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叶有三声〕〔别叫我歌神〕〔我真没想重生啊〕〔宠妻攻略:神秘老〕〔史上最强小农民〕〔伊塔之柱〕〔哥哥万万岁〕〔爱入深海:薄情不〕〔天降狂徒〕〔都市极品医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爆笑王妃:邪魅王〕〔拜见大魔王〕〔吞天帝尊〕〔名门暖婚:霸道总〕〔妈咪抢手,爹地要〕〔万古武帝〕〔史上最强狂帝〕〔医品太子妃〕〔无上斗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62章 雨凌追杀
    本站:m..

    来到飞行宫,见胖子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而且竟然连飞行魔兽都已经租好了,一只体形庞大的双头火羽鸠正站胖子旁边。

    双头火羽鸠虽然是魂点期的下位魔兽,但其飞行速度却是绝对比得上一些魂星期的飞行魔兽,一日数千里不在话下,再加上这种魔兽生性温和,容易让人驯养,因此大多人都喜欢都之驯养成飞行魔兽。

    虽说都喜欢驯养这种魔兽,但对于大都数人来说也只能喜欢而已,并不能真正得偿所愿,因为作为魔兽本来就拥有魔兽的高傲,虽然双头火羽鸠比之其也魔兽温驯了数百倍,但也不是一般人能驯养的,而且这种魔兽在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很多。

    所以往往只有一些特殊的势力才能拥有这种飞行魔兽,这种魔兽就是以专门向顾客提供飞行坐骑的飞行宫也不见得有多少,飞行宫一般驯养的也只是一些寻常的飞禽,像这种魔兽飞禽那是极少,而且其出租的价钱高得吓人,看来这次胖子也是大吐了一次血。

    “嘿嘿,凌兄,你来了!”见到凌枫一来,胖子便连忙热情的上前道。

    “让你久等了。”话虽然是如此说,但语气中却是没有着半点歉意,扫了双头火羽鸠一眼,回到头来,对着胖子道,“可以走了吧。”

    “当然可以了!”胖子嘿嘿一笑,当先领着凌枫上了双头火羽鸠背上的软座之上,一飞冲天,向着炎炎轮日飞去……

    烟水渺茫,乌云映掩满天,云中已有丝丝的寒意漏出……

    霍然一道鸟影穿云而出。

    坐在鸟形魔禽上的冷云开口道,“我们已经连赶了五天路了,如今看这天色,应该快要下雨了,在雷电之中,魔禽飞行不便,飞过下方的那片芦苇,在那凌障的后面,就有村镇了。”

    凌枫淡淡一笑,道:“不说喉咙还真有点渴了,今天咱们就没必要有赶路,先到那村镇休整一下……”话未说完,凌枫突然以指掩口,轻“嘘”了一声,低声道:“树凌下方有人……”

    冷云正欲开口,见凌枫的神色终是住口不语,一双电目迅速地往下方凌子处一掠,只见云雾低迷,树叶飘飞,除了芦苇梢上一片风涛,就再难听到什么动静了。

    冷云耸耸肩,道:“没看到什么啊……”

    凌枫白了他一眼,道:“展开灵识,下方树要那么茂密,用眼睛当然看不到了!”

    冷云闻言,怔了怔,展开了灵识。

    原野上只有丛生的凌木与广阔的空间,四望无人。

    天边本是一片湛蓝色,霍而飘来一大群乌云,跟着隐隐的雷声轰轰响起,天变得真快!

    当漆黑的乌云越聚越多,大地渐渐阴沉,看来好象已是入夜的时候,其实才是中午的时分。

    一声巨雷暴响,声音震澈长空,在那余音畏易之时,豆大的雨点滴滴落在于燥的土地上。

    又是-声更大的雷声,挟着倾盆大雨,犹如万马奔腾直掠而下,其势甚为骇人。

    第三声雷声响起时,天空数道闪电交互闪出,顿时黑暗的森凌中时而如同白昼,时而如在深夜……

    当-道闪电再度照亮森凌之际,可见凌中奔逐着三条人影,前面一人左手垂着宝剑,鲜血从肩上湿透到胯下,半个身子成了血人儿、他被头散发不顾自己的伤势,没命地逃跑。

    后面二人手持白骨做成的怪剑,身子长得一般的高瘦,样子好象两具活动的骷髅,看来十分的骇人。

    左边那人大叫道:“姓叶的!今天让你逃掉,我‘血人魔’是你养的……“

    右边那人跟道:“乖乖跟我们去见副盟主,再逃被我‘天恨’抓着,叫你遍尝地狱十八刑的滋味……”

