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叶有三声〕〔别叫我歌神〕〔我真没想重生啊〕〔宠妻攻略:神秘老〕〔史上最强小农民〕〔伊塔之柱〕〔哥哥万万岁〕〔爱入深海:薄情不〕〔天降狂徒〕〔都市极品医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爆笑王妃:邪魅王〕〔拜见大魔王〕〔吞天帝尊〕〔名门暖婚:霸道总〕〔妈咪抢手,爹地要〕〔万古武帝〕〔史上最强狂帝〕〔医品太子妃〕〔无上斗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443章 冰焰床
    本站:m..

    “好了,到我住的地方了。”正当凌枫还在脑海里回想一些修炼的事情,仙儿突然回过身来,对凌枫说道。

    凌枫听到仙儿的话声,立马从沉思中回过神,四下里一看,却见在自己前面果然出现了一张石门。

    然而这时的仙儿却是冷冷的望着凌枫,脸上丝毫不动声色,好像在思考着是否带凌枫进去,又过良久,这才说道:“跟我进去吧,千万别走丢了。”

    仙儿说完,便把脚走了进去,凌枫连忙跟在她后面,墓道中没半点光亮,他尽力睁大眼睛,也看不见仙儿的白衣背影,只得紧紧跟随,不敢落后半步。

    仙儿在墓道中弯弯曲曲的东绕西回,走了半晌,推开一道沉重的石门,不知道从那里取出一颗月光石,眼前豁然明亮了起来。

    凌枫借着月光石的莹光一看,不由得打个寒噤,只见空空旷旷的一座大厅上并列放着二具冰晶棺。

    凝神细看,见两具冰晶棺棺盖已密密盖着,心中怦怦而跳,也不知其中有无尸体。

    仙儿指着右边第一具冰晶棺道:“你睡在这里。”指着第二具石棺道:“我睡这里。”

    凌枫听仙儿一说完,吓了一跳,忙道:“我不,我不!我又不是死人,为什么要睡在棺材里?”

    仙儿却是诡异地笑道:“你既然来到了这里,生与死还有什么区别吗,而且你不是还要我教你本事吗,那你就得什么都听我,我叫你睡那,你就得睡那。”

    凌枫听她满不在乎自己的看法,心中一气,也就再无顾忌,道:“就算你教我本事,也不用这么做弄我吧,你让你姐姐赶紧将神魂植入我体内,教我一些本事,等我学会了,我就出去。”

    仙儿歪着脑袋说道:“你还想出去?呵呵,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墓地是有进无出的绝地,你就别再做梦了,还是老老实实有留在这里陪着我们吧!”

    凌枫心头一阵黯然,过了半晌,方自勉强忍住了,垂首问道:“你老是数百年,几千年的说,不知你和你姐姐在这里呆了多久了,难道你们是不死之身?”

    仙儿道:“谁耐烦去记那日子吧,至于不死之身,这世上又那有不死,只不过,我们有些特殊罢了,当然,随着你修为的加深,寿元也是有所增加的!”

    凌枫暗叹忖道:“别人若是过她们这种日子,必定是度日如年,连多少天都记得清清楚楚,而她们竟然连多少年都记不得了,乖乖,应该不会真要这里呆久了,呆傻了吧!”

    想到这里,凌枫吓了一跳,难道这里进来了,真不能出去了,但紧接心想:“不能出去吗,那也未必,天无绝人之路,你说不能出去,就不能出去吗,小爷只要在你这里学会本事,弄到那条‘神魂’后,一定能找到出路。”

    仙儿走到第二具冰晶棺前,推开棺盖,正欲跨入,凌枫心有不愿,说道:“我们真的要睡在棺材里吗?”

    “怎么?你真得不愿意睡在这里吗,那好,在这间石室的后面,还有一间小一点的石室,里面有张床,你就去那睡吧!”仙儿见凌枫如此不愿意,不由得好生厌烦,皱了皱眉头冷冷道。

    然而仙儿连说几声,凌枫只是不应,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仙儿道:“你没听见么?你不想睡这里,可以去那睡。”

    凌枫却是在沉默了一会后,吐出了两个字:“我怕。”

    其实凌枫从凌家逃出来的那段日子里,独身浪迹大陆,常在荒郊神庙中过夜,本来胆子甚壮,但这时要他在墓中独睡一室,想起自己先前见到的那些亡灵,作为一个常在地球不敢看鬼故事片凌枫,却是说不出的害怕,那还敢去。

    仙儿却是冷笑道:“你一个大男子汉,怕甚么?说出去难道不怕让人笑话吗!”

