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我真的无敌〕〔贴身狂医混都市〕〔传媒巨舰〕〔最强妖孽天王〕〔诸天里的美食家〕〔满目山河行〕〔都市颜值系统〕〔为初〕〔尾生女子约〕〔英雄的选择〕〔吃货大帝国〕〔都市长恨歌〕〔六扇门之剑指江湖〕〔圣光骑士〕〔快穿之替你如愿〕〔学霸快递员〕〔冷酷战神独宠仙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大剑东行〕〔侠客走江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10章 兄弟情深
    本站:m..

    “伯父放凡,我无名在此立誓,苍天为证,大哥若真有不测,凡我无名兄弟,定让凌氏家族永无宁日!”誓言悲激高亢,直冲霄汉,他却忘了面这位也曾是凌氏家族的一任家主了。

    但凌端磉也是知道这些人对凌枫的感情太深、太忠,才会如此,听了让凌氏家族永无宁日的话语,他心中虽然颤抖了一下,但目中却己老泪纵横。

    夜风呼啸,寒雾舒卷,夜色更深,这片天地间的杀机也更重了。

    无名仰头看着轮月西沉,才沉声道:“冥风留此保护伯父,其他人都随我走!”一阵狂飘扫过‘走’字出口,他身形一闪,已在三丈开外。

    冥火大喝一声,翻身而起,嘶声道:“你才是我们公认的大哥,为何要去为别人拼命?”

    无名丝发飘拂,缓缓转过身子,一字一字的说道:“冥火,我若再听到你说出这样的话,有如此石!”语声未了,一手倏沉,‘铮’的一声,火星飞激,他身旁一方三尺见方的黑石立刻裂为碎片。

    无名一声轻叱:“走!”展动身形,如飞掠去,其后顿时一长队人马,如影随行。

    不一会儿,此地就只留有凌端磉与冥风两人。

    “走,还是留!”冥风冷漠的看着凌端磉道!

    “走!”凌端磉幽幽望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黑衣少年一眼,霍然转过身子,随着那队人马跟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人影一闪,一锦衣少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飘在树梢之上,狂风不绝,他身子却久久不动,只有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寒星般的光采。

    “你明明已经回来了,为何不出面制止他们!”这时,一个黑衣少女也出现在这树梢之上,望着对面的锦衣少年,满是疑惑道。

    “嘿嘿,他们以后个个都对我有大用,我只是想趁此机会,试试他们的忠心!”凌枫淡然一笑,飘下树梢。

    “但他们此时要真去闯了凌氏家族,恐怕都会有进无出!”凌喧儿展动身形,落在凌枫旁边道。

    “以无名的机智,在没探明真实情况前,我相信他不会那么莽撞的!走!我们去城郊破庙等他们!”轻笑了一声,凌枫拉着凌喧儿如飞掠去。

    凌喧儿幽幽望了无名他们奔去的那个方向一眼,随着凌枫轻烟般没入无边的夜色中。

    凌枫与凌喧儿来到庙前,但见庙里供着一尊奇形怪状的神佛,正中一团篝火烧得正旺。

    三个冒险者佣兵袒着上身,谈笑风生,枯树枝上转动着一条大摩狗,紫红火苗舔着皮肉,膏油滴淌,嗞嗞作响。

    浓郁香气钻进大凡鼻孔,这一个月来,他都没吃什么东西,咋闻肉香,让他咕嘟嘟吞了口唾沫,当下一步跨进庙里,厉声道:“呔,你们三个好大胆,竟敢偷小爷家的家畜来吃,还不快与我见官去。”

    他常年让大长老逼的流浪大陆,是偷鸡摸狗的老祖宗,看三人模样,便知这东西来路不正,故意放话吓走三人,好霸占香肉。

    三个佣兵吃了一惊,齐齐跳起,却见凌枫不过孤身一人,又才放下心来,为首一人歪眉斜眼,笑道:“小子唬人吧,这分明大爷打的野味。”

    他目光绕过凌枫,见到凌喧儿也慢慢走了进来,双目一亮道:“原来还带了个雌儿。”

    与其他二人对望一眼,笑道:“原来这小子是个采花贼呢!”

