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狂兵〕〔每秒都在升级〕〔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星宇世界传奇公会〕〔猎人之卡金的玉〕〔这胖子有毒〕〔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窝不是玉皇大帝〕〔噬梦仙尊〕〔重生完美大佬〕〔打通那扇门〕〔我的系统超环保〕〔宋师道之纵横天下〕〔全宇宙都是我〕〔炼气研究院〕〔富家女总裁的贴身〕〔驱魔传说〕〔巴尔干的救赎〕〔妃倾盛世〕〔回到大唐当皇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26章 救人目的
    本站:m..

    天龙道:“妙极,妙极。”回过头来又看向叶飞云与帝凤道:“走!走!,你们要是不来,我一人可抗不住那老王八!”言罢,狂笑尾随玉虚而去。

    两人边走边打,犹如闲斗,可天上乌云翻翻滚滚,这般闲斗,声势也太骇人了些,转眼间,两人已掠入道边树凌,咔嚓之声不绝入耳,沿途树木摧折,骨牌般一路倒过去。

    “让他们快走吧,我去相助天龙!”帝凤望着二人远去,心中牵挂着天龙的安危,一展身子,跟了上去。

    叶飞云愁眉不展,再瞧凌枫,愁意更上心头,凌心身上毒劲四散,手掌白黑转化不定,他心知凌枫身中天下奇毒,非常法所能治愈,随身取了几瓶丹药,混在一起,给他服下。

    同时潜运魂力,度入凌枫体内,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助凌枫破了玉虚下在他身上的禁制,让他恢复实力再说其他。

    叶飞云纯厚的魂力,在凌枫的体内流转一周天,凌枫气息渐渐粗了,脉搏渐通,突然间‘轰’的一声,凌枫体内魂力洪通,实力渐复,叶飞云松了口。

    沉吟间,忽听呻吟之声,却是冷小妞醒了过来,叶飞云起身上前,为她接好断臂,又给她服了几粒镇痛药,冷小妞连声道谢。

    此时凌枫也走到冷小妞身前,俯身查看,心中关切,上前问道:“你没事么?”

    冷小妞初听凌枫温语,心念微动,含笑道:“我才没事了!”

    “她是没事,你的麻烦却大了!”叶飞云看着凌枫皱着眉道:“你现在虽然实力已复,但你身中玉毒,这世上除了那下毒之人,无人能解,就算我们这次救了你,你也是难逃那下毒之人的追杀!”

    冷小妞突然插口道:“谁说除了下毒之人,就没人能解,血门毒居士精通世间所有毒理,号称天下第一毒圣,小贼只要能得他相救,必能化解体内玉毒!”

    叶飞云冷冷道:“话是不错,可除了血门中人,毒居士发誓不救任何外人,这说了不等于没说么……“他说完这话,便即顿住。

    冷小妞讥笑道:“不见得吧!听说你叶飞云共有三个身份,前两个在龙凤榜一明一暗,明为血皇,实为四大榜首之一的血剑,至于最后一个身份,就是血门圣子血云龙,若有你引荐,毒居士定肯施救!”

    叶飞云怔了怔,望着冷小妞疑惑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说到这里,叶飞云突然仔细看了看冷小妞皱着眉道:“你的相貌好像与玄刀微微有些相似,莫不成……”

    冷小妞微微得意道:“天龙帝凤,玄刀血剑!这四人中的玄刀便是我——表——哥!”凌枫听她拖这么长的音,还以为这玄刀就是她冷小妞了,敢情后面爆出‘表哥’二字,才没让他大掉眼球!

    “怪不得你知道这些,原来玄刀那厮是你表哥!”叶飞云恍然点了点头道:“那家伙是有名的话多,只要你有问,他不将他老妈的底翻出来才怪!”

    听他话中有讽刺自己表哥的意思,冷小妞怒目相视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表哥在她心中是一个十分完美的存在,当然不容有人侮辱于他。

    凌枫见此,为了调和气氛,连忙道:“毒居士是谁?住在何处?”

    叶飞云道:“毒居士靠着绝世的医术、毒术百年前名扬大陆,后来因故避世不出,隐入血门,甚少人再知其名,当然那些不常在大陆走动的老一辈人物不在此例。”

    凌枫道:“我前去求治,他肯救吗?”

