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平〕〔武侠之最终进化〕〔西风瘦马〕〔从军行〕〔重回1991〕〔星际之最强指挥官〕〔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二次开局,我哥是〕〔医判〕〔我在春秋做贵族〕〔开局呼风唤雨引来〕〔人在洪荒,看热闹〕〔第一兵王〕〔汉末之我的汉末无〕〔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明次子〕〔人道大圣〕〔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不败神婿杨辰〕〔随身超市混三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命运余烬 第一百六十五章 猎荒团&密林军团
    www..,最快更新命运余烬 !

    “众生本在黑暗的汪洋中浮浮沉沉,找到不归乡!”

    “迷茫中,有谁是灯塔?谁是方向?”

    “那是船,那是光,那是引我们的彼岸船!”

    “那船带着众生,横渡苦海,横跨生死!”

    “深渊才是我们的归宿,那里是永宁的家乡!”

    “当我们归回在“古蛇”的麾下,即可享受永宁!”

    “蜕掉凡躯!迎接新生!”

    晦暗的世界,嘈杂的呓语!无穷无尽。

    ……

    瓦力惊恐的看着静下来的安东尼……

    安东尼不再挣扎,未喊痛苦,但筋络鼓荡,面容扭曲,“安东尼,怎么了?”

    倚靠在墙角,瓦力使劲的晃动安东尼,可安东尼丝毫没有醒来!

    黑暗中,安东尼的意识漂浮着!漂浮着!要归到那永宁的家乡!

    意志在模糊!

    我是谁?我在哪?

    “那是晦暗的世界!怪异盘踞!众生哀嚎!那是永恒的故乡!”

    呓语!连绵不绝的呓语!交杂而起!

    “颂赞伟大的深渊!”

    啪!

    安东尼趁着少量的清醒,颤抖着睁开漆黑的眼,光线填塞入瞳孔,看向手环,杂乱的意识在翻涌,“我不要被遗弃!”

    手环!手环!

    他想看看手环,那是他唯一的倚仗,是他穿越后唯一的依靠,他需要摸清自己到底怎么了!

    看清了!加特斯语,“目前状态:意志游历,纬度叠加,深渊诗人的呓语补充完成90%,正在融合,警告,警告,贴近阀值,意志和间隙产生联动。”

    仿佛经过一瞬,又仿佛经过了千年,蓝和白的交接,轰!一声碎响,意志挤入一片空间!

    这是黑暗的一片区域,古老的书籍,疯狂的知识,追求永生的疯子。

    苍老的声音响起:“又是一道新的灵魂,一位新的适格者,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

    啪,火光照亮。

    面容苍老的老者,站在游灵面前,阴森的地下是几位助手,蠢蠢欲动。

    “老师,这种未融合的可以吞噬吗?”

    “当然不可以……,他的未来,或许比你们更高。”

    助手们沉默了,“可他还没有适格……”

    “闭嘴……”

    老者仔细的端详下,“我记得你,小朋友,我记得你在荒野和怪异征战,你的队友呢?”

    “你隶属第几猎荒团?”

    老者淡漠的双眼,呈现腐绿,在深渊力量的叠加下,望穿灵魂的污秽。

    安东尼的灵魂被完全掌控,“奇怪,你没有关于那些的记忆?”

    他张开嘴,露出破破烂烂的牙齿,“不祥的力量,奇怪……”

    “唔,你来自地底区域……?”

    “最近,第九区确实出现不少变局,我们需要力量,需要力量……需要势力……”

    为首助手抖了抖衣袍,露出黑暗中的眼眸,那里白蒙蒙一片,“教首,我将起身前往荒野,我感觉到,那股力量越发近了……”

    “好,我们即刻动身。”

    空气陷入沉寂。

    加特斯的地下,安东尼猛地醒来,灵归肉体!

    思维扩散成网,一切都在脑海映出,就像将世界纳入灵魂,建筑的轮廓,树人骑士身体被超凡的流动!甚至,机甲内的零部件,运算单元!

    “咳咳,好虚弱,瓦力,拉我一把,走,我们去安全的地方……”

    ……

    加特斯的地下,战斗依旧在继续。

    机甲战士获得一定的“超凡能力”,在机械的叠加下,他的战力接近巅峰,他已经把握住超凡的功用,战斗越来越流畅。

    超凡在体内流淌,本不为人类打造的体系,携裹着恐怖!

    轰!

    树骑士感到那股陌生的意志曾扫过自己,“黑暗里的老鼠!”

    源于未知的恐惧!他害怕自己被偷袭!

    手中的力量猛的加大,猛的扯动空气!

    战甲被对方恐怖的力量击穿,最后的一击,泯灭掉所有希望!

    撕裂了!击穿了!

    啪!他的脊骨被打断,颅骨被树的根须掀开,搅碎颈项!

    死了……

    机甲还是死了……,死在树骑士猛的爆发,死于超凡未融合。

    超凡体系和加特斯人的冲突,仿世界套在加特斯人身上的枷锁,不许懵懂的凡人接触那通天的钥匙,神秘的根源。

    嘀嗒……

    躲在小巷暗处的凡人胸膛仿佛炸开,他们满怀希望,可枷锁还在,永远横在天空!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勇士的身体被树骑士亵渎,玩弄!

