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异界开地府〕〔贺少,你老婆把你〕〔谢先生忘了恋爱〕〔都市之提取系统〕〔骑士武装系统〕〔惹上腹黑秦少〕〔终极特种兵〕〔天才校医〕〔你跑不过我吧〕〔楼乙〕〔假如我有读心术〕〔妖孽龙皇在都市〕〔家有悍妻怎么破〕〔逍遥名医〕〔我身体里有银河系〕〔大佬的无聊生活〕〔异食斋〕〔七宝妙仙〕〔我给万物加个点〕〔奇迹的召唤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26章 我发誓
    “前辈,太客气了。”

    凌枫被殷素眉看得浑身发毛,不由得心中一凛。

    随后他手一甩,直接把蛟鳞战甲盖在了自己身上,就像是蛟鳞做成的披风。

    自然,蛟鳞战甲可不是凌枫这样穿的,但他刚刚得到这宝甲不久,还没弄明白如何穿着此甲,但他又不愿在殷素眉面前赤身裸体,被对方那样盯着看,索性就直接当作披风穿上了。

    殷素眉见凌枫如此,却“咯咯”一笑,似乎觉得面前这小家伙十分可爱,压低声音和林碧彤,柳飘飘两女说道:“我的好徒儿,为师说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过,凌枫这个小家伙倒是例外……你们谁看上他了?要是没有的话,为师可就先下手为强了哦……”

    殷素眉这一番话,虽然是压低声音说的,但并不算小,就连不远处的钟山梁、方寒飞这一对师徒都听到了。

    自己门内师叔级别的女修士在外人面前说出如此放.荡不堪之言,让两人很是挂不住,脸皮都抽搐起来。

    “殷素眉!我钟山梁已经忍你很久了,你这个臭婆娘,光天化日之下,当着本门这么多弟子的面,就敢跟陌生人勾勾搭搭……你……呼哧……”

    钟山梁越说越生气,满脸怒容的摇摇头,就不再多言,躺在地上大口喘息了起来。

    “钟山梁,你还有脸说?身为长辈,你居然教唆自己徒儿见死不救,你是何居心?要不是凌枫出手相助,我两个徒儿此时都已经生死不知了……”

    殷素眉反唇相讥,接着又恢复了平时的风.骚神色,冷笑道:“老娘就勾搭了,你管得着吗?再说,凌枫是碧彤和飘飘的救命恩人,我们师徒理应报答人家。就算凌枫让我师徒三人一同伺候他,我殷素眉也不会拒绝的……”

    此言一出,躺在地上的钟山梁顿时浑身一颤,直翻白眼,差点没气死过去。

    而林碧彤和柳飘飘两女,早已经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唯独殷素眉泰然自若,一脸轻松,还不时朝凌枫连抛媚眼。

    “怎么样凌枫,你觉得我们师徒三个怎样啊……”殷素眉咯咯笑着,白皙的手指在自己红色肚兜上来回拨弄起来。

    “前辈,晚辈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了。”

    凌枫不敢再看对方,连忙转身,就要离开此地。

    但他又突然停下,头也不回的说道:“林碧彤,我先走了。”

    言毕,凌枫也没等对方回言,就直接迈步向前走。

    林碧彤望着凌枫走远,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只含嗔带怨的看着殷素眉道:“师傅,你干嘛说那些话……”

    凌枫这一走,简直是落荒而逃。

    “真想不到,林碧彤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师傅……”

    他一边摇头,一边向前走。

    “小子,把蛟鳞战甲留下!”这时,却突然有一个影门之人说话了。

    凌枫眉头一皱,转身看去,那说话之人,正是刚才斥责殷素眉放.荡的那个叫做钟山梁的老者。

    “前辈,你说什么?”

    凌枫看了这个钟山梁一眼,随后目光又向方寒飞扫去。他已经知道,方寒飞是钟山梁的弟子,自然就对钟山梁没什么好感。

    能教出方寒飞这等跋扈之人,做师傅的能好到哪去?

    “我说什么?”

