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盲村〕〔重生系统之攻略男〕〔老婆大人欠管教〕〔恋上盛夏恋上你〕〔都市极品小天师〕〔清宫娇蛮:皇上,〕〔都市之超级神农医〕〔校花之最强狂人〕〔婚宠100天〕〔我当鬼侦探那些年〕〔至尊仙医〕〔一号才子〕〔我的系统逆天了〕〔快穿:我只想种田〕〔大周王侯〕〔魔女酒馆〕〔弃少归来〕〔重生之第一名媛〕〔元戒〕〔万古神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07章 名义兄妹
    本站:m..

    水,已渐渐热了起来,像是快要沸滚了,凌枫泡在水里,没有魂力护体,与普通人无异,不过幸好他这普通人还是比之其他普通人强上那么一点。

    至少此时的体骨,还能耐着住高温,可这样不知道过了多,这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水,竟然没有一个温度点,此时这水中的温度早就超过了百温,只怕此时已不下千温了。

    这时,凌枫就是真正铜皮铁骨,也有些熬不住了,此时他就像是被人抛进热锅里的一条活鱼,烫得他在锅中乱蹦乱跳。

    他只望大长老他们不会要了自己的命,这会应该停止放水了,但那些老家伙好像也懂得凌枫此刻的心思,不但没有止水,反而越放越多,到后来,水已差不多没顶了。

    这样的情况,除非他凌枫变身成鱼,不然绝难活命了,心中念头还没转完,他已竟沉了下去,鼻子一酸,“咕嘟咕嘟”,灌了好几口水。

    凌枫苦笑道:“好大的一碗人肉鲜汤,叫我一个人独自消受,岂非可措……”

    突听石门外有人“叮叮当当”敲打起来。

    凌枫精神一振,暗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这么杀了小爷,好了,这下子总算有人来和我分享这碗热喷喷的人肉汤了!”

    他念头还未转完,石门果然开了,水势如黄河决提,一下予涌了出去,凌枫因为有铁链琐着,就算水势再如何狂涌,他也出不了石室。

    到是那开石门之人,好像并不知道这石室中已灌满了沸水,一惊之下,全力急退,但尽管如此,因身后可退之地,实在不多,大意之下,全身己被淋得像是落汤鸡。

    石室中沸水一泄,凌枫脑中也为之一清,但胸口中肘处仍是隐隐作痛。

    一张眼,温热的水汽扑面而至,凌枫眼里发酸,合眼片刻,才又睁开,却室中素汽云浮,白烟氤氲。

    一名黑衣女子站在石门旁边,怀抱一只黑的发亮的小兽,秀发高耸,面笼一抹青纱,仅露双目,瞳子乌亮有神,流盼间媚态横生,勾魂夺魄。

    看到这人,凌枫先是微微一怔,接着便是冷哼一声,竟然闭上了双眼。

    那蒙面女子咯咯轻笑,忽地问道:“你不奇怪么?”

    凌枫道:“不奇怪。”

    蒙面女眼珠一转,又道:“人家救了你的性命,你也不谢一声。”

    凌枫闭着眼,冷冷道:“多谢。”

    蒙面女似乎愣了一下,摇头道:“你这人呀,什么时候这样听话啦?”

    凌枫道:“我本来就听话,只是你以前不知道而已。”

    蒙面女娇笑起来:“你凌大少若是听话,这世上就没有不听话的人啦,三番四次离家出走,而且一次比一次跑的远,这还在听话么。”

    凌枫道:“这还不是让那个老不死逼的,他若不想杀我,我又何必去受那个罪!”他始终闭眼,那蒙面女说一句,他应一句,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那蒙面女老大没趣,沉默许久,方才叹道:“我知道,你嘴上说得越欢喜,你心里就怨恨我的。”

    凌枫接口道:“你说得极是,每次见面,你都要狂揍我一顿,想不恨你都难。”

    蒙面女眉眼一红,侧过身子,向着温泉,削肩微耸,初时无声无息,渐至于嘤嘤啜泣起来。

    凌枫听到声音,没的心头一软,张眼叹道:“有什么好哭得?落到你手里,我他娘的才该大哭特哭!快点揍,只是别打脸,你哥哥我以后还要靠脸吃饭,打完了就走,这里可不是你这大小姐来的地方!”

