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宠夫:我家男〕〔天价妈咪:爹地闪〕〔黑帝的燃情新宠〕〔重生八零:家有媳〕〔名门掠爱:闪婚娇〕〔都市最强太子爷〕〔总裁羞羞吻:小甜〕〔给勇者们添麻烦的〕〔重生南非当警察〕〔月半殇城〕〔星囚〕〔万界之主在都市〕〔我就是人懒钱多〕〔总裁爹地送上门〕〔变身灵戒〕〔道极无天〕〔神豪警察〕〔妖与刺客列传〕〔大宋第一状元郎〕〔万界宝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490章 风刃千斩
    本站:m..

    凌枫混入人群,挨着一个眉眼疏朗的大汉站定,这大汉奇怪的看了凌枫一眼,心生疑惑,这人面生的很,但看到他身上的黑衣,理当是自己这一方的人,便没说什么。

    这时战场上已发生的变化,那老头用的魂器虽然使用的神妙无比,但是以一敌三,而且对方也是拥有魂器,自然力有不及,蓦一交锋之下,老者很快就处于下风。

    在场的一些宁府家将显然也知道不妙,心中是拼命的想去援助那老者,却总被那些黑衣人团团围住,也是不敢乱动。

    这时那中年文士一声阴笑,说道:“老二,你真的还要我们费事动手吗,现在有机会,若不立刻自决,恐怕等会,死得更惨。”

    那光罩的中老者此刻已面无人色,顿了一会,突然罢手,咬牙说道:“我宁老二自知对不起大当家,念在以前的情份,饶了我孩儿一命。”

    中年文士冷笑答道:“怎么说你也曾经是我们之中的一份子,现在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赏金五禽弟兄的脾气,还会让你留后吗。”

    老头听了,面容惨变,悲声怒喝道:“竟然你们想要赶人人绝路,老夫也要留下你们陪葬!”话声一落,忽听其牙缝里发出咝咝之声,身子充气般鼓胀起来,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全身元素之力暴动不已。

    空中的风也随之狂暴了起来

    “风刃千斩!”从老头口中缓缓吐出,低沉沙哑的声音,随同而生的,是一股冲天而起的磅礴风压,如海风暴雨来临之时的飓风一般,狂风充斥着整个院落。

    “这是风系元素者达到魂云境界才能施展的禁招,你怎么能,咦,你手中的东西?风系魔核,还是魂云期的?”这时,中年文士那几人见到老头发出这样骇人的威势,无不骇然相顾,手握火枪,竟然连忙后退了。

    狂风之中,那老头四周开始出现绽放着淡青色光芒的风刃。

    这些锐利无比的小风刃,在其的指示下在形成一个风刃圈,它们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在半空中飞旋着,发出呼啸的破空之音,这诡异的风刃,光是从威势上看去,便令人心悸胆寒。

    这老头为了一口气制造出更多的风刃,组成风刃阵,达到群杀效果,拼命的抽取体内的元素之力,等到他释放出第二组风刃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憋红酱紫,浑身颤抖,摇摇欲坠。

    他修炼着风元素五六十年,此刻借助手中这颗魂云期的风系魔核,才能一口气施展出这样的风刃,不过比起真正的‘风刃千斩’,威力还是差了不少,不过就算这样,也是足够了。

    体内元素之力已抽取达到极限,再不将它们释放出去,只怕自己就得反噬,控制不住这些风刃了。

    “去!”老头大喝一声,双手一挥,道道风刃,就像是有灵性一般,朝他所指的人群方向,狂激射出去,刹那间,那风刃迸裂作千百细碎光,夺人眼目。

    “噗哧!”

    “噗哧!”

    “噗哧!”……

    风刃组成的小型风刃阵,疾风一般刮过了对面的那些黑衣人,当然也包括凌枫在内,但他见机的早,在那老头怒喝时,就知道不好,二话不说,全力施展七星闪退了出来,心中大叫晦气,自己躲在暗处,也能让人逼的上窜下跳。

    可其他人,就没有凌枫这么好运了,凡是挡住风刃去路的人,不管是修者,还是普通武者,不管花草树木,泥石铁块,遇到那些风刃,无一例外,都被粉碎开来。

    大院中那个黑衣人,其中至少大半遭到风刃的狂袭,惨叫倒地,轻者重伤,重者横死当场。

    微风飘处,当之散去时,院中哀鸿遍野,零散的尸体碎肢,四处都是,当真有如修罗地狱。

    连那中年文士也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呼,倒退数步,撞中身后石墙,他衣裤尽毁,簌簌飘落,浑身赤条条的,却是有着道道流光交织成网,贴身成铠甲,竟是一件防御伪魂器。

    “你有伪魂器护身?”老头既悔且怒,目光阴戾道。

    “好一个风刃千斩,力碎千刃。”中年文士露出惊畏之色,虽然因自己躲避的及时,又有伪魂器护体,但身上也划出了几道血痕,一紧手掌,只觉掌心湿湿的,不知何时已沁出了一手热血。