    树骑士舞动千万道根须,他将那勇士切割搅碎成千块,掠夺本就属于树人的超凡,像万蚁噬身!

    地下,完全沉寂了,树骑士镇压一切,压迫地底众生。

    ……

    加特斯世界,荒原,乃是怪异盘踞的平原,无尽的扭曲与混乱。

    荒凉的原野上,徘徊着两道孤寂的身影,“腐朽的看守者,居然让我们进驻这的阵地,他不知道这里的伤亡率奇高无比吗?”

    “呸呸呸!”

    两个机甲伫立于大地之上,游荡片刻,“算了算了,好歹有食物吃……”

    “这里有避风处”,倚靠在巨石旁边,二人警戒好,在控制舱内吃着难咽的面包。

    “我受够了,这些培养的虫子,它们的尸体有再多的营养,我也不愿意接受!”

    其中一机甲猛的将拳锤击在地上……

    “恶心人的管理者,他在钢铁堡垒里吃着旧时代的里脊,喝着果汁!”

    “说什么我们是全人全身奉献给防线的勇士,还用驻守这里评判晋级职称!”

    “行了行了,注意点周围,晦气的我们居然抽到了下下签,不得不值守啊,晦气!”

    “瞧瞧我偷偷带了什么”,他抽出一条条肉干,“你怎么留着这个,无污染的肉,完美,嘿嘿嘿……”

    “小心点,这东西的味道要是残留在战甲里,咱俩又要遭殃了,要么被责罚,要么被剥削一层存下的肉干……”

    “行了行了,我攒着好久没吃了,赶快赶快。”

    战局好像永远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希望……

    “不对!”一位战甲的喉咙瞬间变得沙哑。

    “我预感的不对!”战甲迅速从背后抽出钢铁长矛,他一把扶住旁边的巨石!看向后面!

    ……

    霍比特小镇边。

    绵延的森林里。

    尽管密林大陆军获得了短暂胜利,但军团依旧被不如骑兵,又被打散了。

    士兵吆喝着,配合着打死了一只麋鹿,依靠鹿肉干艰难度过了几天。

    灵界生物和为首军官做好约定,有代价的送出了一些动物,大型野兽也未袭击部队,但之后他们再没看到过任何动物。

    索尔的手紧了紧,他不知道下次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获得食物。

    独立军团的散兵线和帝国围剿军团在森林中次一次相遇,一次次激战。

    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霍比特镇长中了一枪,子弹撕裂肩胛骨!

    后面的士兵摇恐地跑来,有些语无伦次,衬衣撕下,涂上药液,试图包扎霍比特镇长儿子的伤口,土兵一直念叨着,两眼直勾勾。

    一柄匕首穿透颈项,搅碎颈骨,士兵无力的喘息…

    霍比特镇长儿子冷漠的甩甩手,像受伤的野兽,“药液有毒,花斑蛇的毒液,想毒死我?”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贪图鹿肉干?”

    “况且你只是遗民,天生秉性如此,噬主,背叛”

    遗民,属于沉痛的词汇。

    迷雾时代开始……

    地理探险揭开了殖民扩张的历史,揭开大陆列强征服,掠夺,奴役其他民族的历史,巨额的利润,新的版图!各时期的主流强国都加入这个过程,烧,杀,抢掠!

    科恩世界,战斗远远没有结束……

    海陆霸主在博弈,从拉西高地到低岛,阿巴拉契山到大陆交接处,都陷入连绵战火。

    艾尔西人追溯往日的殖民帝国,带着祖先的荣耀,手握火枪,开着钢铁巨舰船,无与伦比的国家机器。

    他们像蝗虫,遮天蔽日,掠夺财富,奴隶贸易,原始积累,肆意收割。

    北大陆的土著,非大陆的勇士都无力抵抗帝国军锋。

    列强兵锋所至,尽是蛮夷荒土……

    300年了,时至今日,新旧大陆间力量的对比依旧犹如天堑,种族间矛盾愈发激化。

    经济和军事上的劣势让遗民作为失败者,成为奴隶……被肆意剥夺。

    民族分裂;

    战争不断;

    政权被殖民者灭亡;

    社会生产被颠覆;

    文化断层或抹除!

    遗民漫长的生涯中,苦难的时代下,在法律上未得到解放,经济上也没有任何基础,经济衍生出政治,所以,他们失去了一切。

    高昂的赎买金,或是仅仅毫无用处的自由权,并不能让土著获得尊重,猪狗不如。

    4年前,大陆战争开启的一刻,北大陆受军事压力和民族矛盾,尽量拉拢各力量,遗民虽获得“法律”上的人身自由权,但经济上,严峻的生存问题,总是一言难尽。

    未来更有隐患,教育上的缺乏,间接导致经济封锁,教育衍生职业封锁。

    蒸汽机拔地而起,黑烟遮天蔽日,旧时代的秩序被连环打碎,新时代的钢铁扭曲一切。

    技术革命下,遗民教育程度永远跟不上时代的进步,长期的经济不平等造成的恶性循环无法消除……,或许,永远如此。

    时代轮转,浪潮翻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