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宝贝:妈咪,〕〔重生七十年代:老〕〔卿与君歌:墨锦流〕〔邪王宠妻,九小姐〕〔九镇十二州〕〔骗子必须死〕〔震痛随笔〕〔三界好公仆〕〔兵之神〕〔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争锋乱世〕〔家有庶夫套路深〕〔大明铁骨〕〔田间小农女〕〔启禀丞相:皇上要〕〔我的异星求生之路〕〔唯一主宰〕〔重生少女:顾少,〕〔诸天一页〕〔这个修士很危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76章 敌国影客
    本站:m..

    “你不想呆在这里了?”凌枫微微一怔,疑惑道,“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她缓缓地俯下身,缓缓地拔起那柄插在地上的短剑,收入怀中,一阵风吹来,她竟似乎觉得有些凉意,于是她转身面向凌枫,怔了许久,突然“哇”的一声,扑在他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天知道她受了多大的委屈!!

    “你难道忘了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话了么?”她只觉得此时所能依靠的,只有这宽阔而坚实的胸膛,她感觉到他的一双臂膀,紧紧地环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一丝温暖的感觉悄悄从她心中升起,她勉强止住哭声,抽泣着道:“我该怎么办呢?长卿,我该怎么办呢?爹爹从小就抛弃了我和娘,这次若不是让凌天逼的没了去处,我一定不会到这里来求助的,我一辈子也不想见到那狠心的人!”

    “可他毕竟是你……”凌枫垂下目光,看着紫灵儿一眼,突然住了嘴,只见她如云的秀发正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起伏着,就像是平静的湖泊中温柔的波浪似的。

    他抬起头,轻轻的抚摸着这温柔的波浪,天地间的一切,此刻都像是已静止了下来,他感觉得出她心跳的声音,但却也似乎那么遥远无助,看来为了摆脱凌天的纠缠,她真的是吃了不少苦。

    此时紫灵儿强忍着的抽泣,又化成放声的痛哭,郁积着的委屈与悲哀,也随着这放声的痛哭,而得到了宣泄。

    但是凌枫的心情,却更加沉重了起来,他暗问自己:“我该怎么做呢?生育之苦,养育之难……唉,我既该让她生活的无忧,却也该让她报养育之恩呀!难道真不让她认自己父亲呢?”

    他无法回答自己,他更无法回答紫灵儿,因为这其中他也有一份责任,若是他时时刻刻都在她在身边,也不会发生凌天威逼她的这一类事了。

    终于,他做下了个决定,于是他轻拍着她的肩膀,出声道:“我们走吧,先离开这里,至于你爹的事,我相信你以后定会想清楚的。”

    紫灵儿服从地抬起头,默默地随着他,往外面走去,他们谁也不愿意施展轻功,缓慢地绕过面前的小湖,借着夜色走过一条两旁都是古树的的小道。

    可突然间,凌枫眉头一皱,定晴朝前方望去,只见随着四散树叶枯枝中,竟有一条人影,随着满天的树叶,落在地上,辗转两下,寂然不动。

    凌枫呆呆地愣了半晌,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地上躺着的尸身,紫衫紫服,仰天而躺,面上满是惊恐之色,像是在惊奇着死亡竟会来得这么突然似的,他竞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紫灵儿亦自大吃一惊,秋波流转,四下而望,月光之下大地像是又回复了寂静,但是——道旁的古树,却似乎有数棵缓缓移动了起来,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纵然有凌枫在她身边。

    但女孩子见异情害怕之心,是天性,她不由自主的泛起一阵难以描述的惊栗之意,就像是一个孤独的人在经过鬼火磷磷,鬼语啾啾的荒坟时一样。

    凌枫呆立半晌,心念数转,突然剑眉一轩,双手齐扬。

    只见银光两道,厉如闪电,随着他手一抬之势,袭向两棵古树。

    “卜”的两声,两柄魂力剑,一起深没入树中。

    接着竟然又是两声凄厉的惨呼,鲜红的血水,沿着兀自留在树外的还没散去的能量剑,一滴一滴的流了出来,流在灰暗的山道上,显得诡异之极。

    凌枫一惊回身,掠到紫灵儿身旁,两人方自匆匆交换了一下目光。

    突然——小道尽头,传来三声清脆的鸣叫之声。

    “啸!啸!啸……”余音袅袅未歇,小道两旁的古树自中间一分为二,突然分裂了开来。

    “控木术!”凌枫以前见过五行族中的木行者,此刻见到这种情形,他以为又遇到了五行族人,在大惊之下,目光一扫,只见随着这些树开裂风势大起之时,数百道不经留意,便极难分辨的乌黑光华,带着尖锐风声,电射而至。

