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剑仙〕〔我在同一天活了千〕〔次元勇者〕〔嫁入豪门77天后〕〔春秋异想之江湖缘〕〔大医者〕〔星宇世界传奇公会〕〔重生九零:鲜妻甜〕〔神印武帝〕〔神圣罗马帝国〕〔昆仑剑歌〕〔腹黑娘亲萌毒宝:〕〔邪王溺宠:我家兽〕〔农家科举之路〕〔重生九零小军嫂〕〔传奇在继续〕〔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差佬的故事〕〔千亿宝贝拐个爹地〕〔腹黑竹马:小青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20章 算无遗策
    本站:m..

    无名惨叫一声,身如曳电流星,弹射而出,撞断数十棵大树后,去势才稍缓,掉在了地上,已是生机全无。

    “这小子杀了那么多凌氏家族的人,岂能让活命!”说罢瞥了凌枫一眼,轻轻叹一口气,忽地身如大鹤,破空而起,大袖飘飘,不借外物,驭风飞行,融入茫茫夜色。

    凌枫看到无名突然毙命,心如刀割,欲要闪过去,却又无力,心中悔恨交迸,不由得流出泪来,真不应该让无名留下来,更不应该让他替自己去杀了凌氏家族的那些人!

    凌枫身子震抖间,两眼微闭,眼角隐隐闪动泪光,刹那间,他双目陡睁,望向那空中的女子道:“求你,求求你,快救救我的兄弟,快救救我的兄弟!”

    暗影冷冷看了无名一眼道:“他杀了凌氏家族那么多人,就算玉虚不杀他,我也不会放过他,如今又怎么可能去救他,你自己也自救多福,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话一完,身子忽然化为点点光点,消逝不见。

    见到最后的希望已去,凌枫身子一震,长叹一声,口中喃喃道:“不要死,无名,你一定要活下来,我们还有许多事没做,你怎么能死……”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向无名落地之处移去,可当看到无名的模样时,心头一紧,不禁流下一头冷汗。

    俯首望去,无名满面苍白,双目圆睁,眼珠瞬也不瞬,凌枫惊呼一声:“无名!无名……”连唤了十多声,无名亦无反应,凌枫心中更急。

    跑到过去仔细一瞧,凌枫心中又微微松了口气,本以为无名中了玉虚一击,断无活命的可能,但此时一探,才知道他是精力枯竭,失血过多,才晕死不醒。

    想来是事先在破庙之时,凌枫给无名服下了半滴血魂液,血魂液是乃天地灵液,有着白骨生肉,起死复生的神奇功效,无名之所以中了玉虚必杀的一击,还能活命,看来这血魂液当真建功不少!

    不过此时无名的状态也让凌枫紧皱双眉,望了天色一眼,背起无名,脚步不停,向荒山中飞奔而去,也不知奔了多久,此刻魂力不能调用,他只觉体力也渐渐不支,举一步,脚下都仿佛带有千钧重物。

    他喘了几口气,在黑暗处寻了个洞穴,将无名放了下来,只觉自己口干舌燥,浑身作痛,这种感觉不知道好久没体验过了,身上的衣衫,也七零八落,身体内部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一直传到心底。

    他知道这是玉虚在他身子做了手脚,不然断不会如此!

    他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因为他不相信玉虚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自己,等到下次相见时,恐怕就是生死两难的时刻了,休息了一会,先扶起无名的身子,撕下一块衣角,为他擦拭鲜血汗水。

    只见无名身前身后几道伤痕,都深达寸许,几乎已可见到血肉间的白骨。

    凌枫倒抽了一口冷气,‘噗’的坐在地上,他知道如此严重的伤势,若不立刻施救,无名的性命,亦是十九无望。

    但此时此地,非但没有伤药,甚至连洗涤伤口的清水都没有,除非他能恢复实力,那怕只是能调用一丝魂力也好,这样一来,他就能从手蜀中取出灵药来,否则只有眼见无名因伤重而死在这里。

