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道图腾〕〔位面三国争霸〕〔崇祯十三年〕〔报告长官:夫人在〕〔徒谋不轨:师尊很〕〔重生之狂暴火法〕〔魔皇宠妃:神语召〕〔重生九零,学霸小〕〔全职国医〕〔谨姝〕〔七零炮灰娇宠记〕〔天庭小狱卒〕〔美女总裁老婆〕〔我修的可能是假仙〕〔绝色美女总裁老婆〕〔男神追妻也漫漫〕〔大国旗舰〕〔龙拳〕〔我只是想培养一个〕〔病娇王爷腹黑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988章 真假皇子
    本站:m..

    看到这一幕,凌枫也微微一怔,他虽然知道这人不是心研,但也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小秋更是大惊失色,道:“你不是大内王总管么,你为何要假办公主,公主呢?你将她怎样了?”

    王总管骤然被制,亦是满面惊怕,垂首道:“公主被我下了禁制,藏起来了,一时间绝不会出事。”

    小秋与金奴这才想起这公主的行为举止为何与往日有些不同,敢情根本就是不心研公主,若是在不时,他们可能还可以看出异样来,但今晚突变之事,实在太多,就是他们虽也发现这公主声音有些变了,只当他是受惊过甚,声音难免嘶哑,是以竟未曾留意。

    此刻金奴与小秋骤然发现王总管竟如此大胆,敢假办公主,心中自是惊怒交集,顿足道:“你……你为何要如此?你疯了么?快说,公主在那里”

    王总管怨毒的看了凌枫一眼,将头垂了下来,凌枫微微一笑,毫不在意道:“现在有说话的机会,我劝你还是快些说,可能等会,你就永远都不能开口。”

    “想要我说,哼,你做梦吧!”王总管狰狞道:“就是死,我也要拉几人下去,免得到了鬼府寂寞!”

    凌枫轻笑道:“你绝对不会一人下鬼府的……”语声微顿,一笑又道:“因为二个都拉皇子都已经死了,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下注在那位皇子身子,但现在恐怕都是竹蓝打水,一场空了。”

    小秋与金奴听得目定口呆道:“两个都拉皇子,这是什么回事?”呆了半晌,他们方自突然回过神来,长长喘了口气,道:“知道了,一真一假,真假皇子原来本是合作关系,但事到成功之际,他们却都想争夺王位,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倒真的险些把我们害死了。”

    凌枫微微笑道:“今天被他们害死的人,可不少!”说到这里,凌枫望着王总管笑嘻嘻道:“你说是么?”

    小秋瞪着王总管道:“圣雅王朝一直待你不薄,你为何要造反,还把公主也制住了……”越说越是气恼,忽然反手一掌,掴在王总管仙的脸上,道:“你说,为什么?”

    王总管霍然抬起头来,凝目望着小秋,目光中散发着一种怀恨而怨毒的光芒,但却仍然紧紧闭着嘴,绝不肯说出一个字来。

    小秋与他同处皇宫多年,时常也与他打交道,以前这王总管总是一幅笑脸,从未见到他眼神如此狠毒,只觉心头一寒,突见王总管嘶吼一声,拼尽全力,飞起一足,踢向凌枫下腹。

    凌枫轻轻一闪,便自躲过,王总管似已被小秋一掌激发了他凶恶的本性,此刻竟有如一只发狂的野兽般,拳打足踢,怎奈脉门被制,连凌枫衣袂也沾不到。

    “你最好放了我,不然一定会后悔的!”王总管突然张嘴露出了森森白牙,一口往凌枫手背咬了下去,凌枫冷笑一声,反手一提,碰得他满口腥血。

    “你……”王总管纵有通天的本事,此刻也无法再加反抗,但面上所流露出的那种乖戾凶暴之气,却仍然叫人见了心寒。

    凌枫冷笑道:“我知道你假办公主,肯定有些不诡有意图,但是什么意图?我却猜不出来,莫非你竟和那两个真假皇子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好生说将出来,我绝不会难为你。”

    王总管嘶声道:“你放手,我说。”

    凌枫微笑道:“我放了手,你便可能使出那狗屁禁术了,我虽然不怕,但炸得四周都是血,我看着也不舒服。”

    王总管低吼一声,咬牙切齿,道:“好,你不放我,你可知道我是谁,等会,我要教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我要将你们舌头拔出,眼睛挖下,牙齿一只只敲碎,头发一根根拔光……”

    小秋骇得惊呼一声,颤声道:“住口……你……你莫要再说了。”

    王总管狞笑道:“我说说你就害怕了么,等我真的做出了,你们又当如何,快叫他放手,否则……”言罢,嘿嘿狞笑了起来。

    小秋顿足道:“你快说出公主在那里,我想尽法子,也叫他放了你,但你若不说出公主的下落,我就……就……”说着说着语声渐渐咽哽,两行清泪,自双目中夺眶而出。

    却听凌枫缓缓道:“你听到那两个皇子死了,竟然还无动于衷,公主在那里,你也不肯说?莫非你的注不是下在那两个皇子身子,你之所以假办公主,就是想利用公主的身份接近都拉皇子,好行刺于他?”

    王总管听到这句话一怔,突然厉喝一声,叫道:“你怎会知道?”语声出口,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怒骂道:“小杂种,你……你休想再自我口中骗出一个字来。”

    凌枫脸色微变,但仍是心平气和,缓缓说:“想不到你们的计划,连我也瞒过去了,不过,我的手段你也见识到了,今天只要有我在此,无论谁想篡位,恐怕都不会成功,你应该为你的主子着想,该说的,就说出来,否则等我真正动手,你们后悔只怕也来不及了。”他语声虽平静,却带着种奇异的慑人之力。

    王总管垂眉敛目,冷冷道:“你竟然有手段,就自己去查,去应对好了,何必问我。”

    凌枫突然微笑道:“你当真不肯道明,难道真要将活命的机会浪费掉!”顿了顿,凌枫道:“说不定你的主子,现在正在一旁看着你了,他见你身受此难,却不肯出来相见,你又何必为他卖命了。”

    王总管身子一震,但瞬即狞笑道:“小杂种,你休息挑拨离间,纵是我主子弃了我,我也要帮着他的,这一切,都是我精密计划过的,都正在按照计划进行,我绝不许任何人破坏它,世上也绝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破坏它。”

    王总管身子一震,但瞬即狞笑道:“小杂种,你休息挑拨离间,纵是我主子弃了我,我也要帮着他的,这一切,都是我精密计划过的,都正在按照计划进行,我绝不许任何人破坏它,世上也绝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破坏它。”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之女配被攻略〕〔佛系反骨(快穿)〕〔盗墓之问鼎长生〕〔乡村进行曲〕〔一朝忘川〕〔北唐天下〕〔遇见,傅先生〕〔重回七零:军长大〕〔万灵巫师〕〔药皇大人:夫人逃〕〔剑道纯阳〕〔弓兵就是要近战〕〔重生小郡主:七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