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蜜时光〕〔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报告长官:夫人在〕〔腹黑丞相想攻略我〕〔启禀王爷:王妃,〕〔甜婚蜜爱:总裁大〕〔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总裁爹地宠上天〕〔逍遥乡村医圣〕〔爱要有多深,才足〕〔都市极品仙帝〕〔妖孽,你给我站住〕〔空间药香:猎户家〕〔都市超级全职系统〕〔绝地求生之杀神系〕〔武道孤圣〕〔重生之我为仙祖〕〔舰载特重兵〕〔天降萌宝:总裁宠〕〔重生商纣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51章 悄然退去
    本站:m..

    天雨流星不知道凌枫只是一只纸老虎,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垂下了头,呐呐道:“有两位出手便是……便是够了,晚辈……”

    “废话,难道不知道凡事都求速战速决么!”凌枫士目光逼视天雨流星,厉声道:“再不出手,别怪本圣出手了,你可知道本圣若是出手,可是不分敌友的,到时候,哼……”

    天雨流星因为没有亲眼瞧见着凌枫的实力,所以对他的话一直半信半疑,到了此刻他实已骑虎难下,实在也无法说出‘没有亲眼瞧见您老的修为,晚辈实在不想出手’这句话来,怕惹怒了凌枫,招来杀身之祸。

    仔细想了想,出手助海冥星等人杀了这些人,也不是什么难事,没必要恼怒凌枫这个到底是真是假的前辈高人。

    终于身形展动,大喝一声,卷入了战团,刹那间眼见一场混战在凌枫的唆使下,上演了。

    凌枫却站得远远的,冷笑道:“你们慢慢斗,慢慢抢宝去吧,小爷先走一步了!”凌枫一边慢退,一边注意着战场,面上虽仍带笑容,但心情也难免有些兴奋,有些紧张,无论如何,他这只纸老虎随时都有让人拆穿的可能,把戏不可多玩,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更何况,此时还有一件天大的,振奋人心的好事等着他去做了。

    望着混战的几人,凌枫可不管他们是在争夺什么宝物了,慢慢身退,回到了之前的血池所在。

    从那五彩人婴的记忆中得知,这里真正有着一件天宝等着他。

    先从怀中把那玉匣子取出来,顿时一股异样血香迎面扑来,只见蜷曲在他身上的血蛇全部昂首而起,红信闪缩,突闻“嗤、嗤、嗤”十数声响,那些蛇头全部探入了这血水之中。

    接着那缠在凌枫身上的蛇身也慢慢脱离了开来。

    望着地上装着血水的匣子,凌枫不敢再惊动它,生怕那些血蛇重新回到他身上,到时候可真就后悔莫及了。

    轻步走到血池旁,望着血池的血水,血池中央是暗紫色的晶石彻成的,像是祭台一样的低台,凌枫轻笑一笑,伸手摸去,居然还有几块晶石是活动的。

    把这几块活动的晶石抽出来,里面就是-个天中的秘密藏物处了,这血池中的血水有着隔绝灵识的作用,只要别人不用手摸,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个砖台下有可以活动的晶石。

    心中窃喜间,凌枫的手已经伸进台下的暗洞里去了,当他的手缩回来的时候,无疑手上已经多了一件东西,不应该说是一件真正的宝物。

    这是一方玉匣,凌枫笑道:“这里果然有宝物。”凌枫微微一笑,正要揭开玉匣,突然间,入口处卷起一阵狂飙。

    尽管此时缠在凌枫身上的血蛇已去,但他全身功力只能运动二层,猝不及防,为那大力所逼,纵身闪避,就在这时,凌枫手中一空,那玉匣已被来人夺走,空中只听凌枫厉声大喝,想要追上那人,可满室劲气纵横,凌枫几乎无法立稳足。

    转念功夫,劲气已消,便听一声阴沉沉的大笑,说声:“谢了。”凌枫定眼望去,一角青衫在洞口飘然一晃,消失不见。

    凌枫表面上懊恼已极,还边跌足道:“怎么搞的,竟被这厮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口中虽然这么说,身子却是慢慢朝血池处走去,他竟然再次将手伸入那血池洞口之中,这次只听‘喀嚓’一声,好像是凌枫从这洞中用力扳掉了一件什么东西一。

