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仙妻老婆〕〔次元法典〕〔桃色小神医〕〔超级学神〕〔同桌大佬又犯规〕〔试婚100天:帝少宠〕〔电影人传奇〕〔极品狂婿〕〔霍少的闪婚暖妻〕〔王倔头的幸福生活〕〔恋战新梦〕〔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无敌从神级选择开〕〔王妃她每天都想被〕〔状元是我儿砸〕〔封少要进娱乐圈〕〔都市最强赘婿〕〔重生之军工霸主〕〔重生甜心已上线〕〔仅有你令我痴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39章 洞中怪音
    本站:m..

    当凌枫迈进开脚步返身的一瞬间,一股寒气迎面扑来,在这炎炎黄土高原之上,凌枫却似感觉到了冰窖一般寒冷。

    风云转变间,四周的光线陡然都暗了下来,凌枫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是到了一处怎么样的地方,之前进入这里,老院长说这里面有着许多凶地,可是一直以来,凌枫并没有遇到。

    所以也渐渐将那老院的警示,抛之脑后了,此时突然遇到这种情况,凌枫脸上也现出一副惶恐不安的神色。

    此时,之前黄土金沙的景色,已全然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旷、漆黑的幽冥之地,空间中只有单调的风声响,除此之外一片死寂,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凌枫凭着敏锐的灵识摸索前进。

    如此向前走了近十丈距离,几个巨大的石洞出现在他的脚下,石洞之后,则是一座巨峰挡住了去路。

    望着幽幽洞,凌枫犹豫了起来,经过一翻天人交战后,最终是好奇战胜了内心的恐惧,抬头朝一石洞走去。

    哪知他身子一进洞,突然风声飕然,向他颈部袭来,他大惊之下,反手去挡,此时身处洞中,这洞外面看上去很大,内部却窄小不堪,以使凌高身手极不灵便。

    袭向他颈部的,是一条长而枯瘦的物体,一招未成,那东西像条蛇般的微一内缩,动作竟快到极点,而出手的部位,也是妙到毫巅。

    凌枫只觉全身一麻,混身上下竟被那东西缠住了,他更骇然的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在身上一点,全身一软,魂力运转受阻,身上魂力罩自然也失去效力,浑身骨头像是让这莫名的怪物缠的全散了似的。

    接着,他的腰下又是一紧,原来是这洞中怪物拖着他钻入了一幽黑小洞之中。

    此刻那怪物将他缠的更紧,凌枫惊骇交集,极力的斜着眼,想看看抓着他颈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此时他的部位不对,又不能转动,使尽吃奶的力气,什么也没有看到,他长叹了口气,什么办法也没有。

    缠着凌枫的那怪物拖着他来到一小洞口处松开,将他放下,‘嗖’的一声,没入黑处不见。

    正在凌枫疑惑间,突然又像是有什么抓住了他的头发,向里面猛拉,凌枫痛得眼泪直流,他身子太大,这里洞穴又小,那拉动他身子的东西用了极大力气,凌枫却只能一寸一寸的向内移动,不但头上奇痛彻骨,身子也是痛得非同不可。

    终于,他被拉了进来,“叭”的被抛在地上,全身骨节剧烈地发痛,他的脸贴着地,鼻子也整个压在地上,几乎透不过气来,但是他身上被下了禁制,却一丝也动不得。

    凌枫费尽力气,后翻了一下眼皮,想弄清到了什么地方,当他看清里面的景象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惊的头皮发麻,只见自己所看两侧站立着两列干尸,风干的皮肉紧紧包在瘦骨之上,扭曲的五官异常狰狞。

    凌枫心中‘扑通扑通’乱跳,他几疑自己步入幽冥之地,四壁镶嵌着散发着淡淡绿光的明珠,幽幽绿光令这里显得格外诡异,仿若阴森的地府一般。

    “咳……”苍老的咳嗽声突然在大殿内响起,凌枫却是惊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听到一个极为尖锐而刺耳的声音,在他旁边响了起来,身上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冷汗虚虚的往外直冒。