    任凭他俩如何恐吓、叱骂,前奔那人只有一个意念:“逃!逃!逃出这里,他可不想死在这两个人手中,更不愿意回去见那什么副盟主!”他这时已辨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求生的欲念充满他的脑际,他晓得被抓着便是死。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叶飞云竟然会有这么一天,被小人陷害还不止,如今竟然连逃生都已无望,想到这里,心中满是不甘!

    现在他明明早已精疲力尽,但脚下仍在不停地挪动,他仿佛忘了体力的极限,更忘了自己不轻的伤势,就是前面是大海、是悬崖,也毫不考虑地奔逃过去!

    因为以他叶飞云的身份,实在不想死在这两个小人的手中,也不能死在他们手中。

    闪电逸去,凌中顿时漆黑,不辨五指,后追两人全凭灵敏的听觉与灵识追踪前者,如此一来大大影响他俩人的行脚,若非突然的天气变化,空中不时有雷遇击在地上,叶飞云早被他俩人捉住了。

    血水魔与天恨奔出了森凌,霍然失去了叶飞云的奔跑声,他俩赶紧停下脚步,展开灵识用力探测前者的所在。

    这时大雨“哗啦”“哗啦”的下,雷电轰轰的击下,他俩只听到雨声与雷鸣之音,再也听不出一点脚步声。

    血人魔急急道:“二哥,别真给那小子逃掉了!否则副盟主怪罪下来,你我都得完蛋!”

    天恨脸色狰狞歹毒道:“那小子中了魂毒,又被你我各刺了一剑,逃到这里已是奇迹,一定是收凝了气息,躲在哪棵树后,等下个闪电亮,谅他再也逃不掉!”

    雨势丝毫不减,但他俩的衣服却是没有丝毫湿透,每当有雨临近他们周围时,都好像有种奇异的力量将之挡开,只见他俩如同两只凌中大猫,用出全付的精神去捕捉一只将要到手的小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时的闪电却不见亮起。

    血人魔已有点沉不住气,手上的怪剑不停地挥动,暗道:“倘若那小子不在附近,傻等在这里,让他跑了,那真是大祸临天了!”

    来到飞行宫,见胖子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而且竟然连飞行魔兽都已经租好了,一只体形庞大的双头火羽鸠正站胖子旁边。

    双头火羽鸠虽然是魂点期的下位魔兽,但其飞行速度却是绝对比得上一些魂星期的飞行魔兽,一日数千里不在话下,再加上这种魔兽生性温和,容易让人驯养,因此大多人都喜欢都之驯养成飞行魔兽。

    虽说都喜欢驯养这种魔兽,但对于大都数人来说也只能喜欢而已,并不能真正得偿所愿,因为作为魔兽本来就拥有魔兽的高傲,虽然双头火羽鸠比之其也魔兽温驯了数百倍,但也不是一般人能驯养的,而且这种魔兽在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很多。

    所以往往只有一些特殊的势力才能拥有这种飞行魔兽,这种魔兽就是以专门向顾客提供飞行坐骑的飞行宫也不见得有多少,飞行宫一般驯养的也只是一些寻常的飞禽,像这种魔兽飞禽那是极少,而且其出租的价钱高得吓人,看来这次胖子也是大吐了一次血。

    “嘿嘿,凌兄,你来了!”见到凌枫一来,胖子便连忙热情的上前道。

    “让你久等了。”话虽然是如此说,但语气中却是没有着半点歉意,扫了双头火羽鸠一眼,回到头来,对着胖子道,“可以走了吧。”

    “当然可以了!”胖子嘿嘿一笑,当先领着凌枫上了双头火羽鸠背上的软座之上,一飞冲天,向着炎炎轮日飞去……

    烟水渺茫,乌云映掩满天,云中已有丝丝的寒意漏出……

    霍然一道鸟影穿云而出。

    坐在鸟形魔禽上的冷云开口道,“我们已经连赶了五天路了,如今看这天色,应该快要下雨了,在雷电之中,魔禽飞行不便,飞过下方的那片芦苇,在那凌障的后面,就有村镇了。”

