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孕妻狠不乖:总裁〕〔星际守护攻略〕〔猴在人间〕〔大明之雄霸海外〕〔璀璨仙途〕〔我的野蛮老祖〕〔绝世巫医〕〔主神公敌〕〔极品天医〕〔谋爱成婚:恶魔老〕〔狼性总裁晚上见〕〔非凡保镖〕〔动力之王〕〔入骨宠婚:误惹天〕〔重生八零:家有媳〕〔六零小甜妻〕〔特战狂兵〕〔龙抬头〕〔重生我不是影后〕〔女尊天下:血族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542章 收服
    本站:m..

    不知过了多久——

    昏迷的凌枫,悠悠醒来。

    只觉全身都已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痛苦得已近于麻木,使得他几乎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

    张开眼,发觉自己乃是置身在一间精致而巧的房屋郑

    珂儿正昏昏睡睡晃点着脑袋坐在床边。

    “哥哥!”像是听到了凌枫清醒时的呻吟声,昏昏欲睡的珂儿突然睁开了眼睛,满脸惊喜地看着他。

    “傻丫头,你是不是一直守在这里?”凌枫起身摸去珂儿眼角的泪痕,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那老——先生的的府邸。”一完,她便连忙低下了脑袋,那老头将凌枫伤成这样,她对那老头是恨、恶不已,本想也跟着凌枫疆老不死’的,但以她的性子,却是万万开不了这个口。

    “嘿嘿,你现在转过去一下,我要疗伤了。”听到这是那老头的府邸,凌枫没有一点诧异,淡笑了一下。

    “嗯!”珂儿迟疑了一下,虽然不明白凌枫为什么要让转过身子,但还是点零头。

    但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了一个很痛苦的呻吟声。

    是凌枫的声音。

    这声音竟似含着无边的痛苦,而且就在她的耳畔响起,就她的心都是一颤,忍不住想扭过头去瞧凌枫一眼。

    凌枫已接着道:“你千万不要转过来看我,出去散一散心,这里绝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

    听了这个,珂儿点零头,正欲站起来,但临走前还是忍不住抬起头——她本来是不想瞧凌枫一眼的,但这一抬起头,目光就不由自主瞧到他的脸上。

    她这才发现凌枫不但脸色苍白得可怕,目中也充满了痛苦之色,甚至连眼角的肌肉都在不停地抽搐着。

    他显然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珂儿突然脸色一变,颤声问道:“哥哥,你……”

    见珂儿突然又转过了头来,凌枫连忙又将衣服披上,笑了笑,大声道:“什么?一点皮肉伤,我早已好了,你先出去,我很快就出来。”

    她冲过去,一把拉开了凌枫的衣襟。

    立刻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很少有人会听到如此惊惧、如此凄厉、如此悲哀的呼声,凌枫的胸膛深深陷了下去,几乎完全溃烂了,伤口四周的肉,已烂成了死黑色,还散发着一阵阵血腥之气。

    现在珂儿才知道他为什么又让自己出去了,原来他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看到他的伤势,这种伤势、就算心肠再硬的人,也绝不忍再看第二眼的。

    想到这里,珂儿的心都碎了。

    她虽然不懂得医道,却也知道这情况是多么严重,这种痛苦只要是血肉之躯就无法忍受。

    但凌枫清醒过来,看到她的时候,却还是谈笑自若。他难道真是铁打的人么?

    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看到而伤心?

    凌枫苦笑的摇着头道:“好好的怎么哭了?这么大的人,动不动就哭,也不怕人家瞧见笑话么?”

    珂儿用力咬着嘴唇,嘴唇已咬得出血,瞪着凌枫颤声道:“哥哥,你…你!”

    “了是皮肉伤,只是样子有点吓人,早知道你这丫头看了会这样,我手蜀中有灵药,外服内用一些便无事了!”见珂儿死死盯着他,再也不走,使得凌枫也不再多。

    于是索性让她为自己洗涤了伤口,又将四五颗‘心灵丹’捣碎成浆,摸在伤口上,然后又取出两颗内服下。

    凌枫很快就沉沉陷入冥想中,珂儿立在榻边呆呆看着他,见他脸色慢慢红润了起来,微微松了口气,忽然俯下身子,在他颊上轻轻一吻。

    然后将凌枫换过那些褴褛破烂的衣服捧两手中,带着满足的笑容走了。

    凌枫从入定中醒来时,珂儿已不在他的身边,他只觉全身振奋,精神满足,浑身伤势已是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不知过了多久——

