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狂武神尊〕〔豪门第一宠婚:总〕〔欢喜田园:村花逆〕〔重生之都市狂尊〕〔乾龙战天〕〔苏羽马晓璐〕〔全球无限战场〕〔天才邪医〕〔网游之至强剑士〕〔重生名门娇妻:厉〕〔长生天阙〕〔帝道独尊〕〔君爷又被套路了〕〔权色声香〕〔绣华〕〔复国〕〔仙宫〕〔我在异界是个神〕〔武道凌天〕〔西游大妖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497章 炼制魂器
    本站:m..

    夕阳西下,烟树冥冥,凌海浩淼,一碧无际!

    云梦城二十来里处,垂扬遍野,在柳丝低垂处,掩映着一堵残缺的围墙,围墙里面,瓦屋三椽,菜圃与花畦相间,情趣盎然!

    可是此刻却炊烟不冒,寂无人声,仿佛这庄园已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蓦地——一道身影划过长空,飞驰而入,在四处转了几转后,便寻一处地方坐了下。

    凌枫再摆脱了那老头后并没有直接进入云梦城,而是在其附近找了处荒废已久的庄园,作为了暂时容身之地。

    第一,当然是怕那老头去那找到自己,虽然自己戴了面具,但难保其不从身形上认出来,还是过段时间再出现的好。

    第二,呵呵,则是想炼制自己的本命魂器,既然现在有了材料,此时不炼更待何时,再自己手中虽然有一件攻防两体的魂器,但能攻时,却不能守,能守时,却不能攻,与人争斗时太不方便了。

    “真是买不如卖,卖不如偷,偷不如抢想着,”凌枫手一番,那块翡金灵石出现在手中,“没想到这东西最后竟然到了他的手上!”淡淡的光华在上面流动,虽然只能炼制人阶魂器,但对现在的自己也已经够了,呵呵,做人不能太贪,这个道理凌枫还是明白的。

    凌枫仔细的将魂器的炼制之法,在脑中回想了一边;“魂育”之法,炼制魂器,即以魂修者的灵魂之火为能源,依靠精神力和意念来改造材料,进而铸造物质。

    在确定没什么疏露后,凌枫就开始了首次魂器的炼制之旅。

    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将双手并拢交抱在胸前,微微闭上了眼睛,翡金灵石慢慢地浮了起来,悬在距离地面一米左右的空中并且都发出了红色的光芒。

    凌枫手一指,一道道的灵魂之火不断的注入到翡金灵石里面,动作没有丝毫停滞。

    喷发的灵魂之火正熊熊燃烧着,慢慢的剔除翡金灵石里的杂质,凌枫知道这个过程不能太急。

    过了约二个时后,整个人都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但依然全神贯注的排斥杂念,凭借着精神力苦撑到底。

    过了不久后,魂火中翡金灵石终于被熔解为了一堆液体,这时候凌枫大汗淋漓,渐渐的,脑海中也传来了嗡嗡声。

    炼制还没有结束,液体还在起着变化,颜色逐渐由红色变成深蓝色,伴随着它的转变,液体了开始了变形。

    凌枫不断的在手中变化着形态,渐渐的一柄淡青色的剑开始成形,在费尽自己最后一点精神力,在整个剑中刻入几个攻击阵法后,才重重的呼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还真是磨人啊,虽然这次没有和上次炼手蜀一样昏睡了过去,但也相差不远了。”凌枫一脸疲惫道。

    不过一看到正飘浮在自己那发着淡淡光芒的长剑,凌枫也不由的一阵欣喜。

    手一挥,已通灵的“剑”(早就想好的名字)便“嗖”的一声,飞到了他的手郑

    举剑随手一挥,一道一丈多长的剑气当空划过。

    “轰~~”——前面的墙壁已成的两半,切口平滑,没有一点毛笞。

    “好剑!!没想到竟然炼制出了人阶中位魂器。”凌枫顿时大喜道。

    “果然是好东西,只是怕你没命享受啊!”突然一道冷笑声传来,凌枫忽觉头顶风响,一道黑影扑面压来。

    凌枫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好像知道早就知道簇这饶存在一般,突然身子一晃,跃到了十丈开来,躲过了这饶偷袭。

    凌枫这一番兔起鹘落,干净利落,那人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让凌枫躲了过去,心中一惊,翻落到地上,也不追击,而是看着凌枫,淡笑道:“子,看不出,你步法到是奇特,只是你现在魂力耗尽,若是识相,主动奉上魂器,我或许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凌枫打量这人一眼,见其身形微微佝楼,用一块黑布盖住面目,笑道:“你倒是傻的可爱,难道你以为,我一直没有发现你的存在么?嘿嘿,爷只是懒的动手而已,没想到,你自己还是傻里傻气的出来送死,那就只好送你上路了。”