    那蒙面女没的转过身来,气呼呼地道:“谁哭啦,谁稀罕打你,要不是你每次离家出走,让我伤心,我怎么会打你,又怎么会……”说到这里,面纱却被泪水浸湿,贴着脸庞,凸现出丰颊尖颔,樱口翘鼻。

    凌枫打量一阵,忽而笑道:“凌喧儿,你带这劳什子作甚?你的丑样,我又不是没见过。”

    那蒙面女脸一红,白他一眼,掀去青纱,露出一张甜美可人的脸来。

    凌枫点头道:“人倒是变美了,走过来给哥哥我瞧瞧,看还有没有以前那么狠心。”

    凌喧儿倒也听话,应声娇滴滴的走了过来。

    凌枫又点头道:“人也长高啦,就不知心变没变,是不是还是那样恶毒?”

    凌喧儿得他夸赞,原本满心欢喜,可听到最后一句,双眼又是一红。

    凌枫不耐道:“哭就免了,现在哥哥我让那老不死的下了禁制,快帮我解开,待会哥哥让你瞧瞧,我这些年的变化,看你那三角猫的修为,还能不能欺负为兄。”

    “你嘴中的老不死,是不是说的我大伯?”凌喧儿慢慢走上前来,挨着凌枫,柔声说道:“我不能放了你,我……我害怕。”

    凌枫皱眉道:“害怕什么?”

    凌喧儿将头靠在他肩上,幽幽叹道:“我怕一旦解开了你身上的禁制,你就会像以前那样,离我而去,我听大伯说,你已不是废灵之体的,到时候,你一旦出去,我何如去寻你,哥哥你就委屈一些,我这样天天瞧着你,听你说话,也是很好。”

    “狗屁狗屁!”凌枫怒叫道,“你若不解了我身上禁制,那老不死的马上就会来杀你哥哥我了,还看个屁啊,你若不解了我身上的禁制,从现在起,我既不睁眼,也不跟你说话了。”当即赌气闭眼,一言不发。

    凌喧儿流露怅然之色,呆了一会儿,忽地轻哼道:“好呀,不说就不说。”她站起身,走到凌枫身后,放下怀中的小兽,忽又软语笑道:“人家来看你,却没想到这鬼屋子灌了这么多了水,身子湿透了,黏黏的,得换件衣服才好。”

    凌枫心中咯噔一下:“这小妖精装傻办痴好半晌,如今现出原形了。”欲说不好,想要阻止她,却恨事先放了狠话,不能再和她言语。

    水,已渐渐热了起来,像是快要沸滚了,凌枫泡在水里,没有魂力护体,与普通人无异,不过幸好他这普通人还是比之其他普通人强上那么一点。

    至少此时的体骨,还能耐着住高温,可这样不知道过了多,这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水,竟然没有一个温度点,此时这水中的温度早就超过了百温,只怕此时已不下千温了。

    这时,凌枫就是真正铜皮铁骨,也有些熬不住了,此时他就像是被人抛进热锅里的一条活鱼,烫得他在锅中乱蹦乱跳。

    他只望大长老他们不会要了自己的命,这会应该停止放水了,但那些老家伙好像也懂得凌枫此刻的心思,不但没有止水,反而越放越多,到后来,水已差不多没顶了。

    这样的情况,除非他凌枫变身成鱼,不然绝难活命了,心中念头还没转完,他已竟沉了下去,鼻子一酸,“咕嘟咕嘟”,灌了好几口水。

    凌枫苦笑道:“好大的一碗人肉鲜汤,叫我一个人独自消受,岂非可措……”

    突听石门外有人“叮叮当当”敲打起来。

    凌枫精神一振,暗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这么杀了小爷,好了,这下子总算有人来和我分享这碗热喷喷的人肉汤了!”

    他念头还未转完,石门果然开了,水势如黄河决提,一下予涌了出去,凌枫因为有铁链琐着,就算水势再如何狂涌,他也出不了石室。

    到是那开石门之人,好像并不知道这石室中已灌满了沸水,一惊之下,全力急退,但尽管如此,因身后可退之地,实在不多,大意之下,全身己被淋得像是落汤鸡。

    石室中沸水一泄,凌枫脑中也为之一清,但胸口中肘处仍是隐隐作痛。

    一张眼,温热的水汽扑面而至,凌枫眼里发酸,合眼片刻,才又睁开,却室中素汽云浮,白烟氤氲。

    一名黑衣女子站在石门旁边,怀抱一只黑的发亮的小兽,秀发高耸,面笼一抹青纱,仅露双目,瞳子乌亮有神,流盼间媚态横生,勾魂夺魄。

    看到这人,凌枫先是微微一怔,接着便是冷哼一声,竟然闭上了双眼。

    那蒙面女子咯咯轻笑,忽地问道:“你不奇怪么?”

