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无来生〕〔逆流纯金年代〕〔重回五零当军嫂〕〔私房孟婆汤〕〔巫在回归〕〔每秒都在升级〕〔漫威世界的光之巨〕〔妖徒之旅〕〔诸天我最凶〕〔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我的学姐会魔法〕〔吾家娇女〕〔凤求凰之引卿为妻〕〔和仙君同归于尽后〕〔流浪之城〕〔快穿之总有人想攻〕〔快穿反派boss作死〕〔我怎么就火了呢〕〔在苏哥哥怀里撒个〕〔秦苒隽爷程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434章 阴谋
    本站:m..

    凌枫听地心中一颤,一惊,一讶,暗自道:“圣地出来的人竟然是大长老的爷爷,这怎么可能,还有这个大长老,疯了吗,自己什么时候杀害他的孙子了,妈的,你就是想杀小爷我,也不用找个这样的借口吧,这大长老在打着什么主意?”

    “凌义,你千万不要说话,听着圣地老祖说话就行了,至于杀害大长老孙子之事,只不过是我连续阻止了几次大长对你的灭杀,他一时无可奈何乱说的,他只不过想借圣地老祖之手灭杀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的···”凌枫依旧跪伏着,默默的听着凌义父亲对自己的传音警告。

    “凌尹,宗堂之内那容你大呼小叫的,孙子死了就死了,那只能怪他无用,你哭诉什么!”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这事情我会有所决断的。”

    凌枫听了一怔,随即暗自松了口气,这圣地出来的人果然够冷血无情,听到自曾孙被杀的消息,竟然如此的无动于衷。

    “爷爷!”大长老急了。

    虽然这圣地老祖是他爷爷,可是这圣地中人的古板、冷漠,他是知道的,恐怕即使是他们死了亲生儿子,也不会有多大感想。

    “爷爷,你想想,凌缇可是你的曾孙啊,您在没进圣地之前还时常逗他玩耍了,那时他是多么的可爱,然而现在却是成了一堆尸骨,您难道如此绝情?”大长老急切道。

    “闭嘴。”圣地中的老祖眉头一皱,低喝道。

    大长老当即不敢吭声,深吸一口气默默思考了起来,屋内一片寂静,许久圣地老祖才淡淡在说道:“下面跪着的可是凌义,抬起头吧!”

    冰冷声音响彻大殿,凌枫连忙敢抬头,凌枫这时候才发现,这宗堂宫殿内部很空旷连根柱子也没有,凌枫地目光顺着台阶朝上方延伸,直至那坐在最正中的圣地老祖。

    圣地中的老祖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白发老头,那白色长袍上绣着许多神秘的花纹,一双眼眸,仿佛带着一股雷电直接劈向凌枫心脏。

    “嗯,没有一点魂力波动,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圣地老祖饶有兴趣地看向凌枫,“真地很是让人惊讶,你这么一个废物,关于你的事,竟然引动了这么多人,连我都让他们请来了,让我吃惊啊,按我的看法,你一个废物对家族也没有什么用,直接杀了如何。”

    “老祖!”凌义的父亲连喊道。

    “怎么,你有意见?”原本还在笑着的老祖面容陡然冷了下来,目光扫过凌义的父亲,仅仅因为这目光一扫,凌义的父亲只感到灵魂一阵颤抖。

    “果然喜怒无常!”凌枫看着冷脸的圣地老祖,暗暗的想到。

    目光虽然冷,威严虽盛,可你要杀的却是我唯一的亲生儿子,凌义的老子怎么愿意放弃。

    “老祖。”凌义的父亲连喊道,同时手中一翻出现了那面像征着家主的令牌,跪伏了下来,恳求道,“老祖,根据家族历来的规定,当代家主可以用家主令牌,向家族提出一个任意的请求,还请看在这面令牌地份上,能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救我地孩儿!”

    听了凌义父亲的话就是那圣地中出来的老祖也不由一呆,更别说其他人了,过了一会后,冷漠地声音传来:“你真的愿意为了你的孩子使用家主令,你可明白你使用了家主令,将失去什么吗?”

