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无来生〕〔逆流纯金年代〕〔重回五零当军嫂〕〔私房孟婆汤〕〔巫在回归〕〔每秒都在升级〕〔漫威世界的光之巨〕〔妖徒之旅〕〔诸天我最凶〕〔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我的学姐会魔法〕〔吾家娇女〕〔凤求凰之引卿为妻〕〔和仙君同归于尽后〕〔流浪之城〕〔快穿之总有人想攻〕〔快穿反派boss作死〕〔我怎么就火了呢〕〔在苏哥哥怀里撒个〕〔秦苒隽爷程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792章 终出赌杀
    本站:m..

    赌杀进行到一个月后,在百阻淘汰坡下方站着许多等候多时的各势力之人,这些势力泾渭分明,各自分成一团望着岩壁上方黑乎乎的丛凌,神色平静的等着第一个出来之人。

    此时百阻淘汰坡上的那些用特殊手段形成的禁制攻击已经取消,而且还由十个强者联手在上千丈的岩壁上构造了一条能量通道,通道一经出现,十人就退入了人群之中,而那通道竟然没有消失,仍稳稳的直通岩顶。

    现在站在岩底的众人,人人神情略显紧张,毕竟,这次赌杀的赌物非同一般,地阶魂器就是这个大陆也不见得有多少,而这次天龙大帝用尽手段才促成这次活动,无论是谁都奢望能在这次活动中夺取到魂器。

    而这时天龙大帝所坐的龙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附近的天空之上,微笑的观望着下方众人,看他对这从次的赌杀,真的是非常的上心。

    终于通道形成二个时辰后,一名白衣少年神色镇定的从丛凌中走了出来,在其后还跟随着数十名手下,只是那些手下的身上却都是灰尘扑扑,有一些衣服上还有几处不小的破洞与血渍,看来是经过一番苦战,才走出来的。

    白衣少年一出来,就走到莱因帝国的势力团所在,站在莱因帝国势力团前面的一中年人,一见到这白衣少年一出来,连忙上前施了一礼。

    白衣少年见此,脸带笑意的望了一眼中年人,微微颔首不已,然后手一挥,就带着莱因帝国的人离开了这里。

    这时其他一些势力之人,看到这白衣少年离开后,却是脸上表情各有不同,有一些脸色平静,没有什么表情,但的一些却是羡慕不已,还有一些翻白眼不满的冷哼之人。

    接下来,爱雅帝国、天龙帝国等一些比较强大的势力团体先后走了出来,只是这些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伤痕。

    再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又有大批的少年走了出来,这群人和先前出来的那势力团体不同,都是一次两人、三人的结伴而行,而且每人脸上的神情大不相同,有的兴高采烈、有的满面沮丧,还有的则一脸侥幸之色。

    这时,紧接着这些从这后,通道一方人影一晃,一个银衣少闪电般的飘了下来,正是一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杀了数十个在途中试图打劫他的人后,才出得丛凌的凌枫。

    此时老院长正站在一方巨石之上,小心地搓着双手,同时也在心中默念着凌枫一定要成功夺取魂器出来才好啊,不然他可就有麻烦了。

    其实他一直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凌枫,那就是这次赌杀其实他们紫学院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因为这是国与国之间的赌杀,他紫湖学院虽然是一个顶强势力,但并不能算是一个国家,这次之所以能派人进去,还是他答应欠下天龙大帝一个人情,并且在赌杀之中得到的第一件魂器送给天龙帝国,天龙大帝才用了些手段让紫糊学院的人参与的。

    其实老院长会这么做,这也不能怪他,要怪可能就只能怪凌枫了,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盗取的那件破空丝引起的。

