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火凌天〕〔穿越变成老爷爷〕〔人间最强兵〕〔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我有特殊阅读技巧〕〔超级打野〕〔天师神医〕〔第一全能赘婿〕〔红包来袭,忠犬萌〕〔奈何美人多薄情〕〔从1983开始〕〔我的绝美老婆〕〔最强修仙学生〕〔寂灭天决〕〔村色撩人〕〔任性小妞恋上你〕〔鉴宝天下〕〔茹小果的茹果人生〕〔道门生〕〔步步为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54章 第四百四十五 巧得魂器
    本站:m..

    “对了,这次,你怎么还会让人追杀?”感觉气氛有点尴尬,凌枫只得苦笑的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题。

    “你问这个做什么?”一听凌枫问起这个,雪莎连忙充满警惕的看着凌枫,同时还将身子慢慢的往后移了移。

    “你这是做什么?我有这么可怕吗?”凌枫嘴角一抽,郁闷道。但心里还是有点惊讶,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真的又得到魂器。

    就以她一个魂星期境界的小丫头,在失去了众多手下的守护下,竟然还能在这满是杀戮的丛凌中夺得魂器,这或多或少让凌枫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像明白凌枫心中所想,雪莎在又退了几步后,才道,“我身上是有件魂器,但并不是我夺来的。”

    “哦,那是怎么来的?”凌枫来兴趣了,你不去夺,难道还会有人亲自将魂器送到你手上不成。

    “是捡来的!”雪莎淡淡的一句,却是让凌枫目瞪口呆了,这魂器还能捡到,这比让他听了别人在地球上捡到外星人还要不可思议。

    “真是你捡来的,那你能不能把你捡它的经过说一下!”凌枫料想事情决定不是雪莎说得这么简单。

    “可以,但我说了,你不许再打我这件魂器的主意了,这次我们国家的镇国魂器被用来打赌,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帮我父王夺回一件魂器回去的,这次就算你要杀了我,我也不会把魂器交给你了。”雪莎好像是下定了决心,狠狠的咬了咬牙道。

    “呃——”呼到这话,凌枫微微一愣,随既苦笑道,“你看我是那么贪得无厌的人吗?”

    这次雪莎没有说话,但看她的眼神,那是毫不犹豫的就表达出了‘你就是’的意思。

    “好了,你说吧!”胡天守无奈的摆摆手道,“我保证不打你那魂器的主意。”以前拿了她两件魂器,大家互不认识,凌枫还没什么,现在经过这么一搭子事,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像雪莎也看出了凌枫的诚意,在顿了一会后,便将她得到魂器的经过说了出来,听完之后,真是直让凌枫感叹不已啊。

    原来这魂器还真是别人送上来的,只不过这其中情况之复杂,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这件事说起来有个缘故。

    上次凌枫将雪莎身上的魂器取走后,她其实并不怎么气愤,因为她的手下让人全都杀了,以她这样的修为,一个人拥有着两件魂器迟早会让人给抢杀,相反对凌枫取走她的魂器,并没有杀她,她心里还真是松了口气。

    这件事后,她想凭自己的实力再去与别人争夺魂器那是送死,所以她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企图就这样一直躲到赌杀结束之日。

    可是谁知,她不想要魂器了,别人却偏偏送上了门,有一天,她在自己的隐蔽之所安心烤一野味,忽听得自己不远处有殴击之声,抬头一看,只见两个魂云高手扭作一团,已各受致命重伤,却兀自竭力拚斗。

    这时她那还敢作声,只能悄悄的呆在一旁,看着那两人打斗,那两人似乎有着很大仇恨,打来真是不可开交。

    就这样,直到其中一人白眼一翻,死了过去了,这场战斗才结束,另一个却还没断气,她一时心软将他救回了自己隐藏之所,给他服了一粒还阳丹,救治了半天,可那人受伤太重,灵丹无法续命,他临死之时,说他真的很不甘心死在这里……

    那人说他和那已死之人本是朋友,两人联手从一魔兽巢穴中得到了一件地阶魂器,但魂器是多么珍贵的存在,何况还是地阶的,在这之前,他们从没见到,两人顿时纷纷让这魂器诱迷了心智,两人开始互相防范,谁也不放心让对方拿着这件魂器,深怕对方靠着这威力极大的魂器,下手将自己除去,独霸魂器。

