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无来生〕〔逆流纯金年代〕〔重回五零当军嫂〕〔私房孟婆汤〕〔巫在回归〕〔每秒都在升级〕〔漫威世界的光之巨〕〔妖徒之旅〕〔诸天我最凶〕〔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我的学姐会魔法〕〔吾家娇女〕〔凤求凰之引卿为妻〕〔和仙君同归于尽后〕〔流浪之城〕〔快穿之总有人想攻〕〔快穿反派boss作死〕〔我怎么就火了呢〕〔在苏哥哥怀里撒个〕〔秦苒隽爷程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23章 再遇玉虚
    本站:m..

    冷小妞轻笑道:“你现在才说下车,不嫌太迟了么?”她再也不瞧凌枫一眼,‘当’的,将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抛在凌枫面前的桌子上,冷冷道:“全喝下去,一个时辰内,你身上的伤就应该会好了。”

    凌枫微微一怔后,又嘻嘻一笑,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你却主动救我,是不是想图些什么?”

    “你觉得你身上还有我要图的东西么?”冷小妞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嘿嘿,好像也是没有!”凌枫却若无其事,拔开瓶塞,‘咕’的一声,将半瓶药咽了下去,舐了舐嘴唇,啧啧道:“这药怎地酸得像醋。”接着又把另半瓶喝了个干净——他究竞是聪明人,嘴里虽说着风凉话,手里却赶紧将药先用了再说。

    看到凌枫把药喝完,冷小妞狠狠瞪着他,冷漠的目光中,突然像是要冒出火来,她眨也不眨瞪了半晌,一字字道:“我虽然救了你,一样还是可以杀你!”

    凌枫吐了吐舌头,笑道:“你不会的,虽然每次见面我都将你气的不轻,而且你看来虽也狠,但心却还是不错,更何况你也没有杀我的理由。”

    “没有杀你的理由?若是你这样认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也不知怎地,此时冷小妞冰冷的面颊竟红了红,但瞬间厉声喝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在拍卖会场,那个与我作对的糟老头子,就是你,自从那次你抢买了那条项链,我就发誓,永远莫要被我再瞧见,否则我…我就先割下你的舌头,挖出你的眼睛,再杀了你!”

    “你说的是这条项链么!”凌枫笑嘻嘻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条五彩缤纷的晶石钻链,拿在手里挥来挥去,口中大声呼道:“你瞧见么,这就是那条项链,你想不想要?”

    “你要将它送我?”冷小妞怔了怔,随即大怒道:“我呸,你上次买它时,不是说要送给你一个心家的女子,作为陪罪之物,怎么如今那人不要,不肯原谅你,你却又用它来讨好我,却未免太小瞧人了!”话虽这是这么说,但冷小妞两眼还是死死的盯着这条让她梦寐已久的五彩晶链。

    凌枫嘻嘻笑道:“如此美丽的项链这世上可只有一条,你此时不要,可不要后悔哦!”话这里,凌枫突然话锋一转道:“再说,你可知道我原想用它向那个女子陪罪么,在天龙圣都,我得罪的人虽然很多,但其中女子却是很少,尤其是美丽的女子!”凌枫有意无意的瞄了瞄冷小妞,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说的是……”冷小妞征了怔,手掌不由得渐渐放松。

    凌枫伸袖抹干嘴角的药渍,皱眉道:“小丫头,再不要,我可真要丢了!”说罢随手将项链扔给了她,然后伸个懒腰,在一旁躺下。

    冷小妞接住项链愣了愣,但随既看到凌枫躺的地方,大怒道:“你怎么也睡我的榻上?”

    凌枫懒懒道:“你要睡也成,我实在很累了,没事别打搅我。”冷小妞气急,叫道:“这是我休息的地方。”

    凌枫笑道:“你叫这榻声乖乖,瞧这榻儿答应不答应。”说罢将眼一闭,作势欲睡。

    冷小妞小心的将项链收好,气愤欲狂,大骂流氓、诬赖、小狗、畜生,骂了半响,忽听微鼾声,定眼一看,凌枫竟真的已睡过去了。

    “这小贼难道真的睡了?”冷小妞怔怔望着凌枫,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又忽然沉下,温柔的眼波,也变得有些冷酷,她极快的推门车门,轻叫道:“莲儿,快赶车!这小贼肯定在这里惹了强敌,不难以他的本事,绝不可能这么狼狈!”

