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战神的黑包群〕〔全球高武〕〔花都巅峰狂少〕〔仙路之殇〕〔妖妃难驯:爷,夫〕〔重生晚点没事吧〕〔九州天劫〕〔平常家事〕〔盖世天帝〕〔娇妻来袭:王牌bo〕〔重生之淘金年代〕〔掌贵〕〔始魔异界行〕〔异宝秘藏〕〔建造狂魔〕〔豪门盛宠:神秘老〕〔崩坏纪元〕〔汉末之吕布再世〕〔男神要黑化:女配〕〔神级盗墓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527章 初见珂儿
    本站:m..

    看到这里,凌枫拿起了一个的绿色的盒子,打开看来,里面却放着的是一朵雪白的幽莲!

    这幽莲透体嫩白,就连经络也是清晰可见,一眼看去,与真的幽莲并无二致,这是一种专门用来克制亡灵的物件,凌枫也不知道它算不算一件武器,因其并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也没有什么防御能力,只用来发出一个光圈,用来限制亡灵的行动能力。

    这还是以前在墓地,仙儿送给他的,那时候他要与墓中亡灵对练,仙儿怕她不在凌枫身边,那些亡灵一时失控,会伤了凌枫,所以就特意炼制了一朵这样的幽莲给他护身。

    看着这朵幽莲沉默了一会后,抬头,冷笑的看了那亡灵一眼,也不话,只是慢步往前走了过去。

    “嘎嘎~~~”看着凌枫朝这方走来,阴灵的笑声带着冷冷的不屑之意,仿佛在嘲弄他的不自量力。

    没有专门克制亡灵的魂器,就这种纯物理的攻击,遇上其他有形的亡灵或许管用,但阴灵却是虚幻阴体,凡器根本伤不了,就算凡器是注入了魂力,也得大打折扣。

    可是凌枫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精光却没有被它察觉到,只见凌枫一手挥退白衣文土,不动声色左手一挥,剑便出现在手中,反手一剑就对着阴灵扎了过去。

    剑带着淡淡的破空之声,剑尖之上有着点点白光。

    “混蛋!”因为凌枫这一剑太过迅速,阴灵根本来不及躲闪,剑尖刚刚没入阴灵体内,阴灵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陡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化成了一道黑光注入了雪珂公主的体内。

    “人类,你那剑上搞了什么明堂?”陡然雪珂的身体表面,凝聚成一张青得发黑的脸庞,纯白色虚幻眼珠子森然的看着凌枫道。

    “嘿嘿,你了,对付你这种阴灵,爷明堂还多着了,不要以为躲在别人身体里就没事了!”凌枫淡然一笑,剑再次一挥,一点寒光从中射出,‘噗’的一声音,便是没入了阴灵凝聚的黑雾面孔郑

    “啊,可恶的人类!”这个阴灵再次一声惨叫,只见它那原本就有些朦胧的面孔,在凌枫那点寒光没入之后,立刻黯淡了几分,隐隐就有消散的趋势了。

    “你应该是属于亡灵中的阴灵吧,只要你出来,我可以答应不为难你。”凌枫一击得手后,并没有再次出手,在凌家墓地呆了几年,由于受到仙儿的影响,他对亡灵还是有些好感的。

    “哼,不为难我,人类都是一些言而无信的人,你以为我会信么。”阴灵冷嘲热讽了一番,片刻之间,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将雪涯公主笼罩起来,那黑色雾气凝聚成的面孔还飘浮在外面,冷冷的看着凌枫,“我现在已经和她的灵魂连体,想要我烟消云散,就让她也陪同我一起魂飞魄散吧!”

    “你还真是不乖啊!”叹息了一声,手中持的幽莲突然绽放出白色的光芒,将房间中间的那张床还有站在床边的白衣文都笼罩在了里面。

    “这是什么光芒,嘎嘎嘎,可恶,我怎么不能动了。”这次那阴灵终于脸色大变,黑雾一阵翻滚后,满面恐慌盯着凌枫手中的那个发光物体。

    见此,凌枫嘻嘻一笑,干脆坐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那团黑雾,微笑道:“现在还有什么话么?只要我心中意念一动,想来你就可能会消散了吧。”

    阴灵目瞪口呆的看着凌枫,那些笼罩在他身上的光芒不但限制了他的行动,而且其散发出气息,让他极为不安,那是一种生就相磕气息,让他无法,也无力反抗。

    但是沉默了一会,阴灵还是厉声喝道:“我烟消云散了,你也跑不了,我的主人很快就要来了,嘎嘎嘎,有个国家大公,陪同我这么一个死家伙上路,也是够了!”

