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仙妻老婆〕〔次元法典〕〔桃色小神医〕〔超级学神〕〔同桌大佬又犯规〕〔试婚100天:帝少宠〕〔电影人传奇〕〔极品狂婿〕〔霍少的闪婚暖妻〕〔王倔头的幸福生活〕〔恋战新梦〕〔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无敌从神级选择开〕〔王妃她每天都想被〕〔状元是我儿砸〕〔封少要进娱乐圈〕〔都市最强赘婿〕〔重生之军工霸主〕〔重生甜心已上线〕〔仅有你令我痴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545章 韩堡主
    本站:m..

    正值凌枫不知作答之际,为首之人一挥手,两名骑兵奔来,其嘱咐道:“快去禀报,大公回来啦!”两名骑兵躬身接令,飞驰而去。

    余人纷纷下骑向前开路,为首之人率领了一队青袍骑兵,拥卫在凌枫、珂儿、常家六兄弟身后,径向前校

    一行人行了十数里,刚到城门口,只见前面一队骑兵急驰而来,珂儿微笑道:“是韩堡主的飞熊队到了。”那队卫兵都穿熊皮衣帽,黑熊皮外袍,白熊皮高帽,模样甚是威武。

    这队兵行到近处,齐声吆喝,同时下骑,分立两旁,道:“恭迎大公!”

    凌枫顿了一顿道:“都起来吧!”众人闻声,起身,举手行礼,飞熊军跟随其后。

    行了十数里,又是一队身穿虎皮衣、虎皮帽的飞虎兵前来迎接,常六兄弟心道:“我们那公子不知在这雪涯国做什么大官,竟有这等排场。”只是凌枫不,一路行来,他们也就不敢问。

    进了韩家堡,到来一处大宅,一队身穿豹皮衣帽的飞豹队迎接凌枫和珂儿走了进去,凌枫只道一进这宅中,应该就能见到一些主事之人了,岂知宅中大厅,毡毯器物甚是华丽,矮几上放满了菜肴果物,却无一人。

    飞豹队队长道:“大公,韩家堡已成为前沿战地,各队首领、指挥使们已转移到雪涯都去了,请大公在此安宿一宵,来日,我等便护送您回雪涯都。”

    凌枫点也不多问,与珂儿、常家六兄弟坐到几边,端起酒杯便喝了起来,一众服侍之人斟酒、割肉、取果,恭谨服侍。

    次晨起身又行,这一日冒着满大雪向西走了二百余里,傍晚在一处大帐中宿歇。

    到第二日中午,珂儿突然道:“哥哥,过了前面那个山坡,便到家了。”凌枫见这座大山气象宏伟,一条大河哗哗水响,从山坡旁奔流而南。

    一行人转过山坡,眼前旌旗招展,一片大雪原上密密层层的到处都是营帐,成千成万骑兵步卒,不停的游走各地,像是在巡视。

    护送凌枫的飞熊、飞虎、飞豹各队官兵取出号角、呜呜呜呜的吹了起来。

    突然间鼓声大作,蓬蓬蓬号炮山响,空地上众官兵向左右分开,一匹高大神骏的雪白异兽冲了出来,其背上一条虬髯大汉,他乘骑驰向凌枫,大叫:“大公,公主,你们终于回来了!”

    “韩伯伯!”珂儿突然松开凌枫的手,迎将上去,一头撞入这饶怀中,均是不胜之喜。

    只听得四周众将士齐声呐喊:“大公,万岁!万岁!万岁!”

    陡然听到这震呐喊,凌枫大吃一惊,游目四顾,但见军官士卒个个躬身,抽刀拄地,满腔热情的注望着他。

    珂儿重新奔回来携着他手站在中间,东西顾盼,神情甚是得意,常家兄弟在他左右护拥,挺身搭剑,好不威风。

    凌枫却是心中不觉微微紧张,眼看那韩堡主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凌枫知道像韩堡主他们这种政客性格多疑且阴沉,其他人能瞒过去,但这样的人却是很容易识破自己的伪装。

    韩堡主走到凌枫面前停下,眼中那双眸子突然爆出一丝精光,但听他拱手道:“大公回来啦!”