    抬起手一望,不知何时,手掌中竟然多了个血洞,看来也是刚才那些风刃所刺。

    他侧目向另外两个魂星强者望去,一个心口处多了几个切口非常平滑整齐的口子,从胸前穿透肋骨到背后,汩汩的鲜血正在狂涌喷出,流的满地都是,已是死去多时。

    另一个站在他的身前,身上同时数道风刃穿透,已是没有一点气息,想来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没想到那老头的博命一击,竟然让两个魂星强者毙了命,还当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那张头施展完‘风刃千斩’,元素之力耗竭,全身精气也是尽失,‘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嘴角处也是流出了丝丝血迹,眼睑沉重无比,似乎随时可能永远闭上。

    中年文士眼珠一转,面露狰狞之声,抢到那老头身前,正要一掌拍落,以绝后患,忽听一清声传来:“那个什么大当家的,你还要命不要?”

    这声音诡异的很,语声飘忽,仿佛每说一字,便换一个方位,说完这番话,竟换了数十个方位,竟然不知是何人,也不是知是从何处发来的,这中年文士,微微一怔,冷笑道:“何方辈鼠,怎不出身一见,此话怎讲?”

    那道声音淡淡地道:“你胆敢碰这老头半根汗毛,坏了本少爷的好事,他死之后,就是你死。”

    听到这话,中年文士虽面带冷笑,但心中只觉一股寒气直冲头顶,一切只因他虽知道这说话之人,就在这里,自己却偏偏找不出来,这不是说明,这人修为丝毫不在他之下么,目不转睛盯着四周,手掌却停在老者头上。

    此时他已想起先前那老五发来的求救信息,莫不是那人杀了老五他们后,已赶到这里来了。

    这时一名手下,上前一步,忽道:“大当家,我瞧那暗中之人是在诓你,肯定修为不够,才不敢现身。”

    中年文士两眼一瞪,怒道:“你懂个屁!”这人身子一震,连忙退到一旁,嘿然不语。

    可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突然闪到场中央,正是凌枫,现在也应该到了收尾的时候了,无声无息来到那中年文士身后。

    在场的幸存的人,突然看到这道黑影,都深深的被其的身形与速度震撼住了。

    黑衣人群中剩下的一名红脸修者,正护卫着手下与宁府的守卫争斗,突然见到一人窜到了他们大当家的身后,不由悲愤的嘶吼一声,“大当家,小心背后!”

    “谁?”中年文士猛的返身,威猛无比的挥动火枪,枪锋中夹着强劲的魂力,砍向凌枫,却听“铛”的一声,火枪被一层银色光罩给弹了开,分毫未能伤及凌枫分毫。

    在那中年文士目瞪口呆的神情中,凌枫一声狞笑,“死去吧!”身形一闪,手中突然出一柄用魂力幻成的利剑,将之胸腹给乱剑刺出几个大血窟窿。

    中年文士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鲜血狂涌而出胸部,他费力的张了张口,满脸的不甘心,眼内更是满布血丝,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样死去。

    将这中年人的尸体抛到一旁,凌枫转过身来,看着那些黑衣人,沉声道,“你们当家的都已死绝了,若不想枉送了性命,就各自离去吧。”

    看到那中年文士给一个年轻小伙子轻易的结果了性命,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的目瞪口呆,现在又听他要他们离去,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聚集到了那几还能做主的修者身上。

    那几名幸存的修者相互看了一眼,突然振臂高声呼喊着,“诛杀此贼,为当家的报仇。”

    这些修者都老奸巨滑的家伙,要诛杀凌枫那是什么为当家的报仇,而是在场就只有凌枫一个魂星强者了,只要杀了他,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到时候,那些当家的没做的事,岂不是便宜了他们,这个贪念一起,就算对杀凌枫有着较高的危险性,他们也不得不做了。

    “不知道死活!”凌枫的七星闪,可以轻易的穿越数十丈的距离,心中意念一动,几个人影纷纷出现在那些修者后方,朝他们毫无防备的身后展开无情的屠杀,根本没有人能够幸免。

    他所过之处,都是在一声惨叫后,便是一片死寂。

    当他回到原地时,刚才那些心中打这着主意修者,都已倒在了血泊中。

    那些刚刚想要暴动的黑衣人看到这一幕,再看了看他手中的滴血的利剑,不是是谁,嗷了一嗓子,突然叫道,“俺的娘啊!”,撒腿跑的不见踪影。

    有了一人跑,就有了二人、三人,更多的人,很快,这里所有的黑衣人便是跑着干干净净了。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隋唐大猛士〕〔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寒冬乍暖,你还在〕〔重生小郡主:七皇〕〔佛系反骨(快穿)〕〔万古界碑〕〔玄医归来〕〔沧海神记〕〔玄幻之躺着也升级〕〔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有诸天万界图〕〔神级基地〕〔重回七零:军长大〕〔万古至尊〕〔星卡大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