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逍遥仙帝〕〔我,中国队长〕〔万界共享男友系统〕〔都市之弃少逆袭〕〔都市之兵王归来〕〔空姐的神医保镖〕〔附身做皇帝〕〔我是传奇BOSS〕〔商梯〕〔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天才双宝:傲娇前〕〔诸天最强作死系统〕〔遇见你我无路可退〕〔交战〕〔带着女儿闯末世〕〔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女配拒绝当炮灰〕〔农门福女娇宠日常〕〔超越狂暴升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88章 心系仙儿
    本站:m..

    紫灵儿歉意的看了凌枫一眼,才笑道:“我只会吃,连饭也不会做,那还会做什么饼?”

    寒清道:“姐姐不会我倒会做,本来我以前也不会的,只是入住了寒堡后,终日与那些姐妹混在一起,每当魂月之际,她们就忙着做各种馅儿的饼,像水糖芝麻核桃仁,枣泥乌豆沙,双黄抱月,伍仁葵子,白莲杏月……久而久之,我也学会了!”

    紫灵儿笑道:“有那么多馅儿吗?”

    寒清道:“多呢!-时也说不清楚,赶明儿开始做起来给姐姐看。”

    这时见两人已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冷云自讨了个没趣,又看向凌枫,神秘道,“老兄,这次我除了来给你祝喜外,还有一样新鲜事,要告诉你呢!”

    “新鲜事?”凌枫目中光华闪动,但瞬即又口复安然,微笑道:“什么事,且说来听听!

    “不但新鲜,而且还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冷云将怀中夹着一轴书卷放到桌上,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兄弟你今天大婚了,按理说,别人来晚,犹有可说,我冷怎会来的这么晚呢?哈,这是有个原因的。”

    他伸出一根手指,又道:“因为小弟我,突然听到了一件消息,这消息,我敢说是天下朋友都想听到的,可是在当时,我却有些不信,所以这些日子,就特别跑到那里看了一看,这才知道,这消息竟是真的。”

    他说到这里,凌枫已渐动容,面上不禁露出注意的样子,只是冷云缩回手,拿起桌上的书卷,在凌枫面前晃了晃,微微一笑,才道:“老兄,你可想知道是件什么事么?”

    他顿住话,眼珠四下乱转。

    凌枫心中好笑,一拍他的肩膀,胖子脸色微变,一咧嘴,笑道:“就说,就说!请看看这个!”随着,拿起那卷画,打了开来,在场吃喝之人哗然一声,眼睛睁得巨大无比。

    凌枫目光微斜,也不禁膘了这幅画一眼,不禁面色大动,推杯而起,一双炯炯发着光彩的朗目,眨也不眨地瞪着这幅画上。

    只见这幅淡黄的素绢上,画的竟是一位绝色的丽人,只见一通天光柱之上立着一个云鬓高挽,粉面桃腮,眉如春山,鼻如悬胆天仙人儿。

    她一双如月明眸,幽幽地望着自己的一双春葱,半点樱桃,微微露出唇中的半行玉足。

    一袭轻白罗衫,更衬得发如青丝,肤若莹玉,虽然这里请来的左玲右舍在天龙圣都都名不经传,但能在天龙圣都居住的人那会有简单之辈。

    他们在天龙圣都虽不怎么出名,但若是到了外面,恐怕个个都是名动一方的群豪,这些虽然久历大陆,北地胭脂,南国佳丽,异国美人都也曾见过不少,但拿来和画中的这绝色丽人一比,立即便全部黯然失色。

    这时偌大的一座厅堂,几乎静得有如荒郊,但闻群豪的呼吸之声,此起彼落。

    冷云左手仍提着画幅,右手朝画中丽人轻轻一抹,没理会院中其他人的反应,而是望着凌枫轻笑道:“不瞒兄弟,我冷云要不是真见过画中人,可也真不相信尘世中会有这种佳丽,而且这幅画虽是传神,可是世间再高的丹青妙手,却也画不出这画中之人的绝色来。”

    静寂了许久的人语声又复大作,凌枫目光中带着深思之色,缓缓又坐回椅上,这画中丽人的绝色,固然令他神驰目眩,但更令他惊异的,却是这画中丽人的面孔,竟然就是那凌家墓地的仙儿。

    冷胖子哈哈一笑,左手一扬,将那幅画小心翼翼的收好,微笑道:“听说凌氏家族的墓地突然冲出一道通天光柱,这天仙就立在上面,也不知道是谁将之绘了下来……嗯,小弟说了这么多,还真有点渴了,先去喝杯再说!”缓缓地卷起这幅画来,双目闪动处,只见满厅群豪,大多已站了起来,等着他入席,为他们进解这画的下文呢。

    可这时,突然听紫灵儿轻灵的笑声传来:“每种馅儿做起来,那要做好多饼,幻蓉姐姐继我之后,也去闭关修炼去了,雅玲公主这些天,更是不会出宫,现在咱们全家只有三口人,做给谁吃呀?”