    凌枫道:“不奇怪。”

    蒙面女眼珠一转,又道:“人家救了你的性命,你也不谢一声。”

    凌枫闭着眼,冷冷道:“多谢。”

    蒙面女似乎愣了一下,摇头道:“你这人呀,什么时候这样听话啦?”

    凌枫道:“我本来就听话,只是你以前不知道而已。”

    蒙面女娇笑起来:“你凌大少若是听话,这世上就没有不听话的人啦,三番四次离家出走,而且一次比一次跑的远,这还在听话么。”

    凌枫道:“这还不是让那个老不死逼的,他若不想杀我,我又何必去受那个罪!”他始终闭眼,那蒙面女说一句,他应一句,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那蒙面女老大没趣,沉默许久,方才叹道:“我知道,你嘴上说得越欢喜,你心里就怨恨我的。”

    凌枫接口道:“你说得极是,每次见面,你都要狂揍我一顿,想不恨你都难。”

    蒙面女眉眼一红,侧过身子,向着温泉,削肩微耸,初时无声无息,渐至于嘤嘤啜泣起来。

    凌枫听到声音,没的心头一软,张眼叹道:“有什么好哭得?落到你手里,我他娘的才该大哭特哭!快点揍,只是别打脸,你哥哥我以后还要靠脸吃饭,打完了就走,这里可不是你这大小姐来的地方!”

    那蒙面女没的转过身来,气呼呼地道:“谁哭啦,谁稀罕打你,要不是你每次离家出走,让我伤心,我怎么会打你,又怎么会……”说到这里,面纱却被泪水浸湿,贴着脸庞,凸现出丰颊尖颔,樱口翘鼻。

    凌枫打量一阵,忽而笑道:“凌喧儿,你带这劳什子作甚?你的丑样,我又不是没见过。”

    那蒙面女脸一红,白他一眼,掀去青纱,露出一张甜美可人的脸来。

    凌枫点头道:“人倒是变美了,走过来给哥哥我瞧瞧,看还有没有以前那么狠心。”

    凌喧儿倒也听话,应声娇滴滴的走了过来。

    凌枫又点头道:“人也长高啦,就不知心变没变,是不是还是那样恶毒?”

    凌喧儿得他夸赞,原本满心欢喜,可听到最后一句,双眼又是一红。

    凌枫不耐道:“哭就免了,现在哥哥我让那老不死的下了禁制,快帮我解开,待会哥哥让你瞧瞧,我这些年的变化,看你那三角猫的修为,还能不能欺负为兄。”

    “你嘴中的老不死,是不是说的我大伯?”凌喧儿慢慢走上前来,挨着凌枫,柔声说道:“我不能放了你,我……我害怕。”

    凌枫皱眉道:“害怕什么?”

    凌喧儿将头靠在他肩上,幽幽叹道:“我怕一旦解开了你身上的禁制,你就会像以前那样,离我而去,我听大伯说,你已不是废灵之体的,到时候,你一旦出去,我何如去寻你,哥哥你就委屈一些,我这样天天瞧着你,听你说话,也是很好。”

    “狗屁狗屁!”凌枫怒叫道,“你若不解了我身上禁制,那老不死的马上就会来杀你哥哥我了,还看个屁啊,你若不解了我身上的禁制,从现在起,我既不睁眼,也不跟你说话了。”当即赌气闭眼,一言不发。

    凌喧儿流露怅然之色,呆了一会儿,忽地轻哼道:“好呀,不说就不说。”她站起身,走到凌枫身后,放下怀中的小兽,忽又软语笑道:“人家来看你,却没想到这鬼屋子灌了这么多了水,身子湿透了,黏黏的,得换件衣服才好。”

    凌枫心中咯噔一下:“这小妖精装傻办痴好半晌,如今现出原形了。”欲说不好,想要阻止她,却恨事先放了狠话,不能再和她言语。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重生小郡主:七皇〕〔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万古界碑〕〔变身灵戒〕〔重回七零:军长大〕〔盗墓之问鼎长生〕〔云飞天上〕〔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豪门重生:全能强〕〔春野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