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仙妻老婆〕〔次元法典〕〔桃色小神医〕〔超级学神〕〔同桌大佬又犯规〕〔试婚100天:帝少宠〕〔电影人传奇〕〔极品狂婿〕〔霍少的闪婚暖妻〕〔王倔头的幸福生活〕〔恋战新梦〕〔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无敌从神级选择开〕〔王妃她每天都想被〕〔状元是我儿砸〕〔封少要进娱乐圈〕〔都市最强赘婿〕〔重生之军工霸主〕〔重生甜心已上线〕〔仅有你令我痴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22章 小人噬主
    本站:m..

    见到这幕,凌枫连忙又后退了十几丈,他原以为这金黄色的怪虫进入魔兽之列后,已是没有了毒性,可以现在看着那几点幽光,

    看来它不断毒性未去,反而更加毒了,就算凌枫再自大,此时却也不敢靠得太近,怕无意间染上毒气,那样他凌枫可就倒了八辈子霉了,看个戏,竟然还让弄中毒。

    远远望去,黄金怪虫在空中展开身子后,竟如同一个六角星形,只前面突出一个扁圆的怪头,上面竟生着一排怪眼与一张细小,却是满嘴闪着幽光的利齿。

    它全身并无腿足,行动转向时便用双翼点物,竟然灵活已极,只是几个闪烁,已来了那伙人的面前。

    “我来对付这只金黄色的怪虫,你们去把那些普通的虫子全给我灭了。”凌枫远远望去,只见青光闪闪,一大团墨绿色的影子,电驰星飞,笔直地往金黄色的怪虫卷去,却是这伙人中,那个修为最高的少年出了手。

    就在这快如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那条怪虫,早就蓄势待发,此刻全身竟突然间拉长,似一条长鞭,斜着向上,往前面暴伸了过去。

    “轰——”这两下攻势都急,眨眼便相击在了一起,威势之猛,端的惊人已极,四下的毒虫凡是被这波及到的,立刻便成肉泥,有的残肢断翼还被带了起来,凌空飞舞。

    这金黄色怪虫似也知道厉害,与那少年一击过后,竟猛然将身子停住,甲翼一展,带着那种尖锐而刺耳的厉啸之声,像是一团碧绿的光黝,翻滚腾起着,掠进了那黝黑宽大、山石鳞峋的崖洞中。

    “可恶,察曼,你与我一同进洞,如果我所料不错,那件魂器就在洞中。”金黄色怪虫地啸声越来越远,已是窜入山腹之中,带头少年狠狠咒骂了一句,回过头来,对着这队人中的另一个魂云境界的少年说道。

    本来这带头少年是想一人进去的,但这山洞黝黑无比,其中又可能曲折奥妙,深不见底,纵是修再强之人,窜进这山腹去和星形的奇毒之虫搏斗,肯定也是实力大减,还是叫上一人安全些。

    那知这少年心中动念刚完,忽觉头脑一阵昏暗,口腹之间,也极为疼痛,试一运转魂力竟也驱之不散,不由大惊。

    “察曼,我中毒了,帮我护法。”肯定是自己方才稍一不慎,便已中了那星形怪虫的巨毒,话一说完,这带头少年立即盘膝运功逼去。

    “中毒了,好,真的很好,哈哈。”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冷彻入骨的笑声,却是另外一个魂云境界的少年察曼森冷说道:“没想卓云少爷也有今天,我隐忍多年,让我逮到这么个机会,真教本少爷喜不自胜,哈哈,喜不自胜。”

    “你想做什么?”话声一入这带头少年之耳,卓云身躯立即旋风般的一转,脚跟牢牢钉在地上,双掌微错,一剑持手,一手成爪,目光凝注,死死盯着察曼。

    “呃,难道你没中毒?”见卓云摆出这样一架势,察曼笑声倏然而住,但目光仍然盯在卓云脸上转了一圈,又突然冷笑道:“原来是故做镇定,嘿嘿!”

    卓云厉叱一声,喝道:“察曼,十年以前,若不是本少爷求我父亲收留于你,还认你为义子,你早以饿死街头,没想到你这狠心狗肺的东西,今天竟然敢如此对我!”