    他心头一凉,顺手拉起紫灵儿的手腕,双足一顿,身形冲天而起,应变之迅,当真是惊世骇俗。

    只见数百道乌黑光华,自脚底交叉而过,却又有数百道乌黑光华,自树中电射而出,他身在空中,藉力无处,这一下似乎是避无可避,只听紫灵儿脱口惊呼道:“是敌国的影客!”

    “影客?看来是刺客一流了!”凌枫心念一转,正欲出手,可突然间,脸色微变,想到这暗器之歹毒,可算天下少有,自己在空中虽能身形变化,但这些暗器密如飞蝗,自己身有防御魂器,纵然身上中上几处,亦自无妨,但紫灵儿岂非凶多吉少。

    此刻他情况之险,当真是生死俱在一念之间。

    凌枫情急之下,心中突然闪电般泛起一个念头。

    他甚至来不及思索这念头是否可行,便已大喝一声,扬手一掌,向紫灵儿当胸击出。

    这一掌掌风激烈,威势惊人,但掌势却并不甚急,紫灵儿身在空中,眼见他这一掌击来,心中既惊且怪,愣了一愣,亦自扬手拍出一掌。

    “吓”的一声,两掌相接,紫灵儿忽觉一般温力自掌心传来。

    她本极灵慧,心中突然一动,掌心往外一翻,婀娜的身躯,便已借着这一掌之力,横飞三丈,有如一支巧燕般飞出小道之外。

    凌枫自己也借着这一掌之力,横飞开去,眼看那些乌黑的暗器无影暗器,已自交相奔向自己,才凌空着地,不禁暗道一声:“侥幸”,伸手一捏,掌心却已淌满一掌冷汗。

    自己到没什么,若是让灵儿受了伤,那就真该死了。

    想里虽然想着这些事,可是他身形却丝毫没有半分停顿,脚尖一点,身形便已闪电般向方才那鸣叫声响处扑去,目光闪处,远望去只见小道尽头处的一棵巨树之上,仁立着一个黑衣汉子,正目光闪烁的看着前面。

    “你不想呆在这里了?”凌枫微微一怔,疑惑道,“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她缓缓地俯下身,缓缓地拔起那柄插在地上的短剑,收入怀中,一阵风吹来,她竟似乎觉得有些凉意,于是她转身面向凌枫,怔了许久,突然“哇”的一声,扑在他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天知道她受了多大的委屈!!

    “你难道忘了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话了么?”她只觉得此时所能依靠的,只有这宽阔而坚实的胸膛,她感觉到他的一双臂膀,紧紧地环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一丝温暖的感觉悄悄从她心中升起,她勉强止住哭声,抽泣着道:“我该怎么办呢?长卿,我该怎么办呢?爹爹从小就抛弃了我和娘,这次若不是让凌天逼的没了去处,我一定不会到这里来求助的,我一辈子也不想见到那狠心的人!”

    “可他毕竟是你……”凌枫垂下目光,看着紫灵儿一眼,突然住了嘴,只见她如云的秀发正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起伏着,就像是平静的湖泊中温柔的波浪似的。

    他抬起头,轻轻的抚摸着这温柔的波浪,天地间的一切,此刻都像是已静止了下来,他感觉得出她心跳的声音,但却也似乎那么遥远无助,看来为了摆脱凌天的纠缠,她真的是吃了不少苦。

    此时紫灵儿强忍着的抽泣,又化成放声的痛哭,郁积着的委屈与悲哀,也随着这放声的痛哭,而得到了宣泄。

    但是凌枫的心情,却更加沉重了起来,他暗问自己:“我该怎么做呢?生育之苦,养育之难……唉,我既该让她生活的无忧,却也该让她报养育之恩呀!难道真不让她认自己父亲呢?”

