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塔防大雪地〕〔龙口下的少女〕〔王妃策繁华〕〔人间极乐〕〔纵横五千年〕〔都市第一战神〕〔我在诸夏当大王〕〔王者时刻〕〔娇妻还小,总裁要〕〔丹武至尊〕〔妖孽高手〕〔天天开无双〕〔武道独尊〕〔横扫大千〕〔超级医生在都市〕〔崛起于王者荣耀系〕〔纪少,你老婆超甜〕〔我在武侠世界开餐〕〔诸天之我是传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893章 骨肉亲情
    本站:m..

    凌枫听得耳熟,欲要答应,却不见人,惊疑间,忽又听那声音叫道“凌义、凌义!”

    凌枫大奇,上前几步,遥见夜星之下,自己房屋之前,一个白发老翁坐在小板凳上,身形佝偻,正在望着满天星色。

    在他肩膀上立着一只红嘴白毛的雕鹉,老翁不觉有人走近,呵呵笑两声,说道:“好鸟儿,来,再叫两声。”

    雕鹉甚是听话,又叫道:“凌义,凌义!”

    老翁伸出大手,掌心有几粒鸟食,雕鹉啄了,料是未饱,还想乞食,便又叫道:“凌义、凌义……”老翁伸手一摸,面前石桌之上再无鸟食,不觉叹了口气,说道:“好鸟儿,够了,够了……”

    雕鹉极不甘心,反复叫着凌义的名字,老翁叹道:“痴鸟儿,再叫也没有用啦,再怎么想着念着,凌义那孩子,唉,那孩子也不会回来了……”说着嗓子发堵,当下攒袖在眼角揉了揉。

    又叹道,“只怪我啊,不成器,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那孩子一出生,从小到大,没过一天好日子,吃尽了苦,死了,还没落个好下场。唉,我这心疼着呢,疼着呢……”

    说着又攒袖去揉眼角,雕鹉全无心肝,不知人间悲喜,仍是不住口叫着“凌义……”,只盼主人欢喜,再赐鸟食。

    老翁痴痴望着星空,亦随着鸟语,喃喃念道:“凌义,凌义……”叫了两声,衰朽身躯忽地如风中落叶,瑟瑟颤抖起来。

    凌枫望着那萧索背影,蓦然间泪如雨落,嗓子一哽,颤声叫道:“父亲,孩儿不孝!”

    老翁浑身剧震,颤巍巍掉头望来,几疑眼花,使劲揉眼。

    凌枫道:“父亲,你不认得我了?我是义儿啊!”

    数年不见,凌义的父亲须发尽白,脸上皱纹层叠,不但身上修为尽去,老了数十岁不止,就连生机也好像要断了,乍见凌枫,不由张大了嘴,眼神初时惊恐,继而十分迷惑,随即腾起一股怒气,几步上前,叉开五指,左右开弓,给了凌枫两个嘴巴。

    凌枫被打得愣住,凌瑞磉瞧了瞧手掌,又看了看凌枫,蓦地张开双臂,将他紧紧搂住,哈哈笑道:“活的,是活的,哈哈哈…老子不是在作梦…”笑着笑着,鼻间一酸,老泪纵横,又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凌枫正觉手足无措,凌瑞磉又哈哈笑了起来,挥舞老拳,给他肩头几下狠的,不料凌枫魂力在身,一遭外力,自生反击,凌瑞磉因为一身修为尽去,不能反抗丝毫,不但震得他连连后退,连拳头也疼痛难忍。

    他先是惊亳了一番,接着不觉惊喜道:“好个小兔崽子,身板儿长结实了。”

    与这名义上的父亲劫后重逢,凌枫也欢喜得说不出话,只会张嘴憨笑。

    凌瑞磉瞪他一眼,忍不住又骂道:“你小子,人长大了,心眼儿还是没长,还是这么憨头傻脑的。”他年纪老朽,魂灵根被毁,禁不起如此大喜大悲,笑骂两句,忽觉心力交瘁,阵阵喘息起来。

    凌枫忙将他扶着坐下,听那雕鹉还在叫喊凌义的名字,不觉莞尔,探手取出一颗魔核,捻成粉末丢在地上,那雕鹉顿时闭口,跳到地上,一阵乱啄。

    凌瑞磉喘息甫定,拍着身侧招呼道:“小兔崽子,到这边来。”

    凌枫傍他坐下,凌瑞磉心中不胜欢喜,扶着他肩头上下左右打量,忽而笑道:“高了,壮了,大长老说你没死,先前我一直不信,可现在信了,那老家伙竟然真没加害你,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就算到外边闯荡,也该给父亲送个信儿!”