    察曼笑声未住,连连点头道:“不错,就是因为你对小弟有大恩,所以我才要报答你啊,你想想你们家的家业那么大,如果交到你手里,一定会让你操劳一辈子,小弟实在不忍让你受如此折磨,所以你家的家业还是让我代劳吧,哈哈!!”

    “你——?”笑声中的那种讥讽而又有恃无恐的意味,使得卓云心中不禁一凛,半晌说不出话来,竟似已愕住了。

    察曼冷哼了一声,道:“卓云少爷,你是自己自尽,还是让本少爷出手,选取一样吧,不过让我动手,你可能会有点疼痛,你可要想好!”

    “你难道以为这里的人都是瞎子吗,只要你敢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这混蛋的。”卓云心中又急又气,却强自按捺着,暗中调息着气,希冀自己能驱去体内的巨毒。

    “哼,这里的人虽然不是瞎子,但已经快要成死人了,难道现在你还没发现你口中所谓‘普通虫子’的怪异之处,这些虫子虽然不是魔兽,但无论攻击手段,还是防御力度,都不下于魂点期的魔兽。”察曼冷笑了一声,道:“如果这里的人都死了,而义父又听到卓少爷为救在下,而中毒身亡的消息,不知道会不会悲痛欲绝,到那刻——哼,只要你家老头子一个不小心,只怕不是他不放过我,而是我考虑放不放过他了。”

    “混蛋,今天我就是死也要你和我一起死!”听到这话卓云已是大怒,随着喝声,左掌已倏然伸出,五指微张,魂力翻动,其疾如风,但直到掌已递出,却仍带一丝风声。

    随着左掌这一挥之势,尤自持在右掌的长剑,已带着一溜蓝的光辉斜斜划出,剑势华华,径划察曼颈部。

    这一招两式,快若奔雷电闪,他虽已功力受损,但此刻情急之下,全力一击,声势之盛,却仍有超凡绝俗的魂力含蕴着。

    “嘿嘿,果然中毒了,修为大不如前啊!”察曼冷笑了一声,身形微扬,便已横掠七尺,冷笑一声,也越发森冷惨厉,竟如枭鸟夜啼。

    “就算是这样,杀你也够了!”卓云一招落空,才知道自己功力受损已巨,闷哼一声,脚步一错,手中长剑一圈一抖,眨眼间只觉剑点如雨,漫天朝察曼罩下。

    察曼仍然却而不攻,带着凄厉的笑声,身形又滑开数尺,一面冷喝道:“好、好,你既然不愿自尽,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要亲自出手除掉你了。”

    见到这幕,凌枫连忙又后退了十几丈,他原以为这金黄色的怪虫进入魔兽之列后,已是没有了毒性,可以现在看着那几点幽光,

    看来它不断毒性未去,反而更加毒了,就算凌枫再自大,此时却也不敢靠得太近,怕无意间染上毒气,那样他凌枫可就倒了八辈子霉了,看个戏,竟然还让弄中毒。

    远远望去,黄金怪虫在空中展开身子后,竟如同一个六角星形,只前面突出一个扁圆的怪头,上面竟生着一排怪眼与一张细小,却是满嘴闪着幽光的利齿。

    它全身并无腿足,行动转向时便用双翼点物,竟然灵活已极,只是几个闪烁,已来了那伙人的面前。

    “我来对付这只金黄色的怪虫,你们去把那些普通的虫子全给我灭了。”凌枫远远望去,只见青光闪闪,一大团墨绿色的影子,电驰星飞,笔直地往金黄色的怪虫卷去,却是这伙人中,那个修为最高的少年出了手。

    就在这快如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那条怪虫,早就蓄势待发,此刻全身竟突然间拉长,似一条长鞭,斜着向上,往前面暴伸了过去。

    “轰——”这两下攻势都急,眨眼便相击在了一起,威势之猛,端的惊人已极,四下的毒虫凡是被这波及到的,立刻便成肉泥,有的残肢断翼还被带了起来,凌空飞舞。

    这金黄色怪虫似也知道厉害,与那少年一击过后,竟猛然将身子停住,甲翼一展,带着那种尖锐而刺耳的厉啸之声,像是一团碧绿的光黝,翻滚腾起着,掠进了那黝黑宽大、山石鳞峋的崖洞中。

    “可恶,察曼,你与我一同进洞,如果我所料不错,那件魂器就在洞中。”金黄色怪虫地啸声越来越远,已是窜入山腹之中,带头少年狠狠咒骂了一句,回过头来,对着这队人中的另一个魂云境界的少年说道。

