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宠夫:我家男〕〔天价妈咪:爹地闪〕〔黑帝的燃情新宠〕〔重生八零:家有媳〕〔名门掠爱:闪婚娇〕〔都市最强太子爷〕〔总裁羞羞吻:小甜〕〔给勇者们添麻烦的〕〔重生南非当警察〕〔月半殇城〕〔星囚〕〔万界之主在都市〕〔我就是人懒钱多〕〔总裁爹地送上门〕〔变身灵戒〕〔道极无天〕〔神豪警察〕〔妖与刺客列传〕〔大宋第一状元郎〕〔万界宝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11章 危险忽至
    本站:m..

    那佣兵痛叫道:“哎哟,不知道,我眼一花,就被人摔出来了……”

    只听无名道:“老大定然在里面。”一时脚步杂沓,纷纷涌进了庙中。

    凌枫手中拿着块大肉,正啃的起劲,见到无名他们,也不打招呼。

    “老大,我们看凌氏家族如铜墙铁壁,你却是拍掌而来,拍掌而去,我们当真乱操心了!”无名一看到凌枫,面色大喜,像是松了口气。

    忽听冥火又嘿笑道:“老大,你慢点吃!这肉似乎烤焦了呢。”

    凌枫老一阵尴尬,放下手中的肉,直接拍了拍冥火的肩膀道:“以前无名说你做事贼,说话也贼,我本还不信,但今日却信了,但所谓姜是老的辣,小贼遇上老贼,你还得当心。”

    冥火听凌枫话里夹枪带棒,不明所以,想了一会,突然心中一动,莫不是在凌中说的那番话,老大听到了,其实那只是他不忍其他兄弟去冒险的无意之言,心中微觉惭愧,但他秉性爽直,也不辩解,打个哈哈道:“是,是,遇到老大时,我就认栽了……”

    “你知道……”说到这里,凌枫突然脸色一变,就在刚才,他体内原本被他用魂力困住的那些玉液,突然蠢蠢欲动的发作起来,好像很不安稳的样子。

    但是幸亏他反应够快,急忙散去调动星云上的灵力,强行压下了此异变。

    在墓地中喝下那杯玉液时,他就知道这不仅仅是灵药这么简单,那敢让之在体内散发开来,所以其一入肚,他就用魂力将之裹了起来,但想以后再将之逼出去。

    可谁知,这玉液着实诡异无比,只要凌枫敢将包裹那团玉液的魂力散开一点,马上就有一股奇劲从玉液中射出,其利如钢锥,钻入四经八脉,直透心神,浑身也会蓦地腾起一股酸软之意。

    这样一来,他那里还敢尝试,连忙加重魂力,死死的包裹着那团玉液,再也不敢去触碰它了。

    就在这时,忽然‘轰’的一声响,那尊怪异神佛像颓然倒下,压向凌枫,凌枫眉头一皱,没有动身,无名厉喝一声,闪身上前,一掌拍出,一尊精石雕刻的神佛之像,顿时化为了一堆碎石。

    “好身手!”凌喧儿从神佛像后面一跃而出,只见众人早已站成一圈,抢逼上前,她却毫不在意,轻笑道。

    “谁!”无名霍然转身,面色立刻转为铁青,他再也想不到此时此刻,竟会在这里见一个女子,且好像还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冷电般的目光如利剑射向凌喧儿。

    凌喧儿直接无视无名的目光,她在人群中一阵扫视,一见到凌枫那熟悉的身影,己情不自禁嗔道:“喂!哥哥,你怎么也不管管他们!”

    “我不是要你待在凌子里等一会,怎么进来了,还搞出这么大的动作!”凌枫剑眉微扬,挥了下手,显意无名他们退下,望着这令他从小就有些头痛的小妹。

    “哼,再不进来,你们就没有命了!”凌喧儿微微有些焦急道:“我破墙而入,是来告诉你,告诉你一件紧急的消息,他们……他们就要来了!”

    听到这话,众人微微一怔,凌枫则是脸色大变,少女的出自芳心的言语,已直觉而敏锐的让凌枫感觉到她言语中真切,他知道一向喜欢开玩笑的凌喧儿,这次说的话是真的。

    “他们追来了?”凌枫霍然抬头,目光扫向门外,面色铁青至极。

    “他们?他们是谁?”无名追问道。

    “你真是笨!”凌喧儿狠狠瞪了他一眼,才娇斥道:“当然是我大伯……还有……”

    “还有什么人?”

