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系统附身〕〔我想当巨星〕〔我有一座恐怖屋〕〔炮灰女的另类修仙〕〔我的白富美老师〕〔我是半妖〕〔荡剑诛魔传〕〔太虚化龙篇〕〔快穿:末世挣命日〕〔吞海〕〔丧尸不修仙〕〔妖女乱国〕〔精灵之传奇训练家〕〔围棋传奇〕〔司礼监〕〔刘备的日常〕〔三界主宰〕〔哈利波特之我是传〕〔美女总裁老婆〕〔超越狂暴升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太上造化诀 第1064章 连唬带吓
    凌枫嘿嘿笑道:“你们现在总知道了吧!”

    此时另外三人也倒在地上,道:“酒……酒菜里有毒!”

    凌枫得意洋洋笑道:“我还生怕骗不倒你们,所以跟你喝的是同一壶酒,只不过我早已服下了解药而已。”

    四个黑衣人脸色大变道:“你…你为何要如此?”

    凌枫白眼一翻道:“当然是想你们放了我,乖乖的听话,将这鬼笼子打开……

    那知四个黑衣人毅然道:“你别做梦了,老实告诉你,咱们就是死了,也不可能为你打开铁笼子的……”

    凌枫听得唉声叹气,忍不住问道:“你们真的死也不打开铁笼子?”

    四个黑衣人,中了凌枫的毒,大半个身子都已无法动弹。

    凌枫只得叹口气,苦笑道:“看来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竟然真的遇到了几个不怕死的家伙,可怜小爷一肚子鬼主意,却无用武之地,我可真做梦也未想到。”

    那四个黑衣人中为首之人阴森森笑道:“你叹的什么鸟气,现在中毒是我们,要死的也是我们,要叹也应该是我们叹才是。”

    凌枫摸着头苦笑道:“这人一旦连死都不怕了,那可是很多事都做的出来的,唉!我总得再想个法子才行。”

    那四个黑衣人大笑道:“你这自以为已经很聪明了,是么?告诉你,我家小姐早就算定你这路上你定会捣鬼,是以给我们下了死令,那就是我们纵然是死了,也不能给你打开铁笼子,你若与我家小姐比,还差得远呢!”

    凌枫苦闷道:“遇到你家小姐,真是我这一生有不幸,连死都不惧的人,也不怕我再玩什么花样了。”

    四个黑衣人突然狞笑道:“此刻也是不晚,虽然我们不怕死,但也不想死,你若是好生给我们解了毒,一路上不再玩花样,说不定大爷一开恩或许不和你计较这事,你不是个笨人,想必也不想冤枉多受些活罪。”

    闻言,凌枫眼睁睁瞧着他们,突然大笑起来。

    四个黑衣人大怒道:“你只道咱们说得玩么!”

    凌枫笑嘻嘻道:“你们不怕死,可我那毒却也不是普通的毒药!我那毒……”

    他话未说完,其中一个黑衣人已一把拉住他衣襟,变色道:“你说什么毒?”

    凌枫笑道:“世间有种使人魂飞魄散的毒药……散魄散,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我知道你们都不怕死,但若真是魂飞魄散了,这种结果可比死要惨上千万倍,因为死了,还要轮回,但若是魂飞魄散,那可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每说一句,那四个黑衣人的面色就越是害伯一分,直到最后,他们颤声道:“你…你…快将解药拿来!”

    凌枫笑道:“好好好,我应当将解药拿给你们,然后等你们将我送到水灵府,让那小魔女来羞辱、折磨我…哈哈,莫要忘了,一般毒药只能要命,但散魄散却是要灵魂的。“

    可谁知,这四人听了凌枫这次的话后,他们居然又笑了,笑嘻嘻道:“是是是,咱们是呆子,什么都不懂,你说咱们中了散魄之毒,咱们就真的以为自已中了散魄之毒了。”

    凌枫笑道:“当然当然,伤们千万莫要相信,现在你们若是将灵识探入体内,看看你们的灵魂凝聚之所,那里保险一点毛病都没有,你们也不必看吧。”

    他“不必看”叁个宇还未说完,四个黑衣人已不由自主往将灵识探入了体内。

    这四人不看还罢,一看之下脸色,顿时变得比雪还白,四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再也动弹不得。

    凌枫笑道:“没关系,那里的灵魂虽然是一胀一缩,有些发直,但一时半会,你们不但死不了,连魂魄也不会消散,你们还来得及先杀了我。”

    他虽然叫他们杀他,但此刻就算再借给他们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手,凌枫死了,却只是死了,他们却更惨,直接魂飞魄散,永世没有了轮回的机会,所以凌枫不能死,他们一定要向他求得解药,四黑衣人中的老大道:“你…你究竟是怎么样?”