    学院一件地阶魂器被盗,这事虽然没在外宣扬,但在紫湖学院内部却是做出了处理,而老院长身为学院的直接负责人,此事他当然是首当其冲,成为了学院第一个处罚的对像。

    他虽然是学院的院长,但学院最高行政机构却是长老会,他也是无奈,学院对他的处罚就是尽期必需要找回破空丝,当然如果实在找不回,用其他一件地阶魂器代替也是可以的。

    但这个世界上其他东西可能好找,也可能用钱买到,但唯有这个魂器当真是稀珍的很,别说是地阶的,短时间内就是人阶的也恐怕是有点难度。

    身为学院一院之长,他虽然自己也是有着二件地阶魂器,但却都是已经炼化认主了的,大家都知道,魂器一旦认主,除非是主人暴魂死亡,不然是决对不可能解除了。

    他真的也是无奈才将主意找到了这次活动之上,可以说这次活动能举行,还真或多或少和他有些关系,这时看到大部分人都已出来,见凌枫竟然还没出来,他不由皱起了眉头,按理说,凌枫就算不能得到魂器,以他那黑衣星生的实力,在里面保命应该没事啊。

    正在老院长隐隐有点不安之时,突然见那通道尽头人影一闪,老院长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豁然抬头,红润的脸上浮现一丝异常的喜色。

    “嘿嘿,你小子终于出来了,还真是让老头子我操心,怎么样,这次进去有没有收获?。”老院长老大笑向前,望着凌枫道。

    “收获自然是有!”凌枫抬头看了老院长一眼,掏出一个紫色的袋子来:“这里面有两件地阶魂器,我可以分出一件给你,只是不知道院长愿意出多少钱购买它?”

    老院长大笑声顿时戛然而止,一脸的错愕:“小子,你说什么,要我出钱购买?”

    凌枫一摆手,冷冷道:“不错,这次进去我有几次都差点丢了小命,你如果想白拿魂器,那是没门!”

    “哦,几次都差点没命?嘿嘿,那你次进去一共得了多少魂器!”老院长呵呵一笑,对这个问题很是感兴趣。

    凌枫对老院长的心思那还不明白,也不在意老头的笑话,冷笑道:“一起就二件,如果你不信可以用灵识在我身上探测一下!”

    “就二件?这个……”一听到这个,老院长有点为难了起来,天龙大帝那里必需送一件,但自己也似乎必需要一件去交差,这个事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怎么?难道你两件都想要?”似乎看出了老院长的心思,这时的凌枫已深深皱起了眉送煤,眼中寒光闪烁不定,语气也是已经有点不善了起来。

    赌杀进行到一个月后,在百阻淘汰坡下方站着许多等候多时的各势力之人,这些势力泾渭分明,各自分成一团望着岩壁上方黑乎乎的丛凌,神色平静的等着第一个出来之人。

    此时百阻淘汰坡上的那些用特殊手段形成的禁制攻击已经取消,而且还由十个强者联手在上千丈的岩壁上构造了一条能量通道,通道一经出现,十人就退入了人群之中,而那通道竟然没有消失,仍稳稳的直通岩顶。

    现在站在岩底的众人,人人神情略显紧张,毕竟,这次赌杀的赌物非同一般,地阶魂器就是这个大陆也不见得有多少,而这次天龙大帝用尽手段才促成这次活动,无论是谁都奢望能在这次活动中夺取到魂器。

    而这时天龙大帝所坐的龙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附近的天空之上,微笑的观望着下方众人,看他对这从次的赌杀,真的是非常的上心。

    终于通道形成二个时辰后,一名白衣少年神色镇定的从丛凌中走了出来,在其后还跟随着数十名手下,只是那些手下的身上却都是灰尘扑扑,有一些衣服上还有几处不小的破洞与血渍,看来是经过一番苦战,才走出来的。

    白衣少年一出来,就走到莱因帝国的势力团所在,站在莱因帝国势力团前面的一中年人,一见到这白衣少年一出来,连忙上前施了一礼。

    白衣少年见此,脸带笑意的望了一眼中年人,微微颔首不已,然后手一挥,就带着莱因帝国的人离开了这里。

    这时其他一些势力之人,看到这白衣少年离开后,却是脸上表情各有不同,有一些脸色平静,没有什么表情,但的一些却是羡慕不已,还有一些翻白眼不满的冷哼之人。

    接下来,爱雅帝国、天龙帝国等一些比较强大的势力团体先后走了出来,只是这些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伤痕。