    这‘喀嚓’之音未落,忽听‘嘎嘎’之声,整座血池陡然下沉。

    凌枫叫声不好,疾向一洞穴奔去,通道中乱石坠如急雨,凌枫双掌乱挥,一一震开,脚下却不稍停,将平生身法展到极致,刚刚奔到出口,便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巨响,石穴坍塌,数十万斤巨石将入口死死封住。

    “乖乖,将真正的宝物取走,竟然会引塌石穴,还真是没想到!”凌枫骇然道:“幸好自己跑的快,要是普通的魂云强者,非死在里不可!”想到这里,凌枫拭去额上的冷汗,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敢情他全身功力自动调动两层,但灵识却在,从那偷袭者进洞,他就发现了,只是苦于修为还没有恢复,斗不过人家,不得不设下一计。

    先是从自己手蜀中取出一方玉盒放入洞中,然后取出,当成里面的宝物,这样一来,事必引得那人出来争抢,却是不知,凌枫就早打定主意,将玉盒送给他了,反正里面什么也没有。

    他更是肯定那人得宝后,定不会察看,只是急得退出这里。

    所以等那人一走,凌枫才将真正的宝物取了出来,喘气了会才道:“只怪自己还是算错了一步,没想到这宝物一动,这洞就会塌,要不是自己有着傲世的七星步法,当真要活埋在这里了。”说罢目视手中物件,这是一柄长剑,上面布满了紫色的锈渍,但凌枫可不敢小看这些锈渍,因为就是这锈渍也是发着淡淡的紫光。

    凌枫实在很想看看这一把剑的威力,因为他从五彩人婴的记忆中得知,这是一柄天阶的魂器。

    天阶啊,想想这是两个多么骇动人心的字眼,只要凌枫把他拥有天阶魂器的信息透露出去,他敢肯定就是那些常年不出世的魂宇老怪,也会让他惊动的出世追杀于他。

    那五彩人婴之所以不炼化这柄天阶魂器,他就是用之来诱人的,每当有人进入这片空间,他便故意将这天阶魂器的气息散发出去,以引来人,好让他凑齐千魂,助他脱困。

    可是没想到这次他没将这天阶魂器的气息散发出去,还是引来了凌枫这个煞星,要致让他数万年的计划付之于水,还搭上了自家的性命,说来,这五彩人婴,也真是一个可怜人啦。

    天雨流星不知道凌枫只是一只纸老虎,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垂下了头,呐呐道:“有两位出手便是……便是够了,晚辈……”

    “废话,难道不知道凡事都求速战速决么!”凌枫士目光逼视天雨流星,厉声道:“再不出手,别怪本圣出手了,你可知道本圣若是出手,可是不分敌友的,到时候,哼……”

    天雨流星因为没有亲眼瞧见着凌枫的实力,所以对他的话一直半信半疑,到了此刻他实已骑虎难下,实在也无法说出‘没有亲眼瞧见您老的修为,晚辈实在不想出手’这句话来,怕惹怒了凌枫,招来杀身之祸。

    仔细想了想,出手助海冥星等人杀了这些人,也不是什么难事,没必要恼怒凌枫这个到底是真是假的前辈高人。

    终于身形展动,大喝一声,卷入了战团,刹那间眼见一场混战在凌枫的唆使下,上演了。

    凌枫却站得远远的,冷笑道:“你们慢慢斗,慢慢抢宝去吧,小爷先走一步了!”凌枫一边慢退,一边注意着战场,面上虽仍带笑容,但心情也难免有些兴奋,有些紧张,无论如何,他这只纸老虎随时都有让人拆穿的可能,把戏不可多玩,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更何况,此时还有一件天大的,振奋人心的好事等着他去做了。

    望着混战的几人,凌枫可不管他们是在争夺什么宝物了,慢慢身退,回到了之前的血池所在。

    从那五彩人婴的记忆中得知,这里真正有着一件天宝等着他。

    先从怀中把那玉匣子取出来,顿时一股异样血香迎面扑来,只见蜷曲在他身上的血蛇全部昂首而起,红信闪缩,突闻“嗤、嗤、嗤”十数声响,那些蛇头全部探入了这血水之中。

    接着那缠在凌枫身上的蛇身也慢慢脱离了开来。

    望着地上装着血水的匣子,凌枫不敢再惊动它,生怕那些血蛇重新回到他身上,到时候可真就后悔莫及了。

    轻步走到血池旁,望着血池的血水,血池中央是暗紫色的晶石彻成的,像是祭台一样的低台,凌枫轻笑一笑,伸手摸去,居然还有几块晶石是活动的。

    把这几块活动的晶石抽出来,里面就是-个天中的秘密藏物处了,这血池中的血水有着隔绝灵识的作用,只要别人不用手摸,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个砖台下有可以活动的晶石。

