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狂兵〕〔每秒都在升级〕〔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星宇世界传奇公会〕〔猎人之卡金的玉〕〔这胖子有毒〕〔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窝不是玉皇大帝〕〔噬梦仙尊〕〔重生完美大佬〕〔打通那扇门〕〔我的系统超环保〕〔宋师道之纵横天下〕〔全宇宙都是我〕〔炼气研究院〕〔富家女总裁的贴身〕〔驱魔传说〕〔巴尔干的救赎〕〔妃倾盛世〕〔回到大唐当皇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71章 艳少败走
    本站:m..

    “攻守瞬间转换,他一直是在寻找机会罢了,应该很快就会出手了!”凌枫望了冷胖子一眼,微微一笑道。

    果然,再次接了凌天几次攻击后,百艳少突然身形一闪,直接飘退了开来。

    “好了,凌兄的凌宵遁,我也见识过了,接下来,就请你接我几招吧!”靠着一丝风力,百艳少突然随风而退,此时凌天再次刺来的一剑,便已让他借势飘荡开去,那抹剑气自是斩空。

    凌天长剑一收,向身畔一扫,便自不动,他知道此时百艳少也运起了诡异的身法,站在原地的百艳少,那只是一具残影,他本身早已不知道遁入何处了,他灵识没有百艳少强,只能站在原地,以不变应万变。

    身后一缕剑气无声无息的袭至,但依旧从凌天下方吹过。

    一剑又一剑,连绵不绝,那剑上散发出的古怪雾气飘散开来,空气中带着一股异常的香味,虚空之中,出现了十多个百艳少,一个百艳少刚刚消失,又有更多百艳少生成,每个百艳少都保持着一人不同的挥剑姿势。

    然更加诡异的,却是那凌天,他虽然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每次化解百艳少的剑势时,每一个迎敌动作都已不是人体所能做出的,身体曲折飘荡,便真如一张纸般,按任意角度折曲。

    百艳少虽然刺出成百上千剑,却是连一剑都没有得手。

    “你这是何种身法?”百艳少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一字吐出,另一字却又换了个方向。

    凌枫从百艳少语气中首次感觉到了一丝情绪的波动,那是一种极度的郁闷与无奈,想来也是,若是他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此时的心情恐怕也不比百艳少好到那里去。

    “你只知道我们凌家的凌宵遁,可遁隐虚空伤敌,却是不知凌宵遁成,万姿随意,意念一动,身体便可做出任何姿态!”凌天一边抵挡敌百艳少的剑影,一边随口道出。

    突然之间,满天的幻影消失殆尽,凌天身侧不远处,百艳少现出身来,一袭宽紫色大袍随风舞动。

    “你有此凌宵遁这种绝世身法,除非我使出绝命一剑,不然你已立于不败之敌,只是我的绝命一剑,虽能伤敌一百,但也自损八十。”说罢,随后一抬,手中长剑径直没入他体内,百艳少头也不回的走下了武台。

    “待我能真正掌握绝命一剑,再无一丝剑气泄出,自会再找你的!”声音渺渺,但人踪已无……那些随百艳少而来的少女们也慢慢的退出了厅院!

    见百艳少退走,一直在半空中另外两名粗汉纷纷跃了下来,其中一名粗汉当下笑吟吟走上武台,向四座道:“谁再请下场与我们大哥比试?”

    此时在坐之人虽然皆都是名家之后,但比起凌天这种家世公子的名望是差远了?而且适才见了他的神威,这时再无人敢下场去争取鳌头之名。

    那粗汉笑意更甚,回过头来看向紫堡主,连忙接道:“堡主,此时再无人下场,就请您按照约定,将令千金嫁给我们大哥吧!”