    “还有圣地中出来的两位圣使……”

    “他们怎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冥火满是疑惑道。

    霎时间,凌枫心头闪过一个念头:“玉液?”为了印证心中所想,他微微散去点点用来包裹玉液的魂力,果然那道急劲应势再来,凌枫奇经之中异感再生。

    凌枫明白缘故,心道:“我与那老怪物相距如此之远,难道说,那老贼竟能身在远处驾驭自己体内的这股毒劲,从而找到自己的所在之处?”

    他想得不错,当日在墓地中喝下的那杯玉液,虽是灵药,有着提高修为的作用,但从圣地中出来的人物,又岂是这么好相与的,那种玉液,天下间无论何种人物,一旦入体,均难再将之逼出体外。

    凌枫一则机警,喝入甚少,二则虽然让之入体,却还有让之在体内散开,但绕是如此,玉液入体,以凌枫此时的修为,仍是难以将之逼出。

    这种玉液中含有当日那圣地老祖的一缕精力,他听到凌枫从石室中遁走消息,不得已,使出绝招,用自身精气引动凌枫体内的‘玉虚毒劲’。

    玉液中的‘玉虚毒劲’本是从他体内灵力化来,与他同气相求,能够互为感应,抑且大劲驭小劲,那位老祖本身实力强于凌枫太多,以大驭小,扰动凌枫体内魂力,自然能判定出凌枫的坐标所在。

    此时,凌枫已深深体会到,这些活的越久,修为越高的老怪物,个个都是极难对付之人,无论做件什么事情,都会将异常情况想透,并事先做好应对之法,可谓每件事到了他们手中,都会做的滴水不露。

    可凌枫却那知,修达魂天,便已暗合天道,凡是修为达到魂天境的人,每做一件事情,都隐隐能堪破洞悉这件事前后的玄机,因敌变化,天地气机一变,他们也生变,随形就势,往往能料敌于先。

    此时让心里懊恼的是,和那老妖物相隔如此远距离,对方还有办法控制他体内被禁制住的毒劲,有了这一点,无论他跑到那里,都是逃不出那怪物的追寻,也就是说,现在逃与不逃,都已是无用了。

    没想到事情竟然已危及到了这种地步!自己还是真大意,失算了!

    那佣兵痛叫道:“哎哟,不知道,我眼一花,就被人摔出来了……”

    只听无名道:“老大定然在里面。”一时脚步杂沓,纷纷涌进了庙中。

    凌枫手中拿着块大肉,正啃的起劲,见到无名他们,也不打招呼。

    “老大,我们看凌氏家族如铜墙铁壁,你却是拍掌而来,拍掌而去,我们当真乱操心了!”无名一看到凌枫,面色大喜,像是松了口气。

    忽听冥火又嘿笑道:“老大,你慢点吃!这肉似乎烤焦了呢。”

    凌枫老一阵尴尬,放下手中的肉,直接拍了拍冥火的肩膀道:“以前无名说你做事贼,说话也贼,我本还不信,但今日却信了,但所谓姜是老的辣,小贼遇上老贼,你还得当心。”

    冥火听凌枫话里夹枪带棒,不明所以,想了一会,突然心中一动,莫不是在凌中说的那番话,老大听到了,其实那只是他不忍其他兄弟去冒险的无意之言,心中微觉惭愧,但他秉性爽直,也不辩解,打个哈哈道:“是,是,遇到老大时,我就认栽了……”

    “你知道……”说到这里,凌枫突然脸色一变,就在刚才,他体内原本被他用魂力困住的那些玉液,突然蠢蠢欲动的发作起来,好像很不安稳的样子。

    但是幸亏他反应够快,急忙散去调动星云上的灵力,强行压下了此异变。

    在墓地中喝下那杯玉液时,他就知道这不仅仅是灵药这么简单,那敢让之在体内散发开来,所以其一入肚,他就用魂力将之裹了起来,但想以后再将之逼出去。

    可谁知,这玉液着实诡异无比,只要凌枫敢将包裹那团玉液的魂力散开一点,马上就有一股奇劲从玉液中射出,其利如钢锥,钻入四经八脉,直透心神,浑身也会蓦地腾起一股酸软之意。

