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女婿江炎徐凤〕〔厉鬼拼图:每天送〕〔灵气复苏后,我开〕〔最强反派诸天行〕〔人道圣祖〕〔反派:记忆曝光,〕〔大秦:苟成陆地神〕〔四合院开局从三级〕〔万域剑帝〕〔农门傻女有空间〕〔江湖有你才有传奇〕〔嫡女毒妃〕〔让你当炊事兵,你〕〔摘天记〕〔玄幻诸天最强系统〕〔从吞噬开始投资诸〕〔美食小当家〕〔剑道不孤,我心如〕〔盛世狂妃:傻女惊〕〔快穿:打脸狂魔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位殿下藏的很深啊 第10章 人生大起大落
    景羽他们来到的这座“破道观”,规模十分的庞大。

    其中的楼宇数量众多,看面积,甚至比他之前住的王府都还要大许多。

    如今却是被荒废了。

    不仅四处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房屋也都十分的破败。

    看起来有些阴森恐怖。

    于是景羽便不由有些不解的问道:“侯叔,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道观啊?而且这么大的一座道观,怎么会被废弃掉!这也太浪费了吧!”

    侯震则悠悠的道:“这里过去曾是我们陈国白莲教的总坛。10年前,是老奴带兵剿灭的这里。”

    听到这话,景羽顿时有些毛骨悚然。

    难怪怎么觉得这里这么阴森呢,原来是被剿灭的白莲教总坛。

    当年这里显然死过不少人。

    而且据说,这个白莲教行事本来就十分的诡异,手段残忍。

    当年也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人,在这里被挖心掏肺,只要在心里想想,都能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不是此时还有侯震在,景羽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做任何停留的。

    哪怕是随便找个破村屋过一夜,也比待在这里强啊。

    不过此时,侯震却已经率先迈开脚步,走进了这座破道观里。

    没办法,景羽也只好跟上。

    而此时,在京都府北面的魏军主帅大营内,传令兵也已经再次来报:“启……启禀大将军,逃城的那两个人,我们追丢了!”

    “什么!怎么回事?”韩世奇顿时皱眉:“为什么会追丢!”

    “回大将军的话,那两人在冲出城之后,不知怎地,就在城外的树林里找到了两匹马。然后他们骑马出逃,一路上还打断了不少树木阻挡我们追击。”

    “但邵将军却一刻也不敢松懈,还是带着我等全力追击有大约3刻钟的时间,好不容易才追上他们。却发现他们早就已经弃马逃走了!”

    “现下,邵将军他们还在继续带人四下搜捕。特派小的回来,请大将军示下。”

    “废物!你们这么多人去追,居然还能把人给追丢了。要你们何用!”韩世奇不由恼怒的大骂。

    来人胆战心惊,立刻求饶的道:“请大将军恕罪。”

    好在韩世奇也知道,追一个宗师级的武者,确实并不容易。

    因此也并没有继续追究,而是当即下令道:“立刻传令陈都周围的各仆从营,让他们加派人手在各个路口设卡,加强巡逻,务不能使这两人逃出陈都范围。”

    “再去通知密察院的人,让他们立刻派最好的追踪高手过来。一定要尽快把他们给找出来!”

    “是!”

    传令兵如释重负。

    此时的韩世奇,其实基本已经能够确定,逃走的那两人,就是侯震和景羽了。

    因为他之前派去搜捕庆王府奴仆的人,已经在城内找到了几个隐藏起来的庆王府奴仆,并从他们口中得知,今天白天的时候,侯震确实有到过庆王府,并带走了景羽。

    而此时,景羽和侯震则已经在那破道观里,找了一间保存相对完好的房间休息。

    这里的条件当然十分简陋,但好在可以遮风挡雨。

    随后侯震还道:“殿下,您在这里稍坐一会儿。老奴现在去捡一些干柴回来烧点火。现在夜里已经比较凉了,烧点火会比较暖和一些。而且这间屋子的位置也比较隐蔽,不用怕火光会传到外面去。”

    景羽看了看这屋内的环境,则不由有些心虚。

    说实话,他一个人有些害怕啊。

    这里实在是太黑太破了,再一想到这里过去死过那么多人,他手都有点抖。

    但他总不能跟侯震说他一个人待在这里会害怕吧,而且现在也确实有点冷,升点火会暖和一些。

    便只能假装镇定的笑了笑道:“那就辛苦您了,您……您早点回来!”

    而侯震随后也就先离开了。

    留下景羽一个人在这破屋子里。

    周围漆黑一片,安静的跟在鬼片现场一样。

    景羽的手……就更抖了。

    他不时的往四周看,生怕背后有什么东西会突然跳出来,吓的头都开始冒汗。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良好青年,他平时连鬼片都不太敢看的。

    好在侯震不久之后就回来了,并在房间里点起了火堆,屋内这才有了一些光亮,也暖和了许多。

    随后,侯震还又在道观里扯了一些破帘子回来,铺在地上,给景羽当被褥,并和他说道:“殿下,条件有限,只能委屈您一下了。现下时间已经不早,还请殿下早些歇息。明日我们还要再继续赶路。”

    景羽则有些歉疚的回道:“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多谢侯叔。”

    并关心的问道:“对了侯叔,您身上的伤怎么样了,还好吗?”

    侯震则微微欠了欠身,回复景羽道:“多谢殿下关心,老奴并无大碍。刚刚只是真气消耗过于剧烈,内息有些紊乱而已。稍微调息一下就好。”

    景羽赶忙道:“那您也早点休息吧。”

    随后,景羽便直接躺了下去。

    当然,由于屁股疼,他都只能侧着躺。

    而侯震也随即坐下开始调息。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感受着硬邦邦的地面,景羽不禁有些感慨。

    一夜之间,原本富丽堂皇的王府变成了破道观,豪华舒适的楠木大床变成了硬邦邦脏兮兮的地板,柔软舒适的蚕丝锦被则变成了破烂不堪的破帘布。

    人生可真的是大起大落啊。

    但景羽却并没有抱怨什么,至少是没有说出口。

    倒是让侯震稍微高看了景羽一眼。

    过去的景羽,向来养尊处优,只会贪图享乐,一点苦也受不了。

    出发前,侯震还以为景羽这一路过来,肯定也会一直叫苦不迭呢。

    却没想到,他居然连一点抱怨的声音也都没有发出。

    而且似乎还懂事了很多,让他感到很有些欣慰。

    (他哪里知道,如今的景羽,其实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陈国六皇子了。)

    而此时已经躺下的景羽,由于地板太硬,有点不适应,也并没有马上睡着。

    索性就又让系统打开了界面,继续研究。

    系统的出现,将成为他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的最大本钱,他当然要研究清楚一些才行。

    之后不知过了多久,景羽才因为实在太困,渐渐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抗战之影子敢死队〕〔江湖最后一个老千〕〔问鼎仙途〕〔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秦云萧淑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