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蜜时光〕〔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报告长官:夫人在〕〔腹黑丞相想攻略我〕〔启禀王爷:王妃,〕〔甜婚蜜爱:总裁大〕〔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总裁爹地宠上天〕〔逍遥乡村医圣〕〔爱要有多深,才足〕〔都市极品仙帝〕〔妖孽,你给我站住〕〔空间药香:猎户家〕〔都市超级全职系统〕〔绝地求生之杀神系〕〔武道孤圣〕〔重生之我为仙祖〕〔舰载特重兵〕〔天降萌宝:总裁宠〕〔重生商纣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05章 所制于人
    本站:m..

    对方想让他饮下此液,越发的明显此用意绝非心存什么好意,凌枫也疑心大起。

    见凌枫当真如此倔强,青衣文士似乎再一次有点意外,脸色随即冰寒起来,身上隐隐散发出了阴森之气。

    凌枫心里“咯噔”一下,体内魂力瞬间移动,谨慎的盯着对方。

    半晌之后,青衣文士眉头皱了一皱,神色又缓和了下来。

    “看来不实言相告,你当真会去死了。”沉吟了一下后,青衣文士就沉声地说道:“这种碧焰液,并不是什么巨毒之物,而是一种灵液。

    对于第一次饮下此液的人,很大可能刺激体内天元,突破修为上地瓶颈,当然,这种灵液除了这种功能外,还有些其他的功效,那些功效就是我所求的,不能说出来,话就说到这里,你若还执意不喝此液,后果怎样,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了!”

    凌枫听了这些话,脸色变了数遍,知道这玉液并不是自己所猜的毒液时,也是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儿后,才干巴巴道:“看来我是没有其他选择了?”

    “嘿嘿!知道就好!”青衣文士冷笑一声,倒也坦然的告之。

    凌枫虽然已经猜到后果,但听了这话后,脸皮还是抽蓄了一下,只思量了一小会儿,凌枫阴晴不定的神色一收,深吸一口气的说道:“好,我喝!”。

    “你果然够识相,也省去了我一番的脚!”青衣文士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满意之色。

    “妈的,形式如此,有得选择,小爷会如此轻易服软么!”凌枫心中暗暗骂了一句,只见他单手往玉杯中一指,青光一闪后。

    杯中的绿液自动化为一道水线,飞进了他的口中,凌枫连滋味都没有品味一下,这些液体就径直的到了腹中。

    “好,这才是明智的选择!”青衣文士面露喜色。

    凌枫一气喝干杯中玉液,不料方才过了半晌,便觉一阵晕眩,抬眼望去,眼前朦朦胧胧,天眩地转,青衣文士笑眯眯的,注视自己脸上闪过一丝阴霎。

    凌枫隐觉不对,欲要询问怒骂,眼皮却慢慢沉重起来,蓦地向左一歪,倒身在地,失了知觉。

    迷糊间,鼻间传来药香气,耳边人语切一切,字字入耳。

    凌枫神智略清,张眼望去,四周昏黑,石壁森森,泛着品亮水光,石缝里爬出苍黄苔辞,浓重的湿气环绕身周,丝丝缕缕,渗入肌肤,直冷透心脾,不由打了个哆嗦。

    颤抖之际,忽觉身有重物,定眼一瞧,身上竟然带有极沉重的铁枷。

    凌枫又惊又怒,知道这是发生了何事,想来是青衣文士使的手段,就不知他们费如此大的动作,到底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些什么。

    此时人语又起,凌枫定神细听,那人声甚是耳熟,正是大长老,声调压抑中藏有儿分恼怒:“……都在这里了,你们还要怎的?”

    忽听另有人哼了一声,道:“这就是《天尘录》?哼,只有区区四层境界,只够修炼到魂天境界,你不怕亵渎圣地圣祖么?”声音温和中透着几分威严,恃气凌人。

    “《天尘录》?”凌枫心中一惊,接着便是迷惑极了,心中暗道:“他们是如何得到《天尘录》的,世界不就自己手上有一份原本么?”