    再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又有大批的少年走了出来,这群人和先前出来的那势力团体不同,都是一次两人、三人的结伴而行,而且每人脸上的神情大不相同,有的兴高采烈、有的满面沮丧,还有的则一脸侥幸之色。

    这时,紧接着这些从这后,通道一方人影一晃,一个银衣少闪电般的飘了下来,正是一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杀了数十个在途中试图打劫他的人后,才出得丛凌的凌枫。

    此时老院长正站在一方巨石之上,小心地搓着双手,同时也在心中默念着凌枫一定要成功夺取魂器出来才好啊,不然他可就有麻烦了。

    其实他一直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凌枫,那就是这次赌杀其实他们紫学院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因为这是国与国之间的赌杀,他紫湖学院虽然是一个顶强势力,但并不能算是一个国家,这次之所以能派人进去,还是他答应欠下天龙大帝一个人情,并且在赌杀之中得到的第一件魂器送给天龙帝国,天龙大帝才用了些手段让紫糊学院的人参与的。

    其实老院长会这么做,这也不能怪他,要怪可能就只能怪凌枫了,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盗取的那件破空丝引起的。

    学院一件地阶魂器被盗,这事虽然没在外宣扬,但在紫湖学院内部却是做出了处理,而老院长身为学院的直接负责人,此事他当然是首当其冲,成为了学院第一个处罚的对像。

    他虽然是学院的院长,但学院最高行政机构却是长老会,他也是无奈,学院对他的处罚就是尽期必需要找回破空丝,当然如果实在找不回,用其他一件地阶魂器代替也是可以的。

    但这个世界上其他东西可能好找,也可能用钱买到,但唯有这个魂器当真是稀珍的很,别说是地阶的,短时间内就是人阶的也恐怕是有点难度。

    身为学院一院之长,他虽然自己也是有着二件地阶魂器,但却都是已经炼化认主了的,大家都知道,魂器一旦认主,除非是主人暴魂死亡,不然是决对不可能解除了。

    他真的也是无奈才将主意找到了这次活动之上,可以说这次活动能举行,还真或多或少和他有些关系,这时看到大部分人都已出来,见凌枫竟然还没出来,他不由皱起了眉头,按理说,凌枫就算不能得到魂器,以他那黑衣星生的实力,在里面保命应该没事啊。

    正在老院长隐隐有点不安之时,突然见那通道尽头人影一闪,老院长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豁然抬头,红润的脸上浮现一丝异常的喜色。

    “嘿嘿,你小子终于出来了,还真是让老头子我操心,怎么样,这次进去有没有收获?。”老院长老大笑向前,望着凌枫道。

    “收获自然是有!”凌枫抬头看了老院长一眼,掏出一个紫色的袋子来:“这里面有两件地阶魂器,我可以分出一件给你,只是不知道院长愿意出多少钱购买它?”

    老院长大笑声顿时戛然而止,一脸的错愕:“小子,你说什么,要我出钱购买?”

    凌枫一摆手,冷冷道:“不错,这次进去我有几次都差点丢了小命,你如果想白拿魂器,那是没门!”

    “哦,几次都差点没命?嘿嘿,那你次进去一共得了多少魂器!”老院长呵呵一笑,对这个问题很是感兴趣。

    凌枫对老院长的心思那还不明白,也不在意老头的笑话,冷笑道:“一起就二件,如果你不信可以用灵识在我身上探测一下!”

    “就二件?这个……”一听到这个,老院长有点为难了起来,天龙大帝那里必需送一件,但自己也似乎必需要一件去交差,这个事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怎么?难道你两件都想要?”似乎看出了老院长的心思,这时的凌枫已深深皱起了眉送煤,眼中寒光闪烁不定,语气也是已经有点不善了起来。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将军他怀了龙种〕〔岳风柳萱小说〕〔逆行诸天万界〕〔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诸天万界修行记〕〔驻颜太后:六十老〕〔午夜布拉格〕〔斩春风〕〔斗罗之开局一个龙〕〔他从黑暗中走来〕〔红尘黑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