    本来这带头少年是想一人进去的,但这山洞黝黑无比,其中又可能曲折奥妙,深不见底,纵是修再强之人,窜进这山腹去和星形的奇毒之虫搏斗,肯定也是实力大减,还是叫上一人安全些。

    那知这少年心中动念刚完,忽觉头脑一阵昏暗,口腹之间,也极为疼痛,试一运转魂力竟也驱之不散,不由大惊。

    “察曼,我中毒了,帮我护法。”肯定是自己方才稍一不慎,便已中了那星形怪虫的巨毒,话一说完,这带头少年立即盘膝运功逼去。

    “中毒了,好,真的很好,哈哈。”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冷彻入骨的笑声,却是另外一个魂云境界的少年察曼森冷说道:“没想卓云少爷也有今天,我隐忍多年,让我逮到这么个机会,真教本少爷喜不自胜,哈哈,喜不自胜。”

    “你想做什么?”话声一入这带头少年之耳,卓云身躯立即旋风般的一转,脚跟牢牢钉在地上,双掌微错,一剑持手,一手成爪,目光凝注,死死盯着察曼。

    “呃,难道你没中毒?”见卓云摆出这样一架势,察曼笑声倏然而住,但目光仍然盯在卓云脸上转了一圈,又突然冷笑道:“原来是故做镇定,嘿嘿!”

    卓云厉叱一声,喝道:“察曼,十年以前,若不是本少爷求我父亲收留于你,还认你为义子,你早以饿死街头,没想到你这狠心狗肺的东西,今天竟然敢如此对我!”

    察曼笑声未住,连连点头道:“不错,就是因为你对小弟有大恩,所以我才要报答你啊,你想想你们家的家业那么大,如果交到你手里,一定会让你操劳一辈子,小弟实在不忍让你受如此折磨,所以你家的家业还是让我代劳吧,哈哈!!”

    “你——?”笑声中的那种讥讽而又有恃无恐的意味,使得卓云心中不禁一凛,半晌说不出话来,竟似已愕住了。

    察曼冷哼了一声,道:“卓云少爷,你是自己自尽,还是让本少爷出手,选取一样吧,不过让我动手,你可能会有点疼痛,你可要想好!”

    “你难道以为这里的人都是瞎子吗,只要你敢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这混蛋的。”卓云心中又急又气,却强自按捺着,暗中调息着气,希冀自己能驱去体内的巨毒。

    “哼,这里的人虽然不是瞎子,但已经快要成死人了,难道现在你还没发现你口中所谓‘普通虫子’的怪异之处,这些虫子虽然不是魔兽,但无论攻击手段,还是防御力度,都不下于魂点期的魔兽。”察曼冷笑了一声,道:“如果这里的人都死了,而义父又听到卓少爷为救在下,而中毒身亡的消息,不知道会不会悲痛欲绝,到那刻——哼,只要你家老头子一个不小心,只怕不是他不放过我,而是我考虑放不放过他了。”

    “混蛋,今天我就是死也要你和我一起死!”听到这话卓云已是大怒,随着喝声,左掌已倏然伸出,五指微张,魂力翻动,其疾如风,但直到掌已递出,却仍带一丝风声。

    随着左掌这一挥之势,尤自持在右掌的长剑,已带着一溜蓝的光辉斜斜划出,剑势华华,径划察曼颈部。

    这一招两式,快若奔雷电闪,他虽已功力受损,但此刻情急之下,全力一击,声势之盛,却仍有超凡绝俗的魂力含蕴着。

    “嘿嘿,果然中毒了,修为大不如前啊!”察曼冷笑了一声,身形微扬,便已横掠七尺,冷笑一声,也越发森冷惨厉,竟如枭鸟夜啼。

    “就算是这样,杀你也够了!”卓云一招落空,才知道自己功力受损已巨,闷哼一声,脚步一错,手中长剑一圈一抖,眨眼间只觉剑点如雨,漫天朝察曼罩下。

    察曼仍然却而不攻,带着凄厉的笑声,身形又滑开数尺,一面冷喝道:“好、好,你既然不愿自尽,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要亲自出手除掉你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快穿:救命,男主〕〔重新爱恨〕〔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超级庄园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我真是个兽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