    冷小妞盯了叶飞云一眼,淡然道:“只要某人肯引见,无有不治,而且手到病除。”

    叶飞云冷冷的回瞪了冷小妞一眼道:“你知道什么,当年毒居士避世时,在我还未领血门圣子之位时,曾领人上门相求,但他态度冷淡,说什么也不肯出手相救,那时我认为此人太可可恨,一时气愤,出手伤了他,如今想来,唉!世事于人也真难说,若没的这事,或许凭借我现在身份,还能让他出手救人,可现在……”

    凌枫没想到叶飞云有这样一段难言之隐,冷小妞更是以为叶飞云是见死不救,现在听他说这么一番话,才知道这事情竟然这么复杂,不过竟然有了希望,凌枫也不会再放弃,慌忙插口问道:“毒居士隐居在什么地方,我想亲自去一趟。”

    “他的居住在不幽谷,那地方是血门禁地,且地势太过复杂,我说出来你也记不清楚,这里有张地图,你好好收藏,图上详载一切。”叶飞云从空间戒子摸出一张地图,递给凌枫道:“记住,见了毒居士,千万不要开口是我让你去的!”

    凌枫知道叶飞云让自己涉足血门禁地,已是犯了门规,若是让血门中人查出叶飞云是领路人,可能他还要受不轻的处罚,对此感激道:“得君相助,我定不忘此恩!”

    叶飞云道:“什么不忘此恩、终生感激的,我最讨厌这类的话,你上次救过我的命,以恩抵恩,咱们俩不相欠!”话一完,叶飞云突然站了起来,目中也恢复了往昔冰冷的神色。

    只见凌枫长身一揖,微笑道:“你出手相救,委实大出我意料之外,但此情在下却终生难忘,你不要我记住,恐怕太难,我这人恩怨分明的很,上次救你,也只能抵你相助灵儿那丫头之功,而这次,我却实实在在欠你一条命了。”

    叶飞云哼了一声,冷冷道:“我出手相救于你,却不是为了要你相谢,也不是要你报恩的。”

    凌枫听到这话,怔了怔,他突然凝注着叶飞云,道:“你出手相救,却是为了什么?”

    叶飞云冷冷道:“出手救人,难道定要有所目的?”言罢,脸色一面漠然,不知道这话是不是真心之语。

    天龙道:“妙极,妙极。”回过头来又看向叶飞云与帝凤道:“走!走!,你们要是不来,我一人可抗不住那老王八!”言罢,狂笑尾随玉虚而去。

    两人边走边打,犹如闲斗,可天上乌云翻翻滚滚,这般闲斗,声势也太骇人了些,转眼间,两人已掠入道边树凌,咔嚓之声不绝入耳,沿途树木摧折,骨牌般一路倒过去。

    “让他们快走吧,我去相助天龙!”帝凤望着二人远去,心中牵挂着天龙的安危,一展身子,跟了上去。

    叶飞云愁眉不展,再瞧凌枫,愁意更上心头,凌心身上毒劲四散,手掌白黑转化不定,他心知凌枫身中天下奇毒,非常法所能治愈,随身取了几瓶丹药,混在一起,给他服下。

    同时潜运魂力,度入凌枫体内,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助凌枫破了玉虚下在他身上的禁制,让他恢复实力再说其他。

    叶飞云纯厚的魂力,在凌枫的体内流转一周天,凌枫气息渐渐粗了,脉搏渐通,突然间‘轰’的一声,凌枫体内魂力洪通,实力渐复,叶飞云松了口。

    沉吟间,忽听呻吟之声,却是冷小妞醒了过来,叶飞云起身上前,为她接好断臂,又给她服了几粒镇痛药,冷小妞连声道谢。

    此时凌枫也走到冷小妞身前,俯身查看,心中关切,上前问道:“你没事么?”

    冷小妞初听凌枫温语,心念微动,含笑道:“我才没事了!”

    “她是没事,你的麻烦却大了!”叶飞云看着凌枫皱着眉道:“你现在虽然实力已复,但你身中玉毒,这世上除了那下毒之人,无人能解,就算我们这次救了你,你也是难逃那下毒之人的追杀!”