    凌枫望着他萧萧白发,心中十分歉疚,便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化繁为简,说了一遍,只是他能拥有神魂的事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就略过没谈,一些生死绝境之事也尽都省略。

    饶是如此,凌义老子也听的怒火烧心,直骂那大长老不是个东西,不守承诺,但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因祸得福,摆脱了废灵之体,他就觉得自己这儿子遭遇之奇,罕见罕闻,听罢怔忡良久,还过神来,哈哈笑道:“不管怎地,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凌枫问起自己进入墓地后,大老长是怎么对他的别后情形。

    凌义的老子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是废了他的修为,将他终身软禁在了这里,在这院子之中,虽然一步也不能跨出,但什么事也不管,困了就睡,醒了就吃,有时候闲出鸟来,就真逗逗这会出话的鸟儿,以解自己想念儿子的相思之苦!”

    听到这些话,凌瑞磉虽然说的轻巧,像是毫不在意,凌枫却是知道这样的日子,恐怕是个人也不想过的,听到凌瑞磉将心中所想全部说完,凌枫也静静听后。

    凌枫突然道,“父亲,我马上就救你出去!”

    凌瑞磉苦笑的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的儿,你还是赶紧走吧,要是让大长老知道你还活着,就不妙了,老爹只要知道你活着就足够了!不用管老爹!!”

    “父亲你?”凌枫满是惊诧的望着凌瑞磉!!

    那知凌瑞磉忽然凄然一笑,道:“我儿,你一定认为老爹是个疯子,明明可以跟你走,却怎的不走,而喜欢在这里活受罪是不是?”

    凌枫心中忖道:“正是。”嘴里可没有说出来,凝目望着他。

    却见凌瑞磉缓缓站了起来,脸上已不再是嘻笑的神情,向凌枫招手道:“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凌枫好奇心大起,走了过去,凌瑞磉朝自己的足踝一指,凌枫定睛望去,却见一根黑色的带子自地底穿出,竟穿入他的足踝,又穿入地底。

    方才凌枫站在远处时,没有看到,此刻一看,自己的足踝仿佛也觉得痒痒的,心中却又奇怪:“是这带子有什么奇怪,还是这凌瑞磉不信自己连这么细细的一根带子也弄不断。”

    凌枫听得耳熟,欲要答应,却不见人,惊疑间,忽又听那声音叫道“凌义、凌义!”

    凌枫大奇,上前几步,遥见夜星之下,自己房屋之前,一个白发老翁坐在小板凳上,身形佝偻,正在望着满天星色。

    在他肩膀上立着一只红嘴白毛的雕鹉,老翁不觉有人走近,呵呵笑两声,说道:“好鸟儿,来,再叫两声。”

    雕鹉甚是听话,又叫道:“凌义,凌义!”

    老翁伸出大手,掌心有几粒鸟食,雕鹉啄了,料是未饱,还想乞食,便又叫道:“凌义、凌义……”老翁伸手一摸,面前石桌之上再无鸟食,不觉叹了口气,说道:“好鸟儿,够了,够了……”

    雕鹉极不甘心,反复叫着凌义的名字,老翁叹道:“痴鸟儿,再叫也没有用啦,再怎么想着念着,凌义那孩子,唉,那孩子也不会回来了……”说着嗓子发堵,当下攒袖在眼角揉了揉。

    又叹道,“只怪我啊,不成器,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那孩子一出生,从小到大,没过一天好日子,吃尽了苦,死了,还没落个好下场。唉,我这心疼着呢,疼着呢……”

    说着又攒袖去揉眼角,雕鹉全无心肝,不知人间悲喜,仍是不住口叫着“凌义……”,只盼主人欢喜,再赐鸟食。

    老翁痴痴望着星空,亦随着鸟语,喃喃念道:“凌义,凌义……”叫了两声,衰朽身躯忽地如风中落叶,瑟瑟颤抖起来。

    凌枫望着那萧索背影,蓦然间泪如雨落,嗓子一哽,颤声叫道:“父亲,孩儿不孝!”

    老翁浑身剧震,颤巍巍掉头望来,几疑眼花,使劲揉眼。

    凌枫道:“父亲,你不认得我了?我是义儿啊!”

