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时空行〕〔位面宇宙〕〔超级万能摇一摇〕〔赖嫁〕〔氪金魔主〕〔大明铁骨〕〔蛮荒娇妻:嫁个好〕〔毁灭木叶之佩恩霸〕〔狂暴逆袭〕〔秦先生,你的娇妻〕〔武动神尊〕〔凡武踏天〕〔浮尽韶华:半曲天〕〔网游之白骨大圣〕〔谍妃传〕〔超模甜妻:低调总〕〔我有一本神书〕〔农女殊色〕〔都市特种狼王〕〔神道复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68章 狂妄艳少
    本站:m..

    上次见到他时,身边也是有着几个美人儿相陪着,只是这次却是真是一群了。

    只见百艳少从软金桥上走了下来,淡淡看了众人一眼,在众人面面相觑间,走到内厅内,旁边众女为他寻了一座,淡笑风声的坐了下来,却没有与任何人交谈之意。

    众人见百艳少如此态度,一些想要一探他底细的人,到也不敢冒然上前相谈!

    突见座中站起一位脸色发青的少年,轻狂笑道:“我们都是来招亲的,人竟然都已到到齐了,风闻堡主千金姿容绝世,却末见过,今天不妨请出来,让大家见见可好?”

    紫龙淡淡看了百艳少一眼,便回过头来对着那脸色发青的少年哈哈干笑道:“既是王贤侄相请,自是要让各位一见。”

    他吩咐身后站立的一个老头,老头去后,不多时一阵香风飘来,全座皆闻,众人精神一振,伸长脖子预备好端许一下这位美色闻名江湖的娇娃。

    但是,在这大厅角上的一张桌子上,却仍然还有二人旁若无人地吃喝着,脸上丝毫无动于衷,生像是那少年所求的事,他们既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似的,根本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

    这两人一人是那狂傲的百艳少,另一人自然就是凌枫了,而这时冷云见到那百艳少没理会他,他也识趣的慢慢回到了原来的坐处。

    此刻,那百艳少不顾众人表情,他像是吃完了,站了起来,抹了抹嘴,目光往盘中放着的那只剩下的一半酥炸子鸡上一扫,微叹了口气,像是意犹未尽似的,又撕了一块,放到嘴里咀嚼着。

    而这时只听铃佩叮当轻响,先走出四位艳色的青衣婢女,后面跟着一位低头垂首,紫衫轻飘的窈窕女子。

    这时本悠然自得的凌枫心中抨抨而跳了起来,就是他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产生这种感觉,放下手中的酒杯,抬头望去,‘喀’的一声,手中酒杯轻碎。

    但此时大厅中众人的心神都放在紫堡小姐的身上,全然没注意到凌枫的异样。

    到是百艳少像是感应到什么,若有若无看了凌枫一眼,微笑着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转过身,眼睛突然温柔了起来,看着那紫衣女子,这百艳少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狂热。

    “二年未见,如今不知伊人是何模样了?”凌枫心中微微有些愧疚了起来,那紫衣女子虽然仍是低着头,众人见不到她的面孔,但凌枫已是知道她是谁了!

    紫龙道:“灵儿,抬起头来!”

    众人知道她会抬头了,那知她好像没有听见,仍是低头不语。

    紫龙脸色微变,声音很不自然道:“灵儿,还不拾起头来?”

    紫衫女子这才委屈万分的慢慢拾起头来,只见一个秀丽震憾人心的面容,呈现在各人眼前。

    但听赞叹之声四下迭起,就连百艳少与冷云这种色中君子也不由主的低声道:“好个漂亮的妞儿……”

    然而凌枫也见到,但他见到的不是那众人注意的美丽面容,而是那面容上接着的两滴清泪!!

    于是他的心痛了,他知道这两滴泪代表着什么意思,他更看出,这两年,她虽然美丽多了,但也清瘦多了,或许这一切都是他的过错,这二年来竟然没来找她。

    若这次不是碰巧遇上,恐怕再相见时,她已为人妻了,若真到那般情形,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凌枫不忍再想下去,转头他望,只听紫龙道:“灵儿,坐到爹的身边来。”

    紫衫女子茫然的向紫龙座前走去,众人见到她这般楚弱可怜之态,更觉美丽三分,无不暗暗赞叹!

