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佞相夫人要守寡〕〔醉千宠〕〔墓下诡门棺〕〔丑妃虐渣不从良〕〔贺少,你老婆把你〕〔茵魂不散〕〔福妻临门〕〔我能打造神器〕〔穿到七年后我成了〕〔钟府表妹的悠哉生〕〔掌欢〕〔穿书后成了大佬的〕〔神医赘婿良缘觅〕〔国公府的庶女〕〔我之青春告白书〕〔农门婆婆的诰命之〕〔不负相思便染尘埃〕〔宿主今天又在搞事〕〔软萌影帝白切黑〕〔清穿之躺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75章 闭上眼睛
    本站:m..

    见紫灵儿朝屋内跑去,凌枫望着她的背影,一时也不知是否追上,忽听冷云急声道:“兄弟,你还傻站着做什么,上啊!”听到这话,凌枫心神一清,忙展开身法追赶。

    但当经过紫堡主面前时,又停了下来,拱手恭敬道,“晚辈凌枫见到堡主!”

    “还叫堡主么?”紫龙长眉虎目一轩,看着凌枫微笑道,“这次比武,可为小女招亲所办的,你竟然胜了,现在是不是应该唤我一声老丈人呢!”

    凌枫微微一怔,呆回过神来后,连忙道,“是极!是极!小婿见过大丈人!”话一完,单膝一屈,便跪了下来!

    “哈哈……好!好!好!”紫龙大笑声中,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连忙上前扶起凌枫,神情甚是兴奋道,“没想到我紫雾堡今日能招得如此贤婿,老夫真是高兴的甚,高兴的甚啦!”

    关切爱才之情,溢于言表,下上仔细打量了凌枫一番,却见他满脸都是渴望的神情,这紫堡主不禁泛起笑容,似是知道凌枫此时心中所想,便道:“灵儿这两年来日常提起的人,可能就是你了,若是这样,那孩子定爱你的紧,那孩子此时可能已去后院了,你去找里面找她去吧,免得她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

    听到老丈人的应充,凌枫骤然提气,一起一落,已跃入了后院,果见紫灵儿向影,凌枫上前正想与之说话,却见她反身一肘,想要推开凌枫,那知却被凌枫趁势搂住腰肢,叹道:“灵儿,你这是做什么。”

    紫灵儿在凌枫怀中挣扎不开,怒道:“你还有脸说我做什么?”

    凌枫哑然苦笑,不知道紫灵儿这是发的那一门子火,遥见远处苍烟淡远,湖水含碧,杉凌如怀,风光颇为佳秀,便说道:“好俊的去处,咱们去坐坐。”

    紫灵儿冷冷道:“我干么要去?”

    凌枫不再多言,抱着紫灵儿走来到湖边,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紫灵儿却是别过身子,只是不理。

    凌枫坐在湖边,默默望了远方一阵,忽道:“灵儿,你可知道这二年来,我的日子也不好过,数次都差点丢了性命!有时遇到绝境,本想放弃,但一想到你们,终究忍不住撑了下来。”

    紫灵儿陡然回头,盯着他道:“你们?敢情和你相好的,还有好几个了,你有了她们,就不该来找我。”

    凌枫微微一窒,原本他与紫灵儿阔别已久,心中憋了千百句话儿,想要对她一吐为快,但一听这话,莫说千百句,便是一个字也吐出不来。

    不由得神色一黯,站起身来,忽听紫灵儿冷道:“你去哪里,想丢下我,去找她们么?”

    凌枫道:“这些年来,我心里对你挂念得紧,这次前来,但能偷瞧你一眼,也心满意足了,若你真不能原谅我,我这就离去!”

    紫灵儿沉默一阵,忽道:“你能不能将你这二年的遭遇和我说上一说!”

    凌枫被她这句话勾起往事,想起那些生死瞬间转换的险事,摇头叹道:“所谓云烟过眼,转头成空,不提也罢,现在活的好就成了!”

    紫灵儿见他不说,也不强求,拉着凌枫坐了下来,摘了一朵野花,在湖面上拨出阵阵涟漪,她凝望湖水,忽地轻声道:“你这笨蛋嘴里不说,倒愿意憋在心里?哼,也罢,我只问你,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凌枫双眉一扬,正色道:“灵儿,你若问这个事,便是瞧我凌枫不起了!”

    紫灵儿冷笑道:“我就瞧你不起,不服气么?哼,竟然有我,为什么又要去招惹其他女子!”

    这话说的让凌枫汗颜,他不觉一呆,又听紫灵儿道:“你过来!”