    另一人邪笑道:“既然撞上,大家都该有份玩玩吧!”正自口角流涎,蓦地颈后一紧,一阵头重脚轻,跟着其他二人飞出庙外,跌得头破血流,尽都昏死过去。

    “敢对本小姐无礼,真是活腻了!”凌喧儿轻描淡写的摔昏三人,正要坐下来,忽听远远人声杂响,杂陈起伏,不下于数百人。

    “那些家伙怎么来的这么快,害小爷一顿好肉没享用!”凌枫皱眉一笑,跨出庙门,只见远处带头,已能看清十余道黑影,风驰电掣般向这方奔来。

    “喧儿,你先退避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和他们说!”凌枫看了凌喧儿一眼,凌喧儿倒也会意,悄然转到庙后树凌中去。

    不一时,无名那一行人马,大部分已在庙外停下,但还有些脚步声则往庙里走来,其中一个粗嗓音道:“大哥真不是盖的,竟然从凌氏家族逃了出来,恁是了得!”这话听来,想是是还没会过面的冥雷。

    另一个清劲的声音道:“不过,没料到凌氏家族有如此硬扎的人物,在几十里外就能发现我们的行踪,幸好我们退的快,只是那些人没有追来,到也是出人意料。”听声音却是冥金那家伙了,次次来向凌枫要钱的人,就是冥金。

    冥火苦叹道:“是啊,我们在这瞎操心,老大还不知道在哪里快活呢!”

    另一人笑道:“听火兄口气,好似心中不满啊!”

    这人声音凌枫也听得耳熟,转念间,心头一震:“啊,是冥冰那厮。”听说这家伙是让冥火一顿爆打后,才心服口服加入无名他们那一伙的,还真是不打不相识。

    “哼,冥冰,你不要乱说,想要挑拨我与老大的关系,我绝不侥你!”冥火一声怒哼,看样子,正欲动手。

    却听另有人笑道:“好了,大伙都是兄弟,说这些做什么!”

    众人哄然一笑,来得都是少年,说笑间,却听无名咦了一声,高叫道:“这三个人怎么回事?”

    却听庙中一静,便听一名佣兵‘啊’的一声,想必被众人救醒,只听无名问道:“谁把你们揍成这个样子的?”

    那佣兵哼声道:“我们正……正在烤肉……忽然来了个泼皮,唔,不,一个采花贼,他还带着一个女人……”

    话音未落,人群大哗,无名怒道:“你娘的该死,什么采花贼,那必我们老大!”又问,“他去哪里了?”想必他情急间已动手了。

    “伯父放凡,我无名在此立誓,苍天为证,大哥若真有不测,凡我无名兄弟,定让凌氏家族永无宁日!”誓言悲激高亢,直冲霄汉,他却忘了面这位也曾是凌氏家族的一任家主了。

    但凌端磉也是知道这些人对凌枫的感情太深、太忠,才会如此,听了让凌氏家族永无宁日的话语,他心中虽然颤抖了一下,但目中却己老泪纵横。

    夜风呼啸,寒雾舒卷,夜色更深,这片天地间的杀机也更重了。

    无名仰头看着轮月西沉,才沉声道:“冥风留此保护伯父,其他人都随我走!”一阵狂飘扫过‘走’字出口,他身形一闪,已在三丈开外。

    冥火大喝一声,翻身而起,嘶声道:“你才是我们公认的大哥,为何要去为别人拼命?”

    无名丝发飘拂,缓缓转过身子,一字一字的说道:“冥火,我若再听到你说出这样的话,有如此石!”语声未了,一手倏沉,‘铮’的一声,火星飞激,他身旁一方三尺见方的黑石立刻裂为碎片。

    无名一声轻叱:“走!”展动身形,如飞掠去,其后顿时一长队人马,如影随行。

    不一会儿,此地就只留有凌端磉与冥风两人。

    “走,还是留!”冥风冷漠的看着凌端磉道!

    “走!”凌端磉幽幽望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黑衣少年一眼,霍然转过身子,随着那队人马跟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人影一闪,一锦衣少年突然出现在了这里,飘在树梢之上,狂风不绝,他身子却久久不动,只有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寒星般的光采。