    紫衫女在侧坐下,四名婢女随侍左右,各个前来应征之人,齐郎挺胸直背端然而坐,知道美人一定在注视自己,可要好好表现出采,博得美人芳心。

    紫龙笑道:“谁请先上场?“

    只听‘飕’的一阵风声,座上掠下一位长身瘦肩的汉子,抱拳道:“在下不利国王子哈费,先下场讨教。”

    “你还是滚下去吧,免得污了美人有玉眼!”听到这道狂妄的声音,凌枫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骇然发现,从自己身畔到那台上全是那百艳少,每一个百艳少都保持着不同的姿势。

    “好骇人的速度,残影居然这么久的时间都还没散去。”一想到这,一直悠散的凌枫对这百艳忌惮了起来。

    “还请阁下手下留情!”那不利国王子哈费一见到百艳少,心中警惕大起,这人出场那第华丽骇人,想来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因此先道出客气的话语。

    “留情!”百艳少突然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俯,笑得那不利国王子哈费莫名其妙。

    紫龙旁边的紫衣女子也似也被笑声惊醒,抬头看了一眼百艳少后,眼中露过一丝异色后,才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只对女子留情!”百艳少笑声突敛,脸上满是冰霜,话音一落,化为一抹紫光向哈费闪了过来。

    “焰阳掌!”瞬间拍出满天掌印,每一掌都化做虚空中一轮火轮,向哈费印来。

    这些掌印散发出融金烁石的热量,连带得整个空间的温度都狂涨起来,单单就这种气势,已是哈费骇了心胆俱失了,那还有什么信念击敌,手忙脚乱间,左手白芒一闪。

    “御魔剑!”一柄混沌不清的巨大长剑从他身下破土而出,带着轰轰声响迎上百艳少发出的那些火轮。

    “轰!”

    狂风大起,飞沙走石,他脚下的‘御魔剑’几乎同时撞上火轮,发出一声巨响后,同时湮灭,正在大伙疑惑那些火轮威力之小时,突然听百艳少轻笑一声,“念是初场,就留你一命吧!”蒙蒙沙雾之中,一条紫影冲出,白中透红的手掌印上哈费的胸膛。

    哈费的身躯向后一荡,陡然抛飞而起,而后重重砸在了地板下,喷出数口鲜血晕了过去。

    上次见到他时,身边也是有着几个美人儿相陪着,只是这次却是真是一群了。

    只见百艳少从软金桥上走了下来,淡淡看了众人一眼,在众人面面相觑间,走到内厅内,旁边众女为他寻了一座,淡笑风声的坐了下来,却没有与任何人交谈之意。

    众人见百艳少如此态度,一些想要一探他底细的人,到也不敢冒然上前相谈!

    突见座中站起一位脸色发青的少年,轻狂笑道:“我们都是来招亲的,人竟然都已到到齐了,风闻堡主千金姿容绝世,却末见过,今天不妨请出来,让大家见见可好?”

    紫龙淡淡看了百艳少一眼,便回过头来对着那脸色发青的少年哈哈干笑道:“既是王贤侄相请,自是要让各位一见。”

    他吩咐身后站立的一个老头,老头去后,不多时一阵香风飘来,全座皆闻,众人精神一振,伸长脖子预备好端许一下这位美色闻名江湖的娇娃。

    但是,在这大厅角上的一张桌子上,却仍然还有二人旁若无人地吃喝着,脸上丝毫无动于衷,生像是那少年所求的事,他们既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似的,根本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

    这两人一人是那狂傲的百艳少,另一人自然就是凌枫了,而这时冷云见到那百艳少没理会他,他也识趣的慢慢回到了原来的坐处。

    此刻,那百艳少不顾众人表情,他像是吃完了,站了起来,抹了抹嘴,目光往盘中放着的那只剩下的一半酥炸子鸡上一扫,微叹了口气,像是意犹未尽似的,又撕了一块,放到嘴里咀嚼着。

    而这时只听铃佩叮当轻响,先走出四位艳色的青衣婢女,后面跟着一位低头垂首,紫衫轻飘的窈窕女子。

    这时本悠然自得的凌枫心中抨抨而跳了起来,就是他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产生这种感觉,放下手中的酒杯,抬头望去,‘喀’的一声,手中酒杯轻碎。

    但此时大厅中众人的心神都放在紫堡小姐的身上,全然没注意到凌枫的异样。

    到是百艳少像是感应到什么,若有若无看了凌枫一眼,微笑着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转过身,眼睛突然温柔了起来,看着那紫衣女子,这百艳少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狂热。

    “二年未见,如今不知伊人是何模样了?”凌枫心中微微有些愧疚了起来,那紫衣女子虽然仍是低着头,众人见不到她的面孔,但凌枫已是知道她是谁了!