    凌枫装作冷然的神态‘晤’了一声,韩堡主命手下前面带路,自己却与凌枫并行,皮笑肉不笑道:“这次出去,大公身体可有不适?“

    凌枫暗惊,知道他对自己的身形起了疑心,就算他与那雪涯大公长的再像,可这身形上也是微微有些不一致,凌枫不敢随便答复,不耐道:“罗嗦什么,赶快进城吧,本公累了。“

    韩堡主诺诺应声,没有丝毫疑心,他与那死去的雪涯大公相识多年,知道那雪涯大公什么都好,就是脾气骄傲无礼,因此对凌枫和回答,他毫不为意,倘若凌枫要笑脸回答他的问话,反而要引起他多疑心。

    凌枫却是一时间头大如斗,他虽然也豁达豪迈,放荡不羁之辈,但经历两世,但却从未见过皇帝,今日见了这等排场,自己还成了一国之主,也不禁有些窘迫了起来。

    长长吸了口气,想压住心中狂跳,虬髯大汉——韩家堡主不待他回话,又道:“大公为贼子惊吓,又旅途劳累,不宜在这荒郊野外久待,属下已经命人备好美酒佳肴,为大公接风。”一扬手道:“大公请!”

    入了城,进入一片华丽的宫殿,来到一飞彩绘金,灿烂辉煌大厅中,已经摆好席宴,一干侍女,低眉垂目,分立道边,见得凌枫,纷纷扶腰作礼。

    凌枫摆了摆手,让她们站起来,掉过身来,正要坐下,忽听殿门外蹄声响起来,一片喧哗,他一愣之间,白衣文土——谢先生与夜靖闯了进来。

    凌枫一抬头与他二人对视无语,场中一片宁静,凌枫正要开口,谢先生与夜靖拜倒在地,沉声道:“属下无用,让大公为保护我等涉险,罪该万死,请大公责罚。”

    听到这话,站在凌枫下首的韩堡主脸色一变,向四人喝道:“什么?尔等不但没保护大公,反而让大公冒死保护你等,来人,拖出去,砍了。”

    凌枫没想到这韩堡主做事如此雷厉风行,当真军法残酷,趁着殿内卫士还没有上前,凌枫忙叫道:“且慢!”

    “大公,如今国势已至危难,军法必需严明,还请大公不要心怀慈念,致使上下军心动荡,军规失控。”出一句‘且慢’,凌枫还没来得及再些些什么,就被下首的韩堡主得一愣一愣,不知该如何接话。

    正值凌枫不知作答之际,为首之人一挥手,两名骑兵奔来,其嘱咐道:“快去禀报,大公回来啦!”两名骑兵躬身接令,飞驰而去。

    余人纷纷下骑向前开路,为首之人率领了一队青袍骑兵,拥卫在凌枫、珂儿、常家六兄弟身后,径向前校

    一行人行了十数里,刚到城门口,只见前面一队骑兵急驰而来,珂儿微笑道:“是韩堡主的飞熊队到了。”那队卫兵都穿熊皮衣帽,黑熊皮外袍,白熊皮高帽,模样甚是威武。

    这队兵行到近处,齐声吆喝,同时下骑,分立两旁,道:“恭迎大公!”

    凌枫顿了一顿道:“都起来吧!”众人闻声,起身,举手行礼,飞熊军跟随其后。

    行了十数里,又是一队身穿虎皮衣、虎皮帽的飞虎兵前来迎接,常六兄弟心道:“我们那公子不知在这雪涯国做什么大官,竟有这等排场。”只是凌枫不,一路行来,他们也就不敢问。

    进了韩家堡,到来一处大宅,一队身穿豹皮衣帽的飞豹队迎接凌枫和珂儿走了进去,凌枫只道一进这宅中,应该就能见到一些主事之人了,岂知宅中大厅,毡毯器物甚是华丽,矮几上放满了菜肴果物,却无一人。

    飞豹队队长道:“大公,韩家堡已成为前沿战地,各队首领、指挥使们已转移到雪涯都去了,请大公在此安宿一宵,来日,我等便护送您回雪涯都。”

