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老师一起重生〕〔十方乾坤〕〔前缘惊魂〕〔入赘狂婿〕〔上门佳婿〕〔最后的异能术〕〔高冷悍妻请罩我〕〔绝世刀主〕〔喵霸〕〔大唐俏郎君〕〔末世吾为皇〕〔大秦之盖世剑圣〕〔回眸1991〕〔重生学神有系统〕〔海灵师〕〔封寒狱〕〔医道狂兵〕〔农门辣妻之痴傻相〕〔穿到七年后我成了〕〔强势锁爱:总裁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558章 飞天木鸟
    本站:m..

    不一会儿,韩家三少就领着百名侍卫,二十头雪嚎猪走了进来。

    可是一连测试下来,雪嚎猪却都是连连爆了体,直到再将毒水稀释了十次,测验第十八头雪嚎猪时,才得到了凌枫想要的毒水。

    但就算这样,他也是不敢直接就用,而是叫了一名在战场上捕获的‘敌对士兵’上来,只有经过饶试验,他才能真正确定他所配置毒水的毒性。

    哪知道这毒水毒性虽然已经不能毒死人,而且也已经达到了凌枫所要的标准,但毒水中的那一丝冰寒之气,却是要人命。

    韩家三少接连捉了好几个‘俘虏’来试毒,却是将毒水在他们身上洒了一个圈子,便即冻毙僵死,死得不能再死了,看得他们也是瑟瑟发抖。

    接连五余日中,将毒水配了又配,还是没有人能够抵挡,这日又一名‘俘虏’让叫到偏殿大厅,淡淡看了一眼,凌枫道:“自己将水倒在身上,若能不死,便放了你!”

    这些‘俘虏’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每当同伴都叫走,却是没有一个能回来,这些日子中,他们是白担忧,晚间发梦,所怕的便是这一刻辰光落到自己头上。

    “自己动手,还有活命的机会,若要我动手,则必死!”见这名‘俘虏’冷汗涔涔而下,凌枫皱了皱眉头道。

    这人一人,心中一沉,微微犹豫了一会,连忙跪下,道:“公子,希望你能守诺,人侥幸不死,就放了人!”

    凌枫微微一笑,道:“好,我也希望你能活下来!”

    这‘俘虏’听了这句话,又磕了两个头,道:“多谢公子!”当下双足一挺,端起放在桌面上装着‘毒水’的杯子,淋到了自己身上。

    突然间一股寒气犹似冰箭,循着手臂,迅速无伦的射入胸膛,又过一阵,见其头上、衣服上、手脚上,都布上一层薄薄的白霜。

    凌枫微微皱了下眉头,心想:“这‘俘虏’难道又死了,身上热气差不多已尽,已开始结霜——”正在暗想着,突见其身上忽有丝丝热气冒出,冰霜也开始慢慢融化。

    “成功了!”凌枫大喜,忙伸手端起一杯红色的‘毒水’,将之尽数洒在了这饶身上,顿时这人身上冒起‘哧哧’气雾,不一会儿,身上的冰霜便化得干干净净。

    这名俘虏突然咳嗽了一阵,脑子一清醒,便从地上爬了上来,四周看了一眼,见凌枫与韩家三少都面点喜色,知道他们先前会放了自己的话是真的,也是欢庆不已,直感觉死里逃生,宛如做了一场大梦。

    “你先下去吧,雪域五国的战争应该很快就会结束了!”凌枫淡笑了一声,传进门外侍卫,命他们将这人带了下去。

    韩家三少彼此看了一眼,也是带了十几名士兵离开了,不一会儿,这些人就抱着大大数百块木块走了进来,按照吩咐放好,便退了下去。

    看这些木块,凌枫先是展开了张白皮纸,画出了许多机括的图样,至第深夜时分,已是画百张图样,每张纸上都画满了或横、横弯、或圆、或竖的木块图形。

    整个画图工程繁复无比,实则许多部件并无用,凌枫虽然前世有过这样的经历,但这世却还是初涉,难勉有点不顺手,又花了大半夜,将那些没用的部件去掉。

    然后随笔画来,一只用各种部件构成的大鸟终跃然纸上,满面笑容得看了这只大鸟一眼,接下来,便是唤出‘剑’,看着手中剑,喃喃道,“你贵为魂器,但今难免要当回劈材刀使了。”

    话一完,满屋木屑飞舞,一个个图纸上的木器便纷纷亮场。

    这样一直到第二早上,凌枫所要的东西终于完工,此时在这大厅之中,摆放着一只木鸟,形若大鹰,左右翅长三丈,前后两丈五尺,下腹装设机轮,上方两侧均有绞柄,头尾两翅共有风车四部,与绞柄相连。

    木鸟下端有一排圆木桶,上面布满有了密密麻麻的洞,为洒水之用。

    凌枫当下取出一颗魔核按放在已经设好的‘能量槽’中,随后绞动手柄,四部风车鸣呜鸣转,搅得大厅内木屑四起,凌枫一松手,“呼”的一声,谁料竟未飞起,却直直向门墙上撞去。

    ‘嗖’地一声,幻成一道身影,凌枫后发先至,在门墙前面将之拦了下来,取出魔核,让风车停下后,却是苦思了起来。

    按照他的设计,这只木鸟应该能飞才是,可现在却只能在地上跑,真是他苦恼了起来,仔细检察了一番,确定没有做错后,又将魔核放了进去,只是这次,他却是将手中魔核一分四份,只是将一份放了进去。

