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修士很危险〕〔娇妻还小,总裁要〕〔这不是我要的重生〕〔鱼类上岸指南〕〔重生军医:厉少的〕〔笔下的另一个世界〕〔地球求生指南〕〔独家宠婚:景少,〕〔兵王无双〕〔重生甜蜜蜜:总裁〕〔神工〕〔我能预见未来〕〔下堂春锦〕〔盛世宠妻:帝少,〕〔文坛救世主〕〔穿越之郡主玩转古〕〔史前第一狠人〕〔升级从主播开始〕〔清妾〕〔重生之娇妻追夫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666章 沙漠孤影
    本站:m..

    凌中晚风扑面而来,吹在地上两个僵直的身躯之上,这里发生的惨战,看来还没人发现,昏迷中的凌枫紧咬着嘴唇,鲜血自齿间缓缓流下,再映上他那苍白的面颊上,凄凉而又诡异。

    风更急,月色也似乎随之暗了一下,昏迷中的凌枫突然打了个冷战,蓦地觉出痛来,呀了一声,睁眼一看,却见四周黑漆漆的夜里绿光闪烁,竟是一群野狗。

    群狗乍见到口的尸体忽然活转,惊得纷纷后退,继而发出“呜呜”的威吓声。

    凌枫伸手一摸大腿之处,满是鲜血,再看那老头的尸体,竟已四分五裂。

    凌枫这一吓非同小可,要不是自己尚微微有着知觉,如今岂不和那老头一个样了,想到这里,忍不住流下了冷汗,再想那老头堂堂一代魂云期的绝世高手,如今却成了一群野狗的裹腹之物,世事还真是无常。

    这时一头大黑犬眼露凶光,颈毛倒竖,呜了一声,群狗乱吠,争先恐后拥了上来。

    “畜生找死!”凌枫冷哼一声,正欲运转动魂力,可就在这时,脸色瞬息数变,一声闷哼,脸上腾起一股青气,眉间发黑,身子摇晃数下,蓦地两腮一鼓,‘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凌枫挣了一下,但觉五内俱焚,全身气血沸了似的,别说魂力了,就连平时的气力也提不起来,不由叹了口气,苦笑道:“不想造化弄人,小爷刚刚感叹完这那头儿,自己竟也要死在这群野狗口里。”

    这时那条带头的黑犬见凌枫突然摇晃的几下后,就不能动弹了,面露挣狞,向凌枫猛扑了过来。

    凌枫一瞪眼:“死狗,就是瘦死的骆驼也有几斤骨了,还真当小爷好欺负不成!”费尽力气,凌枫抬脚踢翻黑犬,得意道,“你们这群疯狗,快快闪开,误伤了你们,可不是玩儿的。”

    可这话一完,过完口瘾的凌枫,突然被一头白斑大狗从后拖倒,另两只野狗左右扑来,将他压在下面,几排利齿咬向他后颈。

    “妈的,畜生就是畜生,全凭本能做事,没想到踢翻了那条头狗,这些狗脚子竟然还敢扑上来!”心中想法未落,只觉双腿一紧一热,‘喀’一声,两条野狗已是咬住了他的腿。

    凌枫痛的哇哇大叫,情急间伸手乱抓,抓到一样硬物,想也不想,举起来反手一撩,便听那头灰斑大狗呜了一声,身子断成两截,头嘴尚自挂在他的腿上,腰臀却凌空飞起,‘吧嗒’一声落在丈外。

    其他野狗受了惊吓,呜的一声散开。

    凌枫只觉入手的物体热乎乎的,充满了亲切感,一般般似液体的能量从手中物件中导入他的体内,定眼细看时,却见手中握着明晃晃的天剑。

    敢情是是他上次往里面注入的魂力太多,这天剑在斩杀了那老头后,由于能量充足,凌枫又立时昏迷了过去,失去了主人召唤的天剑,竟没消散,而是在凌枫摔倒时跌落一边。

    天剑在手,纵使他现在形如废人,也是豪气大放,胆气大壮,哈哈大笑间,跳了起来,天剑过处,一头头野狗身首异处,霎时间,剑光霍霍,犬声乱吠,人狗斗成一团。

    凌枫借着天剑导入体内的魂力,已是有了些行动能力,出手更是矫捷,而且用魂器杀野狗,他凌枫可能是史前第一人,天剑利得邪乎,须臾间,野狗或死或伤,倒了一片。

    一时间,厉叫声、惨号声响彻夜空。

    良久,重云散尽,月已中天,照得凌中空地处白亮一片,凌枫背靠大树站在地上,用剑支着身躯。

    凌中一片死寂,只听得他剧烈的喘息,向着这片凌中淡淡看了一眼,凌枫拖着步伐慢慢朝密凌中走去。

    当今之计,是找个隐蔽的地方,尽快恢复些实力,不然在这野兽密布,偶尔也有着魔兽出没的凌中,那是必死无疑。

    这次冒然移动三魂对敌,对他的身体不知道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凌枫自己心中隐隐也有种不妙的感觉,因为上次移动两魂对敌时,虽然也是反噬极大,但他还是能凭借灵识感应到体内那三婴的存在,以致能让它们暂时接管星云,自动运转,恢复实力。