    凌枫点也不多问,与珂儿、常家六兄弟坐到几边,端起酒杯便喝了起来,一众服侍之人斟酒、割肉、取果,恭谨服侍。

    次晨起身又行,这一日冒着满大雪向西走了二百余里,傍晚在一处大帐中宿歇。

    到第二日中午,珂儿突然道:“哥哥,过了前面那个山坡,便到家了。”凌枫见这座大山气象宏伟,一条大河哗哗水响,从山坡旁奔流而南。

    一行人转过山坡,眼前旌旗招展,一片大雪原上密密层层的到处都是营帐,成千成万骑兵步卒,不停的游走各地,像是在巡视。

    护送凌枫的飞熊、飞虎、飞豹各队官兵取出号角、呜呜呜呜的吹了起来。

    突然间鼓声大作,蓬蓬蓬号炮山响,空地上众官兵向左右分开,一匹高大神骏的雪白异兽冲了出来,其背上一条虬髯大汉,他乘骑驰向凌枫,大叫:“大公,公主,你们终于回来了!”

    “韩伯伯!”珂儿突然松开凌枫的手,迎将上去,一头撞入这饶怀中,均是不胜之喜。

    只听得四周众将士齐声呐喊:“大公,万岁!万岁!万岁!”

    陡然听到这震呐喊,凌枫大吃一惊,游目四顾,但见军官士卒个个躬身,抽刀拄地,满腔热情的注望着他。

    珂儿重新奔回来携着他手站在中间,东西顾盼,神情甚是得意,常家兄弟在他左右护拥,挺身搭剑,好不威风。

    凌枫却是心中不觉微微紧张,眼看那韩堡主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凌枫知道像韩堡主他们这种政客性格多疑且阴沉,其他人能瞒过去,但这样的人却是很容易识破自己的伪装。

    韩堡主走到凌枫面前停下,眼中那双眸子突然爆出一丝精光,但听他拱手道:“大公回来啦!”

    凌枫装作冷然的神态‘晤’了一声,韩堡主命手下前面带路,自己却与凌枫并行,皮笑肉不笑道:“这次出去,大公身体可有不适?“

    凌枫暗惊,知道他对自己的身形起了疑心,就算他与那雪涯大公长的再像,可这身形上也是微微有些不一致,凌枫不敢随便答复,不耐道:“罗嗦什么,赶快进城吧,本公累了。“

    韩堡主诺诺应声,没有丝毫疑心,他与那死去的雪涯大公相识多年,知道那雪涯大公什么都好,就是脾气骄傲无礼,因此对凌枫和回答,他毫不为意,倘若凌枫要笑脸回答他的问话,反而要引起他多疑心。

    凌枫却是一时间头大如斗,他虽然也豁达豪迈,放荡不羁之辈,但经历两世,但却从未见过皇帝,今日见了这等排场,自己还成了一国之主,也不禁有些窘迫了起来。

    长长吸了口气,想压住心中狂跳,虬髯大汉——韩家堡主不待他回话,又道:“大公为贼子惊吓,又旅途劳累,不宜在这荒郊野外久待,属下已经命人备好美酒佳肴,为大公接风。”一扬手道:“大公请!”

    入了城,进入一片华丽的宫殿,来到一飞彩绘金,灿烂辉煌大厅中,已经摆好席宴,一干侍女,低眉垂目,分立道边,见得凌枫,纷纷扶腰作礼。

    凌枫摆了摆手,让她们站起来,掉过身来,正要坐下,忽听殿门外蹄声响起来,一片喧哗,他一愣之间,白衣文土——谢先生与夜靖闯了进来。

    凌枫一抬头与他二人对视无语,场中一片宁静,凌枫正要开口,谢先生与夜靖拜倒在地,沉声道:“属下无用,让大公为保护我等涉险,罪该万死,请大公责罚。”

    听到这话,站在凌枫下首的韩堡主脸色一变,向四人喝道:“什么?尔等不但没保护大公,反而让大公冒死保护你等,来人,拖出去,砍了。”

    凌枫没想到这韩堡主做事如此雷厉风行,当真军法残酷,趁着殿内卫士还没有上前,凌枫忙叫道:“且慢!”

    “大公,如今国势已至危难,军法必需严明,还请大公不要心怀慈念,致使上下军心动荡,军规失控。”出一句‘且慢’,凌枫还没来得及再些些什么,就被下首的韩堡主得一愣一愣,不知该如何接话。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快穿:救命,男主〕〔重新爱恨〕〔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超级庄园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我真是个兽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