    “我知道,但是在我的眼中,没有什么比我的孩子更重要了,所以我决使用这家主令救下我的孩儿,还望老祖成全。”凌义的父亲沉声道。

    听了凌义的父亲的话,老祖盯着凌枫良久,才开口道:“除了他外,你就没有其他孩子了吗?”

    凌义的父亲有些奇怪,不知道老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但还是点点了头道:“不错,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尽管他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但我永远也不会抛弃他的。”

    圣地老祖笑了,笑得很冷很诡异,过了一会,微笑道:“好,竟然你愿意为了你的孩子,付出这么多,我就答应你了。”

    凌义的父亲一听,连忙拜倒在地道“谢谢,谢谢老祖成全!”

    “等等,你先别忙的拜谢,我的话还没说完了。”圣地老祖突然收起笑容冷冷道,“虽然你用家主令牌救了你的孩子的命,但死罪可勉,活罪难逃!”

    “老祖。”凌义的父亲急切道,“您怎么可以这样,我孩儿他——”

    “住嘴。”高坐在宝座上的圣地老祖手一挥,凌义的父亲顿时被一股威压压迫地说不出来话来,“我说怎么办就怎么样办,家族子孙,凌义,因弑兄之罪,击散其灵智,明日执行,其父因动用了家主令的最高使用权,既日起,退位于大长老,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再有什么变动了。”

    听到这里,凌义的父亲一瞬间,醒了!

    “你们——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是你们设计好的,一切的一切,就只不过是为了我手中这块家主令牌,你们好卑鄙!”凌义的父亲仰头看着坐在上面地圣老祖与在一旁沾沾自喜的大长老,怒吼道。

    “放肆,竟敢在宗堂之上怒吼,来人,将这忤逆之人拉出去!”依旧是白色长袍、白色长发,可是就是那自然散发的气息就让凌义的父亲感到无力。

    这时的凌枫也是看着坐在宝座之上的圣地老祖与站在其一旁的大长老,眼神中也蕴含着难以置信,“大长老对凌义所做的一切,竟然为了这个?怪不得,一直以来,面对大长老的追杀,自己都是有惊无险,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凌瑞磉,家主令牌你竟然已经使用,现在起,你就不再是家主,现在就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了。”圣地老祖淡漠道。

    “且慢!”

    凌枫听地心中一颤,一惊,一讶,暗自道:“圣地出来的人竟然是大长老的爷爷,这怎么可能,还有这个大长老,疯了吗,自己什么时候杀害他的孙子了,妈的,你就是想杀小爷我,也不用找个这样的借口吧,这大长老在打着什么主意?”

    “凌义,你千万不要说话,听着圣地老祖说话就行了,至于杀害大长老孙子之事,只不过是我连续阻止了几次大长对你的灭杀,他一时无可奈何乱说的,他只不过想借圣地老祖之手灭杀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的···”凌枫依旧跪伏着,默默的听着凌义父亲对自己的传音警告。

    “凌尹,宗堂之内那容你大呼小叫的,孙子死了就死了,那只能怪他无用,你哭诉什么!”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这事情我会有所决断的。”

    凌枫听了一怔,随即暗自松了口气,这圣地出来的人果然够冷血无情,听到自曾孙被杀的消息,竟然如此的无动于衷。

    “爷爷!”大长老急了。

    虽然这圣地老祖是他爷爷,可是这圣地中人的古板、冷漠,他是知道的,恐怕即使是他们死了亲生儿子,也不会有多大感想。

    “爷爷,你想想,凌缇可是你的曾孙啊,您在没进圣地之前还时常逗他玩耍了,那时他是多么的可爱,然而现在却是成了一堆尸骨,您难道如此绝情?”大长老急切道。

    “闭嘴。”圣地中的老祖眉头一皱,低喝道。

    大长老当即不敢吭声,深吸一口气默默思考了起来,屋内一片寂静,许久圣地老祖才淡淡在说道:“下面跪着的可是凌义,抬起头吧!”