    另外一名粗汉也拍手道:“就宣布我们大哥为您的贤婿吧,这里已经没人敢和我们大哥争了……”

    “老丈人,你早就说过,我是你们家天定的女婿,这是谁也夺不去的,您还在等什么,莫不成你认为那百艳少还会回来相争不成……”凌天淡然的声音中听不出他半点情绪的波动,实在不知道这样的人,心里此刻在想些什么。

    见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身子一直没有站起来的紫龙虽然心里很不满意将女儿嫁给凌天,但此刻情形,却也不容他反悔了,微微一皱双眉,叭的一声,将酒杯重重放到桌上长叹道:“今日小女女招亲,满堂朋杰,俱是英才,可是——唉,这其中竟少了一人,唉,虽然仅仅少了一人,老夫却觉得有些——唉。”

    这紫堡主像是可惜什么人没来一般,竟连连叹起气来,两道紫眉,也紧紧皱到一起,巨大的手掌紧紧捏着酒杯,叭的一声,这只江西细瓷做成的酒杯,竟被他捏破了。

    见他这般表情,众人不禁为之愕了一下,莫不成,这次招亲还有着什么内幕不成。

    只见其中有个身躯矮胖的老者,轻轻拍了一下紫龙的肩膀,在他耳边轻语道:“老弟,你可是感叹那日护送小姐回来的那银衣少年为何没来么?”

    紫龙望了这老者一眼,暂敛愁容,无奈笑道:“小弟的心事,就是瞒不过老哥哥啊,这次小女招亲,一是为了拒绝这凌天对小女的纠缠。

    二是我本就是为那银衣少年准备的,那日见他亲自护送小女回家,想来是对小女有意,却不料,哎!哎!那少年却是没来,真叫小弟我好生遗憾!”

    听到这话,这老者也是微微摇了摇头,苦笑道:“那银衣少年无论人品,还是相貌,确实胜过这凌天许多,但若论修为,他们两人想来也只是在伯仲之间。

    且看情形,这凌天应该也是龙凤榜上的人物,小老弟,你也不必太苦叹了,面对现实要紧,再说像我们这样的平常家族能与人凤榜的人物扯上关系,已是天在的机缘,老哥就不要埋三怨四了。”

    紫龙猛然一拍桌子,连连道:“可你不知道,这凌天我已打听好了,他虽然是龙凤榜上的天才少年,可性格乖劣,无论做什么,全凭自己喜好,比之那百艳少的人品,还要不如。

    你说小女若是嫁给了这种人,会有好日子过么,早年我有负她们娘俩,如今小女她好不容易前来投奔于我,我与她的父女关系也才刚刚和好,我怎能再让她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是……唉,那银衣少年这一去,竟连一点音讯都没有了,莫不成,他不收到小女招亲的消息不成,若是他这次能前来,或许就能击退这凌天,了去老夫一桩心呢。”

    “攻守瞬间转换,他一直是在寻找机会罢了,应该很快就会出手了!”凌枫望了冷胖子一眼,微微一笑道。

    果然,再次接了凌天几次攻击后,百艳少突然身形一闪,直接飘退了开来。

    “好了,凌兄的凌宵遁,我也见识过了,接下来,就请你接我几招吧!”靠着一丝风力,百艳少突然随风而退,此时凌天再次刺来的一剑,便已让他借势飘荡开去,那抹剑气自是斩空。

    凌天长剑一收,向身畔一扫,便自不动,他知道此时百艳少也运起了诡异的身法,站在原地的百艳少,那只是一具残影,他本身早已不知道遁入何处了,他灵识没有百艳少强,只能站在原地,以不变应万变。

    身后一缕剑气无声无息的袭至,但依旧从凌天下方吹过。

    一剑又一剑,连绵不绝,那剑上散发出的古怪雾气飘散开来,空气中带着一股异常的香味,虚空之中,出现了十多个百艳少,一个百艳少刚刚消失,又有更多百艳少生成,每个百艳少都保持着一人不同的挥剑姿势。

    然更加诡异的,却是那凌天,他虽然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每次化解百艳少的剑势时,每一个迎敌动作都已不是人体所能做出的,身体曲折飘荡,便真如一张纸般,按任意角度折曲。

    百艳少虽然刺出成百上千剑,却是连一剑都没有得手。

    “你这是何种身法?”百艳少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一字吐出,另一字却又换了个方向。

    凌枫从百艳少语气中首次感觉到了一丝情绪的波动,那是一种极度的郁闷与无奈,想来也是,若是他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此时的心情恐怕也不比百艳少好到那里去。