    寒清指着正在大吃大喝的宾客,笑道:“再请他们白吃一顿好了。”

    敢情她们一直在谈论的做饼的事,刚才这画中的事,她们是一点也没注意,想来也是,她们也个个是绝世的大美人,就算这画中比她们都出色,她们也不会表露出任何意样来!

    紫灵儿笑道:“先问咱们的夫君喜欢吃什么馅,多做点给他吃才是正经。”

    说着向凌枫望去,只见他呆呆出神,紫灵儿又道:“喂,你喜欢吃什么馅儿呀?”

    凌枫仿佛没有听到紫灵儿的问话,仍在出神地想着心事,寒清扯了他一把,说道:“凡哥,姐姐在问你话呢。”

    凌枫这才惊过神来,楞楞地道:“问什么?”

    紫灵儿‘噗哧’笑道:“我问你喜欢吃什么馅儿的饼?”

    凌枫-怔,顿了-下,才道:“饼?我不吃饼,哦,不!不是我不吃饼,月魂之日那天我没时间吃饼。“

    寒清奇道:“吃饼也没时间?”

    凌枫叹道:“月魂之日那天我不能在家里过,我要去一个地方,会一个人,而且预备三天后动身。”

    紫灵儿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才刚刚新婚,连密月都没度,你却要出外会人,会什么人呀,难道不会就不成吗?”

    凌枫看到这手中画像,不由想起凌家墓地,墓地的情景一幕幕涌上脑际,仙儿的音容,更是宛在眼前,良久他叹息道:“非会不可,若失去这次的机会,可能就永远没机会去会她了!”

    紫灵儿奇道:“她是谁,莫非就是这画中人么?”

    凌枫点了点头道:“嗯,她也是影响我一生,改变了我一生的人儿……”

    紫灵儿歉意的看了凌枫一眼,才笑道:“我只会吃,连饭也不会做,那还会做什么饼?”

    寒清道:“姐姐不会我倒会做,本来我以前也不会的,只是入住了寒堡后,终日与那些姐妹混在一起,每当魂月之际,她们就忙着做各种馅儿的饼,像水糖芝麻核桃仁,枣泥乌豆沙,双黄抱月,伍仁葵子,白莲杏月……久而久之,我也学会了!”

    紫灵儿笑道:“有那么多馅儿吗?”

    寒清道:“多呢!-时也说不清楚,赶明儿开始做起来给姐姐看。”

    这时见两人已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冷云自讨了个没趣,又看向凌枫,神秘道,“老兄,这次我除了来给你祝喜外,还有一样新鲜事,要告诉你呢!”

    “新鲜事?”凌枫目中光华闪动,但瞬即又口复安然,微笑道:“什么事,且说来听听!

    “不但新鲜,而且还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冷云将怀中夹着一轴书卷放到桌上,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兄弟你今天大婚了,按理说,别人来晚,犹有可说,我冷怎会来的这么晚呢?哈,这是有个原因的。”

    他伸出一根手指,又道:“因为小弟我,突然听到了一件消息,这消息,我敢说是天下朋友都想听到的,可是在当时,我却有些不信,所以这些日子,就特别跑到那里看了一看,这才知道,这消息竟是真的。”

    他说到这里,凌枫已渐动容,面上不禁露出注意的样子,只是冷云缩回手,拿起桌上的书卷,在凌枫面前晃了晃,微微一笑,才道:“老兄,你可想知道是件什么事么?”