    凌枫又是一怔,紫灵儿怒道:“来是不来?”

    凌枫瞧她眉眼神态,便知她性子发作,只好坐下,紫灵儿也不正眼瞧他,拍拍身边草地,说道:“坐这里。”

    凌枫略略迟疑,勉强靠得近些。

    紫灵儿道:“你且闭上眼。”

    不知道这丫头想要做什么,这时凌枫心中有愧,不敢违拗,阖上双眼,忽觉紫灵儿纤手搭上肩头,将自己的头枕在她香肩之上,凌枫不禁慌乱起来,欲要挣起,忽觉脖子上一凉。

    张眼看去,却见紫灵儿将一柄寒光闪闪匕首搭在自己颈上,冷笑道:“我刀子一动,就能割断你这花心臭贼的脖子。”

    凌枫一时捉摸不透,咽了口唾沫道:“杀了我有什么好。”

    紫灵儿道:“宰了喂狗倒是好的,还有也可看看你的心到底有多花。”

    凌枫惨笑道:“你好狠!”

    紫灵儿怒道:“少废话,我叫你闭眼,你干么睁开?”

    凌枫虽然闭着眼,但他灵识过处,心眼却开,觉出紫灵儿将匕首蘸了水,割下一缕发丝,然后又割下她的一缕青丝,将两缕发丝放在一起,才道:“我不管你心底到底有没有我,只是如今你打了我的擂台,我们便是结发夫妻了,以后我不管你有多少女人,若是你敢抛下我紫灵儿,我就死在你面前!”

    “灵儿,我……”凌枫听得这话,蓦地心头一酸,几乎淌下泪来,当下紧闭双目,默不作声。

    将两缕发丝小心收好,紫灵儿慢慢伸出纤指,轻抚着凌枫的脸颊,叹了口气,却没说话。

    凌枫偷偷张眼,从下方瞧去,只见她目光凝注湖面,双颊散发出淡淡的柔光,宛若透明。

    湖水旷远,尽头处白日西匿,云空瓦蓝,柔风贴地吹过,在二人身边绕来绕去,拂过草尖,宛若歌吟,蓦地惊起两团火球样的鸟儿,扑楞楞蹿到半空,盘旋数匝,各自飞去了。

    过了许久,凌枫听到动静,直起身子,只见暮霭中飘来一片朦胧火光,紫灵儿拢了拢秀发,淡淡地道:“不用看啦,是爹派人寻我们来了!想必他老人家也等急了!可是我却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见紫灵儿朝屋内跑去,凌枫望着她的背影,一时也不知是否追上,忽听冷云急声道:“兄弟,你还傻站着做什么,上啊!”听到这话,凌枫心神一清,忙展开身法追赶。

    但当经过紫堡主面前时,又停了下来,拱手恭敬道,“晚辈凌枫见到堡主!”

    “还叫堡主么?”紫龙长眉虎目一轩,看着凌枫微笑道,“这次比武,可为小女招亲所办的,你竟然胜了,现在是不是应该唤我一声老丈人呢!”

    凌枫微微一怔,呆回过神来后,连忙道,“是极!是极!小婿见过大丈人!”话一完,单膝一屈,便跪了下来!

    “哈哈……好!好!好!”紫龙大笑声中,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连忙上前扶起凌枫,神情甚是兴奋道,“没想到我紫雾堡今日能招得如此贤婿,老夫真是高兴的甚,高兴的甚啦!”

    关切爱才之情,溢于言表,下上仔细打量了凌枫一番,却见他满脸都是渴望的神情,这紫堡主不禁泛起笑容,似是知道凌枫此时心中所想,便道:“灵儿这两年来日常提起的人,可能就是你了,若是这样,那孩子定爱你的紧,那孩子此时可能已去后院了,你去找里面找她去吧,免得她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

    听到老丈人的应充,凌枫骤然提气,一起一落,已跃入了后院,果见紫灵儿向影,凌枫上前正想与之说话,却见她反身一肘,想要推开凌枫,那知却被凌枫趁势搂住腰肢,叹道:“灵儿,你这是做什么。”

    紫灵儿在凌枫怀中挣扎不开,怒道:“你还有脸说我做什么?”

    凌枫哑然苦笑,不知道紫灵儿这是发的那一门子火,遥见远处苍烟淡远,湖水含碧,杉凌如怀,风光颇为佳秀,便说道:“好俊的去处,咱们去坐坐。”

    紫灵儿冷冷道:“我干么要去?”