    昏迷的凌枫,悠悠醒来。

    只觉全身都已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痛苦得已近于麻木,使得他几乎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

    张开眼,发觉自己乃是置身在一间精致而巧的房屋郑

    珂儿正昏昏睡睡晃点着脑袋坐在床边。

    “哥哥!”像是听到了凌枫清醒时的呻吟声,昏昏欲睡的珂儿突然睁开了眼睛,满脸惊喜地看着他。

    “傻丫头,你是不是一直守在这里?”凌枫起身摸去珂儿眼角的泪痕,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那老——先生的的府邸。”一完,她便连忙低下了脑袋,那老头将凌枫伤成这样,她对那老头是恨、恶不已,本想也跟着凌枫疆老不死’的,但以她的性子,却是万万开不了这个口。

    “嘿嘿,你现在转过去一下,我要疗伤了。”听到这是那老头的府邸,凌枫没有一点诧异,淡笑了一下。

    “嗯!”珂儿迟疑了一下,虽然不明白凌枫为什么要让转过身子,但还是点零头。

    但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了一个很痛苦的呻吟声。

    是凌枫的声音。

    这声音竟似含着无边的痛苦,而且就在她的耳畔响起,就她的心都是一颤,忍不住想扭过头去瞧凌枫一眼。

    凌枫已接着道:“你千万不要转过来看我,出去散一散心,这里绝没有任何人能伤害你。”

    听了这个,珂儿点零头,正欲站起来,但临走前还是忍不住抬起头——她本来是不想瞧凌枫一眼的,但这一抬起头,目光就不由自主瞧到他的脸上。

    她这才发现凌枫不但脸色苍白得可怕,目中也充满了痛苦之色,甚至连眼角的肌肉都在不停地抽搐着。

    他显然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珂儿突然脸色一变,颤声问道:“哥哥,你……”

    见珂儿突然又转过了头来,凌枫连忙又将衣服披上,笑了笑,大声道:“什么?一点皮肉伤,我早已好了,你先出去,我很快就出来。”

    她冲过去,一把拉开了凌枫的衣襟。

    立刻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很少有人会听到如此惊惧、如此凄厉、如此悲哀的呼声,凌枫的胸膛深深陷了下去,几乎完全溃烂了,伤口四周的肉,已烂成了死黑色,还散发着一阵阵血腥之气。

    现在珂儿才知道他为什么又让自己出去了,原来他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看到他的伤势,这种伤势、就算心肠再硬的人,也绝不忍再看第二眼的。

    想到这里,珂儿的心都碎了。

    她虽然不懂得医道,却也知道这情况是多么严重,这种痛苦只要是血肉之躯就无法忍受。

    但凌枫清醒过来,看到她的时候,却还是谈笑自若。他难道真是铁打的人么?

    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看到而伤心?

    凌枫苦笑的摇着头道:“好好的怎么哭了?这么大的人,动不动就哭,也不怕人家瞧见笑话么?”

    珂儿用力咬着嘴唇,嘴唇已咬得出血,瞪着凌枫颤声道:“哥哥,你…你!”

    “了是皮肉伤,只是样子有点吓人,早知道你这丫头看了会这样,我手蜀中有灵药,外服内用一些便无事了!”见珂儿死死盯着他,再也不走,使得凌枫也不再多。

    于是索性让她为自己洗涤了伤口,又将四五颗‘心灵丹’捣碎成浆,摸在伤口上,然后又取出两颗内服下。

    凌枫很快就沉沉陷入冥想中,珂儿立在榻边呆呆看着他,见他脸色慢慢红润了起来,微微松了口气,忽然俯下身子,在他颊上轻轻一吻。

    然后将凌枫换过那些褴褛破烂的衣服捧两手中,带着满足的笑容走了。

    凌枫从入定中醒来时,珂儿已不在他的身边,他只觉全身振奋,精神满足,浑身伤势已是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隋唐大猛士〕〔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寒冬乍暖,你还在〕〔重生小郡主:七皇〕〔佛系反骨(快穿)〕〔万古界碑〕〔玄医归来〕〔沧海神记〕〔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玄幻之躺着也升级〕〔我有诸天万界图〕〔神级基地〕〔重回七零:军长大〕〔万古至尊〕〔星卡大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