    他无法回答自己,他更无法回答紫灵儿,因为这其中他也有一份责任,若是他时时刻刻都在她在身边,也不会发生凌天威逼她的这一类事了。

    终于,他做下了个决定,于是他轻拍着她的肩膀,出声道:“我们走吧,先离开这里,至于你爹的事,我相信你以后定会想清楚的。”

    紫灵儿服从地抬起头,默默地随着他,往外面走去,他们谁也不愿意施展轻功,缓慢地绕过面前的小湖,借着夜色走过一条两旁都是古树的的小道。

    可突然间,凌枫眉头一皱,定晴朝前方望去,只见随着四散树叶枯枝中,竟有一条人影,随着满天的树叶,落在地上,辗转两下,寂然不动。

    凌枫呆呆地愣了半晌,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地上躺着的尸身,紫衫紫服,仰天而躺,面上满是惊恐之色,像是在惊奇着死亡竟会来得这么突然似的,他竞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紫灵儿亦自大吃一惊,秋波流转,四下而望,月光之下大地像是又回复了寂静,但是——道旁的古树,却似乎有数棵缓缓移动了起来,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纵然有凌枫在她身边。

    但女孩子见异情害怕之心,是天性,她不由自主的泛起一阵难以描述的惊栗之意,就像是一个孤独的人在经过鬼火磷磷,鬼语啾啾的荒坟时一样。

    凌枫呆立半晌,心念数转,突然剑眉一轩,双手齐扬。

    只见银光两道,厉如闪电,随着他手一抬之势,袭向两棵古树。

    “卜”的两声,两柄魂力剑,一起深没入树中。

    接着竟然又是两声凄厉的惨呼,鲜红的血水,沿着兀自留在树外的还没散去的能量剑,一滴一滴的流了出来,流在灰暗的山道上,显得诡异之极。

    凌枫一惊回身,掠到紫灵儿身旁,两人方自匆匆交换了一下目光。

    突然——小道尽头,传来三声清脆的鸣叫之声。

    “啸!啸!啸……”余音袅袅未歇,小道两旁的古树自中间一分为二,突然分裂了开来。

    “控木术!”凌枫以前见过五行族中的木行者,此刻见到这种情形,他以为又遇到了五行族人,在大惊之下,目光一扫,只见随着这些树开裂风势大起之时,数百道不经留意,便极难分辨的乌黑光华,带着尖锐风声,电射而至。

    他心头一凉,顺手拉起紫灵儿的手腕,双足一顿,身形冲天而起,应变之迅,当真是惊世骇俗。

    只见数百道乌黑光华,自脚底交叉而过,却又有数百道乌黑光华,自树中电射而出,他身在空中,藉力无处,这一下似乎是避无可避,只听紫灵儿脱口惊呼道:“是敌国的影客!”

    “影客?看来是刺客一流了!”凌枫心念一转,正欲出手,可突然间,脸色微变,想到这暗器之歹毒,可算天下少有,自己在空中虽能身形变化,但这些暗器密如飞蝗,自己身有防御魂器,纵然身上中上几处,亦自无妨,但紫灵儿岂非凶多吉少。

    此刻他情况之险,当真是生死俱在一念之间。

    凌枫情急之下,心中突然闪电般泛起一个念头。

    他甚至来不及思索这念头是否可行,便已大喝一声,扬手一掌,向紫灵儿当胸击出。

    这一掌掌风激烈,威势惊人,但掌势却并不甚急,紫灵儿身在空中,眼见他这一掌击来,心中既惊且怪,愣了一愣,亦自扬手拍出一掌。

    “吓”的一声,两掌相接,紫灵儿忽觉一般温力自掌心传来。

    她本极灵慧,心中突然一动,掌心往外一翻,婀娜的身躯,便已借着这一掌之力,横飞三丈,有如一支巧燕般飞出小道之外。

    凌枫自己也借着这一掌之力,横飞开去,眼看那些乌黑的暗器无影暗器,已自交相奔向自己,才凌空着地,不禁暗道一声:“侥幸”,伸手一捏,掌心却已淌满一掌冷汗。

    自己到没什么,若是让灵儿受了伤,那就真该死了。

    想里虽然想着这些事,可是他身形却丝毫没有半分停顿,脚尖一点,身形便已闪电般向方才那鸣叫声响处扑去,目光闪处,远望去只见小道尽头处的一棵巨树之上,仁立着一个黑衣汉子,正目光闪烁的看着前面。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佛系反骨(快穿)〕〔盗墓之问鼎长生〕〔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重回七零:军长大〕〔万灵巫师〕〔药皇大人:夫人逃〕〔剑道纯阳〕〔弓兵就是要近战〕〔重生小郡主:七皇〕〔爱我你就抱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