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好想住你隔壁〕〔你怀里才是人间〕〔一曲诸天〕〔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华娱之白金年代〕〔天降男神:神秘老〕〔我的世界编辑器〕〔浴火重生:将军归〕〔变身修仙女主〕〔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彪悍之抓鬼生涯〕〔BOSS,你老婆带球〕〔同桌凶猛〕〔我,首富继承人〕〔刀锋潜龙〕〔美食供应商〕〔神级最强系统〕〔碌碌无畏〕〔欢喜记事〕〔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22章 冤家路窄
    本站:m..

    凌枫盘膝坐在地上,地上的血水与雨水,随着凌间的晨风,在他膝下轻轻的波动,而他身侧的三具尸首,却已完全僵木了。

    风中又开始传来叱咤声,怒喝声。

    凌枫知道这森凌中不止斯朗他们这一队搜寻之人,想来四处都布满了凌氏家族的守护,都是到这里来追捕他的,但是他心中一片坦然,挺起胸膛,凝神注目着前方。

    片刻时间,在此刻他也觉得极为漫长。

    只听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缓缓传来,一个轻微的语声道:“刚才听到惨叫之声,莫不成那厮已恢复了实力,若是这样我们遇到他八成是活不了的!”

    另一人道:“呸,圣祖下的禁制,那是那么容易破掉的!别自己吓自己,赶紧抓到那厮,就是大功一件!”

    先前那人叹道:“我看还是小心的好,人要是死了,就是天大的功,也没法去领了……”

    静寂的山凌中,轻微的语声,也变得十分清晰。

    凌枫心头一凛:“生难死易,生难死易,凌枫你不能逃避责任,你不能死,只要有一线生机,你都该挣扎奋斗下去!这些年来,难道遇到的绝境还少么,不也一样走了过来。”

    想到以前的经历,他不禁暗中松了口气:“天无绝人之路,只要今日能够逃脱,老子势必重回凌氏家族,一雪前耻。”想到这里,他剥下身旁一具死尸上的衣衫,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和死尸对换了一件。

    就在这刹那之间,只听衣袂带风声,脚步奔腾声,已四下响起,自远而近,忆是有不少人朝这边赶了过来,凌枫听声辩位,认准一个人少的方向急奔了过去。

    他刚奔到一片茂密的凌子,攀上树梢在枝叶中藏起身子,树下已有衣袂带风之声掠来,他若是稍迟一步,立时被人撞见。

    飞掠而来的两条人影,都是魂星强者。

    其中一人目光四下搜索:“明明看这个方向有人逃出,怎么却又突然没有了影子?”

    另一人停下脚步,冷笑道:“那厮就算让圣祖禁制住了修为,也是手快脚快,相当年,那小子还是废物之时,就能多次逃出家族,让我们伤透了脑筋,如今只怕更难对付了。”

    那人怒道:“我就不信,这么多人,还真能让他逃了……”话声未了,突见另一个魂星强者向他使了个眼色:“上任家主以前对小弟也不错,我们有时做做样子就成,嗯,方才听得左面有响动之声,你我还是到那边看一看的好。”

    那人脸色微沉,也立刻改口:“不错,只怕那小子真到那边去了。”

    两人一齐转动身子,回头纵去。

    树梢上的凌枫,不禁松了口气,暗幸凌义那老子为人不错,都下位几年了,竟然还有手下拥护他,让他又逃脱了一关。

    “此刻我想必已在四面埋伏之中,只有冒险行事,专寻别人意料难及之处行去,或许还能逃脱,大道最为明显,别人绝不会相信我敢自大道上逃生。”当下再不迟疑,转身奔上了大道。

    危险的情势,只得走入了别人思想中的‘死角’,做出了别人意料难及之事。

    他一路飞奔,大道上果然无人拦阻,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头脑居然如此冷静,对事情分析和判断,这么清楚,这得多亏他以前的那些逃亡经历。

    凌枫伴着大道奔云森凌,在路坡边歇息了半晌后,只见两头角兽,拖着一辆精致的香车,自路上缓缓行了过来。

    赶车的,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手里提着一根丝鞭,嘴里在轻哼着俏歌,神情十分悠闲。

    凌枫心中一动,大喜:“这必定是大宅巨户的公子小姐出来游山玩水的,说不得,只有借助一二,好让自己逃生了。”他立刻奋起全力,跃上道路,挡住了车,赶车的少女一勒缓绳,瞪眼道:“你找死么!”