    车马骤然加急,奔行在碎石路上,但凌枫却睡得更是香甜,他经历墓地、玉虚、破庙之危,又连日赶路追逃,此时早已疲惫不堪,本想小歇片刻,不料头才沾枕,便已酣然入梦,这一梦,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香车飞奔而行,过了过半日时光,便在一座精致的茶楼门前停了下来。

    此时凌枫已醒,三人下车入楼,凌枫久未进食,气力虚弱,要了些滚烫茶水,又叫来几品细软点心,吃了两块乳饼,又喝了几口热茶,肺腑里舒服许多,对着冷小钮笑了一笑道:“小妞,这次可要多谢你了!”。

    冷小妞嘴角微翘,半笑半嗔:“谢什么,你心理打着什么鬼主意,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凌枫嘿嘿干笑,话未完,这时忽听兽蹄声响,停在楼外,楼内的茶客则悄声议论起来。

    凌枫转眼望去,只见玉虚摇着一炳折扇,飘然而入,身后八名随从中,有六人挂彩,裹手缠脚,神色委顿。

    凌枫蓦地惊出一身冷汗:“妈的,这老混蛋怎么来的这么快,难道姓凌的流年不利,今天真的要去做鬼了么?”想到这里,心头大是不甘,不知为何,竟无法凝聚精神。

    玉虚朝茶楼内淡淡看了一眼,面上笑容突然一敛,缓缓掩起衣襟,转身对着他身后的随从冷冷道:“要你们去追捕另外两人,你们不但没追到,还弄的一身是伤,想要受怎样的处罚,自个说,哼哼!”

    那几名随从面色突变,噗的一起跪了下去,颤声道:“小……人们该死,请圣祖饶……饶命!”

    玉虚眼波四下一转,突又展颜笑道:“去吧,我饶了你们,但以后办事,还如此不利,小心你们的脑袋!”

    “是,是……”那几名随从连声称是,狼狈而去,却已是满头冷汗。

    凌枫不见无名、斯朗落在他们手中,又听玉虚说跑了另外两人,心中微动,寻思:“莫非斯朗真得够聪明机智,带着无名已逃过一劫!”想着暗暗欢喜。

    玉虚望着那远远而去的几个随从的背影,轻蔑的笑道:“没用的东西,啐!留在这里,只会碍了本祖的手脚!”言罢,他慢慢转身,凌枫只当他已要动手对付自己了,一颗心已是崩崩跳了起来。

    冷小妞轻笑道:“你现在才说下车,不嫌太迟了么?”她再也不瞧凌枫一眼,‘当’的,将一个小小的黑色玉瓶,抛在凌枫面前的桌子上,冷冷道:“全喝下去,一个时辰内,你身上的伤就应该会好了。”

    凌枫微微一怔后,又嘻嘻一笑,道:“我可没有求你救我,你却主动救我,是不是想图些什么?”

    “你觉得你身上还有我要图的东西么?”冷小妞霍然回身,冷冷的瞪着他。

    “嘿嘿,好像也是没有!”凌枫却若无其事,拔开瓶塞,‘咕’的一声,将半瓶药咽了下去,舐了舐嘴唇,啧啧道:“这药怎地酸得像醋。”接着又把另半瓶喝了个干净——他究竞是聪明人,嘴里虽说着风凉话,手里却赶紧将药先用了再说。

    看到凌枫把药喝完,冷小妞狠狠瞪着他,冷漠的目光中,突然像是要冒出火来,她眨也不眨瞪了半晌,一字字道:“我虽然救了你,一样还是可以杀你!”

    凌枫吐了吐舌头,笑道:“你不会的,虽然每次见面我都将你气的不轻,而且你看来虽也狠,但心却还是不错,更何况你也没有杀我的理由。”

    “没有杀你的理由?若是你这样认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也不知怎地,此时冷小妞冰冷的面颊竟红了红,但瞬间厉声喝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在拍卖会场,那个与我作对的糟老头子,就是你,自从那次你抢买了那条项链,我就发誓,永远莫要被我再瞧见,否则我…我就先割下你的舌头,挖出你的眼睛,再杀了你!”

    “你说的是这条项链么!”凌枫笑嘻嘻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条五彩缤纷的晶石钻链,拿在手里挥来挥去,口中大声呼道:“你瞧见么,这就是那条项链,你想不想要?”