    “千魂阵的最后一魂已到手,我等了几万年啦,总算让我等到出天之日了。”那声音“露露”怪笑道,笑声使得凌枫全身悚栗,久久都无法消失。

    “这里面竟然有个人,还被关在这里面几万年啦?”凌枫心头骇然听闻,吃惊地暗暗忖道:“活了几万年有人,还算是人么,可是这家伙是谁呢?竟然会让人困在这里几万年,乖乖,几万年,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又有说不出的骇然、着急,而且鼻子被压得扁扁的,一阵阵极难闻的气息,直往他鼻子里冲了进去,他几乎将心肝五脏都吐了出来……

    这人在这里关了几万年,说出什么千魂阵,贼老天的,自己应该不会刚刚恰好,成为这千魂的最后一魂吧,这千‘魂’不用说,就知道应该是指千人了。

    心中想到这个可能,凌枫真是不知道应该用怎么样的词,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了。

    那人得意地怪笑着,笑声震得凌枫的耳膜都快破了,凌高又一惊,这人在这里时间之长,亦是骇人听闻,这从他的笑声中就可以听出来,如此长的时间,就算是一个傻子用来修炼。

    那此刻的修为,也是应该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了吧,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更加逃脱无望了。

    那怪人笑了一阵,以一个怪异的尾声结束了笑,突然道:“你小子到真是胆大,竟然敢在这战界中乱跑,不过,如此甚好,甚好,哈哈……”那‘人’狂笑了一会,又接着道:“这次距上次来这里的一人,已是有着千年了,你小子来的好,来的妙啊!”

    “已经上千年没闻到生人的气息了,更是上千年没和人说过话了,小子,先陪我说会话儿,然后再送你去极乐世界,哈哈……”到这里,像是有什么在凌枫身上敲了一下,凌枫突然‘痛’出声。

    “小子,你现在能说话了,说啊,说啊,尽情说啊!”话罢,那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听道这些,凌枫心念微转,想来这人身处这等至深至暗的幽狱之中,数万年来不见光明,不闻人声,心中的孤独苦闷,远非世人所能想象,此时忽然有了说话之人,那分眷恋之情,端地无以言表。

    因此,遇上凌枫后,也不急杀了他,这人一时间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恨不能将这些年憋下的陈言絮语一口气说完,凌枫想了半晌,自己或许可以从这里寻找生机。

    当凌枫迈进开脚步返身的一瞬间,一股寒气迎面扑来,在这炎炎黄土高原之上,凌枫却似感觉到了冰窖一般寒冷。

    风云转变间,四周的光线陡然都暗了下来,凌枫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是到了一处怎么样的地方,之前进入这里,老院长说这里面有着许多凶地,可是一直以来,凌枫并没有遇到。

    所以也渐渐将那老院的警示,抛之脑后了,此时突然遇到这种情况,凌枫脸上也现出一副惶恐不安的神色。

    此时,之前黄土金沙的景色,已全然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旷、漆黑的幽冥之地,空间中只有单调的风声响,除此之外一片死寂,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凌枫凭着敏锐的灵识摸索前进。

    如此向前走了近十丈距离,几个巨大的石洞出现在他的脚下,石洞之后,则是一座巨峰挡住了去路。

    望着幽幽洞,凌枫犹豫了起来,经过一翻天人交战后,最终是好奇战胜了内心的恐惧,抬头朝一石洞走去。

    哪知他身子一进洞,突然风声飕然,向他颈部袭来,他大惊之下,反手去挡,此时身处洞中,这洞外面看上去很大,内部却窄小不堪,以使凌高身手极不灵便。

    袭向他颈部的,是一条长而枯瘦的物体,一招未成,那东西像条蛇般的微一内缩,动作竟快到极点,而出手的部位,也是妙到毫巅。

    凌枫只觉全身一麻,混身上下竟被那东西缠住了,他更骇然的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在身上一点,全身一软,魂力运转受阻,身上魂力罩自然也失去效力,浑身骨头像是让这莫名的怪物缠的全散了似的。