    他顿住话,眼珠四下乱转。

    凌枫心中好笑,一拍他的肩膀,胖子脸色微变,一咧嘴,笑道:“就说,就说!请看看这个!”随着,拿起那卷画,打了开来,在场吃喝之人哗然一声,眼睛睁得巨大无比。

    凌枫目光微斜,也不禁膘了这幅画一眼,不禁面色大动,推杯而起,一双炯炯发着光彩的朗目,眨也不眨地瞪着这幅画上。

    只见这幅淡黄的素绢上,画的竟是一位绝色的丽人,只见一通天光柱之上立着一个云鬓高挽,粉面桃腮,眉如春山,鼻如悬胆天仙人儿。

    她一双如月明眸,幽幽地望着自己的一双春葱,半点樱桃,微微露出唇中的半行玉足。

    一袭轻白罗衫,更衬得发如青丝,肤若莹玉,虽然这里请来的左玲右舍在天龙圣都都名不经传,但能在天龙圣都居住的人那会有简单之辈。

    他们在天龙圣都虽不怎么出名,但若是到了外面,恐怕个个都是名动一方的群豪,这些虽然久历大陆,北地胭脂,南国佳丽,异国美人都也曾见过不少,但拿来和画中的这绝色丽人一比,立即便全部黯然失色。

    这时偌大的一座厅堂,几乎静得有如荒郊,但闻群豪的呼吸之声,此起彼落。

    冷云左手仍提着画幅,右手朝画中丽人轻轻一抹,没理会院中其他人的反应,而是望着凌枫轻笑道:“不瞒兄弟,我冷云要不是真见过画中人,可也真不相信尘世中会有这种佳丽,而且这幅画虽是传神,可是世间再高的丹青妙手,却也画不出这画中之人的绝色来。”

    静寂了许久的人语声又复大作,凌枫目光中带着深思之色,缓缓又坐回椅上,这画中丽人的绝色,固然令他神驰目眩,但更令他惊异的,却是这画中丽人的面孔,竟然就是那凌家墓地的仙儿。

    冷胖子哈哈一笑,左手一扬,将那幅画小心翼翼的收好,微笑道:“听说凌氏家族的墓地突然冲出一道通天光柱,这天仙就立在上面,也不知道是谁将之绘了下来……嗯,小弟说了这么多,还真有点渴了,先去喝杯再说!”缓缓地卷起这幅画来,双目闪动处,只见满厅群豪,大多已站了起来,等着他入席,为他们进解这画的下文呢。

    可这时,突然听紫灵儿轻灵的笑声传来:“每种馅儿做起来,那要做好多饼,幻蓉姐姐继我之后,也去闭关修炼去了,雅玲公主这些天,更是不会出宫,现在咱们全家只有三口人,做给谁吃呀?”

    寒清指着正在大吃大喝的宾客,笑道:“再请他们白吃一顿好了。”

    敢情她们一直在谈论的做饼的事,刚才这画中的事,她们是一点也没注意,想来也是,她们也个个是绝世的大美人,就算这画中比她们都出色,她们也不会表露出任何意样来!

    紫灵儿笑道:“先问咱们的夫君喜欢吃什么馅,多做点给他吃才是正经。”

    说着向凌枫望去,只见他呆呆出神,紫灵儿又道:“喂,你喜欢吃什么馅儿呀?”

    凌枫仿佛没有听到紫灵儿的问话,仍在出神地想着心事,寒清扯了他一把,说道:“凡哥,姐姐在问你话呢。”

    凌枫这才惊过神来,楞楞地道:“问什么?”

    紫灵儿‘噗哧’笑道:“我问你喜欢吃什么馅儿的饼?”

    凌枫-怔,顿了-下,才道:“饼?我不吃饼,哦,不!不是我不吃饼,月魂之日那天我没时间吃饼。“

    寒清奇道:“吃饼也没时间?”

    凌枫叹道:“月魂之日那天我不能在家里过,我要去一个地方,会一个人,而且预备三天后动身。”

    紫灵儿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才刚刚新婚,连密月都没度,你却要出外会人,会什么人呀,难道不会就不成吗?”

    凌枫看到这手中画像,不由想起凌家墓地,墓地的情景一幕幕涌上脑际,仙儿的音容,更是宛在眼前,良久他叹息道:“非会不可,若失去这次的机会,可能就永远没机会去会她了!”

    紫灵儿奇道:“她是谁,莫非就是这画中人么?”

    凌枫点了点头道:“嗯,她也是影响我一生,改变了我一生的人儿……”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女配之幸福我〕〔一胎双宝:总裁大〕〔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末世重生:空间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