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师姐你惹不起〕〔梁山事务所〕〔喜上眉头〕〔我的清纯校花老婆〕〔十二道街洞〕〔三国之黄巾神将〕〔最强终极兵王〕〔影视世界当神探〕〔寒门祸害〕〔透视民工混都市〕〔我的女仙老婆〕〔脱胎换骨:重回豪〕〔赘婿当道〕〔宠妻成狂:闪婚总〕〔重生西游之天篷妖〕〔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无敌神龙养成系统〕〔联盟之佣兵系统〕〔重修仙记〕〔量子意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16章 追杀老鬼
    本站:m..

    听到这话,凌枫眉间亦闪过一丝无奈与恼恨道:“凌氏家族强者甚多,没有实力,若是冒闯,岂不是自找死路!再说,老子这次回凌氏家族可不是专门为了找你寻仇!”说着他抬眼上看,漫不经意地道:“时候到了。”

    大长老等人举目上看,只听‘喀嚓’连声,半空中突然出现了许多,蓝光闪闪的冰箭,火焰四射的火球,回旋不断的风刃,大长者脸色骤变,大叫道:“你疯了不成,这些东西一旦发动,你也得死在这里!”

    “嘿嘿,这就不劳你操心了!”凌枫突然从手蜀中取出二滴血红色的液体,一滴射入无名口中,一滴自己吞了下去,但这用血魂果制的毒药,委实超乎凌枫想象,以至于他服下能下天下万毒的血魂液,一时半会儿,也回不过气来。

    直到过了半刻钟,凌枫才与无名慢慢站了起来,众人这奇变惊得呆了,但只一瞬,便又醒悟过来,哇哇怒叫,想要扑上来。

    凌枫淡淡扫了庙内众人一眼,飞身纵出,心道:“敌众我寡,擒贼擒王,将那几个主事之拿住再说。”心念电转,身法却是比箭还快,已到大长者身前。

    方要出手,忽觉有异,一股阴寒之气从左侧冲来,那气机古怪异常,凌枫不敢硬接,急急闪身,一股银白细丝擦身而过,拂过胁下衣衫,凉沁沁若有湿意。

    凌枫一旋身,正要反击,不料胁下潮湿处一股凉意直钻肺腑,全身为之酥软,拟好的招式,竟然使不出去,凌枫大惊,向后掠出,魂力运转一周,方才驱散那股阴寒之气。

    这是忽听‘咦’的一声,凌枫举目望去,只见丈许远处,不知何时已立着一个玉虚圣祖,眼中透出惊讶之意。

    凌枫心头一沉:“这人中了毒,怎么还能站着,难然是他!”

    那玉虚圣祖见自己一击失效,心中也是惊讶,忽听大长老道:“玉虚圣祖,还您你尽力施为,擒下这小贼。”玉虚圣祖背负双手,微微点头。

    凌枫听到‘圣祖”二字,心中已经明了,笑道:“竟然劳动老祖亲自架临,小子真是荣幸的很!”

    玉虚圣祖眼里杀机涌出,冷冷道:“是你自己束手,还是要本祖出手!”

    凌枫仔细打量了那玉虚圣祖一番,突然叹道:“哎,小子就是一个命苦的人,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老祖还是……”口中‘动手’两字未出,凌枫已闪身主动攻了过去。

    众人包括无名等人,在旁边的看得心跳加剧,这也太大胆了吧,此时此刻,竟然还敢向圣祖出手。

    可谁知那玉虚圣祖的身子此时突然一晃,蓦地张口长啸,如风疾退,去势无比惊人,场上众人尚未还过神来,他已翻身一纵,落在门外,转眼没入暗夜之中,消失无踪。

    凌枫呼出一口大气,连道可惜,说道:“魂天强者不是人,中了老子秘制多年的血雾毒,还能不倒逃走。”说罢掉头看向无名:“这些人交给你处理,可有问题?”

    无名怔了怔,突然冷冷道:“我只会杀人。”

    “嘿嘿!那敢情好!”凌枫冷冷扫视了地下众人一眼,眼中寒光一闪,颔首道:“那就请你全部杀了。”话一完,身法一展,就向门外闪去!

    无名看着凌枫急叫道:“大哥去那里?”