    凌枫不再多言,抱着紫灵儿走来到湖边,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紫灵儿却是别过身子,只是不理。

    凌枫坐在湖边,默默望了远方一阵,忽道:“灵儿,你可知道这二年来,我的日子也不好过,数次都差点丢了性命!有时遇到绝境,本想放弃,但一想到你们,终究忍不住撑了下来。”

    紫灵儿陡然回头,盯着他道:“你们?敢情和你相好的,还有好几个了,你有了她们,就不该来找我。”

    凌枫微微一窒,原本他与紫灵儿阔别已久,心中憋了千百句话儿,想要对她一吐为快,但一听这话,莫说千百句,便是一个字也吐出不来。

    不由得神色一黯,站起身来,忽听紫灵儿冷道:“你去哪里,想丢下我,去找她们么?”

    凌枫道:“这些年来,我心里对你挂念得紧,这次前来,但能偷瞧你一眼,也心满意足了,若你真不能原谅我,我这就离去!”

    紫灵儿沉默一阵,忽道:“你能不能将你这二年的遭遇和我说上一说!”

    凌枫被她这句话勾起往事,想起那些生死瞬间转换的险事,摇头叹道:“所谓云烟过眼,转头成空,不提也罢,现在活的好就成了!”

    紫灵儿见他不说,也不强求,拉着凌枫坐了下来,摘了一朵野花,在湖面上拨出阵阵涟漪,她凝望湖水,忽地轻声道:“你这笨蛋嘴里不说,倒愿意憋在心里?哼,也罢,我只问你,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凌枫双眉一扬,正色道:“灵儿,你若问这个事,便是瞧我凌枫不起了!”

    紫灵儿冷笑道:“我就瞧你不起,不服气么?哼,竟然有我,为什么又要去招惹其他女子!”

    这话说的让凌枫汗颜,他不觉一呆,又听紫灵儿道:“你过来!”

    凌枫又是一怔,紫灵儿怒道:“来是不来?”

    凌枫瞧她眉眼神态,便知她性子发作,只好坐下,紫灵儿也不正眼瞧他,拍拍身边草地,说道:“坐这里。”

    凌枫略略迟疑,勉强靠得近些。

    紫灵儿道:“你且闭上眼。”

    不知道这丫头想要做什么,这时凌枫心中有愧,不敢违拗,阖上双眼,忽觉紫灵儿纤手搭上肩头,将自己的头枕在她香肩之上,凌枫不禁慌乱起来,欲要挣起,忽觉脖子上一凉。

    张眼看去,却见紫灵儿将一柄寒光闪闪匕首搭在自己颈上,冷笑道:“我刀子一动,就能割断你这花心臭贼的脖子。”

    凌枫一时捉摸不透,咽了口唾沫道:“杀了我有什么好。”

    紫灵儿道:“宰了喂狗倒是好的,还有也可看看你的心到底有多花。”

    凌枫惨笑道:“你好狠!”

    紫灵儿怒道:“少废话,我叫你闭眼,你干么睁开?”

    凌枫虽然闭着眼,但他灵识过处,心眼却开,觉出紫灵儿将匕首蘸了水,割下一缕发丝,然后又割下她的一缕青丝,将两缕发丝放在一起,才道:“我不管你心底到底有没有我,只是如今你打了我的擂台,我们便是结发夫妻了,以后我不管你有多少女人,若是你敢抛下我紫灵儿,我就死在你面前!”

    “灵儿,我……”凌枫听得这话,蓦地心头一酸,几乎淌下泪来,当下紧闭双目,默不作声。

    将两缕发丝小心收好,紫灵儿慢慢伸出纤指,轻抚着凌枫的脸颊,叹了口气,却没说话。

    凌枫偷偷张眼,从下方瞧去,只见她目光凝注湖面,双颊散发出淡淡的柔光,宛若透明。

    湖水旷远,尽头处白日西匿,云空瓦蓝,柔风贴地吹过,在二人身边绕来绕去,拂过草尖,宛若歌吟,蓦地惊起两团火球样的鸟儿,扑楞楞蹿到半空,盘旋数匝,各自飞去了。

    过了许久,凌枫听到动静,直起身子,只见暮霭中飘来一片朦胧火光,紫灵儿拢了拢秀发,淡淡地道:“不用看啦,是爹派人寻我们来了!想必他老人家也等急了!可是我却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闪婚厚爱:国民老〕〔一胎双宝:总裁大〕〔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最强医圣林奇〕〔农民工传记〕〔爆笑王妃宠翻天〕〔从堕落骑士开始〕〔穿越时间的地平线〕〔清浊向恶而战〕〔佛系反骨(快穿)〕〔天价狐宝:娘亲,〕〔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