    接着,他的腰下又是一紧,原来是这洞中怪物拖着他钻入了一幽黑小洞之中。

    此刻那怪物将他缠的更紧,凌枫惊骇交集,极力的斜着眼,想看看抓着他颈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此时他的部位不对,又不能转动,使尽吃奶的力气,什么也没有看到,他长叹了口气,什么办法也没有。

    缠着凌枫的那怪物拖着他来到一小洞口处松开,将他放下,‘嗖’的一声,没入黑处不见。

    正在凌枫疑惑间,突然又像是有什么抓住了他的头发,向里面猛拉,凌枫痛得眼泪直流,他身子太大,这里洞穴又小,那拉动他身子的东西用了极大力气,凌枫却只能一寸一寸的向内移动,不但头上奇痛彻骨,身子也是痛得非同不可。

    终于,他被拉了进来,“叭”的被抛在地上,全身骨节剧烈地发痛,他的脸贴着地,鼻子也整个压在地上,几乎透不过气来,但是他身上被下了禁制,却一丝也动不得。

    凌枫费尽力气,后翻了一下眼皮,想弄清到了什么地方,当他看清里面的景象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惊的头皮发麻,只见自己所看两侧站立着两列干尸,风干的皮肉紧紧包在瘦骨之上,扭曲的五官异常狰狞。

    凌枫心中‘扑通扑通’乱跳,他几疑自己步入幽冥之地,四壁镶嵌着散发着淡淡绿光的明珠,幽幽绿光令这里显得格外诡异,仿若阴森的地府一般。

    “咳……”苍老的咳嗽声突然在大殿内响起,凌枫却是惊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听到一个极为尖锐而刺耳的声音,在他旁边响了起来,身上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冷汗虚虚的往外直冒。

    “千魂阵的最后一魂已到手,我等了几万年啦,总算让我等到出天之日了。”那声音“露露”怪笑道,笑声使得凌枫全身悚栗,久久都无法消失。

    “这里面竟然有个人,还被关在这里面几万年啦?”凌枫心头骇然听闻,吃惊地暗暗忖道:“活了几万年有人,还算是人么,可是这家伙是谁呢?竟然会让人困在这里几万年,乖乖,几万年,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又有说不出的骇然、着急,而且鼻子被压得扁扁的,一阵阵极难闻的气息,直往他鼻子里冲了进去,他几乎将心肝五脏都吐了出来……

    这人在这里关了几万年,说出什么千魂阵,贼老天的,自己应该不会刚刚恰好,成为这千魂的最后一魂吧,这千‘魂’不用说,就知道应该是指千人了。

    心中想到这个可能,凌枫真是不知道应该用怎么样的词,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了。

    那人得意地怪笑着,笑声震得凌枫的耳膜都快破了,凌高又一惊,这人在这里时间之长,亦是骇人听闻,这从他的笑声中就可以听出来,如此长的时间,就算是一个傻子用来修炼。

    那此刻的修为,也是应该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了吧,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更加逃脱无望了。

    那怪人笑了一阵,以一个怪异的尾声结束了笑,突然道:“你小子到真是胆大,竟然敢在这战界中乱跑,不过,如此甚好,甚好,哈哈……”那‘人’狂笑了一会,又接着道:“这次距上次来这里的一人,已是有着千年了,你小子来的好,来的妙啊!”

    “已经上千年没闻到生人的气息了,更是上千年没和人说过话了,小子,先陪我说会话儿,然后再送你去极乐世界,哈哈……”到这里,像是有什么在凌枫身上敲了一下,凌枫突然‘痛’出声。

    “小子,你现在能说话了,说啊,说啊,尽情说啊!”话罢,那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听道这些,凌枫心念微转,想来这人身处这等至深至暗的幽狱之中,数万年来不见光明,不闻人声,心中的孤独苦闷,远非世人所能想象,此时忽然有了说话之人,那分眷恋之情,端地无以言表。

    因此,遇上凌枫后,也不急杀了他,这人一时间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恨不能将这些年憋下的陈言絮语一口气说完,凌枫想了半晌,自己或许可以从这里寻找生机。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快穿:救命,男主〕〔重新爱恨〕〔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超级庄园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我真是个兽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