    凌枫笑嘻嘻声音传来:“那什么鬼圣祖中了‘血雾毒’,虽不当时软倒,但瞧他去的如此匆忙,竟不及抓住你我,足见他也中了毒,急于觅地抗拒。

    那混蛋在我体内下了玉毒,他一日不死,我一日不安,这机会千载难逢,稍纵即逝,我得快快赶去,即便杀不死,也得逼他解了我身上的毒,不然我就痛打落水狗。”

    无名听得此话,心中疑惑方才解开,原来凌枫早知这中年人也肯定是中了毒,不然断不敢向之出手。

    想到这里,微然一笑,然后望了望那躺在地还声辞俱厉的家伙,眼中寒光一闪。

    两手突然同时一扬,顿时空中那些冰箭、风刃、火球破空而出,眨眼之间就到了那些人的身前。

    然后在这些人惊恐的目光中,围着他们那么轻轻一绕,连护盾都未曾开启的他们就纷纷栽倒在了地上,竟被无名瞬间同时击杀了。

    鬼老与银魅虽然仗着实力强劲,躲过了这一次袭杀,但却是骇然的望着无名,知道他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看到场中还活下些人,无名看向大长老等人,嘴角一撇,拂袖间,手中吐出一柄细细银剑,冷淡道:“大哥有令,全部杀了!”一剑挥出,破庙内顿时鲜血舞动。

    大长者忍住奇痛,勉力坐起,死盯着无名,厉声道:“臭小子别得意,你敢杀凌氏家族的人,离死也不远了。”

    “你这老不死的话还真多,等下就轮到你!”无名冷笑一声,一剑劈向了鬼老等人,一时间,庙中惨叫,接连响起……

    凌枫奔出破庙,尾随在后,约莫追行了二十多里,突然停了下来,屏息向前,走了百十步,忽见前方山崖森翠,草木青青,凌枫不见有人,正感迷惑,跃上树梢,抬头望去,但见前方草木倒伏,分明被人践踏过。

    凌枫冷笑道:“哼!以为你在空中走,小爷就追不上你么!”纵身跃过一道棘藤,向左拐了个弯,见棘藤拦路,于是顺势向右转内,又向内转了几个弯,不知如何,竟然又转到了棘藤之外。

    他大惑不解,明明是一路转进,何以忽然转到了藤外?当下不及细想,双足点处,又向内跃去,只是地下棘藤一条条的横七竖八,五花八门,一个不小心,‘嗤’的一声响,身上的衣角给荆棘撕下了一块。

    这么一来,他不敢再行莽撞,他已知道此处有些诡异了,待要瞧清楚如何落脚,突见一道人影已站在棘藤之内,抬头看了他一眼,一闪而没,又不见了。听到这话,凌枫眉间亦闪过一丝无奈与恼恨道:“凌氏家族强者甚多,没有实力,若是冒闯,岂不是自找死路!再说,老子这次回凌氏家族可不是专门为了找你寻仇!”说着他抬眼上看,漫不经意地道:“时候到了。”

    大长老等人举目上看,只听‘喀嚓’连声,半空中突然出现了许多,蓝光闪闪的冰箭,火焰四射的火球,回旋不断的风刃,大长者脸色骤变,大叫道:“你疯了不成,这些东西一旦发动,你也得死在这里!”

    “嘿嘿,这就不劳你操心了!”凌枫突然从手蜀中取出二滴血红色的液体,一滴射入无名口中,一滴自己吞了下去,但这用血魂果制的毒药,委实超乎凌枫想象,以至于他服下能下天下万毒的血魂液,一时半会儿,也回不过气来。

    直到过了半刻钟,凌枫才与无名慢慢站了起来,众人这奇变惊得呆了,但只一瞬,便又醒悟过来,哇哇怒叫,想要扑上来。

    凌枫淡淡扫了庙内众人一眼,飞身纵出,心道:“敌众我寡,擒贼擒王,将那几个主事之拿住再说。”心念电转,身法却是比箭还快,已到大长者身前。

    方要出手,忽觉有异,一股阴寒之气从左侧冲来,那气机古怪异常,凌枫不敢硬接,急急闪身,一股银白细丝擦身而过,拂过胁下衣衫,凉沁沁若有湿意。

    凌枫一旋身,正要反击,不料胁下潮湿处一股凉意直钻肺腑,全身为之酥软,拟好的招式,竟然使不出去,凌枫大惊,向后掠出,魂力运转一周,方才驱散那股阴寒之气。

    这是忽听‘咦’的一声,凌枫举目望去,只见丈许远处,不知何时已立着一个玉虚圣祖,眼中透出惊讶之意。

    凌枫心头一沉:“这人中了毒,怎么还能站着,难然是他!”

