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婿〕〔穿越财富人生〕〔神级明星系统〕〔全才奶爸〕〔医婿〕〔妖孽龙皇在都市〕〔我无敌了亿万年〕〔重生之先声夺人〕〔汉末之吕布再世〕〔王妃C道出位〕〔悠悠笛声沁沐阳〕〔无敌从做主播开始〕〔快穿之女配辞职了〕〔两朝凤仪〕〔想当个复仇女神好〕〔大道浮图〕〔锦绣清宫四爷护妻〕〔雪落关山〕〔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大美时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22章 山雨欲来
    凌枫一看孽龙果然记得星龙飞天图,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他目光一转,看了被狂暴气流卷住的父亲凌天云一眼。

    “孽龙前辈,那位洪天王朝修士,是晚辈之父,前辈,能否先将晚辈父亲放下,再容晚辈细细叙说缘由?”凌枫十分恭敬的说道。

    “那个修士?”

    孽龙微微朝凌天云望了一眼,“十三年前,他偷了老夫给小儿留在孽龙潭深涧之中的脱胎朱果,居然还不满足,之后又偷偷潜伏过来一次,老夫一怒之下,吐息将他推下了悬崖,摔成重伤,算是给他个教训。不过,他此时竟恢复到了开窍境的修为,果然不是一蹶不起的平庸之辈。你们这一对父子,也算是虎父无犬子了。”

    说到“父子”之时,孽龙似乎想到了自己死去的儿子,巨目略显黯然。

    “家父当年多有得罪,还请前辈原谅。世兄已去,也请前辈节哀。”凌枫正色说道。

    凌枫小时候,因为没有得到修炼机会,倒是有大量时间读书,说起场面话来,也还算得体。

    “罢了罢了,都是过去之事。”

    孽龙声音沉重,“这次小儿之死,全因那个化龙门之人。想当年,化龙门前任掌门龙炎天与老夫不打不相识,还对老夫有知遇之恩,对化龙门的弟子,老夫本应多多提携,报答对方。但没想到,那龙翔天身居门主之位后,其弟子居然敢贸然击杀我儿,至此,老夫与化龙门缘分已尽。那化龙门弟子,也必须为小儿偿命。”

    孽龙此番言论,说得十分中肯,义薄云天,恩怨分明,倒是让凌枫改变了对妖兽的看法。

    “这孽龙已经没有一丝妖兽气质,倒像是古之贤人,在阐述自己的道理。”凌枫暗道。

    “你看出来了?妖兽的修炼,本就比人类困难许多,这头名叫‘孽龙’的黑鳞金睛蟒,至少修炼了数百上千年,经历不知多少生死大战,自然灾难,天地大劫,经过这许多磨炼,其思想早已接近圣人,甚至也有圣皇,仙帝之巅峰存在的一丝气质了。”星龙也感叹道。

    “一丝气质?圣人我倒听说过,是天下王朝最杰出之人,教化王朝,宣扬伦理,受全天下百姓拥戴。有闲云野鹤一般的隐者,也有朝廷之重臣。史上也有非常杰出的皇帝,治国平天下,使万民幸福,安居乐业,受全国百姓敬仰。不过,这等皇帝最多也只能称为圣人,却不能称为圣皇……”凌枫揣摩着。

    “皇者,白王也。白字的意思是空前,白王为皇,就是空前之王者的意思。也就是说,只有当初那个空前的王者,才算真皇。后世的皇者,其实都只是大一些的王而已。区区大王,怎么能称为圣皇呢?他们甚至连皇都算不上。”星龙满口之乎者也,简直比老夫子还要啰嗦。

    不过,从星龙这有些拗口的话中,凌枫也似乎理解了一些东西。

    “皇者,就是敢为天下先的意思了?”凌枫沉思着。

    “可以这样说。修炼大道之上,能为人所不能为,开创一门属于自己的道学,武学,被天下修士认可,就可称为皇者。至于圣皇,几乎就是遥远不可及的梦想,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了。”星龙点点头。

    凌枫和星龙这样交流时,孽龙已经把困住凌天云的气流减缓了一些,使其能够稳住身体,平衡的悬浮在空中。

    “多谢前辈。”凌枫立刻收回思绪,向孽龙微微躬身道。

    “小家伙,无须多礼。”

    孽龙淡淡说着,突然声音变得郑重起来,“现在,说说你是如何得到星龙飞天图的吧。别看老夫常年在孽龙山脉深处闭关修炼,但我可是知道,化龙门现任门主龙翔天,是一个热心钻营邪门歪道之人,他练就了一身妖法,却不能操控星龙飞天图了,于是,就想重新炼化此宝,不过,在此过程中却将星龙飞天图炼废,自身也受到反噬,正在本门隐秘之处暗暗恢复修为。至于星龙飞天图,几乎成了一件废品,被其大弟子保管。你,是如何得到的?”

