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平〕〔武侠之最终进化〕〔九龙归墟〕〔玩家走狗满天下〕〔重生科技学霸〕〔我,上古祖龙,被〕〔四合院战神的自我〕〔风水大相士〕〔千字生死令〕〔木叶:人生重置,〕〔神诡世界,我能修〕〔聊斋路长生志〕〔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天命师〕〔离婚后靳少天天哄〕〔重生之奶爸的幸福〕〔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簪头凤〕〔奇门仙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五十九章 军列.遗民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轰,硝烟中,身穿红色大衣的加尔中将迅速奔往物资附近的车厢。

    他从军群车厢内迅速穿过,身形迅速闪过,如透明的影子,带起更大的音爆声。

    不管对手怎么做,都会有无数的安保措施,可眼下的情况无一不意味着,有人干扰防御体系。

    有超凡者还被干扰,真是见了鬼了。

    加尔中将额头亮起一朵光华,张开他的意志网,本该清晰的感知周围,却感到一阵阵晦涩,就像陷入了泥潭,因为地下与密林在隐隐共鸣,压制着一切不属于此的力量。

    诧异攀爬于脸庞,因为他最初时竟习惯被压制的力量,隐藏的好深啊。

    满脸阴霾的走到在爆炸现场,超凡者身边,整片车厢被击穿出巨大缝隙。

    蜷缩于地的士兵打着哈欠,慌乱的起身,源于本能的刺激让他们握紧枪管,颤抖着,眼神呆滞后凝实,这是战场综合症啊。

    士兵看着面前的满地狼藉,欲哭无泪。

    偶尔传来一阵阵的爆炸,掀起一阵接一阵碎肉。

    侧厢传来阵阵哀嚎与哭泣。

    刺激着士兵本就脆弱的神经。

    “勋爵阁下。”

    清晨的光从各处缝隙照下,异常惨淡, 呼啸的风中,加尔中将眸子闪过一丝疑惑。

    他从不认为,有人敢袭击军列,奇了怪了。

    特别是在这片区域,这片区域是山脉第四区,灵界生物的一部领地,独立军在这里动手,无疑是最“愚蠢”的决定。

    这套交通系统无比密集,其修建数段,横跨陡峭的悬崖,贴近阿巴拉契亚山脉余脉,扼守广大的沼泽林地口。

    泛大陆的铁路充满了妥协和契约,也因此长久存在。

    刚才,火车穿过山口,穿入位于阿巴拉契山脉第四区,且行进了几十公里,山林郁郁葱葱,与此相对,铁路极远处,断裂的地层造就奇特的形象,那里是无人脱离的荒原。

    荒芜的原野之上,是戈壁般的风蚀地貌,还有古王朝,古战场,有人讲,那是红原第四王朝的旧址。

    风沙积压累累白骨,那是无数冒险者的归乡。

    密林更是未知,吞噬生命。

    也就是说军队被困在这里了。

    ……

    加尔张开口,密林隐匿着黑暗。

    “愚蠢就是原罪,都会因此付出代价。”

    深吸口气,“这群疯子,疯癫到了极致。”

    加尔中将,挥了挥手,一抹火苗随风而显,不耐烦的点亮昂贵的南大陆烟草,甩了甩手中留下的烟渍。

    他对接下来的袭击并不在意的。

    刚才是炽烈的“陨石,”无法判定敌人方位,带有灵纹的炮弹发射距离极远,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判别。

    超凡者看到加尔中将手中的雪茄,眼眸顿了顿,知道那是一种被控制生死的恐惧源。

    超凡者恐惧藏于眼内,难道说,他发我我的组织了?我暴露了?

    淡淡的威压一闪而逝,但空气的凝固没有消散,加尔中将淡淡开口,先是轻咳一声。

    “拉西高地至少还有十万北疆狗,战场侧翼还有数万福瑞斯帝国集团军,在加德阵地和出海口,联军的第三海军封锁大陆,所有的撤离通道都被截断。”

    他手指了指车厢后方,那里隐隐露出一袋袋破损的缁重。

    “别指望我们的食物够用,缁重损失惨重,  这些食物够我们这1万人上吃多久? ”

    “我在菲大陆荒原服役过,食物耗光,只有死路一条。”

    “告诉你的主人,我们没有退路了,又或者说,让他想想死亡,还有癫狂者的笑意。”

    超凡者转过头看朝阳,那一轮阳横空。

    加尔中将弹了弹烟灰。

    超凡者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沉声说道,脸色的漆黑铸就蠕动的线条,“我会通知主人,维持北疆的局势,斩断某人的手。”

    ……

    士兵四处搜索,他们在停下的军列附近摆好防御,钢铁堡垒(机车头部)来上的各处炮管转动,瞄向可能存在的敌人。

    如果说他们再往回退几十公里,就能回到那片戈壁和沼泽混合的地区,可他们现在处于山区和密林。

    哪怕是最普通的居民,艾尔西人又或者是北大陆人,和任何一个国家都知道山区和密林不可轻易进入。

    山区代表着未知,是会带来空间的错乱。

    就算是深入密林的猎荒者,也告诫世人,在森林中常常会迷失,或是猛兽和诡异,永远无法穿行。

    唯有主神的庇佑,或最虔诚的教徒,才能穿越密林。

    …………

    很快,士兵们在隐藏的地方找到了一位(人),他们把他揪出来了。

    听着有些尖锐的叫喊,在几处重击下,脖颈被轰击一拳,脊骨被扭曲,士兵打掉来者的身体机能。

    他被击歪的脖颈耷拉着头,留下微弱的反抗,被押送的送到加尔面前。

    精致的皮靴踩在粗糙手上,引起一连串的骨折,加尔中将似乎发现了什么。

    语调转变,贴合变种语言。

    “啧啧,你是那些遗民的后代?”

    “你是那些罪人的奴仆?”此人的身体特征,外貌,地点,很轻易的可以辨别出是移民,遗民分为几大类,这片大陆的原住民,有一些从艾尔西大陆远洋而来,还有葡西移民。

    那个时代,永夜王朝各代君主一再剥削和限制贵族势力,而剩余的一面是各种铁与血的反抗。

    面临着更巨大的危机,大海成他们最后的屏障 。

    之所以称他们为罪人的奴仆,是因为他们做过反抗暴虐者,也就是贵族和商人的奴仆。

    不管是在永夜王朝时期,还是在之前的巨石王朝。

    艾尔西各君主对地方实力或是贵族的残酷镇压,重量级的税赋,都在严格限制这些人的成长。

    庞大的生死选择,压力让这些贵族不得不出海远航,寻找世界的角落。

    遗民的祖先就是坐船以及帮助远航的商人,他们总是用各种投机取巧的方式,在遥远的北方之国,买来便宜的木料,或是用废旧木料,或改装旧船只。

    用雇佣的方式,雇佣海员。

    这种欺骗行为引来贵族的残酷惩罚,贵族尽管无法面对庞大的国家机器,但面对这些狡诈商人,依旧碾压性优势。

    在逃亡过程中,为了惩罚“欺诈者” 贵族将大批量的“欺诈者遗民祖先”顺手劫到北大陆。

    把他们化为自己的“奴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