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对姐放电,姐是〕〔映照万界〕〔盛世宠爱:总裁大〕〔皇者召唤系统〕〔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巅峰御魂师〕〔快穿控戏:冷漠女〕〔穿越到游戏商店〕〔外星学霸成神记〕〔木叶之争权夺丽〕〔重生学霸商女:枭〕〔恃宠不骄枉为妃〕〔恶魔专属:甜心,〕〔重生之军工霸主〕〔穿越之兽世种田记〕〔农门贵女的田园生〕〔仙道长青〕〔异界魔王:腹黑娘〕〔大刁民〕〔网游之血舞乾坤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570章 血冥杀-叶飞云
    本站:m..

    可就在这时,一条白影从凤凰大军中箭矢般射了过来,但随既又消失不见,凌枫猛然一惊险,心中惊起了滔大浪,“好恐怖的速度!”将手中的红衣少年紧了紧,四处张望一会,这条白影就像突然失去了踪影,既然再也看不到了。

    “放开红一,给你一个全尸!”蓦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冷森森的声音。

    “谁?”凌枫闻言大惊失色,旋风般的转过身来,如雪剑已经掣在手中,亮如秋水。

    脸上神情一阵波动,此人竟然能够隐蔽掉自己的灵识,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单是这一点,就万万不是自己能敌对的,而且听其声音,好像也还是一个少年,自己以前自认为在如此年龄达到星魂境界,已是一个才。

    但今却是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恐怖的少年,凌枫可以肯定此人已踏入了魂云境界,不然绝对不可能瞒过自己的灵识,也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到了自己身子后面,自己却还不知,武魂大陆何时竟出了这等才人物!

    凝目望去,眼前一丈之外,凝立着一个一袭银衫、且用着一面金边面具蒙着面孔的少年,身材颀长,一双冷电般的眸子便如空璀璨的星辰,望在自己脸上。

    身子轻盈的站在雪地之中,明明身子一动未动,却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虚幻感觉,竟然升起一种如在梦中的飘渺感觉,好像眼前这银衣金面少年本身便是一个虚幻,随时都会随风消失。

    “公子!”五个红衣少年齐齐到这少年面前,拱手躬身,脸上充满了那种信徒的狂热。

    “真的是魂云期!!”凌枫看着眼前的银衣少年,嘴唇不由得轻轻一阵抽动,额头上已是冷汗涔涔。

    “放还是不放!”银衣少年看也没看那四个红衣少年,只是再一次冷冷的看了凌枫一眼,这一次的眼神却充满了嗜血与疯狂,杀气之重,已让人产生的心悸之福

    “你是谁?解下你的蒙具!”面对银衣少年两只如同九幽鬼火的眼睛,凌枫话了。

    “就凭你也想看我家公子的面貌?龙凤榜听没有!”那四个红衣少年啼笑皆非地叹了口气:“我家公子,龙凤榜的‘血冥杀’指的就是我家公子,你觉得自己够资格吗?”

    “血冥杀?龙凤榜?哼,够不够资格,你们马上就能知道了!”这句话的第一个字“了”字出口,凌枫手中长剑已经刺出,到最后一个“了”字结束,剑尖已经刺入了手中红衣少年的面肌之郑

    “找死!”银衣少年冷哼一声,手中青芒一闪,凌厉的剑光,似乎将空气也切割成了一块一块,绕着凌枫不断回旋,让他不得不放弃刺杀手中的红衣少年,抽剑抵挡!

    “血皇一剑!”银衣少年一声喝出,手中长剑顿起万道剑芒。

    “七星十闪!”这时的凌枫也丝毫不敢大意,面对魂云强者,用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招,身子如风中飘絮,轻灵的闪躲,银衣少年密如骤雨般的剑形竟然一剑也刺不到他身上,甚至连他一片衣袂也没有碰到。

    “怪不得不愿放手,还真有些门道!”银衣少年嘴角一撇,突然冷声道,“不过,就算你身法再好,也得就止打住了!”银衣少年的长剑停在空中,忽地伸出食指,闪电般连点在凌枫欲后湍路线上,凌枫一时应变不及,无力躲闪顿时被其一剑刺在身上,远远抛飞了出去。