    凌枫张开双臂,沉声道:“事态紧急,先容我上车再说,但姑娘大可放心,凌某绝非歹入!”

    “还说不是歹人,我看你不是小偷,就是强盗,再不走,小心姑娘的鞭子抽你!”话声未了,车帘后己露出一只明亮的眼睛,朝凌枫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忽然‘咦’了一声,就说道:“莲儿,让他上来!”

    赶车的少女莲儿眼睛一转,也朝凌枫打量了几眼,面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多谢了!”凌枫也不在客气,上了车,推开小门,就钻了进去,车厢中四下都弥漫着一种醉人的香气,锦墩珠帘,将车厢布置得精致而又美丽。

    “小淫贼,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嘿嘿,莫不成让情人追杀了么!”一个满头珠翠、云髻高挽的绝美丽人,斜斜倚在锦墩上,面带微笑,凝注着狼狈失措的凌枫。

    凌枫把目光扫向这女子,突然脸色一变,大是不安,立刻垂下头去,再也不去瞧一眼,转身就想下车,却只听那少女冷笑道:“你若是敢下车,现在我就割了你的脑袋。”

    听了这话,凌枫站在那里,像是像突然被钉子钉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了,身上半点功力也没剩下,还真怕让她给宰了,突然转过头,嘿嘿干笑道:“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莫不成你以为是谁……”她以一声甜甜的微笑和一道温柔的眼波替代了下面的话,又向车外吩咐:“莲儿,走慢些,凌公子伤重,受不得颠震的。”

    见她一改以前性格,变的如此温柔体贴,凌枫更是惴惴:“冷姑娘请恕在下失礼,只因在下被仇家所逼,情急之下,才冒昧登车,我这就下车去。”

    敢情这车的主人,竟然是冷胖子的那个小妹,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上她,冷小妞一向霸道蛮横,自己还与她有着不小的怨隙,此时如此温待凌枫,叫他一时怎么消受的了。

    这时,凌枫心中不免生出冤家路窄之感。

    凌枫盘膝坐在地上,地上的血水与雨水,随着凌间的晨风,在他膝下轻轻的波动,而他身侧的三具尸首,却已完全僵木了。

    风中又开始传来叱咤声,怒喝声。

    凌枫知道这森凌中不止斯朗他们这一队搜寻之人,想来四处都布满了凌氏家族的守护,都是到这里来追捕他的,但是他心中一片坦然,挺起胸膛,凝神注目着前方。

    片刻时间,在此刻他也觉得极为漫长。

    只听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缓缓传来,一个轻微的语声道:“刚才听到惨叫之声,莫不成那厮已恢复了实力,若是这样我们遇到他八成是活不了的!”

    另一人道:“呸,圣祖下的禁制,那是那么容易破掉的!别自己吓自己,赶紧抓到那厮,就是大功一件!”

    先前那人叹道:“我看还是小心的好,人要是死了,就是天大的功,也没法去领了……”

    静寂的山凌中,轻微的语声,也变得十分清晰。

    凌枫心头一凛:“生难死易,生难死易,凌枫你不能逃避责任,你不能死,只要有一线生机,你都该挣扎奋斗下去!这些年来,难道遇到的绝境还少么,不也一样走了过来。”

    想到以前的经历,他不禁暗中松了口气:“天无绝人之路,只要今日能够逃脱,老子势必重回凌氏家族,一雪前耻。”想到这里,他剥下身旁一具死尸上的衣衫,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和死尸对换了一件。

    就在这刹那之间,只听衣袂带风声,脚步奔腾声,已四下响起,自远而近,忆是有不少人朝这边赶了过来,凌枫听声辩位,认准一个人少的方向急奔了过去。

    他刚奔到一片茂密的凌子,攀上树梢在枝叶中藏起身子,树下已有衣袂带风之声掠来,他若是稍迟一步,立时被人撞见。

    飞掠而来的两条人影,都是魂星强者。

    其中一人目光四下搜索:“明明看这个方向有人逃出,怎么却又突然没有了影子?”

