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神鼎〕〔盛世天骄〕〔闪婚老公狠霸道〕〔叶天行〕〔超级豪婿〕〔万古帝婿〕〔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娇娇媳〕〔万古帝婿〕〔穿越星际:妻荣夫〕〔花都小道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镇国战神叶君临李〕〔特种兵痞在校园〕〔女主带九胞胎回归〕〔陆晨旭莫晓蝶:萌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梦王 一百四十九章:情侣间的猜忌
    在腾龙帝国境内,公民配枪现象十分普遍,但几乎都是没有击杀功能的电枪。对于非自然局的外勤工作人员,出行任务不申请枪支的实属罕见。

    陈慕,便是罕见的特例。或者说,他从未对非自然局有过归属。被拖进石室之际,他才想到:要是手中有枪就方便了。

    当然,没有枪也无妨,他自来不习惯使用电枪。经常出入梦境的他,觉得冷兵器更为称手。比如,之前闷油瓶落下的长剑。

    倒下之前,陈慕双掌撑地避免了脸部贴地。然后迅速翻身,握住剑柄向拖扯他的野人扫去。

    呱呱!!

    野人空出的手一把抓住了剑身,纵使她皮糙肉厚,也无法抵挡锋刃入体。她痛叫着扔开了陈慕。

    呱呱族的力量十分惊人,只是单手一甩,陈慕便空中翻转了几次才落地。他顾不得疼痛赶紧站立,看到野人再次冲来已经近在咫尺。

    野人巨掌拍向陈慕的脑袋,按照呱呱族的手劲,陈慕不死也得昏迷。没有任何时间考虑,他狠狠一剑刺出。

    野人反应极快,但避之不及,再次以手抓剑。陈慕想要抽出补杀,抽到一半,见势不妙的野人忍痛抓紧。

    发着荧光的血液顺着剑身流淌,滴在地上想起滋滋的灼烧声。陈慕佩服野人的忍痛能力,于是加大了抽插力度,清楚地感觉到剑锋碰到了野人的手骨。

    砰!

    双方僵持不到一秒,消声的枪响室内响起。野人双眼一瞪倒向陈慕,手掌失去力气,长剑顺势透传了她的身体。

    “没事吧?”

    李落就比陈慕完几秒钟进入石室,看到血染白衫的男友大惊失色,一枪击晕野人慌忙跑来检查。

    “没事”

    陈慕将高大的野人推开,发现自己浑身腥血很是无语。也怪这只野人倒霉,若不是倒向他,是可以不用死的。

    跟其他房间一样,这间石室也嵌了夜明珠。陈慕将腥臭的衬衫脱下,与李落分开寻找开门地方。

    呱呱族智力远低于人类,它们都能掌控的机关,陈慕两人轻而易举找到。

    “等等”

    李落正要开门,陈慕忽然叫住了她。

    “这石阀有什么问题?”

    “石阀应该没问题,但我有事想问你。”

    李落心神微动,松开了石阀转身看向男人。

    “怎么了,脸色这么严肃?”

    “我发现,你对岛上的情况似乎很清楚?”

    “嗯。上岛之前,我们做过功课。从浪迹圆梦所那里得来的线索推测,陈秀浪他们发现的应该是宋始帝陵,没想到果然如此。”

    “从始至终,我没发现有什么地方是需要用到两组盗墓专家的,除了吸引呱呱族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其实早就知道呱呱族的巢穴在宋始帝陵墓中。而他们,也只是你用来招引呱呱族而已。”

    “是的。呱呱族虽然是至阳物种,但繁衍生息必须要有阴气。胡八一他们常年盗墓,身上阴气十分重,对成年雌性的呱呱族有致命诱惑。

    你也见到了,呱呱族行动速度很快,一眨眼就找不到,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找了两组人。

    你也不用为他们担心,呱呱族其实不伤人的,只是逃跑比较难,但凭他们的经验,安全离开绝不是问题。”

    李落毫无隐瞒地将自己的算计交代,陈慕心里发寒,陌生地看着眼前女子,这跟他熟悉的李落,完全不像一个人。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陈慕苦笑摇头,突然之间,他感觉有一堵冰冷的墙降临了他跟李落之间。

    “那好,到我问你了。”

    李落忽然严肃,跟一分钟前问问题的陈慕一样严肃,搞得后者莫名紧张。

    古怪气氛中,李落走到了陈慕身前,不紧不慢地抬起手掌缓缓摊开。

    “慕,我也不想故意这样,只是想让你知道被喜欢的人欺骗的心情。你一直说想跟我领证,但为什么还瞒着我有其他女人?”

    陈慕看着女人手心的耳坠一头雾水,听了对方质问更是莫名其妙。

    “我不会逼你做选择,本来打算任务结束后再跟你谈的,此时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但既然你问了,那就说清楚吧。

    她是谁?你们交往多久了?”

    认真看了李落完全不作假的模样,陈慕总算明白,原来自己这次是被骗上岛,因为女友不知哪来的一场误会。

    “我没见过这东西,谁给你的?”