    喷出一口鲜血,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整个战场上顿时一片寂静,毫无声息。

    “哥哥!”珂儿挣脱韩家三少的牵制,朝凌枫的落地处急奔了过来。

    “放心,我没事!”过了半晌,凌枫长长出了口气,颤巍巍爬了起来,只觉肋骨剧痛,看来让银衣少年一剑就断了一根。

    缓缓走向珂儿,只见她瞪着一双妙目,满眼泪花的看着自己,不禁苦笑道:“傻丫头,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哭什么。”完这句话,凌枫则是心中暗暗叫苦:“没事跑到这鬼地方来做什么,现在居然遇以这么一个煞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凌枫咳嗽一阵,又咳出一滩鲜血,其实先前他为了取信黑狼,好混入其阵营之中,与之手下谈话,也可在纷乱时保护珂儿,强行击打自己的那一掌,已是受了内伤,如今再受这银衣少年一剑,要没事,恐怕也就只能骗骗孩子了。

    而这时的银衣少年,则是一步步的朝凌枫这方走来,望着珂儿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你走开,敢伤我的红衣护卫,他必死无疑。”

    “你才会死了!你这混蛋,臭狗蛋!为什么要伤我哥哥,你是谁?”珂儿见凌枫被打伤,心里恨不能咬银衣少年一块肉来。

    “你这样美貌的女子,为什么会出这样的脏话?”银衣少年皱眉道:“大家闺秀,应该拿着针线绣花,或是弄些调养身心的事物才对,本公子行不改名,做不改姓,血冥杀只是我在龙凤榜上的绰号,真名叶飞云,以后想替你哥哥报仇,尽管来找我。”

    “绣你个鬼,我倒想在你这张臭脸上绣花。”珂儿心想,“总之不能让他杀了哥哥,自己应该怎么骂他才好!”不过脏话的事,也让她一阵脸红。

    其实这也不应该怪她,在回雪涯国的途中,她与凌枫一路行来,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学会了凌枫时常的一些市井之话。

    而且凌枫每次对敌,都是先用言语激怒对方,想要激怒别人,那当然是要骂了,她以为只要激怒了这银衣少年,凌枫就有机会取胜。

    可她却是不知道,这次实力相差太大,就是将这银衣少年激的晕了头,凌枫也是万不可能取胜的。

    沉默半晌,银衣少年看着珂儿突然冷道:“你让不让?”

    可就在这时,一条白影从凤凰大军中箭矢般射了过来,但随既又消失不见,凌枫猛然一惊险,心中惊起了滔大浪,“好恐怖的速度!”将手中的红衣少年紧了紧,四处张望一会,这条白影就像突然失去了踪影,既然再也看不到了。

    “放开红一,给你一个全尸!”蓦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冷森森的声音。

    “谁?”凌枫闻言大惊失色,旋风般的转过身来,如雪剑已经掣在手中,亮如秋水。

    脸上神情一阵波动,此人竟然能够隐蔽掉自己的灵识,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单是这一点,就万万不是自己能敌对的,而且听其声音,好像也还是一个少年,自己以前自认为在如此年龄达到星魂境界,已是一个才。

    但今却是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恐怖的少年,凌枫可以肯定此人已踏入了魂云境界,不然绝对不可能瞒过自己的灵识,也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到了自己身子后面,自己却还不知,武魂大陆何时竟出了这等才人物!

    凝目望去,眼前一丈之外,凝立着一个一袭银衫、且用着一面金边面具蒙着面孔的少年,身材颀长,一双冷电般的眸子便如空璀璨的星辰,望在自己脸上。

    身子轻盈的站在雪地之中,明明身子一动未动,却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虚幻感觉,竟然升起一种如在梦中的飘渺感觉,好像眼前这银衣金面少年本身便是一个虚幻,随时都会随风消失。

    “公子!”五个红衣少年齐齐到这少年面前,拱手躬身,脸上充满了那种信徒的狂热。

    “真的是魂云期!!”凌枫看着眼前的银衣少年,嘴唇不由得轻轻一阵抽动,额头上已是冷汗涔涔。

    “放还是不放!”银衣少年看也没看那四个红衣少年,只是再一次冷冷的看了凌枫一眼,这一次的眼神却充满了嗜血与疯狂,杀气之重,已让人产生的心悸之福

    “你是谁?解下你的蒙具!”面对银衣少年两只如同九幽鬼火的眼睛,凌枫话了。

    “就凭你也想看我家公子的面貌?龙凤榜听没有!”那四个红衣少年啼笑皆非地叹了口气:“我家公子,龙凤榜的‘血冥杀’指的就是我家公子,你觉得自己够资格吗?”