    冰冷声音响彻大殿,凌枫连忙敢抬头,凌枫这时候才发现,这宗堂宫殿内部很空旷连根柱子也没有,凌枫地目光顺着台阶朝上方延伸,直至那坐在最正中的圣地老祖。

    圣地中的老祖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白发老头,那白色长袍上绣着许多神秘的花纹,一双眼眸,仿佛带着一股雷电直接劈向凌枫心脏。

    “嗯,没有一点魂力波动,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圣地老祖饶有兴趣地看向凌枫,“真地很是让人惊讶,你这么一个废物,关于你的事,竟然引动了这么多人,连我都让他们请来了,让我吃惊啊,按我的看法,你一个废物对家族也没有什么用,直接杀了如何。”

    “老祖!”凌义的父亲连喊道。

    “怎么,你有意见?”原本还在笑着的老祖面容陡然冷了下来,目光扫过凌义的父亲,仅仅因为这目光一扫,凌义的父亲只感到灵魂一阵颤抖。

    “果然喜怒无常!”凌枫看着冷脸的圣地老祖,暗暗的想到。

    目光虽然冷,威严虽盛,可你要杀的却是我唯一的亲生儿子,凌义的老子怎么愿意放弃。

    “老祖。”凌义的父亲连喊道,同时手中一翻出现了那面像征着家主的令牌,跪伏了下来,恳求道,“老祖,根据家族历来的规定,当代家主可以用家主令牌,向家族提出一个任意的请求,还请看在这面令牌地份上,能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救我地孩儿!”

    听了凌义父亲的话就是那圣地中出来的老祖也不由一呆,更别说其他人了,过了一会后,冷漠地声音传来:“你真的愿意为了你的孩子使用家主令,你可明白你使用了家主令,将失去什么吗?”

    “我知道,但是在我的眼中,没有什么比我的孩子更重要了,所以我决使用这家主令救下我的孩儿,还望老祖成全。”凌义的父亲沉声道。

    听了凌义的父亲的话,老祖盯着凌枫良久,才开口道:“除了他外,你就没有其他孩子了吗?”

    凌义的父亲有些奇怪,不知道老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但还是点点了头道:“不错,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尽管他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但我永远也不会抛弃他的。”

    圣地老祖笑了,笑得很冷很诡异,过了一会,微笑道:“好,竟然你愿意为了你的孩子,付出这么多,我就答应你了。”

    凌义的父亲一听,连忙拜倒在地道“谢谢,谢谢老祖成全!”

    “等等,你先别忙的拜谢,我的话还没说完了。”圣地老祖突然收起笑容冷冷道,“虽然你用家主令牌救了你的孩子的命,但死罪可勉,活罪难逃!”

    “老祖。”凌义的父亲急切道,“您怎么可以这样,我孩儿他——”

    “住嘴。”高坐在宝座上的圣地老祖手一挥,凌义的父亲顿时被一股威压压迫地说不出来话来,“我说怎么办就怎么样办,家族子孙,凌义,因弑兄之罪,击散其灵智,明日执行,其父因动用了家主令的最高使用权,既日起,退位于大长老,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再有什么变动了。”

    听到这里,凌义的父亲一瞬间,醒了!

    “你们——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是你们设计好的,一切的一切,就只不过是为了我手中这块家主令牌,你们好卑鄙!”凌义的父亲仰头看着坐在上面地圣老祖与在一旁沾沾自喜的大长老,怒吼道。

    “放肆,竟敢在宗堂之上怒吼,来人,将这忤逆之人拉出去!”依旧是白色长袍、白色长发,可是就是那自然散发的气息就让凌义的父亲感到无力。

    这时的凌枫也是看着坐在宝座之上的圣地老祖与站在其一旁的大长老,眼神中也蕴含着难以置信,“大长老对凌义所做的一切,竟然为了这个?怪不得,一直以来,面对大长老的追杀,自己都是有惊无险,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凌瑞磉,家主令牌你竟然已经使用,现在起,你就不再是家主,现在就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了。”圣地老祖淡漠道。

    “且慢!”凌枫陡然大步上前——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将军他怀了龙种〕〔岳风柳萱小说〕〔逆行诸天万界〕〔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诸天万界修行记〕〔驻颜太后:六十老〕〔午夜布拉格〕〔斩春风〕〔斗罗之开局一个龙〕〔他从黑暗中走来〕〔红尘黑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