    钟山梁眼珠一瞪,死死的盯着凌枫,“小子,你耳朵有问题吗?我叫你把蛟鳞战甲放下,然后,老夫可以放你走!”

    谁见过一个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老头儿要挟一个身体健壮活蹦乱跳的年轻人?

    凌枫此时,就面对着这种情况。

    他顿时呆住了,眉头紧锁,低头望着骨瘦如柴的老头儿钟山梁。

    这一次,钟山梁带着一批影门弟子出外游历,飞过孽龙潭上空,发现龙昆与一头黑鳞金睛蟒厮杀,就在此处潜伏下来,想等双方消耗掉一定实力,甚至两败俱伤时,再悍然出手,渔翁得利,占个大大的便宜。

    却不料落得现在的下场。

    钟山梁实在心有不甘,又见孽龙返回了深潭,于是,就把主意打在了被凌枫得到的蛟鳞战甲上。

    此前孽龙与凌枫对话时,禁锢了空间,影门之人都不知道当中发生了什么。此时看到凌枫乡巴佬似的把蛟鳞战甲当作披风盖在身上,就真的把凌枫当成了一个走了狗屎运的乡巴佬,是孽龙看不上蛟鳞战甲,将之丢弃,才被凌枫捡到的。

    可是,凌枫听到钟山梁的话后,却流露出十分可笑之色,明显没被对方吓到。

    “小子?你可不要自误!蛟鳞战甲这等宝物,对你这种洪天王朝的普通修士根本没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懂吗?你这样披在外面,白痴一样,连孽龙山脉的妖兽都会找你争抢……快,快把宝甲脱下交给我,方能保你周全!大不了,钟某用我影门最上乘功法与你交换!”钟山梁见威逼不成,又开始利诱凌枫。

    居然要用影门“最上乘”功法与凌枫交换蛟鳞战甲。

    凌枫淡淡一笑,没有说话,想看看钟山梁要搞出什么花样来。

    凌枫早就看出,钟山梁大概是开窍期的修士。若是普通运身境修士,遇到对方这种比自己高出整整两个境界的高手,哪怕对方虚弱的躺在地上,也多半会被其吓到,老老实实的交出东西。

    但凌枫体内时刻炼化着补天凝神丹,从补天境一直到凝神境,这五个境界的气息,都蕴含在此丹之中,凌枫已经很熟悉,每个境界气息的强弱,对实力的影响,都能大概的判断出来。

    所以,凌枫能够看出,钟山梁这个开窍期的修士,在刚刚失去一半修为后,根本不敢运功与别人交手,除非他发疯了,愿意拼命,让自己丢掉更多修为。

    否则,他就只得老老实实的躺上一会儿。

    “这老头儿想骗我?哼。”

    凌枫心中冷笑,却见钟山梁得意洋洋的取出了一片玉简,抛向自己。

    随手接过玉简,凌枫运转气息,感应起来。

    “小子,这可是我影门无上功法……”钟山梁大言不惭的说着。

    “别听他放屁!”

    星龙的声音在凌枫脑海中响了起来,“这只是一种非常普通的功法,比金刚十三手差很多,而且,此功出自影门,很可能与金刚门功法相互冲突。不能要,但以这人开窍期的修为,定有一些上乘功法,不过,他若不想交出,你也拿他没什么办法。毕竟他比你高出两个境界,此时虚弱不能杀你,保护自身周全还是没问题的。”

    凌枫听着星龙的叙说,发现这玉简与妖兽的妖丹有些相似,都能够把功法印记留在其中。不过其材质却没什么精血元气,就只是一种特殊的玉石而已。

    这种东西,对凌枫没什么用。而且,通过对其内功法印记的揣摩,凌枫也确定了星龙的判断,此玉简中的功法的确很垃圾。

    “哈哈。”

    凌枫望着地上的钟山梁仰头大笑,“你这样一个开窍期的大高手,居然蒙骗运身境的小辈?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不怕给自己门派蒙羞?”