    凌枫没想到,对方会如此了解星龙飞天图的来龙去脉。

    他本想胡编乱造一下,尽量隐瞒真相,这样也可保留住自己底细,等于不让对方抓住把柄。

    不过,既然对方知道这么多,凌枫也就没必要浪费心机杜撰什么了。

    他深吐口气,将自己得到星龙飞天图的来龙去脉,基本属实的与对方讲了一遍。

    随后就沉默下来,看对方说些什么。

    “原来如此……”

    孽龙凝神思量片刻,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与凌枫交流,“龙炎天身居化龙门掌教时,化龙门大长老宇文泽就觊觎其位,门内只要一出事,他就百般刁难,想逼龙炎天退位。这次,他定是笼络住了化龙门之中的诸多高层,又给了龙翔天弟子巨大好处,才让其制造了星龙飞天图丢失事件,破釜沉舟,既要让龙翔天身败名裂,又要以对方亵渎本门重宝,随后又将其丢失为由,堂而皇之的将其赶下掌门之位了。这一步一步,可谓深谋远虑,心狠手辣至极。这龙翔天弟子,也定是他阴谋诱惑来此,击杀我儿。他知道我会一怒之下将其杀死,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借刀杀人,灭口……”

    孽龙这一番话分析的十分透彻,凌枫听着对方叙说,浑身都不由怔了一下,暗叹那名叫“宇文泽”的化龙门大长老,城府之深,心机之诡诈,简直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但是,凌枫细细思量了片刻,突然有一个地方想不明白。

    “前辈,既然宇文泽能收买龙翔天弟子,让其故意将星龙飞天图丢失,却为何不将此图据为己有,增强自己实力呢?”凌枫追问道。

    凌枫得到这星龙飞天残图之后,发现此图虽残,但还是有着不小威力的。并且,星龙也已经告诉他,只要能找到足够的罕见材料,珍贵源气,就可渐渐将此图重新炼制,恢复其原有的真正威力。

    凌枫听星龙讲了有关星龙飞天图的传说,此宝不但威能无量,能解百毒,是仙魔妖邪诸多道门都想争抢之物,还可能是传说中“仙经”的一部分,其潜藏的巨大价值,可谓无法估量。

    这样一件稀世珍宝,宇文泽那么阴险狡诈之人,怎会将其拱手让人,难道是脑子进水了?

    “哼。”

    然而,听了凌枫的询问,孽龙却是冷笑一声,漠然说道:“龙翔天修炼邪门歪道,那宇文泽可也不是善类。传闻,他修炼了一种叫做‘九天煞魔’的功法,需要采集诸多煞气,死气,怨气。表面上看他仙风道骨,似乎仙道门派高人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是一个老魔头。化龙门可是仙道正宗,镇山之宝星龙飞天图,必须得用本门正宗功法,或其他正道功法,才可将之祭炼催动。那宇文泽,既然无法舍弃‘九天煞魔功’,自然就别想炼化此宝。”

    “自己无法炼化,就不给本门之人得到星龙飞天图的机会,这人还真是把事做绝了。”凌枫摇摇头。

    “他这样做,除了防止本门修为正宗的高手将其得到,炼化之后实力大增,妨碍自己夺取门主之位,很可能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孽龙悠悠然思考着说道。

    “还有目的?”凌枫瞪圆了眼睛。

    他实在难以置信,宇文泽那个老鬼到底有多深的心机,做一件事,居然就达到了许许多多的目的。

    “不错。”

    孽龙点头,“此时,距离星龙飞天图遗失之时不久,消息还没有传开。等宇文泽觉得时机到了,就会放出消息,昭告天下所有门派,星龙飞天图,遗失在了洪天王朝的孽龙山脉之中,到时候,大批修士绝对会来到此地,为了寻到宝图,展开厮杀,引起修士界的混乱。而宇文泽,就可以借此时机,安然夺取化龙门掌门之位,其他门派都在争夺星龙飞天图,自然没有时间斥责他名不正言不顺,一个更加邪魔之人做了化龙门掌教之类等等……”

    听对方如此一说,凌枫顿时明白了。

    也随即想到,持有星龙飞天残图的自己,将来要面临的是怎样一种局面。

    消息不暴露还好,一旦暴露出去,自己就被全天下修士觊觎,成了众矢之的。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凌枫深深皱起眉头,心中思虑,“以我此时实力,如何与那些仙道大门,甚至邪魔外道的老怪物们抗衡?”

    “你也不用担心……”

    孽龙似乎看出了凌枫的心思,立刻话锋一转,“既然,这星龙飞天图到了你这个小家伙手中,那就是你天大的机缘,我看出来了,你似乎也修炼了仙道门派的炼体之术,至阳至刚,能够催动星龙飞天图的一部分威力。只要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可以出手,帮你把星龙飞天残图炼化一下,使其更加接近你自己的气息,不被外人察觉。”

    “那多谢前辈。请前辈直说,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晚辈一定不会拒绝。”

    凌枫嘴上很平和的说着,心中却暗暗腹诽,原来对方是想和自己交易。如此看来,如果自己不答应,那对方很可能直接跟自己翻脸,把自己拥有星龙飞天图的事情抖落出去,到时候,自己铁定完蛋。

    所以,凌枫只能应承下来,先看看对方要怎样和自己交易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乱世仙侠〕〔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逍遥小仙农〕〔绝世神医:夫君,〕〔杀气生财〕〔逐鹿轩辕〕〔末世主播不好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