    紫龙道:“灵儿,抬起头来!”

    众人知道她会抬头了,那知她好像没有听见,仍是低头不语。

    紫龙脸色微变,声音很不自然道:“灵儿,还不拾起头来?”

    紫衫女子这才委屈万分的慢慢拾起头来,只见一个秀丽震憾人心的面容,呈现在各人眼前。

    但听赞叹之声四下迭起,就连百艳少与冷云这种色中君子也不由主的低声道:“好个漂亮的妞儿……”

    然而凌枫也见到,但他见到的不是那众人注意的美丽面容,而是那面容上接着的两滴清泪!!

    于是他的心痛了,他知道这两滴泪代表着什么意思,他更看出,这两年,她虽然美丽多了,但也清瘦多了,或许这一切都是他的过错,这二年来竟然没来找她。

    若这次不是碰巧遇上,恐怕再相见时,她已为人妻了,若真到那般情形,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凌枫不忍再想下去,转头他望,只听紫龙道:“灵儿,坐到爹的身边来。”

    紫衫女子茫然的向紫龙座前走去,众人见到她这般楚弱可怜之态,更觉美丽三分,无不暗暗赞叹!

    紫衫女在侧坐下,四名婢女随侍左右,各个前来应征之人,齐郎挺胸直背端然而坐,知道美人一定在注视自己,可要好好表现出采,博得美人芳心。

    紫龙笑道:“谁请先上场?“

    只听‘飕’的一阵风声,座上掠下一位长身瘦肩的汉子,抱拳道:“在下不利国王子哈费,先下场讨教。”

    “你还是滚下去吧,免得污了美人有玉眼!”听到这道狂妄的声音,凌枫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骇然发现,从自己身畔到那台上全是那百艳少,每一个百艳少都保持着不同的姿势。

    “好骇人的速度,残影居然这么久的时间都还没散去。”一想到这,一直悠散的凌枫对这百艳忌惮了起来。

    “还请阁下手下留情!”那不利国王子哈费一见到百艳少,心中警惕大起,这人出场那第华丽骇人,想来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因此先道出客气的话语。

    “留情!”百艳少突然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俯,笑得那不利国王子哈费莫名其妙。

    紫龙旁边的紫衣女子也似也被笑声惊醒,抬头看了一眼百艳少后,眼中露过一丝异色后,才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只对女子留情!”百艳少笑声突敛,脸上满是冰霜,话音一落,化为一抹紫光向哈费闪了过来。

    “焰阳掌!”瞬间拍出满天掌印,每一掌都化做虚空中一轮火轮,向哈费印来。

    这些掌印散发出融金烁石的热量,连带得整个空间的温度都狂涨起来,单单就这种气势,已是哈费骇了心胆俱失了,那还有什么信念击敌,手忙脚乱间,左手白芒一闪。

    “御魔剑!”一柄混沌不清的巨大长剑从他身下破土而出,带着轰轰声响迎上百艳少发出的那些火轮。

    “轰!”

    狂风大起,飞沙走石,他脚下的‘御魔剑’几乎同时撞上火轮,发出一声巨响后,同时湮灭,正在大伙疑惑那些火轮威力之小时,突然听百艳少轻笑一声,“念是初场,就留你一命吧!”蒙蒙沙雾之中,一条紫影冲出,白中透红的手掌印上哈费的胸膛。

    哈费的身躯向后一荡,陡然抛飞而起,而后重重砸在了地板下,喷出数口鲜血晕了过去。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佛系反骨(快穿)〕〔盗墓之问鼎长生〕〔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重回七零:军长大〕〔万灵巫师〕〔药皇大人:夫人逃〕〔剑道纯阳〕〔弓兵就是要近战〕〔重生小郡主:七皇〕〔爱我你就抱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