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帝少:顾美人〕〔重生之异世战皇〕〔现实变成幻想游戏〕〔我的科技军团〕〔篮球之完美人生〕〔农家子的发家致富〕〔我的姐姐你惹不起〕〔医神之杀戮纵横〕〔林海神鹰〕〔重生之神医军嫂〕〔灵幻辰〕〔心初遇你〕〔三国之盘龙焚天〕〔来自云端的明星〕〔鬼眼灵车〕〔快穿白月光:男神〕〔婚色撩人:姜少引〕〔重生军嫂有福气〕〔陆爷,夫人又去碾〕〔无极狂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17章 两者相制
    本站:m..

    “那鬼劳子圣祖难道算到自己会追来,在这里摆了个阵法?”想到这个可能,凌枫顿时大惊失色,不过仅仅过了一会,他就冷静下来,高声叫道:“这阵只是不过你创促所布,能耐何得了小爷!”眼见没有人应答,更加肯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看来一条条棘藤之间足可侧身通过,当即连续纵跃,跨过棘藤向外面奔去,但这七八棵大树方圆不过数丈,竟是可望而不可即,他这般纵跃奔跑,似左实右,似前实后,几个转身,又己到棘藤圈之外。

    凌枫猛地省悟,虽然是借助外物促及所成的阵法,但也得破了它,才能出去,当下放眼推算周围环境,看清地势后,他突然明白了过来,敢情这里竟然是一个天然九宫八卦阵,怪不得,那圣祖会将自己引到这里来了。

    不过,既是天然,也就存在着不完美之处,他微一沉吟,心念一动,只见他展开七星步法,东一转,西一晃,竟然真轻巧自在的出了藤圈,一展身子,窜出数丈。

    此时已不见那圣祖的身影,凌枫前后左右找寻,发见了一个勉可容身的山洞,知道圣祖定然就躲在里,但他也不敢冒然进去,当下四下一瞧,已有计较。

    冷笑一声,找些软草枯叶,在洞中铺成一堆,向着里面大叫道:“老祖,您老放心运功逼毒,小子我给您加点火!”话一完,伸手拾些枯枝枯草堆在洞口,打火点燃,是时西南风正劲,一阵阵浓烟立时往洞中涌入。

    方要再加火势,忽听‘哗啦’一声,洞口火光溅起,一股巨风腾空压来。

    凌枫却是猝不及防,被那巨风一扑,有如撞上铜墙铁壁,不由自主向后跌出,重重靠在山崖之上,只觉脏腑翻腾,头晕眼花,勉强站起身来,却发觉此时洞口火已尽灭。

    凌枫又气又急,禁不住破口大骂。

    漫天火花中,青影乍现,破洞而出,只一闪,便到崖壁之上。

    凌枫不料圣地老祖身中巨毒,仍是如此矫捷,一时好不惊愕,但一时间他也来不及细想,飞身赶上,唤出天剑,轰然劈出,剑气滔天,射向圣地老祖。

    “忤逆之子,竟然敢对自家老祖出手!”玉虚圣祖勉力闪开,剑气击中崖壁,碎石乱飞,打在他脸颊之上,隐隐作痛,好不恼怒,他一向高贵无比的存在,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

    而且给他这待遇的还是自家的子孙后代,这更是让他恼恨无比!

    转念间,凌枫已然赶到。

    玉虚圣祖无奈,左掌送出一道劲气,他积威所至,凌枫不敢大意,闪身让过。

    玉虚圣祖一招得手,手足并用,向上攀飞而去。

    凌枫欲要追赶,不料玉虚圣祖手足所到之处,花草树木纷纷向他袭来,凌枫挥剑反击,不料地下又冒出了老藤,且这些老藤见风就长,眨眼化为根根长藤,满天扑地死死缠住了他,老藤缠身后,紧接着一股烈火顺着枯藤烧来。

    凌枫生平第一次与魂天强者交手,遇上这等神通,心中吃惊,暗道:“这就是魂合天道,法用万物的境界么?”奋力挣开火藤,抬眼一瞧,只见圣祖襟袖凌风,如大鸟飘摇直上,只一纵,已到没入天际。

    凌枫见他一味逃遁,心知必是雾毒未解,那敢让他脱身,只要他身上雾毒一去,自己恐怕就得死无葬身之地,打起精神,当即大喝一声,只两纵,便借着参天大树跃上天际。

    眼见玉虚奔行在前,尚未距远,当下猛然调动魂力,手中天剑显露数丈光芒,一剑劈出。

    玉虚圣祖躲闪不得,反掌幻出一条长龙抵挡,龙、剑劲力一交,玉虚老祖却不过将身一晃,随即无事。

    凌枫却是感到暗力袭身,一时竟然抵挡不住,心中暗惊,大喝一声,连忙后退御劲。

    “万法之身!”玉虚老祖一旋身,道道人影从他身体中冒了出来,复又闪开,不一会就用数以百计的人影将凌枫围了起来,每道人影都左手探出,射出一束光芒罩向凌枫。

    那些光芒临体,凌枫只觉一股奇势利如钢锥,钻入肉体,直透星魂,凌枫急动魂力,手中天剑劈势却不停止,一道通天剑芒劈出,玉虚老祖未能全然化解,人影尽破,玉虚本尊则一晃身,纵身后掠,血气上冲,一张脸涨的通红。

    凌枫试出玉虚虽有魂天境界的神通,但威力却是大打折扣,又惊又喜,方要乘胜追击,不料魂力方出,体内用魂力层层包裹住的玉毒蓦地发出一道寒劲,这股寒劲竟然让他全身腾起一股酸软之意,剑到半途,竟然送不出去。

    凌枫一愣,定眼望去,但见玉虚也是满头大汗,目光炯炯,凝视自己。

    凌枫心中奇怪,举步掠上,玉虚双目一瞬不瞬,身子却是随他后退,凌枫大喝一声,方要出招,不料那种酸软又生,这一招仍然不能发出。

    霎时间,凌枫心头闪过一个念头:“玉毒?”为了印证心中所想,他魂力再动,玉虚应势再退,凌枫体内异感再生,这一剑又是半途而废。

    凌枫明白缘故,心道:“我与他未曾交手,玉毒竟会发作,难道说,这老贼现在已不能再动用功力抗我,只能拼着大耗体内精血,用事先种在我体内的玉毒来制我?”

    他想得不错,血雾毒是何等异毒,天下间无论何种人物,一旦嗅到,均难免劫,但修达魂天的修者,一则修达合天之境,超凡入圣,神通奇绝,隐隐能看破天机,在凌枫出现的那一刻,他已算出有些不测,二则玉虚老祖天生机警,嗅入甚少,就是这样,才使得他未当场软倒,不过绕是如此,毒雾入体,仍是难当。

    玉虚不得已,分出大半神通于这奇毒抗衡,此时于凌枫交手,一身神通只余半成仅能御身外之物,拖延敌人,不过在他想来,以此神通对付一魂云境界的强者,已是绰绰有余。

    可他那会知,凌枫竟全然不能以常理推之……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寒冬乍暖,你还在〕〔暴怒君王〕〔万古界碑〕〔佛系反骨(快穿)〕〔三生三世别瑶池〕〔豪门重生:全能强〕〔荒狱记〕〔变身在漫威世界〕〔最强宠婚:总裁老〕〔重回七零:军长大〕〔超级海盗系统〕〔沧海神记〕〔进化之眼〕〔神级基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