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蜜时光〕〔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报告长官:夫人在〕〔腹黑丞相想攻略我〕〔启禀王爷:王妃,〕〔甜婚蜜爱:总裁大〕〔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总裁爹地宠上天〕〔逍遥乡村医圣〕〔爱要有多深,才足〕〔都市极品仙帝〕〔妖孽,你给我站住〕〔空间药香:猎户家〕〔都市超级全职系统〕〔绝地求生之杀神系〕〔武道孤圣〕〔重生之我为仙祖〕〔舰载特重兵〕〔天降萌宝:总裁宠〕〔重生商纣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21章 一生一死
    本站:m..

    那持刀大汉听到这话,面色微变,更加不敢大意,冷笑道:“小子,你死到临头,还要逞凶?”

    “死是什么滋味,你少爷我早想尝一尝了,只恨数十次生死交隔之际,都没让少爷死成,这次你们只管放胆过来,看少爷我可会皱一皱眉头!”

    持刀大汉冷笑一一声,挥手道:“将这厮生擒,莫要伤了他的性命,家主还要审问他的。”

    这持刀大汉似是四人之首,另三条汉子齐应了一声,大步奔来,但仍然不敢大意,神情间满是紧张戒备之色。

    凌枫昂然卓立,面带笑容,心中却甚是酸楚,这世界还有多少事等着他去做,他实在是不能死的,但等到除了死亡别无选择之途时,他却只有含笑面了。

    那持刀大汉右手紧握刀柄,面上却已不禁现出了激动难安之色。

    直到那三个魂星强者俱已走到凌枫身侧,他突然轻叱一声:“慢着!”一个箭步急窜而来。

    那三个魂星强者不禁一怔,下意识的回头,却见那大汉揉了揉鼻子,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未他们反应过来,口一张,就喷出一道刺目的火芒出来,瞬间围着其中一个魂星强者的头颅一绕,大好头颅自行滚落下来。

    随后这大汉单手一劈,一片青光向手中长刀幻射而出,砍到左面一位魂星强者的颈上,一下将其砍倒在地,手中长刀却是一滴血腥之气未沾染到。

    他这才眯着眼睛,看了右面那个魂星强者道:“不要怪我,只能算你们的运气不太好。”说罢,这大汉轻叹了口气,厉叱一声,刀光闪处,急砍场中最后一个魂星强者。

    那个魂星强者闪身避过,失声惊呼道:“你疯了么!”语声未了,持刀人又自劈出三刀,刀光有如匹练火光一般,虽然同是魂星强者,他却硬是将另一个魂星强者压的节节后退。

    那魂星强者心胆皆丧,狂呼一声,转身向后奔出,几个闪落间,他就化为一道黑光。

    持刀人面色一沉,满面杀机,也不追赶,突然全力掷出了掌中长刀,去势如虹,如闪电一般“噗”的插入了那魂星强者的背脊,去势未竭,直将他钉在一株树上,惨呼未出,气绝而亡。

    凌枫背负着无名,心中惊奇交集,愣愣的望着那持刀大汉:“你……为什么……”

    持刀人唤回长刀,手中刀芒一散,已收入体内,这大笑道:“敢情恩人是认不出我来了,好……”这大汉突然转过身子,过了半晌,又自回身笑道:“你再瞧瞧。”

    凌枫本想不瞧,却又忍不住那好奇之心,抬眼一望,这一惊又是非同小可——方才那面如青铜,雄纠纠,气昂昂的男儿铁汉,此刻竟已变成了个满头火发的美少年。

    月光下,只见他唇红齿白,修眉朗目,一头火红色的头色迎风飘荡,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凌枫目瞪口呆,道:“是你…………”这少年竟然就是那次与凌枫一同江河制杀海盗的斯朗。

    还记得这家伙好像不会踩水,那次潜水,还让凌枫暗暗骂为旱鸭子,一入水,便满灌了好几大口,差一点就要冲出水面,坏了那次凌枫制服海盗的计划,不过幸好让凌枫扯住了。

    那海盗的首领,好像还是斯朗斩杀的,上次一别,距今已真有数年,沁没想到斯朗这还认出自己来,更没想到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认出了自己,凌枫只觉如处梦幻。

    斯朗笑道:“上次一别,已是数年,我此刻模样没变,你到是变了许多哦,今天差点就没认出你来了……”

    凌枫愣了半响,回过神道:“你怎么成了凌氏家族的护卫?”

