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辣妻之痴傻相〕〔法师网〕〔我的白富美老师〕〔空姐的神医保镖〕〔我竟然是富二代〕〔我在明朝当国公〕〔最牛兵王叶修〕〔武极神话〕〔神道复苏〕〔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总裁的透视高〕〔重生西游之天篷妖〕〔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我的世界穿梭门〕〔大唐腾飞之路〕〔一胎俩宝,老婆大〕〔我在异世无限氪金〕〔我开始摇滚了〕〔克斯玛帝国〕〔我能看见战斗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18章 形式互换
    本站:m..

    不料凌枫却是魂云境界中的怪胎,一身魂力已远超同期修者,且身法奇异,来去如电,全不被外物阻碍,玉虚无奈之下,唯有使出绝招,以自身精气强行引动凌枫体内的‘玉毒’。

    ‘玉毒’中本就含有是从他体内化来的一缕精气,与他同气相求,能够互为感应,此刻突然引动,竟然扰得凌枫难以聚集魂力杀敌。

    一时间,二人体内都有毒作怪,各有忌惮,遥相对峙,谁也奈何不了谁,凌枫空自着急,眼下却没半点法子抵御体内玉毒,时间一点点过去,凌枫终于忍不住道:“时间一久,让他解了雾毒,就真的完蛋了。”

    可就在这时,突见无名如风一般掠了过来,凌枫大喜,正待叫无名出手,谁知无名一到这,见这情形,就已明白几分,大喝一声道:“老混蛋,去死吧!”说话声中,手提长剑,展开步法,直奔瞳虚。

    玉虚见状,脸色微变,疾转身法,绕到一棵大树之后,无名飞身赶上,两人树前树后绕了一匝,忽地一根树枝骤然发芽,生出一根嫩枝,刷地一下缠住无名。

    无名冷哼一声,挥剑斩断断树枝,定眼望去,凌枫与玉虚又斗在一起,此番被无名一岔,玉虚一时无法会聚精神,牵引凌枫体内玉毒。

    惟有凭借一些诡异的神通化解凌枫的疾攻。

    两人进退如风,风雷隐动,凶险紧凑,无名此时立在一旁,只有瞪眼观看的份儿,一根指头也插进不去。

    斗了几个回合,忽听凌枫叫道:“天剑!”一柄数十丈的巨剑凭空出现在空中,凌枫幻出巨掌,一把抓住剑柄,奋力劈出。

    “混蛋,你怎么有天阶魂器!”玉虚陡见凌枫手中天剑威力,终于变色,狂叫一声,手中出现一金轮,抬臂一挡,‘轰’的一声,身子被这一剑之力高高抛起,但等他到了树凌上方,一个翻身,钻入凌中,消失不见。

    凌枫自觉这一剑已是自己能发动的最大禁招,足以开山断岳,不料劈到玉虚身上,仍似落在空处,又见玉虚毫无受伤之态,难道魂天强者真的这么可怕,不再多想,当即赶上。

    此时无名亦奔过来,说出了心中困惑,说他刚才与玉虚交手,也与凌枫一般,全力一击,好像如同打在了空出,怎么都伤不了不他。

    凌枫露忧色,叹道:“听说魂天强者对敌时,可借用身周物件挡灾,我之前还当有人说笑,不料竟是真的。”

    无名惊道:“这么一来,岂不成了不死之身。”

    凌枫咬咬牙道:“无论怎的,今天也得宰了他。”两人钻森凌中,追踪时许,凌枫忽觉体内玉毒一跳,蠢蠢欲动,当即心生警兆,不及转身,身后劲风早已压来。

    凌枫疾提天剑,反身就是一剑,当这次相接,平虚发出的威力奇大,其中一道气劲沿着天剑直往凌枫体内猛钻。

    凌几忍不住大叫一声,翻身后掠,落在丈外,浑身气血翻腾,平虚却借一拳之力,没入凌中,一角青衫凌空一闪,倏尔不见。

    “大哥,你怎么了?”无名闻声赶来,眼见凌枫坐在地上,牙关咬破,一缕鲜血从口角流下。

    而玉虚消失之处,却是静荡荡,烟霭浮动,云雾之后,透出一股子阴森之气。

    忽听凌枫道:“无名,不知道怎的,方才一击,他的功力忽然变强,我几乎抵挡不住,想来这是老头子神通恢复却很惊人,再说他行事不择手段,一味藏身偷袭,不好对付,这么一来,他已立于不败之地,我们留在这里,和等死毫无分别。”

    说到这里,拉住无名衣角,低声道:“走”。

    无名不解,凌枫却不作声,拉着他只是飞奔,奔出数十里,凌枫脸色忽地一变,步子变缓,目透惊色,无名怪道:“怎么?”

    凌枫看他一眼,缓缓道:“他追上来了。”无名吃惊的向后望着。

    凌枫道:“你看不见的,我能感觉道,他离我越近,我体内的玉毒就越不对头。”

    无名脸色发白,“同气相求,大哥你的身中‘玉毒’和老头子体内精气遥相呼应,任你逃到哪里,他都能找道,那可如何是好。”

    凌枫叹道:“先逃再说,或许离的远了,气机呼应变弱,能够逃脱。”说罢二人相对苦笑,方才还是他追杀玉虚,转眼功夫,竟已掉了个儿。

    凌枫道:“此时玉虚老祖竟然已敢追来,必是雾毒已解,一旦让他追上,就是你我送命之时。”说到这里,凌枫忽地止步,脸色煞白,摇头道:“无名,逃不掉了,他来的好快。”

    夜色朦胧,寒雾凄迷,那雾气忽地翻腾起来,四面散开,一道人影形如鬼魅,透过茫茫夜色,悄然而至,青衣暗淡,正是玉虚发老祖,他目视凌枫与无名,眼中亮光一闪而没。

    见玉虚已现身,凌枫与无名已再无逃走机会,只得硬着头皮站在原处,一言不发。

    玉虚老祖此时神通已复,胜券在握,也不急的出手,目视凌枫,似笑非笑道:“你现在见了我,有何感想?”

    凌枫苦笑到:“我第一个念头,便是脚底抹油,能泡多远跑多远,一股脑儿逃到天涯海角,让你找不到,寻不着。”

    玉虚听罢怒极大笑:“你这小子,打第眼瞧见你,就一贯口是心非,没想现在到说了句实在话!”

    凌枫无视玉虚的怒气,也笑道:“这可是老祖错怪小子了,自从见了老祖,我哪里胡说过,对你说的话可是字字出自真心,那敢以下犯上,欺骗你。”

    “以下犯上!”玉虚笑道:“好,说的好,你若还以我为祖,明知老祖受了雾毒,怎么紧追着本祖不放,这就是你的‘不敢以下犯上么’?”

    凌枫笑道:“那就更不对了,我之所以追你,实在是出于一片孝心,想为你解毒,谁知你老人家不知其意,硬是要与小子动手,小子也只能陪着你胡闹了,哪能当真。”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