睛,眼睛里却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反而只有仇恨。

    在身体的本能下,士兵身体一点点收束,并蜷缩在角落,超凡者只能听到极度细微的回答,声音极度模糊。

    “我要去陪我的妻子,孩子。”

    手掌以及肺叶完全被扎穿,他活不了了,他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那笑容古怪到极致,嘴角的疯狂越扩越大,逐渐攀满整片脸庞!

    他疯了!

    不详的预感在超凡者脑海内一遍遍涌出。

    最后一刀,匕首迅速穿透割裂他的脖颈,而那时他已经吐出了最后一句,被扎穿的肺叶中,挤出几句话语,那声音极其嘶哑。

    “我将会打破一切的傲慢与尊贵,我将践踏在侵略者的头颅上,看着你们堕入深渊,看着你们的光明熄灭!”

    身躯不断颤动...

    “我终将…不朽。”

    超凡铭牌在最后亮起,保存了他的生命力,那把脖颈撕裂,耷拉着半个被撕裂的脑袋。

    “你猜猜,你们的粮食怎么了?器械怎么了?”

    嘴角的疯狂越卷越大,连带着之前的疯狂,望向天空中,最后的疯狂中,混浊的瞳孔透露出安宁,他永久的离开了人世。

    超凡者看着眼前蒸汽弥漫,迷茫的四处扫视,军官们暴躁的指挥……

    他想到了之前的那一处处村庄,他们将居民关于屋内,然后丢下火把,在其的惨叫中远去。

    仿佛看到了,那些绞刑架上的反抗者,还有哪些不断辱骂的身影。

    火苗随风而现,但在蒸汽的作用下迅速消失。

    ……

    ……

    倒下的人影,嘴角的疯狂,完全变成满足版的安宁,本该狰狞的面孔上露出了莫名的笑意。

    一抹红光闪过!

    光耀!

    巨大的轰鸣声!

    在疾驰的列车上,他看到了!身躯移动,音爆中带起道道残影,在瞬息音爆声,将身体横度开。

    巨大的碰撞声!

    相击!

    钢铁弹头穿透了钢铁外壳的车厢,带着恐怖的动能,瞬间搅碎一切!

    钢铁机身带来瞬息的阻碍,所以超凡者才能看得清,这道道发光的纹路。

    紧接着,在超凡者越发惊恐的面孔上,弹头在车厢内爆炸,抛开一切,喧嚣的烈焰在整片封闭的敞车厢扩散。

    顿时,火焰长龙迅速沿着封闭的空间轰鸣,然后冲碎了钢铁门扉,从车厢这边一把贯穿到两边的车厢!

    不止一颗!

    在连绵不绝的轰鸣声中,仿佛闪过数道霞光,像早上升起的烈日!

    像炽烈的陨石!

    无尽横飞的弹链和炮弹,在呼啸声中,将整片车侧翼砸的千疮百孔,破烂不堪!

    天空上方,若是观察军列,列车就像是被巨大的手掌所拍瘪,瞬间凹凸一块。

    紧接着就是连绵的巨大爆炸,庞大的爆炸声中,基轮被偷偷充满放的zha药,瞬间点燃!

    哐当!

    然后就是蒸汽组的损坏,军列就像玩具一样,被迅速抬高一块,似乎被抛到天空,整箱整箱,疯狂扭曲,像野兽的暴击,就像被瞬间打了一拳一样,扭扭曲曲,险有脱轨的风险,差点炸了。

    嘎吱,嘎吱,车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