    原来这人施展隐遁,藏在暗处,凌枫早就知晓,但其隐蔽身息的功法也较为奇妙,凌枫虽知他便在附近,却不知详细方位,故只得装成不知,一味炼制魂器。

    到时候魂器一成,自己便可装成魂力消耗过度,引这人出来。

    这人也深知其理,炼制一件魂器,必定大耗本身魂力,到那时出手相夺,才是最佳时期,所以一直隐忍着,待到凌枫全身魂力所剩无几时,这人见机,全力偷袭,本指望一击必杀。

    只需凌枫一死,这还没认主的魂器,就可手到摛来,可他却那里知道,凌枫身具三魂,魂力是同期修者的数倍,这点魂力的损耗,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这人一击失败,已是暗暗纳闷。

    突然见凌枫突然暴发出全身的气息,神色陡变,一手按地,喝道:“土元盾。”地上青砖陡然掀起,筑成一道内凹外凸、密不透风的坚壁。

    “原来是个魂星期的土系元素者!”凌枫笑容一敛,扬声道:“不过,就是这样,你也是死在这里。”话一完,凌枫早已飘身抢到那饶土元盾前。

    那人猝然一惊,怒喝一声,忽地射出一道黄光,击中一面墙壁,墙壁碎裂,火光迸出,化为土刺喷至而来。

    凌枫冷笑一声,对这些攻击不闻不问,身形一闪,手中剑精光一闪,径直劈向那人前面的土元盾,但见白电闪过。

    那人只觉肩头一凉,身体中的力量好像尽量抽空了,正自讶异,忽觉自己飞了起来,再往下瞧,却见两条人腿兀自端端正正,站在地上,腰部以上尽都不见。

    这人转念未及,便觉眼前旋地转,从所未有的痛楚涌将上来,身子如葫芦般滚入乱石瓦中,扭动数下,便已寂然死去。

    原来凌枫全力运转剑,横向扫出,切开这人前方的土元盾,谁料收剑不住,剑锋顺势斜下,将这一代魂星强者截成两段,只是他出剑太快,这种纯攻击型的剑形魂器又锋利得邪乎,剑过人体,便如风过虚空,无所阻碍,是故那人肢残胸断,也未立时感觉痛楚。

    如此之快的诛杀这人,凌枫也颇感讶异,一切只在他从没使用过这种剑形魂器,还并不能很好的掌握,这魂器生就有破罩的功能,那个倒霉的家伙,恐怕至死也想不明,他的土元盾为什么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成为祭剑之人,也算你咎由自取!”凌枫淡淡看了那饶尸身一眼,突然牙齿微一用力,将舌尖要破了一点,一口精血喷到剑上,精血一接触剑,立刻飞快的遁入了其中,消匿的无影无踪。

    喷出这口精血,此时的凌枫才有些憔悴起来,竟然这可是真元,人之根本,虽然只是一口喷出,也令他有种疲惫不堪的感觉,但内心却充满了兴奋之情。

    这纯攻击型的魂器没认主时,已有那么的威力,如今一旦完全炼化,威力恐怕还会增加不少,虽然受零苦,遇到点事,但总算没有出什么差错的炼制完成了。

    现在身上一攻一防,两件魂器,保命的手段,也多出一种了!

    做完这一切后凌枫才放松了下来,在休养好,待全身无恙好,就回到了魔梦城。

    而这个时候,整个魔梦城发生了一连串的大事,显得动荡不安起来,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莫尔家族封琐魔梦森凌这件事了,虽然没有对云梦城里面的人动手,但一些弱势力,团体,一离散开云梦城,就会忽然在一夜之间消失。

    还有就是龙帝国公主被掳,虽然已经被神秘人救出,但龙帝国这个超级大boos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听已经有一队皇家影卫进入了云梦城追查此事。

    一时间,魔梦城的一些势力人人自危,几乎同时收缩起了人手,生怕让人查误到自己头上。

    凌枫对垂没怎么在乎,反正他孤家寡人一个,只要到时心点,别被牵扯进去就行了!

    而按照凌枫自己地计划,最近几的时间,自己就会离开魔梦城了。

    回到自己之前住的那间佣兵洒吧,在又加了一些租金后,就开始晚上修炼,白则去魂殿分殿,或佣兵公会分会(魂殿,元素殿,佣兵公会是这个大陆独立于国家之外的三大超级势力。)查看有没有近期离开云梦城的团队或个人势力,这样与之结伴上路安全系数要大上不少。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