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世祖〕〔清穿之佛系七阿哥〕〔嫁给偏执战神后(〕〔遮天之凡体至尊〕〔从恋综出道当明星〕〔都市之天蓬元帅〕〔家父汉高祖〕〔九叔世界之超级强〕〔每天都在醋自己[快〕〔木叶:新的火之意〕〔1983:从分田到户〕〔快穿:重生女主拿〕〔赤之沙尘〕〔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农门庶女惹人宠〕〔订婚夜,我成了前〕〔他是不是在撩我〕〔全世界都帮我成为〕〔柯南之我被卧底包〕〔某美漫的医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当编剧真是可惜了
    ..,最快更新!

    不给5位玩家反应的时间,岳霖和卢陵仿佛已经走完过场动画可以下班回家的npc,终止所有谈话内容,迈着轻快的脚步,迅速跟上前面几人。

    只留飞船边的5个玩家急得抓耳挠腮,又想冲上去直接问他们又不太敢冲上去直接问他。

    看得出来这200多天的游戏生活,让他们至少对npc会保持最基本的敬重。

    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联邦星球,因为是黑户被警察保安以及一系列可能携带枪支弹药的人员举着枪,在枪林弹雨中抱头鼠窜数十条街。

    于普热情地把他们迎进了修船厂唯一的会客室,其实也就是于普自己的房间。在无视掉房间内略显凌乱上面还堆着衣服的床铺后,岳霖四人走到唯一的小桌旁坐下。

    至于为什么是4个人,因为臭肉还在外面停车。

    牧星一繁荣,停车位都很难找。

    于普的房间里没有热水,也没有开水壶。于普在寻找了一番后略显尴尬的挠头表示,他去隔壁停船场保安休息室借点热水,然后就不能岳霖几人有反应,化身成风一样的男子跑了。

    于普一走,左柯就不装了。

    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问道:“老岳,你刚才和卢陵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我怎么会打坏主意呢?”岳霖一脸正色,“你没发现刚才那几个人手上拿的那张图纸,是我们先前在蔚蓝星当做任务奖励给出去的那张吗?”

    “我听出来了。”陆嫣点头,“他们好像一直在找npc鉴定的那张图纸,我觉得我们还是离他们远一点吧,要是露馅了……”

    尚存一丝良知的陆嫣抿了抿嘴,道:“我觉得……可能会挺尴尬的。”

    “他们实力不错。”卢陵道,“能从当时从蔚蓝星上逃出来的人手里得到这张图纸,要么武力超群,要么骗术很好,要么就是运气使然。”

    “无论从哪个方面想,都是非常不错的合作伙伴。”

    岳霖:?

    合作伙伴?

    陆嫣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哦,我刚刚还以为你和岳霖想要再坑他们一次,我还在想是不是有些不太道德,原来是想要和他们合作。”

    左柯一拍巴掌:“好家伙,我刚刚看老岳那表情,还以为你们想坑人呢,没想到……哎呀,对不起老岳,我说我错怪你了。”

    岳霖:……

    他虽然没有想坑人但也没有想合作,他只是想免费从这些一看就见多识广的玩家身上弄点情报。

    岳霖依旧保持原先的表情,默默点了一下头,摆摆手:“没事。”

    “那我们现在的人设是什么?是老师还是修船厂的员工?”陆嫣兴致勃勃地道,显然对扮演npc这件事非常积极。

    左柯也差不多:“我觉得这次我大小也得是个领导,经过这一个多月团长的熏陶,我感觉我身上领导人的气质已经掩盖不住了。”

    “和上次一样,修船厂员工。”这是岳霖。

    “和上次一样,奥星第一军事学院的老师。”这是卢陵。

    岳霖:?

    卢陵:?

    两人面面相觑。

    “伪装成奥星第一军事学院的老师这也太容易暴露了吧。这种有编制有正规单位的地方,随便一查就能查到。反而是修船厂,随便胡扯一个也不会有人仔细去查。”

    “不。”卢陵持反对意见,“你的技术水平远远没有达到修船厂首席修理师的地步,牧星上鱼龙混杂,难保就会有大商会的人,非常容易露馅。”

    “但如果你是毕业于联邦第六军校,前奥星第一军事学院枪炮设计专业的老师。因为带学生参加蔚蓝星军校举办的联赛时出现意外事故,引咎辞职后加入当地商会,接到命令来牧星寻找极光商会失窃的物品,就显得合情合理很多。”

    岳霖&左柯&陆嫣:……

    三个人都听傻了。

    怎么说,岳霖作为一名曾经的人民教师,听过很多学生编的漏洞百出的谎话,但他就没听过这么真的谎话。

    真到他差点就信了。

    “好家伙。”左柯成为好家伙复读机,回味了好一会儿才问道,“那我们是啥呀?”

    “商会成员。”

    也就是路人。

    被迫成为路人的左柯不甘地低下了头。

    良久,左柯抬起头:“卢陵,我认识你这几年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会编瞎话呢?”