    数年不见,凌义的父亲须发尽白,脸上皱纹层叠,不但身上修为尽去,老了数十岁不止,就连生机也好像要断了,乍见凌枫,不由张大了嘴,眼神初时惊恐,继而十分迷惑,随即腾起一股怒气,几步上前,叉开五指,左右开弓,给了凌枫两个嘴巴。

    凌枫被打得愣住,凌瑞磉瞧了瞧手掌,又看了看凌枫,蓦地张开双臂,将他紧紧搂住,哈哈笑道:“活的,是活的,哈哈哈…老子不是在作梦…”笑着笑着,鼻间一酸,老泪纵横,又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凌枫正觉手足无措,凌瑞磉又哈哈笑了起来,挥舞老拳,给他肩头几下狠的,不料凌枫魂力在身,一遭外力,自生反击,凌瑞磉因为一身修为尽去,不能反抗丝毫,不但震得他连连后退,连拳头也疼痛难忍。

    他先是惊亳了一番,接着不觉惊喜道:“好个小兔崽子,身板儿长结实了。”

    与这名义上的父亲劫后重逢,凌枫也欢喜得说不出话,只会张嘴憨笑。

    凌瑞磉瞪他一眼,忍不住又骂道:“你小子,人长大了,心眼儿还是没长,还是这么憨头傻脑的。”他年纪老朽,魂灵根被毁,禁不起如此大喜大悲,笑骂两句,忽觉心力交瘁,阵阵喘息起来。

    凌枫忙将他扶着坐下,听那雕鹉还在叫喊凌义的名字,不觉莞尔,探手取出一颗魔核,捻成粉末丢在地上,那雕鹉顿时闭口,跳到地上,一阵乱啄。

    凌瑞磉喘息甫定,拍着身侧招呼道:“小兔崽子,到这边来。”

    凌枫傍他坐下,凌瑞磉心中不胜欢喜,扶着他肩头上下左右打量,忽而笑道:“高了,壮了,大长老说你没死,先前我一直不信,可现在信了,那老家伙竟然真没加害你,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就算到外边闯荡,也该给父亲送个信儿!”

    凌枫望着他萧萧白发,心中十分歉疚,便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化繁为简,说了一遍,只是他能拥有神魂的事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就略过没谈,一些生死绝境之事也尽都省略。

    饶是如此,凌义老子也听的怒火烧心,直骂那大长老不是个东西,不守承诺,但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因祸得福,摆脱了废灵之体,他就觉得自己这儿子遭遇之奇,罕见罕闻,听罢怔忡良久,还过神来,哈哈笑道:“不管怎地,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凌枫问起自己进入墓地后,大老长是怎么对他的别后情形。

    凌义的老子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是废了他的修为,将他终身软禁在了这里,在这院子之中,虽然一步也不能跨出,但什么事也不管,困了就睡,醒了就吃,有时候闲出鸟来,就真逗逗这会出话的鸟儿,以解自己想念儿子的相思之苦!”

    听到这些话,凌瑞磉虽然说的轻巧,像是毫不在意,凌枫却是知道这样的日子,恐怕是个人也不想过的,听到凌瑞磉将心中所想全部说完,凌枫也静静听后。

    凌枫突然道,“父亲,我马上就救你出去!”

    凌瑞磉苦笑的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的儿,你还是赶紧走吧,要是让大长老知道你还活着,就不妙了,老爹只要知道你活着就足够了!不用管老爹!!”

    “父亲你?”凌枫满是惊诧的望着凌瑞磉!!

    那知凌瑞磉忽然凄然一笑,道:“我儿,你一定认为老爹是个疯子,明明可以跟你走,却怎的不走,而喜欢在这里活受罪是不是?”

    凌枫心中忖道:“正是。”嘴里可没有说出来,凝目望着他。

    却见凌瑞磉缓缓站了起来,脸上已不再是嘻笑的神情,向凌枫招手道:“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凌枫好奇心大起,走了过去,凌瑞磉朝自己的足踝一指,凌枫定睛望去,却见一根黑色的带子自地底穿出,竟穿入他的足踝,又穿入地底。

    方才凌枫站在远处时,没有看到,此刻一看,自己的足踝仿佛也觉得痒痒的,心中却又奇怪:“是这带子有什么奇怪,还是这凌瑞磉不信自己连这么细细的一根带子也弄不断。”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午夜布拉格〕〔逆行诸天万界〕〔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岳风柳萱小说〕〔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男神大人乖〕〔快穿女配之幸福我〕〔一胎双宝:总裁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