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女婿〕〔商梯〕〔虎假警威〕〔奶爸的娱乐人生〕〔佣兵界的王者〕〔抗战之我的长征〕〔美好生活从小龙虾〕〔登临仙古〕〔野兽球王科斯塔〕〔宇凌〕〔长生三千年〕〔首席宠妻365天〕〔霸道总裁的二婚宠〕〔娇妻太美花样宠〕〔总裁溺宠小甜心〕〔错嫁帝少成良缘〕〔沈翘夜莫深〕〔驭房有术〕〔乘龙佳婿〕〔刁蛮战王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1019章 极阴老怪
    本站:m..

    凌枫虽是医师,俗话说,医者父母心,竟然是父母心,那病人在父母面前,就应该没有什么好害羞的,但这凌枫医师太年轻了,也太仪表不凡了,汤劲竟害怕在这人面前赤6裸6裸的,但又有何法,是自己要他治病,既然治病就得任其一切了。

    她将最后的一点衣物也脱去了,又怕又羞的闭紧眼儿,忽觉一只滚烫的手掌摸到自己胸前。

    她清白女儿身除了自己外,从未教人抚摸过,不由全身一颤,伸掌去推那只滚烫得怕人的手掌。

    但听一声低喝道:“别动!”

    话声下,只觉全身一麻,一只盈尺长的气针竟然齐根没人那玉额中,随着滚烫手掌的移动身上腰部,腹脱,腿部,背部跟着一一被入气针。

    四部戳针完成,余下四针,凌枫右手拿针,左手促掌迟迟没有下手,汤劲见凌枫四十五针一口气戳完,忽然停下来便知怎么回事,她这时已被凌枫摸得胸口鹿撞一般,心想要被他摸到那个地方,这可怎生是好?

    足有盏茶时间凌枫没有动手,汤劲等得心要跳出口来,暗忖:“你要动手就快动手,一下子过去就算了。”她想睁开眼来看看,这位年轻的医生窘到什么样子,猜中以为凌枫迟迟不下四针的原因,是害怕的关系。

    其实她想错了,凌枫纯以医家身份来治病,原无一点停滞不前的心里,但接下来手这最后四针最为险要,倘若下针一个不小心,稍为力运不妥刺伤要道,汤劲这生就完了。

    凌枫心想:“刺了四十五针,功成大半,这最后四针千万不要出岔,否则功亏一篑,那时挽救不及。”

    他将魂力泰半运到左掌上,要知他未出针前先用左掌抚穴是将魂力灌输进去,不让气针伤肤,不然一只盈尺长的气针刺入人体,那有不伤之理,两盏茶时间后,凌枫运足魂力,自忖护主有余,才慢慢的将一根根气针戳入余下的四处要道。

    这四针戳完,汤劲整个人真的瘫痪了,但这不是身体上的瘫痪而是心理上的瘫痪,好象一个不会饮酒的人而喝了烈酒,醉醺醺的没一点儿力气。

    凌枫一方面因初度试用神针过穴法,过于紧张,另方面魂力耗损不少,累得汗湿青衫,倦弱地向门外道:“龙一,你将那些解药拿进来,给汤小姐再服一次。”

    汤劲睁眼看到芮玮疲倦不堪的样子,内心有说不出的感激,心想自己这条命被他救回来,该怎生回报才是,慢慢起身穿起了衣服,才让其他人走了进来。

    哈佛与龙一都守在门外,一应声,持着解药便走了进来,让汤劲服下,众人便退了出去。

    第二日去看汤劲时,她已恢复常人的肤色,又服下了一剂补药,一天三次下针,汤劲已体力渐复,与常人无异了。

    这天起来,哈佛突然向凌枫道:“我家小姐已差不多要痊愈要,今日主上来讯,我们必须起程回去了。”顿了顿,哈佛又道:“若是主上知道你救了小姐,定要大大酬谢你一番,你不如随我们人鱼族吧。”

    凌枫道:“些许微劳,说不上酬谢,不过汤小姐这几日还要下针,在下也只好随行了。”

    哈佛笑道:“若非你,世上再无谁能救小姐,这些许微劳四字未免太客谦了,等到了人鱼族,酬谢却是少不了的,现在我们就启程吧。”言罢,他从袖口抽出一只奇形小笛,放在口中轻轻一吹,顿时一道尖锐的怪声鸣鸣响起。

    响了一刻,奔来四个人影,身形甚快,瞬眼来到房中,只见是四位白衣女子,每个女子长发披肩,貌美异常,但个个却透着诡异的气度,非比寻常。

    这些女子恭恭敬敬走到哈佛身前,哈佛道:“去准备龙鱼坐架,今日就动身返回人鱼族!”

    “诺!”四位女子齐齐应了一声,恭敬的行个礼,迅快的退出!

    凌枫心中奇怪这四位白衣女奴从何而来,若说是跟着汤劲来的,怎么这些日子一直没看到过,再见她们那种打扮的样子,与哈佛一般怪异,心想:“莫非这些人也是人鱼所化,但实力却又不怎么强!”

    疑惑间,房内姗姗走出一人正是汤劲,笑道:“公子要随我一同返回族里么?”

    凌枫摸着鼻子道:“没法,治病就得彻底,不然,让别人小瞧了咱这医道圣手!”

    汤劲掩轻笑道:“公子并非常人,谁若是敢小瞧了你,那人定要倒大眉,大恩不言谢,小女子会记着你的好处的。”

    哈佛道:“小姐,咱们出来快年许了,主上一定记挂,今儿就回去吧?”

    汤劲点了点头,哈佛道:“那我再去吩咐她们多多备些东西。”说完匆匆走出。

    凌枫心中奇怪汤劲与哈佛的关系,看来好似主仆,但汤劲却为何又叫他们哈佛叔,而且看出这是她诚实成叫,并不是客套话,汤劲向凌枫笑了笑道:“你在想什么?”

    “没……”话声刚完,奔来一条白影,到得院中‘砰’的一声摔到地上,汤劲面门而立,看的清楚,大惊道:“是鱼奴!”

    那摔到地上的人白衣女子,正是刚才去了不久的四位鱼奴之一,凌枫上前扶起,只见她胸前衣服鲜血透湿,性命危在一刻,凌枫急问道:“怎么回事?”

    白衣女奴语音含糊的说:“怪……怪……人……”

    凌枫连忙道:“什么怪人?”

    白衣鱼奴只说了这两个字,一口气没接上,死了过去。

    汤劲喝道:“还有三位鱼奴那里去了?”

    天空之中传来了一阵阴沉沉的声音:“在这里。”只见三条白影从天而落,‘砰砰砰’三响,砸上地面上,虽是血肉模糊,却正是刚才退去的另外三个鱼奴。

    凌枫抬头向天上扫去,惊问道:“谁?”

    只见远处的天边光芒一闪,高空处浮现出了一大片黑紫两色异芒,流转闪烁不停定,遮蔽了半天空,这黑紫色异芒中流露出惊涛骇浪般的滔天灵气。

    远远感应一下这种灵气,仿佛光凭这种灵压,就能让人窒息一般。

    更让凌枫色变的是,黑紫异芒正向他们所在位置快速移动,显然来者不善。

    “极阴老怪!”汤劲一看见这团云雾,面色一变,美目中露出了深深的惊惧。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