    凌枫笑道:”我若是你们,此刻就该乖乖地打开铁笼子,先将我老人家身上的禁制解了,再拍拍我老人家的马屁,让我老人家出出气,然后再发下个真言之誓,从此永远听我老人家的话,绝不敢丝毫违背!”

    其中一黑衣人嘎声道:“我若放了你,你不解咱们的毒又如何?”

    凌枫笑嘻嘻道:“那你们就只好赌一赌了,赌我这人心善,可能会替你们解毒的。”

    四个黑衣人对望一眼,突然向凌枫走过去。

    凌枫悠悠道:“世上有些毒药,是没有现成的药可解的,而且,除了下毒的人之外,谁也不知道那毒性究竟如何,但你们若是不信,不妨试试也可以。”

    他们停住了脚,再也不敢走一步,叫他们拿别的来试都可以,叫他们拿自己性命与魂灵来试,他们可没这么大的胆子。

    四人心中同时忖道:“咱们发了誓,你一定会以为咱们就是他的奴隶了,已对他没有危胁,想来他应该会让我们服下解药,可他却是不知道,真言之誓只能发一次,咱们已对水灵府发了。

    这次再发,已是无效了,等他解了咱们身上的毒,到时候,定要这小杂种好看。”四人再不说话,一齐跪了下去,发了个又重又毒的真言之誓,恭恭敬敬,打开了铁笼子,将凌枫放了出来。

    可在帮凌枫解禁制时,他们却遇到难题了,这各人下的禁制不同,解法也是不同,水灵儿下在凌枫身上的禁制,更是诡异的很,四个黑衣人捣了半晌,也不能解开。

    不过,幸好这种禁制也是有时间限制的,现在万事只求脱身,身上的禁制,过个三五天反正就会自然消去,虽然身上还有禁制,但凌枫已能站起,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笑道:“算了,不能解就不能解。”

    凌枫嘿嘿笑道:“你们现在总知道了吧!”

    此时另外三人也倒在地上,道:“酒……酒菜里有毒!”

    凌枫得意洋洋笑道:“我还生怕骗不倒你们,所以跟你喝的是同一壶酒,只不过我早已服下了解药而已。”

    四个黑衣人脸色大变道:“你…你为何要如此?”

    凌枫白眼一翻道:“当然是想你们放了我,乖乖的听话,将这鬼笼子打开……

    那知四个黑衣人毅然道:“你别做梦了,老实告诉你,咱们就是死了,也不可能为你打开铁笼子的……”

    凌枫听得唉声叹气,忍不住问道:“你们真的死也不打开铁笼子?”

    四个黑衣人,中了凌枫的毒,大半个身子都已无法动弹。

    凌枫只得叹口气,苦笑道:“看来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竟然真的遇到了几个不怕死的家伙,可怜小爷一肚子鬼主意,却无用武之地,我可真做梦也未想到。”

    那四个黑衣人中为首之人阴森森笑道:“你叹的什么鸟气,现在中毒是我们,要死的也是我们,要叹也应该是我们叹才是。”

    凌枫摸着头苦笑道:“这人一旦连死都不怕了,那可是很多事都做的出来的,唉!我总得再想个法子才行。”

    那四个黑衣人大笑道:“你这自以为已经很聪明了,是么?告诉你,我家小姐早就算定你这路上你定会捣鬼,是以给我们下了死令,那就是我们纵然是死了,也不能给你打开铁笼子,你若与我家小姐比,还差得远呢!”