    卢陵淡淡道:“对你根本不用编瞎话。”

    岳霖默默给左柯点了根蜡。

    卢陵的版本的确更加真实更不容易被拆穿,趁着于普去隔壁借热水的时间四人集思广益,给每个人都编了一套完整的身世和职场经历,就连臭肉和瓜九也没有落下。

    诶,臭肉怎么还没有把车停好?

    就在岳霖觉得他是不是该出去找一下臭肉,这小子是不是迷路了的时候,于普提着一壶水把臭肉一起领进来了。

    “老大,我出来的时候身上没带钱你没给我停车费,我差点就被扣在停车场了。”臭肉哭丧着脸哭诉。

    岳霖板起脸来,拿出他多年班主任的气场:“叫什么老大?我说了多少次了,就算我现在不干了,我曾经也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叫我于老师。”

    臭肉:?

    “于老师。”

    “哎,没想到于老板…老师居然和我是一个姓呐,我也姓于。我们真是有缘,看在这么有缘的份上,我一定给您一个优惠价。”于普放下水壶,从善如流地道。

    岳霖冲他笑笑:“那真是巧了,我叫于普,不知道于老板您叫什么?”

    以于普的记性,能记得岳霖叫什么就有鬼了。

    于普:……

    “哈哈,真是巧了,我也叫于普。”果然,于普忘得干干净净。

    于普给5人一人泡了一杯名为茶,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加的热水。仿佛没有看到房间里椅子根本不够,臭肉都没地方坐,热情地问道:“几位老板是想找我帮你们代购点东西,还是打听点情报呀?”

    这就不用岳霖开口了,陆嫣笑着道:“上次我们不是从你这里买了不少联邦第六军事学院的书吗?这趟我们商队外出的时候,正好碰上一位收购军校教材用于备考的老板。”

    “那位老板的儿子今年报考军校失败了,很是受挫,老板就想再收购一些军校学生的纪念品,像是校服校徽一切和军校有关的东西都可以。但是这种东西你知道的,一般的军校学生都是把它用作收藏纪念,根本不卖,我们跑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收到,这不就想到于老板您了吗?特意来牧星想要跟你谈这笔买卖。”

    “只要您愿意卖,价格好商量。”

    “愿意,当然愿意。”看得出来于普对母校没有一点留念,腿上的动作比嘴上还快,“您几位稍等一会儿,我去找找。”

    不出几分钟,于普就抱着一个积灰的小箱子回来了。

    打开小箱子,里面都是一些杂物。

    光脑,本子,笔,徽章,维修工具,校服,帽子,围巾,护目镜之类的,整个就一杂物箱。

    “这些都是当初我退学的时候,从学校里打包带回来的。”于普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往外拿。

    可能是因为箱子从来没有打开过的缘故,里面的东西保存的还挺好。

    “这些本子和笔都是当初上课的时候记的笔记。当时我们有几门课的老师特别变态,非说什么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拿光脑录下来的一点用都没有,非要我们拿本子记。”

    “这个光脑也是入校的时候学校给全校师生配备的,你看这上面还有我们学校的logo呢。配置特别高,比一般市面上买的光脑都要好用很多,后面被我一不小心弄坏了,没钱修就一直留着。我本来还想着退学回来上几年班攒点钱能把光脑修了,没想到这牧星上没信号啊,这光脑彻底没用了,卖也卖不出去。唉,真是亏大了。”

    “这套是校服,保存得特别好您看看,一点线头都没有,绝对很有收藏价值!”

    “这个是校徽,每个学生入学的时候都会发。还有这个维修工具套,我们专业每年都会发一套,我就读了一年所以只有一套。本来想退学的时候顺便把它卖了,但是当时学弟嫌我这套装里面有几个东西已经用坏了,不肯买,索性就带回来了。”

    “这个围巾可是好东西,300周年校庆发的限量典藏版,正好就是我入学那一年,想买都买不着。”

    “还有这个护目镜,是院长出钱给我们专业每个学生配备的,枪套设计和制造专用护目镜。挺好用的,我没舍得卖就一起带回来了,虽然后面也没用过。”

    “还要这个,这个水杯也是有学校logo的,我当初觉得质量挺好就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于普足够穷,所以每个东西都舍不得扔通通带回来了的缘故,他这箱子里还真有不少可以证明自己是联邦第六军事学院学生的好东西。

    就是都不怎么值钱,所以这些年才没有卖出去。

    于普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箱子里的东西是从哪儿来的,多么多么具有收藏价值,陆嫣就打断了他的话。

    “行了,你这箱子里的东西不错,我们全都要。”陆嫣一副我们商会就是财大气粗的口吻,“报个价吧。”

    于普狂喜,觉得自己离一夜暴富只差最后一句话,强行按耐住心中的喜悦,努力维持自己的表情让自己看上去不会显得那么喜形于色。

    于普站了起来,声音颤抖地道:“八万八!”

    四人:……

    只能说……不愧是你。

    上次卖情报的时候,一副狮子大开口的样子报价1万,最终自己还价成了0。这次好歹有进步,至少报价翻了十倍。

    “成交。”岳霖果断掏钱,“如果这段时间遇上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行迹可疑,奇奇怪怪的人,第一时间来告诉我们。我们住在……我们住在哪儿来着?”