    心中窃喜间,凌枫的手已经伸进台下的暗洞里去了,当他的手缩回来的时候,无疑手上已经多了一件东西,不应该说是一件真正的宝物。

    这是一方玉匣,凌枫笑道:“这里果然有宝物。”凌枫微微一笑,正要揭开玉匣,突然间,入口处卷起一阵狂飙。

    尽管此时缠在凌枫身上的血蛇已去,但他全身功力只能运动二层,猝不及防,为那大力所逼,纵身闪避,就在这时,凌枫手中一空,那玉匣已被来人夺走,空中只听凌枫厉声大喝,想要追上那人,可满室劲气纵横,凌枫几乎无法立稳足。

    转念功夫,劲气已消,便听一声阴沉沉的大笑,说声:“谢了。”凌枫定眼望去,一角青衫在洞口飘然一晃,消失不见。

    凌枫表面上懊恼已极,还边跌足道:“怎么搞的,竟被这厮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口中虽然这么说,身子却是慢慢朝血池处走去,他竟然再次将手伸入那血池洞口之中,这次只听‘喀嚓’一声,好像是凌枫从这洞中用力扳掉了一件什么东西一。

    这‘喀嚓’之音未落,忽听‘嘎嘎’之声,整座血池陡然下沉。

    凌枫叫声不好,疾向一洞穴奔去,通道中乱石坠如急雨,凌枫双掌乱挥,一一震开,脚下却不稍停,将平生身法展到极致,刚刚奔到出口,便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巨响,石穴坍塌,数十万斤巨石将入口死死封住。

    “乖乖,将真正的宝物取走,竟然会引塌石穴,还真是没想到!”凌枫骇然道:“幸好自己跑的快,要是普通的魂云强者,非死在里不可!”想到这里,凌枫拭去额上的冷汗,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敢情他全身功力自动调动两层,但灵识却在,从那偷袭者进洞,他就发现了,只是苦于修为还没有恢复,斗不过人家,不得不设下一计。

    先是从自己手蜀中取出一方玉盒放入洞中,然后取出,当成里面的宝物,这样一来,事必引得那人出来争抢,却是不知,凌枫就早打定主意,将玉盒送给他了,反正里面什么也没有。

    他更是肯定那人得宝后,定不会察看,只是急得退出这里。

    所以等那人一走,凌枫才将真正的宝物取了出来,喘气了会才道:“只怪自己还是算错了一步,没想到这宝物一动,这洞就会塌,要不是自己有着傲世的七星步法,当真要活埋在这里了。”说罢目视手中物件,这是一柄长剑,上面布满了紫色的锈渍,但凌枫可不敢小看这些锈渍,因为就是这锈渍也是发着淡淡的紫光。

    凌枫实在很想看看这一把剑的威力,因为他从五彩人婴的记忆中得知,这是一柄天阶的魂器。

    天阶啊,想想这是两个多么骇动人心的字眼,只要凌枫把他拥有天阶魂器的信息透露出去,他敢肯定就是那些常年不出世的魂宇老怪,也会让他惊动的出世追杀于他。

    那五彩人婴之所以不炼化这柄天阶魂器,他就是用之来诱人的,每当有人进入这片空间,他便故意将这天阶魂器的气息散发出去,以引来人,好让他凑齐千魂,助他脱困。

    可是没想到这次他没将这天阶魂器的气息散发出去,还是引来了凌枫这个煞星,要致让他数万年的计划付之于水,还搭上了自家的性命,说来,这五彩人婴,也真是一个可怜人啦。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重生小郡主:七皇〕〔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万古界碑〕〔变身灵戒〕〔重回七零:军长大〕〔盗墓之问鼎长生〕〔云飞天上〕〔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豪门重生:全能强〕〔春野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