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九小姐:帝尊〕〔极品美女的贴身杀〕〔总裁的天价穷妻〕〔死对头好像喜欢我〕〔妆面吟香〕〔异界原始社会生存〕〔官人请还俗〕〔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嫡女嚣张:鬼王独〕〔一品丫鬟〕〔末日重启〕〔心为缘起不知悔恨〕〔首富悍妻有空间〕〔最豪赘婿〕〔穿越之庶女的逆袭〕〔神级美食主播〕〔白少你家老婆又露〕〔盛世嫡女:医品特〕〔谢家小婉〕〔穹顶之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159章 杂碎
    本站:m..

    锻金峰交易场,大批内门弟子围观之下,在猥琐弟子向红脸膛外围弟子打出一拳的时候,凌枫突然出手,捏住其拳头,阻拦住了此人。

    一时间,此处围观的众多内门弟子,全都吃了一惊,相互之间议论个不停。

    而随着这些内门弟子的议论,猥琐弟子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毕竟,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身穿外围弟子练功服之人阻拦住,对他这样的内门弟子来说,确实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

    “这位朋友,我看你也是开窍境的修士,是不是刚刚晋升内门弟子,还没有来得及领取练功服?”猥琐弟子强忍住脸皮抽搐的冲动,双目一眨不眨的望着凌枫,眼神闪烁。

    他探查出了凌枫的修为。

    得知对方也是开窍境的修士,猥琐弟子立刻就心中一动,意识到这个身穿外围弟子练功服之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当然,猥琐弟子所探查出的凌枫修为,只是他稍稍展露出来的一点儿而已。

    真正雄浑的实力,都被凌枫用星龙飞天图压制了下去,完美的隐藏了起来。

    “我是外围弟子。”凌枫脸上浮现出一丝戏谑之意,冷笑道。

    “外围弟子?那也没有什么。”

    猥琐弟子没有想到,在这到处都是内门弟子的锻金峰之上,对方会以如此轻松的态度承认自己是外围弟子,“这人是你朋友?反正,大家都是开窍境的修士,你早晚也要考核成为内门弟子,王某就与你结个善缘。你把他带走吧,污蔑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猥琐弟子开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不急。先看看我这位朋友在你这里买的法宝再说。”凌枫似笑非笑的道。

    他脸上流露着风轻云淡的神色,微微转头,向红脸膛外围弟子看了过去。

    红脸膛身材高大,是个壮汉,但心思却十分细腻。

    他早就看出,帮自己挡住对方拳头之人,是在望金峰尽人皆知的凌枫。

    新弟子入门盛典的时候,当着数十万弟子的面,凌枫狂揍徐时有,又与花少手下丁*元启发生冲突,引得金刚大帝的法宝大力金刚出面调停,双方定下了四年之后的金刚争夺战。

    那次事件之后,几乎望金峰上的所有弟子,都知道了凌枫。这红脸膛弟子自然也不例外。

    但他奇怪的是,对方为什么会出手帮助自己?

    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凌枫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

    “就是这刀。”

    怀着种种疑问,红脸膛弟子一甩衣袖,手上就出现了一口长刀。

    这口长刀,通体呈现漆黑颜色,上面密密麻麻篆刻着许多符文,表层还泛着一寸多厚的乌光,似乎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灵气。

    “买的时候,说是万年乌铁打造,但我拿到此刀之后,还没有离开锻金峰,就发现,这上面只是镀上了一层万年乌铁,用手一撮,都能掉下来。我看了,此刀真正的材质,只是百年乌铁,最多只能算一件法器,但那人却是以灵器的价格卖给我,足足贵出了十几倍。”红脸膛把黑色长刀展现在凌枫面前,无奈的说道。

    此话一出,四周围观的内门弟子们,纷纷看了猥琐弟子一眼。

    这些弟子的脸上,展现出了心知肚明的神色。

    甚至,有的人都笑了起来。

    凌枫站立在红脸膛身旁,低头望着对方手上的黑色长刀,脸上不动声色,暗中却悄悄释放出龙息功,把所有人脸上的神色,口中发出的轻笑声,全部感应的清清楚楚。

    以凌枫的实力,在这些内门弟子面前堂而皇之的施展龙息功,根本没有一人能够察觉。

    单从围观者脸上的表情,凌枫就能猜出来,这个容貌猥琐的王姓弟子,肯定专门欺骗到访锻金峰交易场的外围弟子,否则,同为内门弟子,他们也不会如此的心照不宣。

    “我看看。”