    他咬一咬牙,重新抱起无名的身子向前奔去。

    秋风荒草,满山凄凉。

    凌枫体力中已不支,但精神却极旺盛,意志也更坚定,只在心里问自己:“玉虚算无策,不知道会有何步骤?”寒冷萧索的秋风中,突听一阵阵流水声自凌中传来。

    水声潺潺,细碎而轻柔,听在凌枫耳里,更有如仙乐一般,当下精神一振,循着水声走去。

    只听水声越来越近,可就在这刹那之间,凌枫忽然警觉:“不好!”手拭去额上的冷汗,转身就想回走,突然间,山道旁骇然传出一声冷笑:“来了这里,还想回去么,家主已命我等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凌枫大叫不好,擦身向左奔去,只见左面一株树后,露出一杆寒光闪闪的长枪,蓄势待发。

    他虽然魂云境界的修为,但可恨此时功力被禁,不敢硬闯,反身奔去,哪知右面树后己缓步走出一条大汉,冷冷道:“哪里走!”

    凌枫双目一闭,转身向前中冲了过去。

    只听迎面一株树上有人厉声笑道:“嘿嘿,这里也走不了的!”言罢,只见人影一闪。

    树上已又跃下一条劲装大汉,手持长刀,满面冷笑。

    这四人的修为都不过魂星境界,要是在平时,凌枫弹指可灭,但此时凌枫也只得无奈的暗叹一声:“罢了!”

    但见前、后、左、右,已被四条大汉团团围住,一人手持长刀,另二人手里都拿着长枪。

    凌枫若实力在身,气力充沛时,这四个魂星强者,他哪里还放在心上,但此刻他满身伤痕,怀里还抱着伤重晕迷的无名,便是个普通壮汉,也能一拳将他击倒,何况是四个魂星强者。

    想来那玉虚轻易就答应了那暗影女子的要求,想来是早就算好了,在这里布下了伏兵,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的手掌,才故作大方,当场放了自己。

    刹那之间,他但觉万念俱灰,信心顿失,没想到自己竟然真要死在这里。

    “无名,大哥愧不能为保全你的性命,只有化身为鬼,去鬼府再续友谊了!”当下立定脚步,挺起胸膛,昂然等死。

    只见那四个魂星强者已一步步逼了过来,他四人先前在破庙中见过凌枫的身手,还怕他出手反抗,是以人人面上俱都是一片凝重之色。

    凌枫淡淡看了他们一眼,突然仰天大笑:“紧张什么?你们只管放大脚步过来便是,怎么说老子也曾经是你们这些狗奴才的少爷,我会成全你们的,绝不动手!”……

    无名惨叫一声,身如曳电流星,弹射而出,撞断数十棵大树后,去势才稍缓,掉在了地上,已是生机全无。

    “这小子杀了那么多凌氏家族的人,岂能让活命!”说罢瞥了凌枫一眼,轻轻叹一口气,忽地身如大鹤,破空而起,大袖飘飘,不借外物,驭风飞行,融入茫茫夜色。

    凌枫看到无名突然毙命,心如刀割,欲要闪过去,却又无力,心中悔恨交迸,不由得流出泪来,真不应该让无名留下来,更不应该让他替自己去杀了凌氏家族的那些人!

    凌枫身子震抖间,两眼微闭,眼角隐隐闪动泪光,刹那间,他双目陡睁,望向那空中的女子道:“求你,求求你,快救救我的兄弟,快救救我的兄弟!”

    暗影冷冷看了无名一眼道:“他杀了凌氏家族那么多人,就算玉虚不杀他,我也不会放过他,如今又怎么可能去救他,你自己也自救多福,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话一完,身子忽然化为点点光点,消逝不见。

    见到最后的希望已去,凌枫身子一震,长叹一声,口中喃喃道:“不要死,无名,你一定要活下来,我们还有许多事没做,你怎么能死……”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向无名落地之处移去,可当看到无名的模样时,心头一紧,不禁流下一头冷汗。

    俯首望去,无名满面苍白,双目圆睁,眼珠瞬也不瞬,凌枫惊呼一声:“无名!无名……”连唤了十多声,无名亦无反应,凌枫心中更急。

    跑到过去仔细一瞧,凌枫心中又微微松了口气,本以为无名中了玉虚一击,断无活命的可能,但此时一探,才知道他是精力枯竭,失血过多,才晕死不醒。

    想来是事先在破庙之时,凌枫给无名服下了半滴血魂液,血魂液是乃天地灵液,有着白骨生肉,起死复生的神奇功效,无名之所以中了玉虚必杀的一击,还能活命,看来这血魂液当真建功不少!