    “血冥杀?龙凤榜?哼,够不够资格,你们马上就能知道了!”这句话的第一个字“了”字出口,凌枫手中长剑已经刺出,到最后一个“了”字结束,剑尖已经刺入了手中红衣少年的面肌之郑

    “找死!”银衣少年冷哼一声,手中青芒一闪,凌厉的剑光,似乎将空气也切割成了一块一块,绕着凌枫不断回旋,让他不得不放弃刺杀手中的红衣少年,抽剑抵挡!

    “血皇一剑!”银衣少年一声喝出,手中长剑顿起万道剑芒。

    “七星十闪!”这时的凌枫也丝毫不敢大意,面对魂云强者,用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招,身子如风中飘絮,轻灵的闪躲,银衣少年密如骤雨般的剑形竟然一剑也刺不到他身上,甚至连他一片衣袂也没有碰到。

    “怪不得不愿放手,还真有些门道!”银衣少年嘴角一撇,突然冷声道,“不过,就算你身法再好,也得就止打住了!”银衣少年的长剑停在空中,忽地伸出食指,闪电般连点在凌枫欲后湍路线上,凌枫一时应变不及,无力躲闪顿时被其一剑刺在身上,远远抛飞了出去。

    喷出一口鲜血,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整个战场上顿时一片寂静,毫无声息。

    “哥哥!”珂儿挣脱韩家三少的牵制,朝凌枫的落地处急奔了过来。

    “放心,我没事!”过了半晌,凌枫长长出了口气,颤巍巍爬了起来,只觉肋骨剧痛,看来让银衣少年一剑就断了一根。

    缓缓走向珂儿,只见她瞪着一双妙目,满眼泪花的看着自己,不禁苦笑道:“傻丫头,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哭什么。”完这句话,凌枫则是心中暗暗叫苦:“没事跑到这鬼地方来做什么,现在居然遇以这么一个煞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凌枫咳嗽一阵,又咳出一滩鲜血,其实先前他为了取信黑狼,好混入其阵营之中,与之手下谈话,也可在纷乱时保护珂儿,强行击打自己的那一掌,已是受了内伤,如今再受这银衣少年一剑,要没事,恐怕也就只能骗骗孩子了。

    而这时的银衣少年,则是一步步的朝凌枫这方走来,望着珂儿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你走开,敢伤我的红衣护卫,他必死无疑。”

    “你才会死了!你这混蛋,臭狗蛋!为什么要伤我哥哥,你是谁?”珂儿见凌枫被打伤,心里恨不能咬银衣少年一块肉来。

    “你这样美貌的女子,为什么会出这样的脏话?”银衣少年皱眉道:“大家闺秀,应该拿着针线绣花,或是弄些调养身心的事物才对,本公子行不改名,做不改姓,血冥杀只是我在龙凤榜上的绰号,真名叶飞云,以后想替你哥哥报仇,尽管来找我。”

    “绣你个鬼,我倒想在你这张臭脸上绣花。”珂儿心想,“总之不能让他杀了哥哥,自己应该怎么骂他才好!”不过脏话的事,也让她一阵脸红。

    其实这也不应该怪她,在回雪涯国的途中,她与凌枫一路行来,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学会了凌枫时常的一些市井之话。

    而且凌枫每次对敌,都是先用言语激怒对方,想要激怒别人,那当然是要骂了,她以为只要激怒了这银衣少年,凌枫就有机会取胜。

    可她却是不知道,这次实力相差太大,就是将这银衣少年激的晕了头,凌枫也是万不可能取胜的。

    沉默半晌,银衣少年看着珂儿突然冷道:“你让不让?”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佛系反骨(快穿)〕〔盗墓之问鼎长生〕〔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重回七零:军长大〕〔万灵巫师〕〔药皇大人:夫人逃〕〔剑道纯阳〕〔弓兵就是要近战〕〔重生小郡主:七皇〕〔爱我你就抱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