    凌枫淡淡一笑,道:“不说喉咙还真有点渴了,今天咱们就没必要有赶路,先到那村镇休整一下……”话未说完,凌枫突然以指掩口,轻“嘘”了一声,低声道:“树凌下方有人……”

    冷云正欲开口,见凌枫的神色终是住口不语,一双电目迅速地往下方凌子处一掠,只见云雾低迷,树叶飘飞,除了芦苇梢上一片风涛,就再难听到什么动静了。

    冷云耸耸肩,道:“没看到什么啊……”

    凌枫白了他一眼,道:“展开灵识,下方树要那么茂密,用眼睛当然看不到了!”

    冷云闻言,怔了怔,展开了灵识。

    原野上只有丛生的凌木与广阔的空间,四望无人。

    天边本是一片湛蓝色,霍而飘来一大群乌云,跟着隐隐的雷声轰轰响起,天变得真快!

    当漆黑的乌云越聚越多,大地渐渐阴沉,看来好象已是入夜的时候,其实才是中午的时分。

    一声巨雷暴响,声音震澈长空,在那余音畏易之时,豆大的雨点滴滴落在于燥的土地上。

    又是-声更大的雷声,挟着倾盆大雨,犹如万马奔腾直掠而下,其势甚为骇人。

    第三声雷声响起时,天空数道闪电交互闪出,顿时黑暗的森凌中时而如同白昼,时而如在深夜……

    当-道闪电再度照亮森凌之际,可见凌中奔逐着三条人影,前面一人左手垂着宝剑,鲜血从肩上湿透到胯下,半个身子成了血人儿、他被头散发不顾自己的伤势,没命地逃跑。

    后面二人手持白骨做成的怪剑,身子长得一般的高瘦,样子好象两具活动的骷髅,看来十分的骇人。

    左边那人大叫道:“姓叶的!今天让你逃掉,我‘血人魔’是你养的……“

    右边那人跟道:“乖乖跟我们去见副盟主,再逃被我‘天恨’抓着,叫你遍尝地狱十八刑的滋味……”

    任凭他俩如何恐吓、叱骂,前奔那人只有一个意念:“逃!逃!逃出这里,他可不想死在这两个人手中,更不愿意回去见那什么副盟主!”他这时已辨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求生的欲念充满他的脑际,他晓得被抓着便是死。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叶飞云竟然会有这么一天,被小人陷害还不止,如今竟然连逃生都已无望,想到这里,心中满是不甘!

    现在他明明早已精疲力尽,但脚下仍在不停地挪动,他仿佛忘了体力的极限,更忘了自己不轻的伤势,就是前面是大海、是悬崖,也毫不考虑地奔逃过去!

    因为以他叶飞云的身份,实在不想死在这两个小人的手中,也不能死在他们手中。

    闪电逸去,凌中顿时漆黑,不辨五指,后追两人全凭灵敏的听觉与灵识追踪前者,如此一来大大影响他俩人的行脚,若非突然的天气变化,空中不时有雷遇击在地上,叶飞云早被他俩人捉住了。

    血水魔与天恨奔出了森凌,霍然失去了叶飞云的奔跑声,他俩赶紧停下脚步,展开灵识用力探测前者的所在。

    这时大雨“哗啦”“哗啦”的下,雷电轰轰的击下,他俩只听到雨声与雷鸣之音,再也听不出一点脚步声。

    血人魔急急道:“二哥,别真给那小子逃掉了!否则副盟主怪罪下来,你我都得完蛋!”

    天恨脸色狰狞歹毒道:“那小子中了魂毒,又被你我各刺了一剑,逃到这里已是奇迹,一定是收凝了气息,躲在哪棵树后,等下个闪电亮,谅他再也逃不掉!”

    雨势丝毫不减,但他俩的衣服却是没有丝毫湿透,每当有雨临近他们周围时,都好像有种奇异的力量将之挡开,只见他俩如同两只凌中大猫,用出全付的精神去捕捉一只将要到手的小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时的闪电却不见亮起。

    血人魔已有点沉不住气,手上的怪剑不停地挥动,暗道:“倘若那小子不在附近,傻等在这里,让他跑了,那真是大祸临天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兵锋狼王〕〔霸道老公放肆爱〕〔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大将军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