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恋百分百:我的〕〔都市之少帝归来〕〔霜舞天下〕〔狼性总裁晚上见〕〔抗战之最强兵王〕〔都市修仙万万年〕〔女总裁的超级保镖〕〔当代兵王〕〔我的如此芳邻〕〔重生之都市邪仙〕〔红楼喜迎春〕〔重生九零,学霸小〕〔妖孽弃少在都市〕〔昏婚欲睡〕〔一念倾狂〕〔枕边独宠:总裁娇〕〔龙都兵王〕〔一世诺〕〔萌宝至上:盛宠邪〕〔侯府娇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77章 尖狡之辈
    本站:m..

    突望见凌枫如飞掠来,吓得手中一软,“砰”的一声,翻身落地,身形一拧,一跃两丈,亡命地向山下掠去。

    凌枫冷笑一声:“还想逃么!”

    倏然一个起落,身形斜飞数丈,随后就追了过去,此刻紫灵儿亦己如飞掠来,只见那黑衣汉子脚下矫健,身法也是不错,且修为也达魂星境界,施展的身法,竟是如电闪般。

    紫灵儿脚下不停,口中大娇喝道:“凌枫,莫放这厮逃走!他可能是敌国的奸细!”

    “放心!”凌枫的七星步法,一旦施展起来,当真是绝世惊人,那汉子身法虽快,却再也难逃凌枫手掌,眨眼之间,只觉身后衣抉带风之声,越来越近,他知道自己万万无法逃出凌枫,突然回首大喝一声道:“看暗器!”

    凌枫怕身后的紫灵儿受伤,剑眉微扬,随手唤出天剑,一挥之间,所有的暗器远远劈入草丛之中,怒声道:“再不束手就擒,小爷定叫你后悔!”

    随着呼喊之声,他两人身形又已掠出百丈,前面已是山涯,凌枫眼看此人已自掠出小道,直奔涯边而去,突然长啸一声,身在空中,双臂微分,一道丈长的剑芒,扬手一挥,向那人当头劈下。

    这一剑威势之猛,当真是无与伦比!那人心胆皆丧,俯身一窜,身形落地,连滚数滚,才滚出了剑芒的笼罩范围,心中方定,只道自己可捡回了条性命,哪知身前突然一人冷喝道:“你若还想逃,尽管放开身手!”

    他心头一颤,举目望过去,只见凌枫已冷然立在他身前,他再也顾不得羞辱,身子向后一挺,双肘、双膝同时着地,大叫道,“不敢了,小的不敢了!”话音未落,其身形又自地上弹起,双手连扬,十数道乌黑光华,俱部闪电般向凌枫发出。

    凌枫冷笑一声:“你这叫班门弄斧!”身躯一扭,右手飞扬,这十数道暗器在眨眼之间便有如泥牛入海,立时无影无踪。

    这汉子身形一转,又待向侧面涯边扑去,哪知身后突然一声冷笑,他但觉肋下腰间一麻,周身再已无力,扑地坐在地上。

    凌枫一招得手,将之抛给紫灵儿道:“你且看住这厮,我去把藏在树中的那些人一并擒来!”

    说到‘擒来’两字,他身形已远在百丈之外,接连三两个起落,只见那片小道之上的两旁古树中,已接连跃出数十个黑衣汉来,正想逃命。

    凌枫嘴角一撇,清啸一声,如同潜龙升天,一冲十丈,大喝道:“全部站住!”那些黑衣人一惊之下,抬目望去,只见一个玄衣少年在空中身形如龙,夭矫盘旋,他们虽然都是能在一地称霸的角色,但几曾见过这等声威,只吓得脚下发软,果然没有一个敢再走一步。

    凌枫奋起神威,双掌一扬,凌空劈下,掌凤激荡,竟将山道两旁数十棵古树劈得木片四下纷飞。

    随后才冷冷看了这些人一眼道:“谁再乱走一下,这些树木便是榜样!”喝声过后,他身形便自飘飘落下,有如一片落叶曼妙无声。

    那些黑衣人面面相觑,呆了半晌,果然一个个走了回来,垂头丧气的立在道旁,有如待宰的牛泵,全身颤抖,面如死灰。

    凌枫冷笑一声后,紫灵儿已一手提着那为首的黑衣人掠了过来,‘砰’的一声,将他掷到地上,微微一笑,道:“这厮果然就是敌国的一个将领,这次潜入紫雾堡,他竟然想趁着本小姐招之慰,将紫雾堡一网打尽,唉,要是我们没发现他们,紫雾堡蓦然遇着这么一手,还真的是叫人防不胜防!”

    她缓缓走到凌枫面前,秋波一转,突然从怀中取出一方锦布,连连在上面写了数行字迹。

    凌枫看的奇怪道:“你在做什么?”

    紫灵儿螓首轻垂,柳眉深颦,轻声道:“我爹无情,我却不能不孝,而且这紫雾堡中居住了数十万平民百姓,可不能让他们平白遭了战乱之灾,我得通知他们做好防备才行!”语声突顿,垂首沉思半晌,突然掠到凌枫身侧,纤足微抬,问电般攀上一棵巨树,将那写了字的锦布系在了上面。

    “确实应该告诉他们!”凌枫点了点头,看了躺在地的那个黑衣人一人,突然抬脚踢了过去,只见那黑衣人瘦小的身躯,随着他这一踢之势,向外滚开三步,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才翻身坐了起来。

    机警尖锐的眼珠,滴溜溜四下一转,干咳一声,垂下头去,他知道自己此刻已在人家掌握之中,有如瓮中之鳖,是以根本再也不想逃走之计,居然盘膝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瞑目沉思起来。

    凌枫冷笑一声,沉声道:“我问你一句话,你可要好生答复我!”

    那人以手支额,不言不动,生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

    这时紫灵儿已处理妥当,跃下树来见此人面容干枯,凹晴凸颧,面上生像寸肉不生,一眼望去,便知是尖刻之像,嘴唇更是刻薄如纸,想必又是能言善辩之徒,心卞不觉大起恶感。

    剑眉微皱,叱道:“此人看来尖狡绝伦,你要问他什么,他纵然答复,也未见可信——”说到这里,暗叹一声,忽觉自己对这些好狡之徒,实在是束手无策。

    却见凌枫微微冷笑,接口沉声说道:“比他再好狡十倍的凶徒,我也看得多的,我若不能叫他说出实话来,哼哼……”

    他冷哼两声,又道:“灵儿,你可知道对付这种人,该用什么办法?”

    紫灵儿愣了一愣,缓缓摇了摇头,却见凌枫眼珠子一转,似乎向自己使了个眼色,冷笑又道:“我再问他一句,他若不好生回答于我,我就削下他一支手指。

    然后再问他一句,他还不回答,我就再削下他两只手指,他就算真的是铁打的汉子,等到我要削他的耳朵,切他的鼻子,拔他的舌头,挖他的眼珠的时候,我就不相信他还不说出来。”

    他缓缓说来,语声和缓,但却听得卓长紫灵儿一震,转目望去,只见那黑衣人却仍瞑目而坐,面额上已忍不住流下冷汗。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重生小郡主:七皇〕〔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万古界碑〕〔变身灵戒〕〔重回七零:军长大〕〔盗墓之问鼎长生〕〔云飞天上〕〔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豪门重生:全能强〕〔春野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