    “不知道,得看瓜九订了哪里。”陆嫣道。

    “晚一些我们会派人过来把地址给你,有遇到符合上述条件的人随时联系我们,只要是真的一次5…3000。”

    牧星上如果真的有这种人,十有八九是玩家。

    “好的好的,您几位放心,如果我再碰到刚刚那几位那样的人,我一定第一时间……唉?!我碰到了!就是刚刚就在外面,不知道还有没有走,就是外面的几个人!非常可疑,很奇怪,还让我给他们看一个什么破图纸,一看就知道是新手画的无效图纸,还把那张图纸当宝贝一样揣着。”

    “哦,有这事?”

    “绝对是真的,我现在就带您几位出去找他们!我刚刚去拿箱子的时候,他们还在外面没走呢。”

    于普为了三千块雄赳赳气昂昂的领着岳霖五人快步朝外走去,外面的玩家果然还没有离开,看样子他们也在等岳霖几个人出来。

    “几位老板就是他们,形迹可疑,鬼鬼祟祟!”

    外面的玩家:?

    陈哥已经开始默默把脚步往后移,准备撒腿就跑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跑就对了。

    看反应就知道是一位有丰富的被npc追杀经验的玩家。

    “几位别害怕,我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只是想向几位打听一点事情。”岳霖笑着道,一边掏钱递给于普。

    “刚才于老板跟我们说,你们是从蔚蓝星附近的星球过来的。看几位的样子不像是来旅游的,也不像是来做生意的。我想几位的目的应该和我们一样,都是为了极光商会悬赏的那件东西来的吧。”

    于普:?

    什么蔚蓝星附近?

    五位玩家:??

    什么悬赏的东西?

    左柯:???

    什么时候改的剧情,我怎么不知道?

    臭肉:????

    为什么从迈进这里开始就没有能听得懂的东西?

    对面的玩家还在懵逼,先前准备拔腿就跑的陈哥最先反应过来,装出一副警惕的模样,警惕中还带着三分明知故问和七分故意装出来的拙劣的表演。

    “什么极光商会的悬赏,我们好像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岳霖轻蔑地笑笑:“我知道极光商会这次给出的报酬很高,但是我觉得这样东西不是你们这些不成气候的小团体能够拿到的。”

    “我们商会的势力遍布奥星,蔚蓝星周边几个星球,就算是中心星域也有一些关系。我们商会和极光商会关系匪浅,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最新得到消息的,没想到还有一些消息比我们更灵通的。”

    “我这次带来的人不多,也就50来个,和我们合作,你们提供你们所知道的消息,我们出人出力。如果东西找到了,我们商会绝对会给你们难以想象的丰厚报酬。”

    五位玩家沉默了。

    其中的两个女生明显动心,看向陈哥,显然在这个5人小团体中拿主意的是这位穿得最花里胡哨的陈哥。

    “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会信守承诺?”陈哥很显然已经带入了,一副没错,我就是知道一些秘密消息的样子。

    岳霖举起右手活动活动手腕,笑容由轻蔑变成无奈,反派的嘴脸毕露无疑,话语间也带了几分轻笑。

    “难道各位还看不出我们的诚意和职业道德吗?在牧星这样一个没有信号,不受联邦监管的地方,我们还能这样心平气和的和你们谈谈,没有把你们抓起来直接审问,问出你们口中的情报。不就足以彰显我们的诚意吗?”

    不等几名玩家回答,岳霖接着道:“这个地方实在是不适合谈生意,这样吧,为了更加凸显我们的诚意,我做东,换个地方边吃边聊。”

    “臭肉,走,开车去商业区。”

    “好的,于老师。”

    岳霖迈步向修船厂大门走去,五位玩家仍在原地一动未动,卢陵默默走向他们。

    “几位请吧。”

    “我…我们不太认识路。”一个女玩家声音颤抖的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被黑社会劫持了。

    “我负责给你们指路。”卢陵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就像是一个无情的黑社会打手,“不用担心坐不下,旁边就是租车行,可以租一辆更大的车。”

    岳霖领着左柯,陆嫣和臭肉放心的离开,留下卢陵在里面解决剩下的问题。

    一出修船厂,左柯就长舒一口气:“哇,老岳我刚才真的应该给你录下来,你那个样子真的太像发布任务的反派npc了。”

    岳霖:“……你难道不觉得卢陵比我更像反派npc吗?”

    “你们都像。”陆嫣默默道。

    “一个像笑里藏刀摆摆手就让小弟去杀人的反派老大,一个像老大摆摆手就去杀人的反派小弟。”

    左柯疯狂点头表示赞同,扭头问道:“陆妹子,那我像什么?”

    “脑子不太好,但长得很吓人,武力值超群的智障小弟。”

    左柯:?

    “臭肉呢?”岳霖有些好奇。

    “不配拥有姓名的npc小弟。”

    “那你是什么?”岳霖和左柯异口同声。

    “还不明显吗?”陆嫣甩了甩头发,“团队里唯一的女成员,凭借自己的美貌,智慧,武力和心机爬到管理层的美艳且心狠手辣的二把手啊。”

    岳霖&左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叶长歌〕〔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