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神鼎〕〔盛世天骄〕〔闪婚老公狠霸道〕〔叶天行〕〔超级豪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娇娇媳〕〔万古帝婿〕〔穿越星际:妻荣夫〕〔花都小道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镇国战神叶君临李〕〔特种兵痞在校园〕〔女主带九胞胎回归〕〔陆晨旭莫晓蝶:萌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梦王 二十九章:因为美人
    天云黯淡,日月无光,这里是血灵王族的地底世界。

    已经是第三重梦境,陈慕出现在黑山乱石里,第二次听到了血灵王与修灵王的对话,看到了上次的自己化作飞虫离开。

    这次,陈慕紧紧跟在修灵王身边,终于知道,原来血灵王离开后,凶手出现原地,一招打晕修灵王,变作后者模样闯入宫群。

    为了查明凶手在现实世界的身份,陈慕附身在凶手的衣领中。俟其解决务文,随之返回了镜像世界。

    不愧是三级圆梦师,凶手的住所很豪华。两层别墅周围,是成片的茵茵草地。窗明几净的宽敞房间里,佣人不时忙碌。

    陈慕左右观察,看到了不少有用信息,知道对方复姓欧阳单名远,是高德人力公司的董事长助理之一。

    里里外外检查了遍,陈慕打算离开,这时,一位娇美妇人回来,似曾相识的面容让他按下就此离去的心思。

    “蓉儿,你回来了。”

    见到妇人第一眼,欧阳远便高兴地迎了上去,接过对方包裹兴奋道:“你猜猜王念还能快活几天?”

    蓉儿神色一变,抬头道:“你动手了?”

    “不错,我查到一个人,他的背景完全可以对付王青,略施小计把他拉入了局。接下来,他为了自证清白也好,请靠山出手也好,势必会跟王念磕上。”

    蓉儿感动,刚要展颜又神色黯然,忧愁道:“也不知芙儿她们被拐卖到哪里去了,不能亲手杀了这畜生实在难解我心头之恨。”

    “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会把她们找回来的。”

    接下来的对话就没有太多信息了,陈慕猜到了蓉儿的身份,以及对方出现现实世界的原因,也暗暗佩服对方的手段,竟使得一名三级圆梦师乖乖听话。

    此后,陈慕还到高德人力确认过欧阳远借用办工电脑转账的行为,在医院看到了王婷之被人骗进黑.车的场景……

    ————

    当然,讲述的时候,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梦力,陈慕将主要功劳推到同学杨好身上,比如调查欧阳远背景、寻找王婷之等。

    “该死的欧阳远,原来是他在陷害我们,这种杀人栽的败类赃必须枪.毙。”

    故事说完,江南愤愤不平地诅咒,忽然语气一柔,看向李落道:“李姐姐,这蓉儿也挺可怜的,两个女儿都被拐走了,你们能帮她找回来吗?”

    李落没有回答,她清楚陈慕的能力,某些细节瞒不过她。

    她目光不知看向何方,幽幽道:“所以,事情的真相你一直清楚?”

    “不错”

    接着,车内一片寂静。江南也反应过来了,自家老板也太没有同情心跟正义感,明明知道这么深的内幕却只字未提。

    ——实际上,陈慕还有一件事没有坦白,他在镜像世界去看了李落,刚好撞见对方跟张寒见面,还目睹了两人计划从他身上打探线索的商谈。

    也就是说,李落主动要跟他入梦的目的,他早就知道。

    本来还对陈慕有些愧疚之情的李落,心中不由生出愠怒,她清楚解梦人的冷静理智,但很难容忍陈慕的无情自私。

    她没有去想,这种异常的情绪是因为身具梦力,还是因为对陈慕的失望。反而隐约有种期待,期待陈慕能够向她解释。

    然而,后面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以及繁琐的录证中,两人再也没说话,直至下午,陈慕带上江南不辞而别。

    一场梦游,对体验者情绪各有影响,如江南,她至少要兴奋一天才能渐渐淡忘。而陈慕,心乱如麻。

    第二天,陈慕去了一趟教堂。

    泰晤士水镇的教堂始建于上世纪,因为教徒的频繁捐赠,每有损害必有修葺。丰富的救助基金,也帮助了不少贫苦和危机人士,建立了教堂的好名声。

    教堂位于花格公园中,错落在周围建筑里和谐融洽。公园里一年四季芳花不绝,陈慕从未错过,每遇需要静心思考的问题,他大多来此。

    夜里的教堂极其安静,昏暗的几盏灯,辉映着高墙上一幅幅油彩画,大多是出自经书中的故事。

    陈慕思考的问题很简单:如果真到了抉择时刻,天赋与情感,熟舍熟弃?