    凌枫苦闷道:“遇到你家小姐,真是我这一生有不幸,连死都不惧的人,也不怕我再玩什么花样了。”

    四个黑衣人突然狞笑道:“此刻也是不晚,虽然我们不怕死,但也不想死,你若是好生给我们解了毒,一路上不再玩花样,说不定大爷一开恩或许不和你计较这事,你不是个笨人,想必也不想冤枉多受些活罪。”

    闻言,凌枫眼睁睁瞧着他们,突然大笑起来。

    四个黑衣人大怒道:“你只道咱们说得玩么!”

    凌枫笑嘻嘻道:“你们不怕死,可我那毒却也不是普通的毒药!我那毒……”

    他话未说完,其中一个黑衣人已一把拉住他衣襟,变色道:“你说什么毒?”

    凌枫笑道:“世间有种使人魂飞魄散的毒药……散魄散,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我知道你们都不怕死,但若真是魂飞魄散了,这种结果可比死要惨上千万倍,因为死了,还要轮回,但若是魂飞魄散,那可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每说一句,那四个黑衣人的面色就越是害伯一分,直到最后,他们颤声道:“你…你…快将解药拿来!”

    凌枫笑道:“好好好,我应当将解药拿给你们,然后等你们将我送到水灵府,让那小魔女来羞辱、折磨我…哈哈,莫要忘了,一般毒药只能要命,但散魄散却是要灵魂的。“

    可谁知,这四人听了凌枫这次的话后,他们居然又笑了,笑嘻嘻道:“是是是,咱们是呆子,什么都不懂,你说咱们中了散魄之毒,咱们就真的以为自已中了散魄之毒了。”

    凌枫笑道:“当然当然,伤们千万莫要相信,现在你们若是将灵识探入体内,看看你们的灵魂凝聚之所,那里保险一点毛病都没有,你们也不必看吧。”

    他“不必看”叁个宇还未说完,四个黑衣人已不由自主往将灵识探入了体内。

    这四人不看还罢,一看之下脸色,顿时变得比雪还白,四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再也动弹不得。

    凌枫笑道:“没关系,那里的灵魂虽然是一胀一缩,有些发直,但一时半会,你们不但死不了,连魂魄也不会消散,你们还来得及先杀了我。”

    他虽然叫他们杀他,但此刻就算再借给他们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手,凌枫死了,却只是死了,他们却更惨,直接魂飞魄散,永世没有了轮回的机会,所以凌枫不能死,他们一定要向他求得解药,四黑衣人中的老大道:“你…你究竟是怎么样?”

    凌枫笑道:”我若是你们,此刻就该乖乖地打开铁笼子,先将我老人家身上的禁制解了,再拍拍我老人家的马屁,让我老人家出出气,然后再发下个真言之誓,从此永远听我老人家的话,绝不敢丝毫违背!”

    其中一黑衣人嘎声道:“我若放了你,你不解咱们的毒又如何?”

    凌枫笑嘻嘻道:“那你们就只好赌一赌了,赌我这人心善,可能会替你们解毒的。”

    四个黑衣人对望一眼,突然向凌枫走过去。

    凌枫悠悠道:“世上有些毒药,是没有现成的药可解的,而且,除了下毒的人之外,谁也不知道那毒性究竟如何,但你们若是不信,不妨试试也可以。”

    他们停住了脚,再也不敢走一步,叫他们拿别的来试都可以,叫他们拿自己性命与魂灵来试,他们可没这么大的胆子。

    四人心中同时忖道:“咱们发了誓,你一定会以为咱们就是他的奴隶了,已对他没有危胁,想来他应该会让我们服下解药,可他却是不知道,真言之誓只能发一次,咱们已对水灵府发了。

    这次再发,已是无效了,等他解了咱们身上的毒,到时候,定要这小杂种好看。”四人再不说话,一齐跪了下去,发了个又重又毒的真言之誓,恭恭敬敬,打开了铁笼子,将凌枫放了出来。

    可在帮凌枫解禁制时,他们却遇到难题了,这各人下的禁制不同,解法也是不同,水灵儿下在凌枫身上的禁制,更是诡异的很,四个黑衣人捣了半晌,也不能解开。

    不过,幸好这种禁制也是有时间限制的,现在万事只求脱身,身上的禁制,过个三五天反正就会自然消去,虽然身上还有禁制,但凌枫已能站起,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笑道:“算了,不能解就不能解。”太上造化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