    冷小妞突然插口道:“谁说除了下毒之人,就没人能解,血门毒居士精通世间所有毒理,号称天下第一毒圣,小贼只要能得他相救,必能化解体内玉毒!”

    叶飞云冷冷道:“话是不错,可除了血门中人,毒居士发誓不救任何外人,这说了不等于没说么……“他说完这话,便即顿住。

    冷小妞讥笑道:“不见得吧!听说你叶飞云共有三个身份,前两个在龙凤榜一明一暗,明为血皇,实为四大榜首之一的血剑,至于最后一个身份,就是血门圣子血云龙,若有你引荐,毒居士定肯施救!”

    叶飞云怔了怔,望着冷小妞疑惑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说到这里,叶飞云突然仔细看了看冷小妞皱着眉道:“你的相貌好像与玄刀微微有些相似,莫不成……”

    冷小妞微微得意道:“天龙帝凤,玄刀血剑!这四人中的玄刀便是我——表——哥!”凌枫听她拖这么长的音,还以为这玄刀就是她冷小妞了,敢情后面爆出‘表哥’二字,才没让他大掉眼球!

    “怪不得你知道这些,原来玄刀那厮是你表哥!”叶飞云恍然点了点头道:“那家伙是有名的话多,只要你有问,他不将他老妈的底翻出来才怪!”

    听他话中有讽刺自己表哥的意思,冷小妞怒目相视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表哥在她心中是一个十分完美的存在,当然不容有人侮辱于他。

    凌枫见此,为了调和气氛,连忙道:“毒居士是谁?住在何处?”

    叶飞云道:“毒居士靠着绝世的医术、毒术百年前名扬大陆,后来因故避世不出,隐入血门,甚少人再知其名,当然那些不常在大陆走动的老一辈人物不在此例。”

    凌枫道:“我前去求治,他肯救吗?”

    冷小妞盯了叶飞云一眼,淡然道:“只要某人肯引见,无有不治,而且手到病除。”

    叶飞云冷冷的回瞪了冷小妞一眼道:“你知道什么,当年毒居士避世时,在我还未领血门圣子之位时,曾领人上门相求,但他态度冷淡,说什么也不肯出手相救,那时我认为此人太可可恨,一时气愤,出手伤了他,如今想来,唉!世事于人也真难说,若没的这事,或许凭借我现在身份,还能让他出手救人,可现在……”

    凌枫没想到叶飞云有这样一段难言之隐,冷小妞更是以为叶飞云是见死不救,现在听他说这么一番话,才知道这事情竟然这么复杂,不过竟然有了希望,凌枫也不会再放弃,慌忙插口问道:“毒居士隐居在什么地方,我想亲自去一趟。”

    “他的居住在不幽谷,那地方是血门禁地,且地势太过复杂,我说出来你也记不清楚,这里有张地图,你好好收藏,图上详载一切。”叶飞云从空间戒子摸出一张地图,递给凌枫道:“记住,见了毒居士,千万不要开口是我让你去的!”

    凌枫知道叶飞云让自己涉足血门禁地,已是犯了门规,若是让血门中人查出叶飞云是领路人,可能他还要受不轻的处罚,对此感激道:“得君相助,我定不忘此恩!”

    叶飞云道:“什么不忘此恩、终生感激的,我最讨厌这类的话,你上次救过我的命,以恩抵恩,咱们俩不相欠!”话一完,叶飞云突然站了起来,目中也恢复了往昔冰冷的神色。

    只见凌枫长身一揖,微笑道:“你出手相救,委实大出我意料之外,但此情在下却终生难忘,你不要我记住,恐怕太难,我这人恩怨分明的很,上次救你,也只能抵你相助灵儿那丫头之功,而这次,我却实实在在欠你一条命了。”

    叶飞云哼了一声,冷冷道:“我出手相救于你,却不是为了要你相谢,也不是要你报恩的。”

    凌枫听到这话,怔了怔,他突然凝注着叶飞云,道:“你出手相救,却是为了什么?”

    叶飞云冷冷道:“出手救人,难道定要有所目的?”言罢,脸色一面漠然,不知道这话是不是真心之语。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甜妻似火:偏执老〕〔从堕落骑士开始〕〔圣者之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