    这次木鸟当他手一松后,却是斜斜一蹿,四部风车一转动,木鸟一沉便升,终于停在半空,稳稳当当飞了起来。

    不一会儿,韩家三少就领着百名侍卫,二十头雪嚎猪走了进来。

    可是一连测试下来,雪嚎猪却都是连连爆了体,直到再将毒水稀释了十次,测验第十八头雪嚎猪时,才得到了凌枫想要的毒水。

    但就算这样,他也是不敢直接就用,而是叫了一名在战场上捕获的‘敌对士兵’上来,只有经过饶试验,他才能真正确定他所配置毒水的毒性。

    哪知道这毒水毒性虽然已经不能毒死人,而且也已经达到了凌枫所要的标准,但毒水中的那一丝冰寒之气,却是要人命。

    韩家三少接连捉了好几个‘俘虏’来试毒,却是将毒水在他们身上洒了一个圈子,便即冻毙僵死,死得不能再死了,看得他们也是瑟瑟发抖。

    接连五余日中,将毒水配了又配,还是没有人能够抵挡,这日又一名‘俘虏’让叫到偏殿大厅,淡淡看了一眼,凌枫道:“自己将水倒在身上,若能不死,便放了你!”

    这些‘俘虏’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每当同伴都叫走,却是没有一个能回来,这些日子中,他们是白担忧,晚间发梦,所怕的便是这一刻辰光落到自己头上。

    “自己动手,还有活命的机会,若要我动手,则必死!”见这名‘俘虏’冷汗涔涔而下,凌枫皱了皱眉头道。

    这人一人,心中一沉,微微犹豫了一会,连忙跪下,道:“公子,希望你能守诺,人侥幸不死,就放了人!”

    凌枫微微一笑,道:“好,我也希望你能活下来!”

    这‘俘虏’听了这句话,又磕了两个头,道:“多谢公子!”当下双足一挺,端起放在桌面上装着‘毒水’的杯子,淋到了自己身上。

    突然间一股寒气犹似冰箭,循着手臂,迅速无伦的射入胸膛,又过一阵,见其头上、衣服上、手脚上,都布上一层薄薄的白霜。

    凌枫微微皱了下眉头,心想:“这‘俘虏’难道又死了,身上热气差不多已尽,已开始结霜——”正在暗想着,突见其身上忽有丝丝热气冒出,冰霜也开始慢慢融化。

    “成功了!”凌枫大喜,忙伸手端起一杯红色的‘毒水’,将之尽数洒在了这饶身上,顿时这人身上冒起‘哧哧’气雾,不一会儿,身上的冰霜便化得干干净净。

    这名俘虏突然咳嗽了一阵,脑子一清醒,便从地上爬了上来,四周看了一眼,见凌枫与韩家三少都面点喜色,知道他们先前会放了自己的话是真的,也是欢庆不已,直感觉死里逃生,宛如做了一场大梦。

    “你先下去吧,雪域五国的战争应该很快就会结束了!”凌枫淡笑了一声,传进门外侍卫,命他们将这人带了下去。

    韩家三少彼此看了一眼,也是带了十几名士兵离开了,不一会儿,这些人就抱着大大数百块木块走了进来,按照吩咐放好,便退了下去。

    看这些木块,凌枫先是展开了张白皮纸,画出了许多机括的图样,至第深夜时分,已是画百张图样,每张纸上都画满了或横、横弯、或圆、或竖的木块图形。

    整个画图工程繁复无比,实则许多部件并无用,凌枫虽然前世有过这样的经历,但这世却还是初涉,难勉有点不顺手,又花了大半夜,将那些没用的部件去掉。

    然后随笔画来,一只用各种部件构成的大鸟终跃然纸上,满面笑容得看了这只大鸟一眼,接下来,便是唤出‘剑’,看着手中剑,喃喃道,“你贵为魂器,但今难免要当回劈材刀使了。”

    话一完,满屋木屑飞舞,一个个图纸上的木器便纷纷亮场。

    这样一直到第二早上,凌枫所要的东西终于完工,此时在这大厅之中,摆放着一只木鸟,形若大鹰,左右翅长三丈,前后两丈五尺,下腹装设机轮,上方两侧均有绞柄,头尾两翅共有风车四部,与绞柄相连。

    木鸟下端有一排圆木桶,上面布满有了密密麻麻的洞,为洒水之用。

    凌枫当下取出一颗魔核按放在已经设好的‘能量槽’中,随后绞动手柄,四部风车鸣呜鸣转,搅得大厅内木屑四起,凌枫一松手,“呼”的一声,谁料竟未飞起,却直直向门墙上撞去。

    ‘嗖’地一声,幻成一道身影,凌枫后发先至,在门墙前面将之拦了下来,取出魔核,让风车停下后,却是苦思了起来。

    按照他的设计,这只木鸟应该能飞才是,可现在却只能在地上跑,真是他苦恼了起来,仔细检察了一番,确定没有做错后,又将魔核放了进去,只是这次,他却是将手中魔核一分四份,只是将一份放了进去。

    这次木鸟当他手一松后,却是斜斜一蹿,四部风车一转动,木鸟一沉便升,终于停在半空,稳稳当当飞了起来。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甜妻似火:偏执老〕〔从堕落骑士开始〕〔圣者之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