    “你只知道我们凌家的凌宵遁,可遁隐虚空伤敌,却是不知凌宵遁成,万姿随意,意念一动,身体便可做出任何姿态!”凌天一边抵挡敌百艳少的剑影,一边随口道出。

    突然之间,满天的幻影消失殆尽,凌天身侧不远处,百艳少现出身来,一袭宽紫色大袍随风舞动。

    “你有此凌宵遁这种绝世身法,除非我使出绝命一剑,不然你已立于不败之敌,只是我的绝命一剑,虽能伤敌一百,但也自损八十。”说罢,随后一抬,手中长剑径直没入他体内,百艳少头也不回的走下了武台。

    “待我能真正掌握绝命一剑,再无一丝剑气泄出,自会再找你的!”声音渺渺,但人踪已无……那些随百艳少而来的少女们也慢慢的退出了厅院!

    见百艳少退走,一直在半空中另外两名粗汉纷纷跃了下来,其中一名粗汉当下笑吟吟走上武台,向四座道:“谁再请下场与我们大哥比试?”

    此时在坐之人虽然皆都是名家之后,但比起凌天这种家世公子的名望是差远了?而且适才见了他的神威,这时再无人敢下场去争取鳌头之名。

    那粗汉笑意更甚,回过头来看向紫堡主,连忙接道:“堡主,此时再无人下场,就请您按照约定,将令千金嫁给我们大哥吧!”

    另外一名粗汉也拍手道:“就宣布我们大哥为您的贤婿吧,这里已经没人敢和我们大哥争了……”

    “老丈人,你早就说过,我是你们家天定的女婿,这是谁也夺不去的,您还在等什么,莫不成你认为那百艳少还会回来相争不成……”凌天淡然的声音中听不出他半点情绪的波动,实在不知道这样的人,心里此刻在想些什么。

    见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身子一直没有站起来的紫龙虽然心里很不满意将女儿嫁给凌天,但此刻情形,却也不容他反悔了,微微一皱双眉,叭的一声,将酒杯重重放到桌上长叹道:“今日小女女招亲,满堂朋杰,俱是英才,可是——唉,这其中竟少了一人,唉,虽然仅仅少了一人,老夫却觉得有些——唉。”

    这紫堡主像是可惜什么人没来一般,竟连连叹起气来,两道紫眉,也紧紧皱到一起,巨大的手掌紧紧捏着酒杯,叭的一声,这只江西细瓷做成的酒杯,竟被他捏破了。

    见他这般表情,众人不禁为之愕了一下,莫不成,这次招亲还有着什么内幕不成。

    只见其中有个身躯矮胖的老者,轻轻拍了一下紫龙的肩膀,在他耳边轻语道:“老弟,你可是感叹那日护送小姐回来的那银衣少年为何没来么?”

    紫龙望了这老者一眼,暂敛愁容,无奈笑道:“小弟的心事,就是瞒不过老哥哥啊,这次小女招亲,一是为了拒绝这凌天对小女的纠缠。

    二是我本就是为那银衣少年准备的,那日见他亲自护送小女回家,想来是对小女有意,却不料,哎!哎!那少年却是没来,真叫小弟我好生遗憾!”

    听到这话,这老者也是微微摇了摇头,苦笑道:“那银衣少年无论人品,还是相貌,确实胜过这凌天许多,但若论修为,他们两人想来也只是在伯仲之间。

    且看情形,这凌天应该也是龙凤榜上的人物,小老弟,你也不必太苦叹了,面对现实要紧,再说像我们这样的平常家族能与人凤榜的人物扯上关系,已是天在的机缘,老哥就不要埋三怨四了。”

    紫龙猛然一拍桌子,连连道:“可你不知道,这凌天我已打听好了,他虽然是龙凤榜上的天才少年,可性格乖劣,无论做什么,全凭自己喜好,比之那百艳少的人品,还要不如。

    你说小女若是嫁给了这种人,会有好日子过么,早年我有负她们娘俩,如今小女她好不容易前来投奔于我,我与她的父女关系也才刚刚和好,我怎能再让她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是……唉,那银衣少年这一去,竟连一点音讯都没有了,莫不成,他不收到小女招亲的消息不成,若是他这次能前来,或许就能击退这凌天,了去老夫一桩心呢。”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甜妻似火:偏执老〕〔从堕落骑士开始〕〔圣者之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