    自从到得这魂器后,两人各持魂器一端,同地而食,同地而睡,当真是寸步不离,但吃东西时生怕对方下毒,睡觉时担心对方暗算,提心吊胆,魂梦不安;又怕这丛凌之中其他人来争夺,于是远远避开那些大道,专往一些隐蔽的地方躲藏。

    到来到雪莎隐藏的地方之时,两人已然筋疲力尽,都知这般下去,终究会活生生的累死,吓死,就算不死也会成神精病,终于出手打了起来,至于后来,就是雪莎看来了那一些了,到头来,两人斗了个两人惨死,让雪莎捡到了一件魂器。

    凌枫听了这番话,想象那二人一路上心惊肉跳,死挨苦缠的情景,不由得暗然生悯,叹道,“为了一件魂器,也不值得如此啊!”

    “你早点休息吧,明天什么都结束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带着这件魂器回国了!!”凌枫起身慢慢的朝洞外走去。

    这次的夺宝大会,也终于要结束了,这次可比上次浴血幻境还要惊险的多,差点就真的要魂飞烟灭于其中了!

    ——

    这里的山忽高忽低,简直象一条条迂回曲折腾的画廊。那灰层层的山峰遮住天暮,莽莽苍苍,连绵不断,千姿百态,真是:“大地阔天边,苍苍万里连。”凌枫站在洞边喃喃念道。

    一夜无事——

    一线日出,洒落在碧绿青峰之上,这残忍的赌杀终于也在今天终止了,凌枫伫立于旷洞之边,一身青衫在晨风里微微飘动。

    “你就呆在这里等等吧,你父王的人应该很快就到了,我先走了!!”凌枫对着正从山洞走出来的雪莎说道,一纵身,几个起跃就不见了身影!!

    “哼,戴着面具,夺走了本公主一件魂件就想这么算了么,只要你人不出天龙大都,本公主一样要找出你是谁!!”雪莎望着凌枫在凌中穿梭的身影,又看着在自己手中飞舞的七彩识味蝶,眼中闪过一丝狡猾。

    “对了,这次,你怎么还会让人追杀?”感觉气氛有点尴尬,凌枫只得苦笑的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题。

    “你问这个做什么?”一听凌枫问起这个,雪莎连忙充满警惕的看着凌枫,同时还将身子慢慢的往后移了移。

    “你这是做什么?我有这么可怕吗?”凌枫嘴角一抽,郁闷道。但心里还是有点惊讶,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真的又得到魂器。

    就以她一个魂星期境界的小丫头,在失去了众多手下的守护下,竟然还能在这满是杀戮的丛凌中夺得魂器,这或多或少让凌枫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像明白凌枫心中所想,雪莎在又退了几步后,才道,“我身上是有件魂器,但并不是我夺来的。”

    “哦,那是怎么来的?”凌枫来兴趣了,你不去夺,难道还会有人亲自将魂器送到你手上不成。

    “是捡来的!”雪莎淡淡的一句,却是让凌枫目瞪口呆了,这魂器还能捡到,这比让他听了别人在地球上捡到外星人还要不可思议。

    “真是你捡来的,那你能不能把你捡它的经过说一下!”凌枫料想事情决定不是雪莎说得这么简单。

    “可以,但我说了,你不许再打我这件魂器的主意了,这次我们国家的镇国魂器被用来打赌,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帮我父王夺回一件魂器回去的,这次就算你要杀了我,我也不会把魂器交给你了。”雪莎好像是下定了决心,狠狠的咬了咬牙道。

    “呃——”呼到这话,凌枫微微一愣,随既苦笑道,“你看我是那么贪得无厌的人吗?”