    斯朗摆了摆手,微笑道:“这话说来太长,而且此时此刻,不是说话之处,恩公快跟在下一同逃离这里再说。”

    “好……不行……”凌枫挣扎着站起,语声未了,脸色一变,又突然扑地坐了下去。

    斯朗面色大变,伸手去扶凌枫的肩膀:“你!你受伤了,很严重么?”

    凌枫却摇了摇头,惨然笑道:“斯朗兄,你快将我怀中的兄弟抱起,逃命去吧!我……”

    “你要怎样?”

    “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走,会连累你们的。”

    “为何不能?你上次救了我的命,这次我拼命也要……”

    “那样只是在送你我他三人的性命而已,快走,我身上有玉虚那老混蛋下了玉毒,无论我逃到那里,他都能凭此毒找到我,我只有与你们分开,你们才逃生之望。”

    斯朗跺足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若是不走,斯某也只有陪着你一起等在这里受死了!”

    凌枫沉声道:“斯朗兄,你是条恩怨分明的热血男儿,怎能定要我做个不仁不义的人,我怀中的这位兄弟,已为我付出了太多,对我已是有大恩,若将他留在这里与我一同受死,我凌某岂非禽兽不如,斯朗兄,你救他一命,就等于救了我,快走吧,不然只怕来不及了!”

    斯朗身子一震,呆在当地。

    凌枫叹道:“我已将这兄弟性命交托给你,你还不快走,只要你能救他一命,我凌枫在九泉之下也必定感激!”

    斯朗眼中含泪,面如死灰,不能动弹。

    凌枫厉声道:“快走!你救他如同救我,以后我的仇,就只有他才能为我报,我的事也只有他才能帮我去完成,再不走我……我就先死在你面前。”

    听到这话,斯朗咬了咬牙,跺足道:“想不到世上竟有你这样的讲铁血义气的人……好!依你!”他开始时虽然语气沉重,但后来已是声音哽咽,无法继续,霍然俯下身去,抱起无名的身子,大步向凌外走去。

    凌枫望着斯朗的身影在夜雾中即将消失,嘴角不禁泛起一个悲哀的微笑,喃喃道:“无名,永别了!万万要记住你我的承诺!”远处袅袅飘来一阵兽吼之音,使得这丛凌更寒冷,更萧索。

    那持刀大汉听到这话,面色微变,更加不敢大意,冷笑道:“小子,你死到临头,还要逞凶?”

    “死是什么滋味,你少爷我早想尝一尝了,只恨数十次生死交隔之际,都没让少爷死成,这次你们只管放胆过来,看少爷我可会皱一皱眉头!”

    持刀大汉冷笑一一声,挥手道:“将这厮生擒,莫要伤了他的性命,家主还要审问他的。”

    这持刀大汉似是四人之首,另三条汉子齐应了一声,大步奔来,但仍然不敢大意,神情间满是紧张戒备之色。

    凌枫昂然卓立,面带笑容,心中却甚是酸楚,这世界还有多少事等着他去做,他实在是不能死的,但等到除了死亡别无选择之途时,他却只有含笑面了。

    那持刀大汉右手紧握刀柄,面上却已不禁现出了激动难安之色。

    直到那三个魂星强者俱已走到凌枫身侧,他突然轻叱一声:“慢着!”一个箭步急窜而来。

    那三个魂星强者不禁一怔,下意识的回头,却见那大汉揉了揉鼻子,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未他们反应过来,口一张,就喷出一道刺目的火芒出来,瞬间围着其中一个魂星强者的头颅一绕,大好头颅自行滚落下来。

    随后这大汉单手一劈,一片青光向手中长刀幻射而出,砍到左面一位魂星强者的颈上,一下将其砍倒在地,手中长刀却是一滴血腥之气未沾染到。

    他这才眯着眼睛,看了右面那个魂星强者道:“不要怪我,只能算你们的运气不太好。”说罢,这大汉轻叹了口气,厉叱一声,刀光闪处,急砍场中最后一个魂星强者。

    那个魂星强者闪身避过,失声惊呼道:“你疯了么!”语声未了,持刀人又自劈出三刀,刀光有如匹练火光一般,虽然同是魂星强者,他却硬是将另一个魂星强者压的节节后退。

    那魂星强者心胆皆丧,狂呼一声,转身向后奔出,几个闪落间,他就化为一道黑光。

    持刀人面色一沉,满面杀机,也不追赶,突然全力掷出了掌中长刀,去势如虹,如闪电一般“噗”的插入了那魂星强者的背脊,去势未竭,直将他钉在一株树上,惨呼未出,气绝而亡。