    这样一来,他那里还敢尝试,连忙加重魂力,死死的包裹着那团玉液,再也不敢去触碰它了。

    就在这时,忽然‘轰’的一声响,那尊怪异神佛像颓然倒下,压向凌枫,凌枫眉头一皱,没有动身,无名厉喝一声,闪身上前,一掌拍出,一尊精石雕刻的神佛之像,顿时化为了一堆碎石。

    “好身手!”凌喧儿从神佛像后面一跃而出,只见众人早已站成一圈,抢逼上前,她却毫不在意,轻笑道。

    “谁!”无名霍然转身,面色立刻转为铁青,他再也想不到此时此刻,竟会在这里见一个女子,且好像还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冷电般的目光如利剑射向凌喧儿。

    凌喧儿直接无视无名的目光,她在人群中一阵扫视,一见到凌枫那熟悉的身影,己情不自禁嗔道:“喂!哥哥,你怎么也不管管他们!”

    “我不是要你待在凌子里等一会,怎么进来了,还搞出这么大的动作!”凌枫剑眉微扬,挥了下手,显意无名他们退下,望着这令他从小就有些头痛的小妹。

    “哼,再不进来,你们就没有命了!”凌喧儿微微有些焦急道:“我破墙而入,是来告诉你,告诉你一件紧急的消息,他们……他们就要来了!”

    听到这话,众人微微一怔,凌枫则是脸色大变,少女的出自芳心的言语,已直觉而敏锐的让凌枫感觉到她言语中真切,他知道一向喜欢开玩笑的凌喧儿,这次说的话是真的。

    “他们追来了?”凌枫霍然抬头,目光扫向门外,面色铁青至极。

    “他们?他们是谁?”无名追问道。

    “你真是笨!”凌喧儿狠狠瞪了他一眼,才娇斥道:“当然是我大伯……还有……”

    “还有什么人?”

    “还有圣地中出来的两位圣使……”

    “他们怎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冥火满是疑惑道。

    霎时间,凌枫心头闪过一个念头:“玉液?”为了印证心中所想,他微微散去点点用来包裹玉液的魂力,果然那道急劲应势再来,凌枫奇经之中异感再生。

    凌枫明白缘故,心道:“我与那老怪物相距如此之远,难道说,那老贼竟能身在远处驾驭自己体内的这股毒劲,从而找到自己的所在之处?”

    他想得不错,当日在墓地中喝下的那杯玉液,虽是灵药,有着提高修为的作用,但从圣地中出来的人物,又岂是这么好相与的,那种玉液,天下间无论何种人物,一旦入体,均难再将之逼出体外。

    凌枫一则机警,喝入甚少,二则虽然让之入体,却还有让之在体内散开,但绕是如此,玉液入体,以凌枫此时的修为,仍是难以将之逼出。

    这种玉液中含有当日那圣地老祖的一缕精力,他听到凌枫从石室中遁走消息,不得已,使出绝招,用自身精气引动凌枫体内的‘玉虚毒劲’。

    玉液中的‘玉虚毒劲’本是从他体内灵力化来,与他同气相求,能够互为感应,抑且大劲驭小劲,那位老祖本身实力强于凌枫太多,以大驭小,扰动凌枫体内魂力,自然能判定出凌枫的坐标所在。

    此时,凌枫已深深体会到,这些活的越久,修为越高的老怪物,个个都是极难对付之人,无论做件什么事情,都会将异常情况想透,并事先做好应对之法,可谓每件事到了他们手中,都会做的滴水不露。

    可凌枫却那知,修达魂天,便已暗合天道,凡是修为达到魂天境的人,每做一件事情,都隐隐能堪破洞悉这件事前后的玄机,因敌变化,天地气机一变,他们也生变,随形就势,往往能料敌于先。

    此时让心里懊恼的是,和那老妖物相隔如此远距离,对方还有办法控制他体内被禁制住的毒劲,有了这一点,无论他跑到那里,都是逃不出那怪物的追寻,也就是说,现在逃与不逃,都已是无用了。

    没想到事情竟然已危及到了这种地步!自己还是真大意,失算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隋唐大猛士〕〔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寒冬乍暖,你还在〕〔重生小郡主:七皇〕〔佛系反骨(快穿)〕〔万古界碑〕〔玄医归来〕〔沧海神记〕〔玄幻之躺着也升级〕〔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有诸天万界图〕〔神级基地〕〔重回七零:军长大〕〔万古至尊〕〔星卡大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