    凌枫理直气壮道:“怕就是怕,男子汉就应该什么也不怕吗,反正,这棺材我不睡,那石室,我也不敢一人睡。”

    仙儿皱眉道:“算我怕你了,跟我来吧!”仙儿重新将棺盖盖好,当下带凌枫到自己的另一间石室。

    凌枫心想,另一间石室应该比这间好吧,抬步就跟了上去,哪知一进房中,不由得大为失望,这个石室里也是空空洞洞的,竟和放置冰晶棺的那一个墓室无异。

    一块长条白玉石作床,床上铺了张白色的兽皮,一幅紫色白纱当作薄被,此外更无别物。

    凌枫在心里想道:“这里只有一张床,不知我睡在哪里?只怕是要睡在地上了。”

    正想此事,仙儿回过头来对凌枫道:“你睡在床罢!”

    凌枫连连摆手道:“那不好,我一个男子汉,你一个弱女子,还是我睡地下好啦,你睡床上吧!”

    凌枫本是好意,然而,仙儿听了后,却是脸一板,道:“你睡不睡,要是不睡这里,就到外面的棺材里睡。”

    凌枫没有好气的说道:“你凶什么凶,我是一番好意,才叫你睡床上的,既然你不知好歹,那算了,床上就我睡了。

    仙儿狠狠的瞪了凌枫一眼道:“那你还不上去?”凌枫见仙儿年轻美丽,秀美绝伦,却硬装狠霸霸模样,突觉好笑,伸了伸舌头,就不言语了,脱下鞋子,径自上床睡了。

    一睡到床上,只觉彻骨冰凉,大惊之下,惨叫一声,赤脚跳下床来,仙儿见凌枫这样一幅狼狈样,再也保持不了矜持,大笑出声来,道:“干甚么?你怎么从床上跳下来了!”

    凌枫见仙儿眼角之间蕴有笑容,知道她又在作弄自己,一气道:“这床上有古怪,原来你故意作弄我。”

    仙儿却是正色道:“谁作弄你了,这床便是这样的,快上去睡觉。”说着不知从好那取出一段白纱,道:“你若是睡了一阵溜下来,我就用这根白绫捆着你,扔到上面睡。”

    凌枫见她说的认真,只怕自己不睡在上面,她当真会这么做,只得又上到了床上,这次有了防备,没有一躺下就跳下来,只是越睡越冷,禁不住全身发抖,上下两排牙齿相击,格格作响,再睡一阵,寒气透骨,实在忍不下去了。

    转眼向仙儿望去,见她脸上似笑非笑,大有幸灾乐祸之意,心中暗暗生气,当下咬紧牙关,全力与身下的寒冷抗御。

    凌枫睡在床上,断断续续说道:“仙··仙儿,你··你什么···么时候,开始教我本事。”

    仙儿微微一笑道:“我现在不正是在教你吗,你可知这张床的来历,此床是用来打牢基础的,普天下大陆中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睡此床而不得呢。”

    凌枫有点不能置信道:“这活受罪的床,是用来打基础的?仙儿,你不是在忽悠我吧!”

    仙儿冷“哼”一声道:“原来我一番苦心帮你炼体,你还当是活受罪,当真不知好歹,不想睡就下来吧。”

    凌枫听仙儿口气,似乎她叫自己睡这冷床确也不是恶意,于是可怜巴巴地柔声央求道:“好仙儿,这张冷床有甚么好处,你跟我说好不好?”

    仙儿瞥了凌枫一眼,完全一副‘说了,你也不明白’的样子道:“这是不是冷床,你等会就会知道了,至于它的好处,你在这床上睡上个一生一世,它的好处将来可能会知道,现在,合上眼睛,不许再说。”

    凌枫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平整了一下呼吸,道:“既然这样,那小爷就睡了,不过说真的,这修炼真的好苦啊!”

    凌枫说完这句话后,不再乱想,于是合上双眼想睡,但身下一阵阵寒气透了上来,不久后,寒气竟然变成了热气,而且温度越来越高,这哪能睡着?

    过了良久,凌枫实在受不住了,轻声叫道:“仙儿,这床上一冷一热的,我抵不住啦,再不下去,我看我不是成为一根冰棍,就会成为一只烧猪。”

    说了半晌后,见仙儿一点反应也没有,仔细一听,但听仙儿呼吸徐缓,看来如同小说里说的一样,已然入定,进入了深次的冥想之中。

    凌枫又轻轻叫了两声,仍然不闻应声,心暗想:“折磨死小爷了,我这会下床来睡,她应该不会知道吧。”当下悄悄溜下床来,站在当地,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哪知刚站定脚步,“嗖”的一声轻响,一根白色的白绫突然从天而降,不一会儿,就将凌枫捆了个结实,扔到了床上。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兵锋狼王〕〔霸道老公放肆爱〕〔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大将军传〕〔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灵明石猿〕〔一仙难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