    不过此时无名的状态也让凌枫紧皱双眉,望了天色一眼,背起无名,脚步不停,向荒山中飞奔而去,也不知奔了多久,此刻魂力不能调用,他只觉体力也渐渐不支,举一步,脚下都仿佛带有千钧重物。

    他喘了几口气,在黑暗处寻了个洞穴,将无名放了下来,只觉自己口干舌燥,浑身作痛,这种感觉不知道好久没体验过了,身上的衣衫,也七零八落,身体内部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一直传到心底。

    他知道这是玉虚在他身子做了手脚,不然断不会如此!

    他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因为他不相信玉虚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自己,等到下次相见时,恐怕就是生死两难的时刻了,休息了一会,先扶起无名的身子,撕下一块衣角,为他擦拭鲜血汗水。

    只见无名身前身后几道伤痕,都深达寸许,几乎已可见到血肉间的白骨。

    凌枫倒抽了一口冷气,‘噗’的坐在地上,他知道如此严重的伤势,若不立刻施救,无名的性命,亦是十九无望。

    但此时此地,非但没有伤药,甚至连洗涤伤口的清水都没有,除非他能恢复实力,那怕只是能调用一丝魂力也好,这样一来,他就能从手蜀中取出灵药来,否则只有眼见无名因伤重而死在这里。

    他咬一咬牙,重新抱起无名的身子向前奔去。

    秋风荒草,满山凄凉。

    凌枫体力中已不支,但精神却极旺盛,意志也更坚定,只在心里问自己:“玉虚算无策,不知道会有何步骤?”寒冷萧索的秋风中,突听一阵阵流水声自凌中传来。

    水声潺潺,细碎而轻柔,听在凌枫耳里,更有如仙乐一般,当下精神一振,循着水声走去。

    只听水声越来越近,可就在这刹那之间,凌枫忽然警觉:“不好!”手拭去额上的冷汗,转身就想回走,突然间,山道旁骇然传出一声冷笑:“来了这里,还想回去么,家主已命我等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凌枫大叫不好,擦身向左奔去,只见左面一株树后,露出一杆寒光闪闪的长枪,蓄势待发。

    他虽然魂云境界的修为,但可恨此时功力被禁,不敢硬闯,反身奔去,哪知右面树后己缓步走出一条大汉,冷冷道:“哪里走!”

    凌枫双目一闭,转身向前中冲了过去。

    只听迎面一株树上有人厉声笑道:“嘿嘿,这里也走不了的!”言罢,只见人影一闪。

    树上已又跃下一条劲装大汉,手持长刀,满面冷笑。

    这四人的修为都不过魂星境界,要是在平时,凌枫弹指可灭,但此时凌枫也只得无奈的暗叹一声:“罢了!”

    但见前、后、左、右,已被四条大汉团团围住,一人手持长刀,另二人手里都拿着长枪。

    凌枫若实力在身,气力充沛时,这四个魂星强者,他哪里还放在心上,但此刻他满身伤痕,怀里还抱着伤重晕迷的无名,便是个普通壮汉,也能一拳将他击倒,何况是四个魂星强者。

    想来那玉虚轻易就答应了那暗影女子的要求,想来是早就算好了,在这里布下了伏兵,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的手掌,才故作大方,当场放了自己。

    刹那之间,他但觉万念俱灰,信心顿失,没想到自己竟然真要死在这里。

    “无名,大哥愧不能为保全你的性命,只有化身为鬼,去鬼府再续友谊了!”当下立定脚步,挺起胸膛,昂然等死。

    只见那四个魂星强者已一步步逼了过来,他四人先前在破庙中见过凌枫的身手,还怕他出手反抗,是以人人面上俱都是一片凝重之色。

    凌枫淡淡看了他们一眼,突然仰天大笑:“紧张什么?你们只管放大脚步过来便是,怎么说老子也曾经是你们这些狗奴才的少爷,我会成全你们的,绝不动手!”……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女配之幸福我〕〔岳风柳萱小说〕〔一胎双宝:总裁大〕〔天价狐宝:娘亲,〕〔末世重生:空间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