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佞相夫人要守寡〕〔醉千宠〕〔墓下诡门棺〕〔丑妃虐渣不从良〕〔贺少,你老婆把你〕〔茵魂不散〕〔福妻临门〕〔我能打造神器〕〔穿到七年后我成了〕〔钟府表妹的悠哉生〕〔掌欢〕〔穿书后成了大佬的〕〔神医赘婿良缘觅〕〔国公府的庶女〕〔我之青春告白书〕〔农门婆婆的诰命之〕〔不负相思便染尘埃〕〔宿主今天又在搞事〕〔软萌影帝白切黑〕〔清穿之躺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26章 再添一器
    本站:m..

    这时的凌枫也是来不急多想,对方明明也是一个魂云期的强者,用地阶魂器至命一击,威力自然不言而喻,随手收回破空丝,从怀中取出那‘锥形’魂器便丢了上去。

    “嘭”两件地阶魂器相撞,整个地面都一阵的剧烈晃动,粉碎的树木与树叶也是满天都飞舞起来。

    不过,凌枫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在丢出‘锥形’魂器的一瞬间,身形一闪,冲向了那名灰衣人,其身法之快,一路上道道残影若隐若现,显得鬼魅之极。

    待来到灰衣面前时,强行催动魂力,左脚尖似轻实重地一点右脚面,整个身体便直直的向半空蹿了起来!借着这一蹿之势,挥手就是一剑向着那灰衣人劈了下来。

    眼看凌枫的攻击已到,灰衣人避无可避,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猛然将全身所有的魂力都注入手中长剑之中,悍然迎上的凌枫的长剑!

    “轰!”双剑相击!剑气排空四溢!

    灰衣人的身体顿时势飞了出去,背脊轰然撞断了五棵碗口粗的桃树,才将去势停了下来,心中骇然大惊,此人好浑厚精纯的魂力!

    同期之中,只怕少有人能与之抗衡,看来自己也是报仇无望,还是赶紧想法脱身的好,此时灰衣人也清醒了过来,自己现在找此报仇,那是白白送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正在灰衣人想着脱身之法,还未全然回过神来之际,突觉一股强劲的劲风扑面而来,那人手持长剑竟然已再度临身。

    面对凌枫紧追不舍的攻击,灰衣人狂吼一声,脸上肌肉也痉挛成了一个怪异之极的样子,暴吼一声:“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地想我死,老子也要拉你垫背!”

    “是吗,可惜你已没这个机会了!”凌枫冷笑一声,右手长剑照旧劈了下去,但左手却又是白光一闪一没。

    见到这道白光,灰衣人心中一寒,顿时想起了他二弟死的场景,就是在这白光一闪之后,突然没了脑袋。

    顿时竟然连那尚在空中的地阶魂器都不顾了,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跑,他却是不知道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凌枫却是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果然就在凌枫脸上的那缕笑刚刚隐去,刚奔出几步不远的灰衣人却是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接着也是头与身子分了家。

    “杀两个魂云期的家伙,还真是费劲啊!”收回那根他事先隐藏在前方的破空丝,凌枫微微感叹了一番,接着当看到那空中的圆形魂器时,却又是兴奋了起来。

    他把魂器一收,那金柱即恢复了原形,飞回到了凌枫的手中,却是一根半尺长短的金棍,将这金棍与自己的那‘锥形’魂器往怀中一放,却是呼了口气。

    弄出了这么大的声响,这里不宜久待,还是赶紧离开的好,自己身上已经有二件魂器,无论谁知道了,都会想来咬上一口!

    微微辩认了一下方向后,凌枫把那两具尸体用魂火一毁,就带着意外搜到的二个空间戒子离开了此地。

    一离开刚才的战斗之地,凌枫便是找了个地方又隐了起来,专心致志的研究着魂器了破解之法,但是在又白白耗费了两天时间后,他却不得不再次放弃了。

    纳闷的叹息了一声,抗着两件不能炼化的地阶魂器在丛凌中寻找起了目标来,魂器可是多多益善,没人会嫌多的。

    可以接下来的几天,不知到是他的运气背,还是别人的运气好,他不但没寻到适合自己的下手对像,反到有好几次让别人当成了目标。

    面对着上百号人,其中还有十多个魂云强者的围攻,凌枫就是再自大,也不会蠢得与之硬抗,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大部时间,都是他让别人追得满凌子乱跑,心中那个郁闷,简单无法言语。

    此时,寒月已缓缓移到了天上正空之中,丛凌里也已正式进入了一天当中最是阴暗的时候,枯黄的树叶夹带着丝丝寒意中尽情飞舞,一派万木萧条的摸样,这已是凌枫进入这个鬼凌子度过的第十五个夜晚了。

    漆黑丛凌中,一阵阴风袭来,让人不禁感到有着丝丝寒意,此时的凌枫正持着在早几天就到手的两件魂器,仔细的番看着,足足这样过了老半天后,才不得不得再次叹息的将之放入了怀中。

    这十五来天,他除了刚开始的那天两接连得了二件魂器后,似乎好运就与他绝缘了,接下来的这几天不但一件魂器也没得到,而且好几次都差点让人围攻的脱不了身。

    想到这些,微微苦笑的了一声,便从手蜀中拿出几个盘子,然后取出一些美食放在上面,,顿时诱人的香气浓郁了起来,倒了杯酒,撕下一只玉兔腿咬了一口,喝口小酒,闭上眼睛享受了起来。

    然而就在凌枫享受美味了同时,就在他不远处的凌子却正在上演着一幕一方倒的杀戮,此时一队人马的暂住地,一个抱着长枪的哨兵努力瞪大着眼注视着前方,远处似乎有些什么动静。

    哨兵站直身体使劲将身体向前倾,正好靠在哨兵侧后的树上,努力打量了一番,似乎又没有看到什么,“蹦”的一声清脆弦音在清冷的寒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箭影闪动,喉间已经溅起暗红的血潮。

    哨兵拼尽全力想叫出‘敌袭’两字,但就是这短短的一句话,却如同一道无法叫出的禁语,随着一根铁箭再次射中自己,身体软软的滑落在地上,终是没有发出一丝声息死去了。就在这哨兵倒地,几道身影忽悠闪动,立即消失在其身后那有着微光的帐棚中,间或响起几声沉闷的惨叫,随后便归于平静。

    其实这样的行动并不只是在这这一处上演,这一系列的行动在整个丛凌各处都有发生,因为现在已继第一次清洗后,展开的第二轮绝杀了,一些中小团体注定要彻底地消失于这丛凌之中。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闪婚厚爱:国民老〕〔一胎双宝:总裁大〕〔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最强医圣林奇〕〔农民工传记〕〔爆笑王妃宠翻天〕〔从堕落骑士开始〕〔穿越时间的地平线〕〔清浊向恶而战〕〔佛系反骨(快穿)〕〔天价狐宝:娘亲,〕〔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