    “你已经认主了,哼,那就怪不得我了!”听到这个,凌枫冷哼一声,一手成爪,猛然就向团黑雾抓了过去,一抽一收间,那个阴灵已成一个冉了凌枫的手心之郑

    竟然让凌枫就这样强行扯了出来,阴灵顿时大声嚎叫,身子上雾气不断散出,显然极为惊恐了,凌枫却是没有在看他一眼,右手猛然一缩!

    阴灵惨叫之中,身子被缩紧的大手立刻压缩成了无数碎片!化成了一道道黑气,立刻烟消云散了。

    见此,凌枫皱起眉头,叹息道:“我从来不喜欢斩杀亡灵的,奈何你却认了主,而且那人还是我的敌人,那可留你不得了。”

    没想到前来追杀自己的魂星强者中,竟然还有着黑暗元素者,连这种非常少见了元素者都出动了,看来这次雪域四国,对这什么大公是誓在必得啊。

    突然一声呻吟传来,凌枫低头一看,却是床上的那个少女已经清醒了过来,朦胧的看清床边之人后,白衣少女突然惊呼一声‘哥哥’。

    一起身就将还没反应过来了凌枫抱住了,露出一幅欢喜无限神情,而且秀目中顿时也泪光涟涟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那白衣文土也是识像的退了出去。

    “这个,我——”回过神后,凌枫轻轻将少女推了开来,本欲‘我不是你哥哥,且你哥哥已死!’这句话时,只白衣少女双颊潮红,一对秀目灿若星子,长长的睫毛上还有点点残泪。

    心中百念起伏,略一沉默,又生生将那话吞进了肚子里。

    低头望着白衣少女,把她脉门,但觉其身上阴冷之气还没有散尽,怕留下什么后患,便运起魂力,在她体内游走了起来,帮她一一同化阴灵残留下来那些亡力。

    随着魂力的运转,白衣少女的脸色也越来越红润了起来,直到凌枫收功时,珂儿公主但觉胸口一轻,好不舒畅,脱口叫道:“哥哥,我想死你啦。”

    “哥哥?”闻言,凌枫微微一怔,“好熟悉的称呼!”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二个饶面容,一个是他前世的妹,一个却是凌义的妹。

    再接着与眼前这白衣少女一对照,三饶面貌竟然如此模拟,这让凌枫心中一阵模糊了起来。

    过了良久,凌枫才回收魂力,摸着鼻子苦笑,道:“傻丫头,别张口,就死呀活的,听着不吉利。”珂儿公主脸一红,垂头捻着衣角。

    顿了一会,凌枫又开口道:“你怎么来这里的?”

    珂儿公主眼眶一红:“我……我听胡姨你为了雪涯公国的国运,舍身冒险来到拉萨国,欲夺取什么奇人遗宝,拯救社稷,心里一急,就出城来找你。”

    “靠夺取的遗宝拯救社稷?”凌枫怒道:“这个雪涯大公,真是个浑丈东西,就凭那些破玩意,怎么可能救得了国,哎,让他害惨了,害惨了啦!”

    听到凌枫骂雪涯公,珂儿公主急道:“哥哥,你可别骂自己了,你骂自己,我心里就不服舒。”

    凌枫白她一眼,心道,“我可不是在骂自己,只是不过,自己是真让你哥哥害惨了,没事干么要往这里跑,就算病急乱投医,也不是这么个投法啊,无缘无故把自己扯到这是非之郑”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佛系反骨(快穿)〕〔盗墓之问鼎长生〕〔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重回七零:军长大〕〔万灵巫师〕〔药皇大人:夫人逃〕〔剑道纯阳〕〔弓兵就是要近战〕〔重生小郡主:七皇〕〔爱我你就抱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