    “你明明已经回来了,为何不出面制止他们!”这时,一个黑衣少女也出现在这树梢之上,望着对面的锦衣少年,满是疑惑道。

    “嘿嘿,他们以后个个都对我有大用,我只是想趁此机会,试试他们的忠心!”凌枫淡然一笑,飘下树梢。

    “但他们此时要真去闯了凌氏家族,恐怕都会有进无出!”凌喧儿展动身形,落在凌枫旁边道。

    “以无名的机智,在没探明真实情况前,我相信他不会那么莽撞的!走!我们去城郊破庙等他们!”轻笑了一声,凌枫拉着凌喧儿如飞掠去。

    凌喧儿幽幽望了无名他们奔去的那个方向一眼,随着凌枫轻烟般没入无边的夜色中。

    凌枫与凌喧儿来到庙前,但见庙里供着一尊奇形怪状的神佛,正中一团篝火烧得正旺。

    三个冒险者佣兵袒着上身,谈笑风生,枯树枝上转动着一条大摩狗,紫红火苗舔着皮肉,膏油滴淌,嗞嗞作响。

    浓郁香气钻进大凡鼻孔,这一个月来,他都没吃什么东西,咋闻肉香,让他咕嘟嘟吞了口唾沫,当下一步跨进庙里,厉声道:“呔,你们三个好大胆,竟敢偷小爷家的家畜来吃,还不快与我见官去。”

    他常年让大长老逼的流浪大陆,是偷鸡摸狗的老祖宗,看三人模样,便知这东西来路不正,故意放话吓走三人,好霸占香肉。

    三个佣兵吃了一惊,齐齐跳起,却见凌枫不过孤身一人,又才放下心来,为首一人歪眉斜眼,笑道:“小子唬人吧,这分明大爷打的野味。”

    他目光绕过凌枫,见到凌喧儿也慢慢走了进来,双目一亮道:“原来还带了个雌儿。”

    与其他二人对望一眼,笑道:“原来这小子是个采花贼呢!”

    另一人邪笑道:“既然撞上,大家都该有份玩玩吧!”正自口角流涎,蓦地颈后一紧,一阵头重脚轻,跟着其他二人飞出庙外,跌得头破血流,尽都昏死过去。

    “敢对本小姐无礼,真是活腻了!”凌喧儿轻描淡写的摔昏三人,正要坐下来,忽听远远人声杂响,杂陈起伏,不下于数百人。

    “那些家伙怎么来的这么快,害小爷一顿好肉没享用!”凌枫皱眉一笑,跨出庙门,只见远处带头,已能看清十余道黑影,风驰电掣般向这方奔来。

    “喧儿,你先退避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单独和他们说!”凌枫看了凌喧儿一眼,凌喧儿倒也会意,悄然转到庙后树凌中去。

    不一时,无名那一行人马,大部分已在庙外停下,但还有些脚步声则往庙里走来,其中一个粗嗓音道:“大哥真不是盖的,竟然从凌氏家族逃了出来,恁是了得!”这话听来,想是是还没会过面的冥雷。

    另一个清劲的声音道:“不过,没料到凌氏家族有如此硬扎的人物,在几十里外就能发现我们的行踪,幸好我们退的快,只是那些人没有追来,到也是出人意料。”听声音却是冥金那家伙了,次次来向凌枫要钱的人,就是冥金。

    冥火苦叹道:“是啊,我们在这瞎操心,老大还不知道在哪里快活呢!”

    另一人笑道:“听火兄口气,好似心中不满啊!”

    这人声音凌枫也听得耳熟,转念间,心头一震:“啊,是冥冰那厮。”听说这家伙是让冥火一顿爆打后,才心服口服加入无名他们那一伙的,还真是不打不相识。

    “哼,冥冰,你不要乱说,想要挑拨我与老大的关系,我绝不侥你!”冥火一声怒哼,看样子,正欲动手。

    却听另有人笑道:“好了,大伙都是兄弟,说这些做什么!”

    众人哄然一笑,来得都是少年,说笑间,却听无名咦了一声,高叫道:“这三个人怎么回事?”

    却听庙中一静,便听一名佣兵‘啊’的一声,想必被众人救醒,只听无名问道:“谁把你们揍成这个样子的?”

    那佣兵哼声道:“我们正……正在烤肉……忽然来了个泼皮,唔,不,一个采花贼,他还带着一个女人……”

    话音未落,人群大哗,无名怒道:“你娘的该死,什么采花贼,那必我们老大!”又问,“他去哪里了?”想必他情急间已动手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将军他怀了龙种〕〔岳风柳萱小说〕〔逆行诸天万界〕〔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诸天万界修行记〕〔驻颜太后:六十老〕〔午夜布拉格〕〔斩春风〕〔斗罗之开局一个龙〕〔他从黑暗中走来〕〔红尘黑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