    这次雪莎没有说话,但看她的眼神,那是毫不犹豫的就表达出了‘你就是’的意思。

    “好了,你说吧!”胡天守无奈的摆摆手道,“我保证不打你那魂器的主意。”以前拿了她两件魂器,大家互不认识,凌枫还没什么,现在经过这么一搭子事,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像雪莎也看出了凌枫的诚意,在顿了一会后,便将她得到魂器的经过说了出来,听完之后,真是直让凌枫感叹不已啊。

    原来这魂器还真是别人送上来的,只不过这其中情况之复杂,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这件事说起来有个缘故。

    上次凌枫将雪莎身上的魂器取走后,她其实并不怎么气愤,因为她的手下让人全都杀了,以她这样的修为,一个人拥有着两件魂器迟早会让人给抢杀,相反对凌枫取走她的魂器,并没有杀她,她心里还真是松了口气。

    这件事后,她想凭自己的实力再去与别人争夺魂器那是送死,所以她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企图就这样一直躲到赌杀结束之日。

    可是谁知,她不想要魂器了,别人却偏偏送上了门,有一天,她在自己的隐蔽之所安心烤一野味,忽听得自己不远处有殴击之声,抬头一看,只见两个魂云高手扭作一团,已各受致命重伤,却兀自竭力拚斗。

    这时她那还敢作声,只能悄悄的呆在一旁,看着那两人打斗,那两人似乎有着很大仇恨,打来真是不可开交。

    就这样,直到其中一人白眼一翻,死了过去了,这场战斗才结束,另一个却还没断气,她一时心软将他救回了自己隐藏之所,给他服了一粒还阳丹,救治了半天,可那人受伤太重,灵丹无法续命,他临死之时,说他真的很不甘心死在这里……

    那人说他和那已死之人本是朋友,两人联手从一魔兽巢穴中得到了一件地阶魂器,但魂器是多么珍贵的存在,何况还是地阶的,在这之前,他们从没见到,两人顿时纷纷让这魂器诱迷了心智,两人开始互相防范,谁也不放心让对方拿着这件魂器,深怕对方靠着这威力极大的魂器,下手将自己除去,独霸魂器。

    自从到得这魂器后,两人各持魂器一端,同地而食,同地而睡,当真是寸步不离,但吃东西时生怕对方下毒,睡觉时担心对方暗算,提心吊胆,魂梦不安;又怕这丛凌之中其他人来争夺,于是远远避开那些大道,专往一些隐蔽的地方躲藏。

    到来到雪莎隐藏的地方之时,两人已然筋疲力尽,都知这般下去,终究会活生生的累死,吓死,就算不死也会成神精病,终于出手打了起来,至于后来,就是雪莎看来了那一些了,到头来,两人斗了个两人惨死,让雪莎捡到了一件魂器。

    凌枫听了这番话,想象那二人一路上心惊肉跳,死挨苦缠的情景,不由得暗然生悯,叹道,“为了一件魂器,也不值得如此啊!”

    “你早点休息吧,明天什么都结束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带着这件魂器回国了!!”凌枫起身慢慢的朝洞外走去。

    这次的夺宝大会,也终于要结束了,这次可比上次浴血幻境还要惊险的多,差点就真的要魂飞烟灭于其中了!

    ——

    这里的山忽高忽低,简直象一条条迂回曲折腾的画廊。那灰层层的山峰遮住天暮,莽莽苍苍,连绵不断,千姿百态,真是:“大地阔天边,苍苍万里连。”凌枫站在洞边喃喃念道。

    一夜无事——

    一线日出,洒落在碧绿青峰之上,这残忍的赌杀终于也在今天终止了,凌枫伫立于旷洞之边,一身青衫在晨风里微微飘动。

    “你就呆在这里等等吧,你父王的人应该很快就到了,我先走了!!”凌枫对着正从山洞走出来的雪莎说道,一纵身,几个起跃就不见了身影!!

    “哼,戴着面具,夺走了本公主一件魂件就想这么算了么,只要你人不出天龙大都,本公主一样要找出你是谁!!”雪莎望着凌枫在凌中穿梭的身影,又看着在自己手中飞舞的七彩识味蝶,眼中闪过一丝狡猾。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重生小郡主:七皇〕〔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万古界碑〕〔变身灵戒〕〔重回七零:军长大〕〔盗墓之问鼎长生〕〔云飞天上〕〔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豪门重生:全能强〕〔春野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