    而这次移动三魂,却是与体内三婴彻底失去了联系,而且自己的灵识也无法凝聚起来,这样一来,更加不知道,体内发生了什么情况,这次移动三魂,对自己的反噬有多大,他也是无法猜测,只是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凌中,日月飞箭,弹指之间,四月时间已悄然过去。

    穿过这片森凌,一眼望去,便是一望无垠的沙漠。

    此时日头当中,沙海无垠,天地间热浪滚滚,好似无色的火焰。

    风儿时大时小,卷起缕缕细沙,朦朦间,隐隐看到一条黑线,在这沙漠中缓慢移动着。

    待风沙落定,清晰后,才看清这是一队行走在沙漠中的商旅。

    只见一个褐发汉子领头走在前面,后面跟随着十多辆装满了货物有轮车。

    每辆车子旁边护着十多人,跟着车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那个带头的褐发汉子忽地驻足,手一挥,车队顿时停了下来,其眺望层叠起伏的沙海,脸上露出隐隐愁意,他身后一个金发白脸的少年也随之停下,扯开皮囊,咕嘟嘟地喝着水。

    褐发汉子看了前方沙漠一会,辩明方向后,才回头道:“少爷,再有两日,我们应该就是走出这片该死的沙漠了!”

    那少年抹了一把嘴,闷声道:“这话你已经说了不下十次了,结果二天过后,却还是在这鬼沙漠中乱转悠,如果两天后,再不能出了这片沙漠,到时候备水喝尽,只就在这沙漠中活活渴死吧。”

    随手将水袋丢上拉车的兽背上,哪知一没搁稳,‘啪嗒’一声落在地上,囊中饮水一泻而出,瞬息渗人沙里。

    那褐发汉子连忙上前伸手去掏,却哪里还来得及,眼中流出痛惜之色,喃喃道:“这该死的小鬼,难道不知在这沙漠之中,这水珍如金币么。”抢过革囊,内中只剩下一小半。

    这褐发汉子脸色一阵发白,那少年看了一眼,撇了撇嘴,毫不在意道,“快点赶路吧,莫不成你真想死在这沙漠中不成!”说罢,抬脚向前走去。

    褐发汉子暗中怒骂一声,手一军,车队走动,他撒腿追上那少年,嘴里叫道:“少年,这沙漠中处处的着危险,你还是小心点好。”

    “少废话了,这沙漠的情形我还不知道么?虽然危险,呵呵,但只要我们穿过这片沙漠,再走过大草源沼泽,便可到达天龙圣都了,那里可是人间圣地啊,我们车上这些货物若是到了那里,那价格至少要翻上数倍!”沙地松软,两人一步一陷,走得分外艰难,但这少年却是格外兴奋。

    突然似乎想到什么更加令人激动的事,这少年竟然忽地一脚踩虚,摔倒在地,褐发汉子一把揪住,皱眉道:“少爷,你是不是又在想着紫湖圣院招生的事。”

    “能进入大陆三大圣院,是所有年轻人的梦想,我怎么能不想,听说紫湖圣院下次的招生时间,就在五月后,或许我们真能赶上呢!”这少年站定,满脸憧憬道。

    “就算能遇上又能怎么样?”这褐发汉子翻了翻白眼,打量了这少一眼,心中暗道,“莫不成,凭你这种天资,还枉想进入圣院不成,圣院每次招生不过千人,招收的学员,那一个不是天之娇子,可自家的这位少爷,已满十八,修为不过伪魂点,连一个修者都算不上,而且还是水系元素者,这样的人若能被圣院录取,除非那圣院院长是他老爸!”

    褐发汉子在心中狠狠鄙视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一番,啐道:“少年,您还是老实学着的老爷的经商吧,那种不彻实际的念头,就不要生了。”

    一听这话,这少年狠狠的瞪了这褐发汉子一眼,随后一腿踢在他屁股处,褐发汉子痛得龇牙,但见自家少爷眼中怒火直射,心中一禀,连忙干笑道:“少年,这些话可都是老爷叫我和你说的,您可别找我出气啊。”这褐发汉子虽然心中看不起这少年,但其实他本身实力却是连魂灵根、元素魂都没有,实实在在的一个普通人。

    要不是他熟悉这片沙漠,又怎么会让他领队,那少年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愤然道:“下次再敢说这些话,少爷我一刀……”他手掌一挥,露出威胁神气。

    那褐发汉子苦笑道:“不会了,不会了……”褐发汉子心里发毛,忽地咦了一声,手指远处道:“少爷,你瞧。”

    那少爷兀自生气,怒冲冲道:“瞧你个头。”偷眼望去,却见滚滚流沙中,一个黑点忽隐忽现,飞逝而来。

    这少年奇道:“那是……”话没说完,褐发汉子按住他头,伏了下来,轻轻拔出刀,低声道:“可能是沙盗,让他盯上就不妙了!”只瞧那黑影逝如飞电,越来越大,一个少年的形影依稀可辨。

    褐发汉子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涩声道:“怎么只……只来了一个?”

    少年怒道:“别废话,拔刀杀了这人。”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佛系反骨(快穿)〕〔盗墓之问鼎长生〕〔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重回七零:军长大〕〔万灵巫师〕〔药皇大人:夫人逃〕〔剑道纯阳〕〔弓兵就是要近战〕〔重生小郡主:七皇〕〔爱我你就抱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