    那玉虚圣祖见自己一击失效,心中也是惊讶,忽听大长老道:“玉虚圣祖,还您你尽力施为,擒下这小贼。”玉虚圣祖背负双手,微微点头。

    凌枫听到‘圣祖”二字,心中已经明了,笑道:“竟然劳动老祖亲自架临,小子真是荣幸的很!”

    玉虚圣祖眼里杀机涌出,冷冷道:“是你自己束手,还是要本祖出手!”

    凌枫仔细打量了那玉虚圣祖一番,突然叹道:“哎,小子就是一个命苦的人,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老祖还是……”口中‘动手’两字未出,凌枫已闪身主动攻了过去。

    众人包括无名等人,在旁边的看得心跳加剧,这也太大胆了吧,此时此刻,竟然还敢向圣祖出手。

    可谁知那玉虚圣祖的身子此时突然一晃,蓦地张口长啸,如风疾退,去势无比惊人,场上众人尚未还过神来,他已翻身一纵,落在门外,转眼没入暗夜之中,消失无踪。

    凌枫呼出一口大气,连道可惜,说道:“魂天强者不是人,中了老子秘制多年的血雾毒,还能不倒逃走。”说罢掉头看向无名:“这些人交给你处理,可有问题?”

    无名怔了怔,突然冷冷道:“我只会杀人。”

    “嘿嘿!那敢情好!”凌枫冷冷扫视了地下众人一眼,眼中寒光一闪,颔首道:“那就请你全部杀了。”话一完,身法一展,就向门外闪去!

    无名看着凌枫急叫道:“大哥去那里?”

    凌枫笑嘻嘻声音传来:“那什么鬼圣祖中了‘血雾毒’,虽不当时软倒,但瞧他去的如此匆忙,竟不及抓住你我,足见他也中了毒,急于觅地抗拒。

    那混蛋在我体内下了玉毒,他一日不死,我一日不安,这机会千载难逢,稍纵即逝,我得快快赶去,即便杀不死,也得逼他解了我身上的毒,不然我就痛打落水狗。”

    无名听得此话,心中疑惑方才解开,原来凌枫早知这中年人也肯定是中了毒,不然断不敢向之出手。

    想到这里,微然一笑,然后望了望那躺在地还声辞俱厉的家伙,眼中寒光一闪。

    两手突然同时一扬,顿时空中那些冰箭、风刃、火球破空而出,眨眼之间就到了那些人的身前。

    然后在这些人惊恐的目光中,围着他们那么轻轻一绕,连护盾都未曾开启的他们就纷纷栽倒在了地上,竟被无名瞬间同时击杀了。

    鬼老与银魅虽然仗着实力强劲,躲过了这一次袭杀,但却是骇然的望着无名,知道他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看到场中还活下些人,无名看向大长老等人,嘴角一撇,拂袖间,手中吐出一柄细细银剑,冷淡道:“大哥有令,全部杀了!”一剑挥出,破庙内顿时鲜血舞动。

    大长者忍住奇痛,勉力坐起,死盯着无名,厉声道:“臭小子别得意,你敢杀凌氏家族的人,离死也不远了。”

    “你这老不死的话还真多,等下就轮到你!”无名冷笑一声,一剑劈向了鬼老等人,一时间,庙中惨叫,接连响起……

    凌枫奔出破庙,尾随在后,约莫追行了二十多里,突然停了下来,屏息向前,走了百十步,忽见前方山崖森翠,草木青青,凌枫不见有人,正感迷惑,跃上树梢,抬头望去,但见前方草木倒伏,分明被人践踏过。

    凌枫冷笑道:“哼!以为你在空中走,小爷就追不上你么!”纵身跃过一道棘藤,向左拐了个弯,见棘藤拦路,于是顺势向右转内,又向内转了几个弯,不知如何,竟然又转到了棘藤之外。

    他大惑不解,明明是一路转进,何以忽然转到了藤外?当下不及细想,双足点处,又向内跃去,只是地下棘藤一条条的横七竖八,五花八门,一个不小心,‘嗤’的一声响,身上的衣角给荆棘撕下了一块。

    这么一来,他不敢再行莽撞,他已知道此处有些诡异了,待要瞧清楚如何落脚,突见一道人影已站在棘藤之内,抬头看了他一眼,一闪而没,又不见了。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