    陈慕如实回答,李落闻言身体一颤,眼中满是失望。

    “慕,我们坦白好不好?我知道,即使爱人之间也需要有各自的私人空间,但有些问题如果不说清楚,那就是裂痕和隔阂。

    如果你真有其他喜欢的女孩我也不怪你,因为这份工作,我对你关心的太少,每次上门还都是要你帮忙。能有其他人照顾你,我可以接受的。”

    陈慕心慌了,李落从来不跟他开玩笑,更不会无理取闹,可对方如此认真的语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思绪飞转仔细回想,陈慕依旧没有关于眼前耳坠的记忆。他也不想了,直接抱住女友耍赖。

    “这耳坠我从没见过,看来是有人想挖墙脚。落落,不管这耳坠是哪个男人给你的,他一定是心怀不轨,你千万别上他当了。”

    李落挣扎,却没有挣脱,有些惨然凄笑,心中的失望犹如冰锥刺骨,让她感到寒锋绞痛浑身无力。

    “慕,你知道吗,这耳坠,我是在你床下发现的。”

    陈慕大惊,松开女人盯着对方眼睛:“怎么可能?除了你,哪还有女人。。。”

    话未说完,陈慕猛然想到什么,脸色变得窘迫和尴尬。

    这些,落在李落眼睛就是实锤了。她心中蓦然隐痛,但却没有立刻发作。

    “她是谁?”

    “这事说来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只要你说,无论多复杂我也听。”

    “一个多月前,有天晚上你问我,江南是不是被苏楠骗了,还记得吧?”

    “记得,你说你没见过苏楠。”

    “其实,我见过的。”

    陈慕有些说不出口,被一个陌生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种事,可真不光彩。然而,看现在这情况,若不解除李落的误会,这问题可就更严重了。

    略微思索,陈慕装作受害者的模样道:“那时候,真实世界中我们才开始交往没多久,苏楠就突然出现解梦屋冒充我的未婚妻,带着行李霸占了我的卧室,还不容置疑地要求我跟她领证。我当时就被吓住了,生怕被你知道,只想怎么把她给打发走,连她身份都没来得及核实。

    还好,当天陈秀浪找到我,我趁机摆脱了她。江南又是藏不住秘密的人,回去的时候你就察觉问题,还点破了苏楠身份,我们才知道被骗。

    本来还要找她算账的,但我们回到解梦屋发现,那女人早逃了。”

    “就是上次去浪迹圆梦所的那天?”

    “不错,我跟她说话不到十句陈秀浪就来电话了。”

    李落听了大松一口气,不禁莞尔,又立刻忍住笑意问道:“这么说来她住进你卧室还不到半天时间,怎么把贴身饰物落你床下了?”

    “其实我还不确定这耳坠是不是她的,但除了你以外,只有她进过我卧室。

    而且我更不明白的是,我从来没见过她,她却毫无理由冒充。我估计,这耳坠是她故意留下的。”

    陈慕同样一脸迷惑,李落抬头看着男人脸庞似在思索。

    面对女友质疑的眼神,陈慕不心虚才怪,当初在梦境世界,苏楠对他那可是“落目前犯”,这件事绝对绝对不能让她知道了。

    为了不那么心虚,陈慕开始转移注意力。忽然眼前一亮,近在咫尺的衣领之中就有无限风光嘛。

    “好吧,我先保留意见,等回去再仔细搜查,确认你是不是骗我。”

    李落感觉自己心情大起大落,再看男友,神奇地觉得竟然可爱了许多。

    只是,对方火热的眼神和咽动的喉咙,让她疑惑顿生。

    顺着男人目光,李落立刻明白过来。刚才翻滚入室的时候,她胸前的纽扣被崩开了几颗,而湿热异常的环境中,她里面的白衫早已透明。

    “如果你没骗我的话,可以稍微奖励一下。”

    虽然没有真正欢好过,但在感情和经验上,两人说是老夫老妻也不为过,这也是陈慕习惯反应忍不住的原因。李落同样不觉得什么,借着奖励的理由,直接将衬衫的纽扣也解开几颗。。。

    石室忽然变成丰收的蟠桃园,硕果累累。

    …………

    八层的通道中,此时只剩下女性人类。晃动停止野人消失,她们却还在心有余悸。

    “它们好像都走了。”

    “奇怪,怎么只对男人出手?”

    “难道??”

    “不好,李科,李科被关进去了。”

    一群人反应过来急忙寻找开门方法,至于可怜的胡一八等人,全完不知道自己被李落用在了调教男友的的计划中,他们还在与呱呱族对战,打得是热火朝天激烈非凡。

    格局大同小异的一间石室中,无邪在一群呱呱族的魔爪下挣扎,声之凄,情之切,隔壁的小三爷听得清清楚楚。

    “无邪,坚持住,三叔马上过来了。”

    “不,不要,三叔你不要管我,我可以的。”

    “好”

    简单的对话,还发生在另一间石室。

    “一八,你怎么样了?没死就吱一声。”

    “喔喔!”

    “你等着,最后两只野人,我马上过来帮你。”

    幸得岛上阴气有限,呱呱族历经数千年发展也不足两百,接近一半还被非自然的人击晕。否则,胡一八等人不知得经受何种摧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你是我的风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