    闻听凌枫所言,钟山梁脸色顿时变了。显出一副被对方拆穿的尴尬样子,老脸十分难看。

    “也好,你这个做师傅的骗人,就让做弟子的偿还吧。”

    凌枫不想把钟山梁这种高手彻底激怒,但必须给对方一个小小教训。

    他视线一转,看向了距离钟山梁不远的方寒飞。

    凌枫相信,影门众人如此虚弱的时刻,只要自己不对其本人动手,只对其他人动手,那本人就绝对不会出手相助。正是自顾不暇的时候,没人愿意舍去自己修为去帮别人。

    “凌枫,你想干什么?”方寒飞也被抽走了一半修为,此时正慢慢调养,看能不能积蓄足够的力量,就起身运功。一见凌枫望向自己,顿时提心吊胆起来。

    “没什么。”

    凌枫淡淡一笑,朝方寒飞走了过去,“只想让你发誓,洪天王朝之人修炼天赋丝毫不差。你才差,你才是畜生。”

    听到凌枫的话,方寒飞瞬间怔住了。

    随后,他脸上就显现出愤怒,甚至仇恨的神色来。

    在钟山梁企图欺骗凌枫的时候,方寒飞之所以一语不发,就是因为此前与凌枫交过手,知道自己此时太过虚弱,恐怕休息小半个时辰后,才能恢复一些实力,与对方交起手来不至于吃亏。

    他就怕引起凌枫的注意,却不料,对方还是想到了自己。

    “凭什么让我发誓?你又没有击败我?”方寒飞抬眼一扫,看到周围都是本门之人,哪里拉的下脸。一咬牙,居然要与凌枫讨价还价了。

    “呵呵。”

    凌枫忍不住笑了起来,“那要不要现在打一场?”

    其实,通过与方寒飞的短暂交手,凌枫还真不认为对方能胜了自己。不过他此时再要与方寒飞交手,明显是在嘲弄对方了。

    那也是方寒飞恶语在先,不然凌枫也不会把钟山梁欺骗自己的怒火转移到此人身上来。

    “你……小人!”方寒飞咬着牙齿,恶狠狠的道。

    “小人?我也没说自己是君子啊。”

    凌枫仰天大笑,跟方寒飞这种人,他根本就不管什么君子小人那一套,“我再说一遍,你现在给我发誓,洪天王朝子民的修炼天赋一点不差,你才差,你是个畜生。听到没有?”

    再一次被凌枫嘲弄,方寒飞一张脸涨得通红,感觉自己遭受了奇耻大辱。

    “想让我说?你还不配……”方寒飞目光冰冷,怒视着凌枫。

    “嘴硬……”

    凌枫咧嘴一笑,披着蛟鳞战甲的身体蹲在方寒飞身前,望着对方,“既然你不愿说,那就帮我试试这蛟鳞刺吧。”

    说话之间,凌枫在身上的蛟鳞战甲上摸索了一番,随后就抽出了一根银光闪闪的蛟鳞刺,如绣花针一般,十分精致。

    “你……无耻……”方寒飞怒道。

    凌枫没有在乎对方的话,手一动,就把蛟鳞刺放在了方寒飞肩头。

    轻轻一划……

    方寒飞的皮肉好似豆腐,瞬间破开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

    “是那个被我打断腿的家伙先对我父亲动手,还说我是乡巴佬,你一来也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劈头盖脸的大骂……到底谁无耻?”

    凌枫说着,蛟鳞刺更加深入,几乎要割到方寒飞骨头了。

    剧痛之下,方寒飞死命挣扎,想要把凌枫推开,却见对方浑身浮现出黄金颜色,手掌力量大得难以想象,根本无法撼动。

    凌枫的力量有三头荒原寒象之大,就算是通达境大成的修士,单论力量,恐怕都无法与他相比。而方寒飞这种并未大成之人,就更比不了。

    再说,方寒飞还失去了一半修为,此时是最虚弱的时候。

    “我的胳膊……啊……”

    感觉到冰冷的蛟鳞刺划到了自己骨头上,方寒飞脸孔都扭曲起来,就在这时,他脸上流露出悲愤之色,整个人的气质,就仿佛千古罪人一般。

    “我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战神王爷的吃货妻〕〔一胎双宝:总裁大〕〔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地球最后一个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