    另一人停下脚步,冷笑道:“那厮就算让圣祖禁制住了修为,也是手快脚快,相当年,那小子还是废物之时,就能多次逃出家族,让我们伤透了脑筋,如今只怕更难对付了。”

    那人怒道:“我就不信,这么多人,还真能让他逃了……”话声未了,突见另一个魂星强者向他使了个眼色:“上任家主以前对小弟也不错,我们有时做做样子就成,嗯,方才听得左面有响动之声,你我还是到那边看一看的好。”

    那人脸色微沉,也立刻改口:“不错,只怕那小子真到那边去了。”

    两人一齐转动身子,回头纵去。

    树梢上的凌枫,不禁松了口气,暗幸凌义那老子为人不错,都下位几年了,竟然还有手下拥护他,让他又逃脱了一关。

    “此刻我想必已在四面埋伏之中,只有冒险行事,专寻别人意料难及之处行去,或许还能逃脱,大道最为明显,别人绝不会相信我敢自大道上逃生。”当下再不迟疑,转身奔上了大道。

    危险的情势,只得走入了别人思想中的‘死角’,做出了别人意料难及之事。

    他一路飞奔,大道上果然无人拦阻,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头脑居然如此冷静,对事情分析和判断,这么清楚,这得多亏他以前的那些逃亡经历。

    凌枫伴着大道奔云森凌,在路坡边歇息了半晌后,只见两头角兽,拖着一辆精致的香车,自路上缓缓行了过来。

    赶车的,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手里提着一根丝鞭,嘴里在轻哼着俏歌,神情十分悠闲。

    凌枫心中一动,大喜:“这必定是大宅巨户的公子小姐出来游山玩水的,说不得,只有借助一二,好让自己逃生了。”他立刻奋起全力,跃上道路,挡住了车,赶车的少女一勒缓绳,瞪眼道:“你找死么!”

    凌枫张开双臂,沉声道:“事态紧急,先容我上车再说,但姑娘大可放心,凌某绝非歹入!”

    “还说不是歹人,我看你不是小偷,就是强盗,再不走,小心姑娘的鞭子抽你!”话声未了,车帘后己露出一只明亮的眼睛,朝凌枫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忽然‘咦’了一声,就说道:“莲儿,让他上来!”

    赶车的少女莲儿眼睛一转,也朝凌枫打量了几眼,面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多谢了!”凌枫也不在客气,上了车,推开小门,就钻了进去,车厢中四下都弥漫着一种醉人的香气,锦墩珠帘,将车厢布置得精致而又美丽。

    “小淫贼,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嘿嘿,莫不成让情人追杀了么!”一个满头珠翠、云髻高挽的绝美丽人,斜斜倚在锦墩上,面带微笑,凝注着狼狈失措的凌枫。

    凌枫把目光扫向这女子,突然脸色一变,大是不安,立刻垂下头去,再也不去瞧一眼,转身就想下车,却只听那少女冷笑道:“你若是敢下车,现在我就割了你的脑袋。”

    听了这话,凌枫站在那里,像是像突然被钉子钉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了,身上半点功力也没剩下,还真怕让她给宰了,突然转过头,嘿嘿干笑道:“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莫不成你以为是谁……”她以一声甜甜的微笑和一道温柔的眼波替代了下面的话,又向车外吩咐:“莲儿,走慢些,凌公子伤重,受不得颠震的。”

    见她一改以前性格,变的如此温柔体贴,凌枫更是惴惴:“冷姑娘请恕在下失礼,只因在下被仇家所逼,情急之下,才冒昧登车,我这就下车去。”

    敢情这车的主人,竟然是冷胖子的那个小妹,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上她,冷小妞一向霸道蛮横,自己还与她有着不小的怨隙,此时如此温待凌枫,叫他一时怎么消受的了。

    这时,凌枫心中不免生出冤家路窄之感。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佛系反骨(快穿)〕〔盗墓之问鼎长生〕〔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重回七零:军长大〕〔万灵巫师〕〔药皇大人:夫人逃〕〔剑道纯阳〕〔弓兵就是要近战〕〔重生小郡主:七皇〕〔爱我你就抱抱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