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主播不是人〕〔一只狐狸的故事〕〔快穿之醋王系统总〕〔长生四千年〕〔召唤好可怕〕〔自带锦鲤穿六零〕〔病娇千金拐回家〕〔代号桃园〕〔缺氧〕〔我的帝国〕〔一笔论江湖〕〔最佳上门女婿胡杨〕〔魔妃曲之来世了尘〕〔魅姬惑天下〕〔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有一尊炼妖壶〕〔僵尸世界:签到就〕〔吞噬神话〕〔不可名状的赛博朋〕〔我夺舍了东皇太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04章 束手无策
    本站:m..

    不知是否有些错觉,凌枫觉得对方牙齿过于尖利了一些,明明是白的,但他隐隐觉得那雪白的牙齿上却闪着心惊的血光。

    “既然如此,为何没有早些出手?”凌枫勉强一笑的问了一句,心更是直往下沉地想,希望不要如自己猜测的那样,不然可就麻烦大了!

    “我倒是想早些现身见你,但是在没有确定你的真实身份前,我可不想打草惊蛇!”青衣文士脸上露出诡异笑容的说道。

    “确认身份?莫非你们是专门在此等我的?”问完这句话,凌枫面色有些发白,正想唤出天剑战斗时,可那刚要召唤手不觉渗出了丝丝地冷汗,身子一下僵硬了起来,心中的那种感觉,竟让他怎么也不敢冒然出手。

    “不错,你到聪明,一猜就中!”青年文士眨了眨眼睛,很随意的回道。

    听到对方坦然承认,凌枫的嘴角却是抽蓄一下,心中苦笑道:“这会老子到希望自己蠢些,猜错了才好,才大吉!”。

    若对方只有一个伪魂天强者,他自付还有那么一丝的救生机会,但同时面对二个伪魂天强者与一个更加恐怕的真正魂天强者,他几乎完全绝了逃跑的念头。

    想到这里,凌枫也不再多言了,也不再想什么诡计,面对绝对的实力,任何阴谋诡计,都成了空中水泡,不堪一击。

    不过,凌枫也不甘这么束手就擒,眼珠子一转,瞧准一个空隙,双手一挥,丝光流转,如海浪起向着前面三人罩去,他本人却是展开七星步法,向外遁了去。

    可虽知那青衣文士冷哼一声,大袖一拂,凌枫发出的攻击尽数入了他那乾坤袖中。

    接着青衣文士再发出一声长笑,身子化为一道青影冲天而起,身法翩然,凌空转折,衣袖一挥,六道青芒从中射出,形如一只硕大章鱼挥舞腕足,忽伸忽缩,忽直忽曲,盘空缠绕,无所不至。

    凌枫奔跑半晌,转头一瞧,那六道青芒已至眼前,吓了一跳,不再顾着跑路,飞身纵上,出手如风,迎上了那六道青芒,不料青芒之上附有那青衣文士的重叠劲力。

    虽被凌枫拽着,其势依然不衰,青芒尾部凌空圈转,好似两条影鞭,“啪啪”抽中凌枫双颊,凌枫头昏眼花间,那青衣文士所坐的五彩轮椅已到了他的面前。

    瞬间的工夫,各种杂乱地念头在脑中纷纷的涌出,凌枫铁青之极的脸上,升起了一丝异样的血色,此时三人已越逼越近,心知逃脱无望,索性转身,拱手笑道:“各位何必如此辛苦,小子认输就是!”

    凌枫此话一出,不但那两个伪魂天强者一时面面相觑,就是那个青衣文士见他恁地轻易服输,也惊愕不胜,但他也非无常人,顿了一会,就淡笑道:“既已服输,还不束手就擒!”

    凌枫双手一伸,笑道:“请缚,请缚!但愿不要缚的太紧,小子什么也不怕,就怕痛!众位修为高出小子太多,小子就是拼死也有所能不及,若不束手,岂非有眼无珠!”

    那青衣文士眉峰颤动几下,蓦地冷笑道:“你束手后,就不怕我杀了你?”

    凌枫笑道:“怕,怕的要命,但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至少这一会不会,以你魂天境界的修为,杀我容易无比,一旦出手,岂还容我活命,可你出手了,却没杀我,想来你们对我是有所求了!”

    “哼,聪明人一向活不长久的!”那青衣文士听了凌枫这一番话,也没有什么表示,冷哼道:“这会虽不能杀你,但死罪可免,活罪难绕,即便不杀你,也得打断你两条狗腿,见了本祖,竟然还敢逃跑!”

    将手一招,叫道:“乖乖过来受罚,若让我出手,除了双腿,外加两手。”

    凌枫心头一震,蓦地长笑道:“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才沉声道,“老子保证,你们此时若敢伤我身上丝毫,你们对老子的所求,定将成为泡影,哼,不信,咱们就试试!”

    青衣文士面部一阵抽动,蓦地怒极反笑:“小子,你敢对本祖狂,你真当我不敢杀你?”

    凌枫冷笑道:“想杀就杀,老子若皱下眉,就是你养的!”

    看到凌枫一下子变的如此强硬,青衣文士实在大出意外,一脸的愕然之色。

    过了一会,其冷冷看了凌枫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两手一翻,白光一闪后,一只手掌上出现一个古朴的金壶,另一只手上则多出了一个精致的白玉杯。

    随后他一提金壶,给玉杯中注入了碧绿之极地液体,一股香醇浓厚的香气,瞬间弥漫了整个石洞,手指轻轻一弹,玉杯平稳之极的滑行到凌枫面前。

    “喝下它!”青年文士盯着凌枫,冷冷的说道。

    一听此话,凌枫先是一惊,低头看了看玉杯中的液体,心中一阵骇然,这液体虽然香醇无比,他可不认为这是什么灵丹妙药,弄不好,可能还是某种巨毒之物。

    在不知对方是何用心之前,他又怎敢随意饮下此液,随着这些念头流转,凌枫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

    “怎么,不想喝!”青衣文士眼中寒光一闪,仿佛看出了凌枫的心思,神色蓦然一沉,冷冷道:“害怕本祖在玉液中做什么手脚?不要忘了,本祖若真想取你性命,只是弹指之间的工夫!”

    说完这些,青衣文士转头看向一直站在他身边,头带银笠的白衣人,开口道,“给他十息时间,他若没有喝下玉液,你就结果了他!”

    “诺!”那头带银笠的白衣人则忽地向凌枫踏出一步,只一步,便在两丈之外,再一步,已过四丈,初时尚是行走,转眼便成奔跑之势,从一个人影,化为一点流光,从浓而淡,倏忽不见,隐入了空中。

    看到这一幕,凌枫脸色苍白了一下,但瞅了瞅跟前地玉杯,仍硬着头皮的说道:“就是你杀了我,我也是想先弄明白,喝下这杯玉液后,会有什么后果,否则,在下宁愿去死。”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岳风柳萱小说〕〔一胎双宝:总裁大〕〔天价狐宝:娘亲,〕〔末世重生:空间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