    心中有了定计,凌枫从红脸膛手上接过黑色长刀,掂了掂,单从此刀的重量判断,就达不到灵器的标准。

    炼制一件灵器,要耗费许许多多的天地灵物,为了强化法宝的结构,其主体,往往都是一些十分罕见,珍惜的金属。

    这些金属质地紧密,重量极大,一般的灵器,在不与修士炼为一体的情况下,都能达到千斤之上。

    而凌枫却发现,这口被冠以灵器之名的黑色长刀,却只有几百斤,连灵器的最低标准都达不到,最多只能算一件普普通通的法器。

    “我从来都没有用过灵器,不知道灵器会比法器重那么多。刚刚查看了一些典籍,才突然明白,这根本就不是灵器,而是最最普通的法器。”看到凌枫似乎在检查黑色长刀的重量,红脸膛弟子解释着说道。

    “嗯。”凌枫微微点头。

    接着,他就看向了那个容貌猥琐的王姓弟子。

    在凌枫检查黑色长刀的时间里,对方一直都没有说话,似乎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已经成竹在胸了。

    “哼。”

    果然,目光与凌枫相遇的一刻,猥琐弟子冷笑了起来,“怎么着?看出什么眉目没有?”

    “看出来了,一件法器,你在外面加了一层万年乌铁,就冒充灵器来卖。”凌枫面无表情的道。

    说话之间,凌枫手在黑色长刀上面一撮,那些残留的万年乌铁粉末,立刻纷纷掉落,就像被剥皮了一样。

    而后,这口之前还隐隐泛着乌光的黑色长刀,顿时显得难看了许多,成了一件普普通通的乌铁法器,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

    “哼,哼哼。”

    猥琐弟子看着万年乌铁粉被剥落,不但没有显出被人当场揭穿的窘迫,反而笑的更加肆无忌惮,“谁说这是灵器了?这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法器啊!他要以灵器的价格购买,我有什么办法?难道送到手边的钱我也不赚吗?哈哈哈哈……”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猥琐弟子说出上面那番话,摆明了是要赖账了。

    此人的行为虽然十分卑鄙,但他毕竟是内门弟子,与外围弟子发生冲突,又显得略占上风,四周围观的内门弟子,顿时附和着大笑起来。

    立刻就让身为外围弟子的凌枫和红脸膛弟子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中。

    嘣!

    就在所有外围弟子都笑的前仰后合时,突然,一道冰冷生硬的声音传了出来。

    众人就看到,原本被凌枫拿在手上的黑色长刀,已经变成了两截。

    是的。凌枫用双手把这件法器掰断了。

    此等力量,虽然不算十分的出类拔萃,但也足以让同为开窍境修士的内门弟子们震惊了。

    当然,掰断一件法器的区区力量,可不是凌枫的真实实力。

    若把所有的实力展示出来,就算是十几件,几十件法器摞在一起,凌枫也能徒手将其掰断。

    但那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凌枫一时还是不会做出来的。

    “断了?”

    “怎么回事?一件法器也是法宝啊,怎么就这样掰断了?”

    “这个人,力量非同小可,不是个等闲之辈。”

    ……

    一众内门弟子看着凌枫手上握着的两截断刀,不由得侧目,打量起他的长相来。

    有此等实力,就算是外围弟子,在场的内门弟子也不得不记下对方,让自己心里有个分寸了。

    “唉唉唉,大家可都看到了啊,那件法器是他自己用手掰断的,跟王某可没有丝毫关系。”

    猥琐弟子见凌枫把刀掰断了,脸上微微一惊,但旋即就幸灾乐祸起来,一边向周围的内门弟子说着,一边讥诮的看向红脸膛弟子,“你也看到了,是他把刀毁了。现在,你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赶快滚吧!”

    唰!

    就在猥琐弟子说话之间,凌枫突然动了,他身形一闪,逼迫到了此人面前。

    一拳击向其面门。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猥琐弟子的鼻子,直接被凌枫打歪,鲜血从其鼻孔中喷出,狂流不止。

    接着,凌枫又瞬间出脚,把猥琐弟子踢倒在地。

    一只脚踩在此人胸口,居高临下的望着对方。

    “呸!杂碎!”

    而后,凌枫一口唾沫吐在了猥琐弟子脸上,恶狠狠的道。展露出来了自己的狠辣。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逍遥小仙农〕〔邪凰狂妃:魔尊,〕〔绝世神医:夫君,〕〔杀气生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