    “你要将它送我?”冷小妞怔了怔,随即大怒道:“我呸,你上次买它时,不是说要送给你一个心家的女子,作为陪罪之物,怎么如今那人不要,不肯原谅你,你却又用它来讨好我,却未免太小瞧人了!”话虽这是这么说,但冷小妞两眼还是死死的盯着这条让她梦寐已久的五彩晶链。

    凌枫嘻嘻笑道:“如此美丽的项链这世上可只有一条,你此时不要,可不要后悔哦!”话这里,凌枫突然话锋一转道:“再说,你可知道我原想用它向那个女子陪罪么,在天龙圣都,我得罪的人虽然很多,但其中女子却是很少,尤其是美丽的女子!”凌枫有意无意的瞄了瞄冷小妞,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说的是……”冷小妞征了怔,手掌不由得渐渐放松。

    凌枫伸袖抹干嘴角的药渍,皱眉道:“小丫头,再不要,我可真要丢了!”说罢随手将项链扔给了她,然后伸个懒腰,在一旁躺下。

    冷小妞接住项链愣了愣,但随既看到凌枫躺的地方,大怒道:“你怎么也睡我的榻上?”

    凌枫懒懒道:“你要睡也成,我实在很累了,没事别打搅我。”冷小妞气急,叫道:“这是我休息的地方。”

    凌枫笑道:“你叫这榻声乖乖,瞧这榻儿答应不答应。”说罢将眼一闭,作势欲睡。

    冷小妞小心的将项链收好,气愤欲狂,大骂流氓、诬赖、小狗、畜生,骂了半响,忽听微鼾声,定眼一看,凌枫竟真的已睡过去了。

    “这小贼难道真的睡了?”冷小妞怔怔望着凌枫,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又忽然沉下,温柔的眼波,也变得有些冷酷,她极快的推门车门,轻叫道:“莲儿,快赶车!这小贼肯定在这里惹了强敌,不难以他的本事,绝不可能这么狼狈!”

    车马骤然加急,奔行在碎石路上,但凌枫却睡得更是香甜,他经历墓地、玉虚、破庙之危,又连日赶路追逃,此时早已疲惫不堪,本想小歇片刻,不料头才沾枕,便已酣然入梦,这一梦,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香车飞奔而行,过了过半日时光,便在一座精致的茶楼门前停了下来。

    此时凌枫已醒,三人下车入楼,凌枫久未进食,气力虚弱,要了些滚烫茶水,又叫来几品细软点心,吃了两块乳饼,又喝了几口热茶,肺腑里舒服许多,对着冷小钮笑了一笑道:“小妞,这次可要多谢你了!”。

    冷小妞嘴角微翘,半笑半嗔:“谢什么,你心理打着什么鬼主意,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凌枫嘿嘿干笑,话未完,这时忽听兽蹄声响,停在楼外,楼内的茶客则悄声议论起来。

    凌枫转眼望去,只见玉虚摇着一炳折扇,飘然而入,身后八名随从中,有六人挂彩,裹手缠脚,神色委顿。

    凌枫蓦地惊出一身冷汗:“妈的,这老混蛋怎么来的这么快,难道姓凌的流年不利,今天真的要去做鬼了么?”想到这里,心头大是不甘,不知为何,竟无法凝聚精神。

    玉虚朝茶楼内淡淡看了一眼,面上笑容突然一敛,缓缓掩起衣襟,转身对着他身后的随从冷冷道:“要你们去追捕另外两人,你们不但没追到,还弄的一身是伤,想要受怎样的处罚,自个说,哼哼!”

    那几名随从面色突变,噗的一起跪了下去,颤声道:“小……人们该死,请圣祖饶……饶命!”

    玉虚眼波四下一转,突又展颜笑道:“去吧,我饶了你们,但以后办事,还如此不利,小心你们的脑袋!”

    “是,是……”那几名随从连声称是,狼狈而去,却已是满头冷汗。

    凌枫不见无名、斯朗落在他们手中,又听玉虚说跑了另外两人,心中微动,寻思:“莫非斯朗真得够聪明机智,带着无名已逃过一劫!”想着暗暗欢喜。

    玉虚望着那远远而去的几个随从的背影,轻蔑的笑道:“没用的东西,啐!留在这里,只会碍了本祖的手脚!”言罢,他慢慢转身,凌枫只当他已要动手对付自己了,一颗心已是崩崩跳了起来。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将军他怀了龙种〕〔岳风柳萱小说〕〔逆行诸天万界〕〔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诸天万界修行记〕〔驻颜太后:六十老〕〔午夜布拉格〕〔斗罗之开局一个龙〕〔他从黑暗中走来〕〔红尘黑刀〕〔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