    再听时,却听大老长呸了一声,悻悻道:“你少跟本家主淡什么圣啊祖的?也别用他们来压我,这样的事,本家主当年也做过,这幅手抄本说的乱七八糟的,谁也瞧不明白,处处如同哑迷,那小子就在里面,一问便知。”

    另一人冷笑一声,道:“那小子滑头得很,与圣祖对恃了良久,却没吐出一个关于《天尘录》的字眼,尘祖说了,先关着他,关的他病恹恹的,磨磨他的性子,然后再向其追索《天尘录》。”

    大老长沉默半晌,迟疑道:“这小子若真是当年进墓地而未死的那人,也算是我们凌氏家族的子弟,与咱们也算同一血脉,这样对他,是否过了些。”

    “说你愚蠢如猪,你还不认。”别一人森然道,“别忘了,你当年是如何待他的,先不说以前你派人追杀他,让他常年飘流大陆,吃了多少苦头之事。

    就只说说,你将他迫的诈死入墓,然后又废了他老子的修为,将之禁足数年,倘若这小子真是当年入墓的那人,他一旦脱困,你可就麻烦大了,你以后要是栽在那小贼手里,不用说,嘿嘿……”

    话中意思不明而喻了!

    “是我糊涂了!”大长老呵呵一笑,说道:“怪不得那日我一见那小贼,就觉得有点眼熟,原来是当年侥幸未死的那个小杂种,这小杂种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不但入墓未死,竟然还摆脱了废灵的体质,难怪圣地的中老祖也将他当块宝……”

    凌枫听到这里,委实忍耐不住,蓦地喝道:“老不死的,你还敢叫小杂种,老子一旦脱困,定将你挫骨扬灰!”

    话音方落,便听‘嘎吱’一声,石壁掀开一线,大长老与先前站在那青衣文士身边,穿着不伦不类的老者踱了进来。

    那老者笑眯眯的,双眼如两条细缝,闪烁光芒。

    大长老却是宝相庄严,一派家主之势,看着凌枫道:“这么快就醒了么?嗯,当真不愧为一块宝!”

    凌枫见大长老这样一幅欠揍的模样,心中怒不可遏,呸了一口,只恨此时全身上下都下了禁制,还用精铁缚住了,不能及远,不然定要这老家伙的不得好死。

    只见大长老走了凌枫面前,微微一笑,悠悠叹道:“真人面前不打证语,事己至此,贤侄也当明白老夫的意思,只需你乖乖说出《天尘录》所有的秘诀,老夫担保,立马放了你。”

    凌枫闻声冷哼了一声,淡然道:“别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天尘录》的功法,就是知道,你们也休想从本少爷口中知道半个字。”

    对方想让他饮下此液,越发的明显此用意绝非心存什么好意,凌枫也疑心大起。

    见凌枫当真如此倔强,青衣文士似乎再一次有点意外,脸色随即冰寒起来,身上隐隐散发出了阴森之气。

    凌枫心里“咯噔”一下,体内魂力瞬间移动,谨慎的盯着对方。

    半晌之后,青衣文士眉头皱了一皱,神色又缓和了下来。

    “看来不实言相告,你当真会去死了。”沉吟了一下后,青衣文士就沉声地说道:“这种碧焰液,并不是什么巨毒之物,而是一种灵液。

    对于第一次饮下此液的人,很大可能刺激体内天元,突破修为上地瓶颈,当然,这种灵液除了这种功能外,还有些其他的功效,那些功效就是我所求的,不能说出来,话就说到这里,你若还执意不喝此液,后果怎样,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了!”

    凌枫听了这些话,脸色变了数遍,知道这玉液并不是自己所猜的毒液时,也是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儿后,才干巴巴道:“看来我是没有其他选择了?”

    “嘿嘿!知道就好!”青衣文士冷笑一声,倒也坦然的告之。

    凌枫虽然已经猜到后果,但听了这话后,脸皮还是抽蓄了一下,只思量了一小会儿,凌枫阴晴不定的神色一收,深吸一口气的说道:“好,我喝!”。

    “你果然够识相,也省去了我一番的脚!”青衣文士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满意之色。