    他没有去考虑现在李落是何种心思跟想法,他只知道,若自己没有明确思路,很可能会影响到接下来的生活跟事业。

    遇到李落之前,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很坚定,这样的问题回答起来毫不犹豫。但不知何时起,心中的坚持渐渐松动。

    不知是因为梦力觉醒的缘故,还是缈缈人海也许唯二的圆解同存者相遇的原因,亦或是十多年夫妻体验的潜移默化,陈慕对自己的未来迷茫了。

    他回想跟李落相处的点点滴滴,很真实,很轻松,但也使人意志堕落。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对解梦人的进步将是一种沉重打击。

    不过,若真不能修练精神力了,那修练梦力更好,至少,赚钱就来得轻易些。

    不等他想出结果,忽然告解屋中一道闪光吸引了他的注意。

    幽暗的空间里,这道闪光很显眼,呈绚丽的颜色放射。

    好奇之下,陈慕起身走去,开门,看到狭窄的屋内四壁贴满了油画。

    教堂任何地方出现油画都正常,陈慕疑惑的是屋子中央,为何有一颗梦境芯球?

    光芒从芯球中照出,陈慕谨慎看了周围,然后以百来道梦力承载意识进入。

    很快,他释然了。这梦境世界中描绘的是耶和华开创世界,以及他的儿子和信徒布教、拯救世人的故事。

    梦境世界将经文记载的故事讲解得很详细,陈慕没有想太多,猜测得出这是神父的作为。短短时间内,让信徒亲身经历一番教的由来跟演化,不得不说神父有心了。

    陈慕喜欢的是教堂的宁静,对其教义不感兴趣,纯当影视观赏罢了。不知过了多久,当世界演变到摩西带领希伯来人跨越红海,前往迦南的时候,他返回了现实世界。

    不久,陈慕离开了教堂。

    他不知道,就在他转身之际,告解屋中有人打开了小窗户,看着完好无损的梦晶芯球神色凝重,甚至是,带有阴沉。

    ………………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江南因为辞去了其他兼职,加上无聊,总喜欢待在解梦屋里。每每想到楼上多余的房间,几次差点问老板有没有兴趣赚点房租。

    夜幕降临,无人知晓,绿地另一边,正对解梦屋的建筑二楼,一只望眼镜已经观察一天一夜。

    两室一厅的套房里,新住进三口人,还请了四五位朋友帮忙搬东西。

    窗帘遮掩,座架旁有三位观察者,都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华丽花哨的装扮让人直觉是追潮青年。一个个争相使用望眼镜,猥琐的笑脸暴露了所看内容的不健康。

    “啧啧,不愧是几十亿男人的梦中情人,长得也太诱人了。”

    一人说完,旁边同伴抢过了镜头,连连感叹道:“长相跟身材先不说,那皮肤也太水灵了,好想摸摸什么感觉。”

    说着,他下意识地伸出了手虚摸。最后一人很是不屑,讥讽道:“信使蹲守了两个月都没碰到一根毛,你们也敢痴心妄想?”

    “呵,要不是上面说不准动,我找掳来做我孩子他妈了。”

    “那你得先把对面的解梦人灭了,不然孩子是谁的还不一定。”

    一说到此,三人瞬间同仇敌忾,脑补到娇花般的女神被别的男人夜夜摧残,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把陈慕大卸八块。

    这时,客厅传来响动,三人回头,一位年轻的女子走近,她看起来很娇美,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只是,阴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如姑娘”

    三人起身迎接,神色变得小心严肃。

    “观察到什么了?”

    “一切正常,不出半个小时,梦女就会离开,到时候便只剩目标人物。”

    “把他们都叫出来,今晚有行动。”

    吩咐完,女子自顾坐到客厅沙发,很快,房间里的人走出,齐齐围坐到茶几旁。

    各自喊了如姑娘后,女子点头开始讲话。

    “根据上头的指令,我们的任务有三,一是解决欧阳远。据可靠消息,警察正在搜查证据,很快就会实施抓捕,我们今晚行动。”

    众人点头,线人传来消息,信使入狱的罪魁祸首是那位圆梦师。若不是非自然局的人出手,他们至今还想不到信使的亲信背叛。无论是报仇以儆效尤,还是杀人灭口,必须在叛徒入狱之前斩断尾巴。

    “二是挟走梦女,逼迫解梦人改口供。”

    “只是挟持?”

    “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但这是上头的意思,如果出了问题,谁也没好果子吃。”

    女子语气突冷,众人心神微寒,身体一个哆嗦,抖掉了遗憾与失望。

    “最后一点暂且不说,等救出信使再听我指示。”

    众人没有异议,留下两名后援,女子亲自带队出动。

    正当他们商议间,解梦屋来了一位客人。

    “请问,这里是解梦屋吗?”

    没有预约的情况下,解梦屋十有八九会把治疗拖到下次,但一见来人,江南腾起身热情地迎了上去。

    “李姐姐,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需要解梦呗。”

    李落微微一笑,江南瞬间想到什么,拉对方坐下转头大喊:“老板,接客了!”

    喊完她心下一沉,想起了老板警告过的呼喊用语。

    不过,这次陈慕放过了她。看到是李落前来,他心绪早飞到九霄之外。

    “你找我?”

    两人对坐在长桌,陈慕压制着心中波澜,猜测对方上门目的。

    江南给两人倒了茶,然后乖乖地退到远处,全神贯注不想错过两名解梦人的会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