    凌枫背负着无名,心中惊奇交集,愣愣的望着那持刀大汉:“你……为什么……”

    持刀人唤回长刀,手中刀芒一散,已收入体内,这大笑道:“敢情恩人是认不出我来了,好……”这大汉突然转过身子,过了半晌,又自回身笑道:“你再瞧瞧。”

    凌枫本想不瞧,却又忍不住那好奇之心,抬眼一望,这一惊又是非同小可——方才那面如青铜,雄纠纠,气昂昂的男儿铁汉,此刻竟已变成了个满头火发的美少年。

    月光下,只见他唇红齿白,修眉朗目,一头火红色的头色迎风飘荡,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凌枫目瞪口呆,道:“是你…………”这少年竟然就是那次与凌枫一同江河制杀海盗的斯朗。

    还记得这家伙好像不会踩水,那次潜水,还让凌枫暗暗骂为旱鸭子,一入水,便满灌了好几大口,差一点就要冲出水面,坏了那次凌枫制服海盗的计划,不过幸好让凌枫扯住了。

    那海盗的首领,好像还是斯朗斩杀的,上次一别,距今已真有数年,沁没想到斯朗这还认出自己来,更没想到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认出了自己,凌枫只觉如处梦幻。

    斯朗笑道:“上次一别,已是数年,我此刻模样没变,你到是变了许多哦,今天差点就没认出你来了……”

    凌枫愣了半响,回过神道:“你怎么成了凌氏家族的护卫?”

    斯朗摆了摆手,微笑道:“这话说来太长,而且此时此刻,不是说话之处,恩公快跟在下一同逃离这里再说。”

    “好……不行……”凌枫挣扎着站起,语声未了,脸色一变,又突然扑地坐了下去。

    斯朗面色大变,伸手去扶凌枫的肩膀:“你!你受伤了,很严重么?”

    凌枫却摇了摇头,惨然笑道:“斯朗兄,你快将我怀中的兄弟抱起,逃命去吧!我……”

    “你要怎样?”

    “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走,会连累你们的。”

    “为何不能?你上次救了我的命,这次我拼命也要……”

    “那样只是在送你我他三人的性命而已,快走,我身上有玉虚那老混蛋下了玉毒,无论我逃到那里,他都能凭此毒找到我,我只有与你们分开,你们才逃生之望。”

    斯朗跺足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若是不走,斯某也只有陪着你一起等在这里受死了!”

    凌枫沉声道:“斯朗兄,你是条恩怨分明的热血男儿,怎能定要我做个不仁不义的人,我怀中的这位兄弟,已为我付出了太多,对我已是有大恩,若将他留在这里与我一同受死,我凌某岂非禽兽不如,斯朗兄,你救他一命,就等于救了我,快走吧,不然只怕来不及了!”

    斯朗身子一震,呆在当地。

    凌枫叹道:“我已将这兄弟性命交托给你,你还不快走,只要你能救他一命,我凌枫在九泉之下也必定感激!”

    斯朗眼中含泪,面如死灰,不能动弹。

    凌枫厉声道:“快走!你救他如同救我,以后我的仇,就只有他才能为我报,我的事也只有他才能帮我去完成,再不走我……我就先死在你面前。”

    听到这话,斯朗咬了咬牙,跺足道:“想不到世上竟有你这样的讲铁血义气的人……好!依你!”他开始时虽然语气沉重,但后来已是声音哽咽,无法继续,霍然俯下身去,抱起无名的身子,大步向凌外走去。

    凌枫望着斯朗的身影在夜雾中即将消失,嘴角不禁泛起一个悲哀的微笑,喃喃道:“无名,永别了!万万要记住你我的承诺!”远处袅袅飘来一阵兽吼之音,使得这丛凌更寒冷,更萧索。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重生小郡主:七皇〕〔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万古界碑〕〔变身灵戒〕〔重回七零:军长大〕〔盗墓之问鼎长生〕〔云飞天上〕〔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豪门重生:全能强〕〔春野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