    “妈的,形式如此,有得选择,小爷会如此轻易服软么!”凌枫心中暗暗骂了一句,只见他单手往玉杯中一指,青光一闪后。

    杯中的绿液自动化为一道水线,飞进了他的口中,凌枫连滋味都没有品味一下,这些液体就径直的到了腹中。

    “好,这才是明智的选择!”青衣文士面露喜色。

    凌枫一气喝干杯中玉液,不料方才过了半晌,便觉一阵晕眩,抬眼望去,眼前朦朦胧胧,天眩地转,青衣文士笑眯眯的,注视自己脸上闪过一丝阴霎。

    凌枫隐觉不对,欲要询问怒骂,眼皮却慢慢沉重起来,蓦地向左一歪,倒身在地,失了知觉。

    迷糊间,鼻间传来药香气,耳边人语切一切,字字入耳。

    凌枫神智略清,张眼望去,四周昏黑,石壁森森,泛着品亮水光,石缝里爬出苍黄苔辞,浓重的湿气环绕身周,丝丝缕缕,渗入肌肤,直冷透心脾,不由打了个哆嗦。

    颤抖之际,忽觉身有重物,定眼一瞧,身上竟然带有极沉重的铁枷。

    凌枫又惊又怒,知道这是发生了何事,想来是青衣文士使的手段,就不知他们费如此大的动作,到底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些什么。

    此时人语又起,凌枫定神细听,那人声甚是耳熟,正是大长老,声调压抑中藏有儿分恼怒:“……都在这里了,你们还要怎的?”

    忽听另有人哼了一声,道:“这就是《天尘录》?哼,只有区区四层境界,只够修炼到魂天境界,你不怕亵渎圣地圣祖么?”声音温和中透着几分威严,恃气凌人。

    “《天尘录》?”凌枫心中一惊,接着便是迷惑极了,心中暗道:“他们是如何得到《天尘录》的,世界不就自己手上有一份原本么?”

    再听时,却听大老长呸了一声,悻悻道:“你少跟本家主淡什么圣啊祖的?也别用他们来压我,这样的事,本家主当年也做过,这幅手抄本说的乱七八糟的,谁也瞧不明白,处处如同哑迷,那小子就在里面,一问便知。”

    另一人冷笑一声,道:“那小子滑头得很,与圣祖对恃了良久,却没吐出一个关于《天尘录》的字眼,尘祖说了,先关着他,关的他病恹恹的,磨磨他的性子,然后再向其追索《天尘录》。”

    大老长沉默半晌,迟疑道:“这小子若真是当年进墓地而未死的那人,也算是我们凌氏家族的子弟,与咱们也算同一血脉,这样对他,是否过了些。”

    “说你愚蠢如猪,你还不认。”别一人森然道,“别忘了,你当年是如何待他的,先不说以前你派人追杀他,让他常年飘流大陆,吃了多少苦头之事。

    就只说说,你将他迫的诈死入墓,然后又废了他老子的修为,将之禁足数年,倘若这小子真是当年入墓的那人,他一旦脱困,你可就麻烦大了,你以后要是栽在那小贼手里,不用说,嘿嘿……”

    话中意思不明而喻了!

    “是我糊涂了!”大长老呵呵一笑,说道:“怪不得那日我一见那小贼,就觉得有点眼熟,原来是当年侥幸未死的那个小杂种,这小杂种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不但入墓未死,竟然还摆脱了废灵的体质,难怪圣地的中老祖也将他当块宝……”

    凌枫听到这里,委实忍耐不住,蓦地喝道:“老不死的,你还敢叫小杂种,老子一旦脱困,定将你挫骨扬灰!”

    话音方落,便听‘嘎吱’一声,石壁掀开一线,大长老与先前站在那青衣文士身边,穿着不伦不类的老者踱了进来。

    那老者笑眯眯的,双眼如两条细缝,闪烁光芒。

    大长老却是宝相庄严,一派家主之势,看着凌枫道:“这么快就醒了么?嗯,当真不愧为一块宝!”

    凌枫见大长老这样一幅欠揍的模样,心中怒不可遏,呸了一口,只恨此时全身上下都下了禁制,还用精铁缚住了,不能及远,不然定要这老家伙的不得好死。

    只见大长老走了凌枫面前,微微一笑,悠悠叹道:“真人面前不打证语,事己至此,贤侄也当明白老夫的意思,只需你乖乖说出《天尘录》所有的秘诀,老夫担保,立马放了你。”

    凌枫闻声冷哼了一声,淡然道:“别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天尘录》的功法,就是知道,你们也休想从本少爷口中知道半个字。”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重生小郡主:七皇〕〔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万古界碑〕〔变身灵戒〕〔重回七零:军长大〕〔盗墓之问鼎长生〕〔云飞天上〕〔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豪门重生:全能强〕〔春野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